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六十四节  铁甲雄风(终)

龙居士 收藏 22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六十四节 铁甲雄风(终)

现在的战场势态,假如从空中俯看,任何人都可以一目了然。任谁都可以看出,日军第39旅团,以及20师团和关东军残部的所组成的援军,共计七千余人的末日到了。

整个战场,犹如一枚大头针。大致可以分为二大部份。大头针的“大头”是以厂区办公大楼为核心的一片空旷地带,这儿有日军第39旅团的三千余残敌。外面紧紧的包围着数万义勇军、警察部队、民兵。

在“大头”与“针杆”(安全通道)的连接处,是一道由王铁拳所率领的警卫团,组成的防线。他们起到了双重作同,一是要阻止被包围在厂区的日军从“安全通道”撤退,二是阻止日本的援军。

警卫团的战斗最激烈,等于是被数倍于已的日军,二面夹击。

仗打得极为惨烈。

如果不是因为警卫团组成特殊——第七旅的老兵。那么,这个口子,一刻都封不住。

“大头针”的“针杆”处,刚是日军四千多援军。在援军的后面,是日军的炮兵阵地。

日军的炮兵,位于大头针的“针脚处”,原本也在向着义勇军警卫团倾泻着弹药,但是战车营的空然杀到,这个攻击力虽强,但防御十分脆弱“针脚”,仅十分钟就被碾碎了。日军,包括日军援军,全都被封死在“安全通道”里面。

假如,将“安全通道”比作一根管子的话,那么,日军的就是二只老鼠,一只较大(四千援军),另一只较小(39旅团残部)。数万义勇军依托复杂的巷道、街垒、楼房、猫洞构成了看似脆弱,但实际上韧性很强的钢管壁,而战车营则是一根通进来的发烫的铁棍。

假如,将“安全通道”比作是一条宽达二三百米,长达数千米的沟渠的话,那么日军就是这沟渠里的虫子,咆哮的的钢铁洪流,正带着死神的狞笑,向着这些“可怜”的虫子袭来。

日军,在用数万发炮弹,轰出这么一条“安全通道”出来的时候,从没有想到,同时也为敌人的战车营,开劈了一条道路,变成了日军的“葬身之地”。

正是成萧何,败也萧何。

……

日军关东军指挥部。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个个脸色发白,没有人说话,只有嘉村的还在嚎叫。

“航空队,航空队,航空队,……我命令你们立即起飞,火力支援!”

“将军阁下,天要黑了,能见度太低,我们无法出动。”

“八嘎——”嘉村摔掉电话。两眼一翻,跌坐在椅子上。

本庄繁端坐在首位,却是一副老僧入定,处变不惊的样子。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由于嘉村同样遭到了惨败,他们关东军就可以用“敌人太强”的借口,使得他可以减小罪债,甚至免于被东京军事法院惩罚。但是,数千帝国勇士的生命,就这样填了进去,也让他十分的心痛。

好在,天要黑了,趁着夜幕的掩护,被围的帝国勇士,应该可以跑回来一些,避免全军覆没。本庄繁对于日军的官兵的素质,还是十分的放心的。中国不可能存在一支,可以一次吞掉他将近一个师团的部队。而唯一让他担心的那个“杀神”已经被俘虏了。

石原莞尔守候在电报室,当一份最新电报译出来时,石原抢在手中,仅仅看了一眼,就绽开笑容。如获至宝的抱在怀中,往指挥室跑去。人未到,声音已经先到了,他的话语中透着激动和兴奋。

“张学良要求我军立即撤出沈阳城,并要求与我军约法三章。一、两军各守驻地、不得善自越界。二、由双方认可的中立国,组成调查团,调查柳条湖铁路被炸的原因。交由国联裁决。三、我军今后的任何演习,必需先通报中国一方。只要满足这三个条件,他将命令战车营辙退,让开一条生路,并查办义勇军,惩处责任人。”

“好!”本庄繁没等听完,就眉开眼笑,鼓掌说好。

“司令官阁下,那么,我就您的意思,回给张学良了。”石原莞尔道。

“可以——”两字刚说出,本庄繁眼珠一转,又道:“不能太便宜他了,再加上一条,要求张学良赔偿由于这次误会和冲突,而阵亡的帝国勇士的抚恤金。”

石原莞尔一听,心中暗想,高明啊,这才转身去了。

嘉村莫明其妙的望着本庄繁这个中国通。以他武士的思维,他实在难以想象,日军攻击了张学良,在他中国的领土上,烧杀无数,最后日军被打败了。说一声误会,就可以放一条生路,还以向张学良要抚恤金。

本庄繁两嘴角向上翘,露出了狐狸似的微笑:

“嘉村少将,你的还年轻,不懂得中国人脾气。他们打了败仗,一定会割地赔偿,打了胜仗,他们会觉得脸上有光,更乐意于送钱。当年的中法战争,就是这样结束的。此乃‘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哈哈。”

“可是,这次是他们胜了,我们败了!”

“错!”本庄繁道,“我们只是暂时性的失利,等援军到齐,我们可以卷土重来。到那时,必定一举而下,整个满洲都将是我们的。”

“哈哈,司令官阁下所言极是,”板垣征四郎插话道:“支那人天朝上国的迷梦被打破后,由从前的极度自信,变成现在的极度自卑,他们的统治者,从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打败仗是应该的,打胜仗只是偶尔走运。”

“可是,据我所知,”嘉村很迷惑的望着本庄繁,“我虽对支那的军事,了解不多,但我知道支那有四百万陆军,光张学良本人手中就有三十万军队,且装备精良,而我们既便援军全部赶到,连同铁路警备队、在乡军人、警察部队,全都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五万人。张学良若下决心反抗,甚至可以将我们赶出东北!难道张学良看不到这些数字?”

“嘿嘿,张学良更清楚,我们背后是强大的日本,而他的背后,是同床异梦的蒋介石。”本庄繁道,“大日本帝国庞大的武装力量,足以让任何人害怕。”

嘉村还是没想明白,张口欲言,板垣抢道:“一只强大的狮子,体内却是一颗老鼠心,它见了猫,能不害怕吗?”

“哟西!”

嘉村终于想明白了,从此对本庄繁俯首贴耳,对板垣征四郎言听计从,对石原莞尔高看一眼。

没多久,石原莞尔又从电报室里走了出来,他面带喜色,大声喊着,成功了。

鼓掌、相庆、哟西!

关东军指挥部顷刻间,被欢乐的气氛掀翻了顶。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