2008大预测

对于2007年大事,英国《金融时报》预测专家的成功率相当高。因此,我们再次敦促他们将谨慎置之脑后,为了荣誉甘冒蒙羞的风险,预测2008年大事。


上一次,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以近乎“千里眼”的精度,准确预见了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政治轨迹,仅次于克里斯托弗•布朗-休姆斯(Christopher Brown-Humes)对于信贷周期将出现拐点的预言。给他100万美元的奖金吧!约翰•桑希尔 (John Thornhill)预测到尼古拉斯•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将赢得法国总统大选,而大卫•加德纳 (David Gardner)则预言美国不会袭击伊朗。


不太成功的是有关美元将保持坚挺的预测,但幸运的是,在最后一分钟,这个最糟糕的、对2007年的预测被删掉了。我曾满怀信心地预测,新西兰会在去年10月的橄榄球世界杯上(Rugby World Cup)击败法国。


中国人民币将升值吗?


不会。中国政府将继续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序上升,但不会像中国的贸易伙伴所呼吁的那样,让人民币出现一次性大幅升值调整。


尽管海外压力逐渐加大,且中国外汇储备再次大幅增长(可能已增至2万亿美元左右),但在2008年,人民币兑美元不大可能加速升值。中国政府非常看重廉价货币带来的快速增长。他们认为,他们能够应对通胀影响。最终,中国将不得不允许人民币加速升值。但如果通胀率在2008年大幅上升,将束缚住政府的手脚。


北京奥运会是否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好的奥运会?


鉴于中国进行的巨大政治和财政投资,它最好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奥运会。过去10年,北京大部分城区都进行了重建。“鸟巢”体育馆和“水立方”游泳馆等场馆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建筑壮举。民众的热情和700万张廉价票意味着,北京奥运会还将是上座率最高的奥运会。即使赛艇等小项目的参赛者,也会吸引大量观众的注意。


但组织者的担忧在于,这届奥运会被视为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首次举办国际盛会,人们对此预期非常高。仅仅做到“有史以来最好”还不够:任何一点不完美都会令人失望。


信贷紧缩还将持续吗?


是的。好消息是,银行和决策者正在采取必要的措施。但即使问题仍然局限于次级抵押贷款债务领域(这是个可能性非常小的假设),全球金融系统仍再需要数月时间来消化损失。毕竟,次贷损失极其惨重,超过2000亿美元。而且,由于这场危机打击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因此,金融机构在2008年将面临减少放贷的压力。


但真正重大的不确定性在于,这场危机是否将继续传染。其它级别的抵押贷款,以及信用卡和商业地产债务的违约率也在上升,这可能再导致2000亿美元的损失。但噩梦般的情形是,风险较高的公司开始拖欠债务。谢天谢地,现在还没有发生这种情况的迹象。但如果美国经济衰退,公司拖欠债务的几率就会上升——这可能给银行造成更多损失,进而揭开信贷紧缩故事的第二篇章。


……导致股市熊市?


2008年,全球股市很可能会低于去年年底的水平,但要想进入全面熊市,它们需要从最近的高点下跌20%。由于信贷市场动荡将继续冲击股市,加之投资者担心英美经济衰退和企业调低盈利预测,今年上半年将十分艰难。


但也存在一些积极因素:美国和英国的降息前景,企业强大的资产负债表支撑的并购活动,以及主权财富基金进一步为陷入困境的银行和公司纾困。相对于债券,股票的估值也应该是支撑因素。这些因素应该足以让股市挺过这场信贷危机,而整体而言,上市公司甚至可能在这一年里实现温和收益。


花旗集团将分拆吗?


不会。花旗新任首席执行官潘伟迪(Vikram Pandit)可能很想拆分这家由桑迪•威尔(Sandy Weill)“组装”的银行集团。花旗集团在2007年爆发的问题导致了查克•普林斯(Chuck Prince)的下台,还引发了一个问题:花旗是否规模过大,难以管理?


与花旗董事长温•比肖夫爵士(Sir Win Bischoff)一样,潘伟迪也是一位科班的投资银行家。两人都知道,通过拆分花旗的投资银行业务,自己或许能够在短期内提振花旗的股价。但他们也面临障碍:花旗必须加大融资,而税负也将是个问题。同样重要的是,潘伟迪将认识到,如果花旗不复存在,一些人可能会试图创建另一个花旗:金融企业正在整合。花旗的问题不是它的存在,而在于其运作不够好。


希拉里•克林顿是否将成为下任美国总统?


最可能的答案是:是的。鉴于本届美国政府的民意支持率颇低,除非发生重大意外,否则,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将赢得大选——当然,希拉里•克林顿将赢得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大胜表明,随着选民越发了解他,他们也越来越喜欢他。美国人喜欢改变,而他是一个新鲜的面孔。此外,有一些迹象表明希拉里•克林顿已是强弩之末。尽管她才华横溢,但这位前第一夫人并非新面孔;并且,只要其竞选活动失势,她便会借助其丈夫的人气,也突显了这一事实。


即便如此,相对于奥巴马支持率的回升,希拉里•克林顿更有希望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如果总统候选人提名之争是一对一的较量,奥巴马或许会赢,但情况并非如此。2月份,大选将拉开帷幕,而候选人之间势均力敌。如果希拉里•克林顿在头两轮投票中失利,她不会因此放弃:她的干劲和野心不允许她这么做。她在民主党中地位颇高,并且根深蒂固。奥巴马可能无力推翻其领导地位。


拉尔夫•阿特金斯、克里斯托弗•布朗-休姆斯、克莱夫•克鲁克、艾德•克鲁克斯、王明、约翰•加普、大卫•加德纳、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克里什纳•古哈、罗宾•哈丁、菲奥娜•哈维、鲁拉•卡拉夫(Roula Khalaf)、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斯特凡•斯特恩 (Stefan Stern)、吉莲•邰蒂、约翰•桑希尔、斯蒂芬•瓦格斯蒂尔、理查德•沃特斯和马丁•沃尔夫联合撰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