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锋 第一卷 拉练 第二章 毕业拉练(二)

haoren5100 收藏 11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URL]   时间:5月4日   昨天傍晚下了场雨,这对于我们这些被老队员追捕的人来说,是大大的好事:空气清新了不少,让我们的精神力更加的旺盛,雨水冲刷了原有的脚印,这有利于隐蔽我们的行踪。当然,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首先就是食物急剧减缺,再也没有前三天那样丰盛了,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用野果子充饥;其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


时间:5月4日

昨天傍晚下了场雨,这对于我们这些被老队员追捕的人来说,是大大的好事:空气清新了不少,让我们的精神力更加的旺盛,雨水冲刷了原有的脚印,这有利于隐蔽我们的行踪。当然,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首先就是食物急剧减缺,再也没有前三天那样丰盛了,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用野果子充饥;其次,这雨水不仅仅冲刷掉我们的脚印,也冲刷掉抓捕者的脚印,让我们彼此都难以发现对方。

其实,抓捕者的装备和我们一样,只是在围捕我们过程中有些地方稍稍地不同,他们可以大胆的生火和抓捕食物,而且可以成群结队的围捕我们,而我们就得跟个老鼠似的,偷偷摸摸地躲避他们,至于袭击他们,靠,我还没发疯,而且时间上也不允许,再说了,万一真的把他们惹毛了,专门来对付你,那你就等着受苦吧,所以在体力上我们有着根本性的差别。

我们小队成‘V’字形前进,A2和A3依旧是侦察兵,两人正在我们前方五十米远的地方快速推进,我则不停的思索着敌人可能设伏的地点,或者用指北针对照地形想着下一步我们的方向等等,后面两人则负责清理掉我们的足迹。

突然,前面的A2和A3同时回来,我们三人都是一惊,以为他们被抓捕者发现了。正要挥手指挥大家散开时,A2却打出了个安全的手势,弄的我莫名其妙。

“报告A1,前方四十米处发现一个右脚鞋印。”

我们立即上前察看,A2和A3与我一起看鞋印子,并进行讨论,A4和A5一个在树上一个在地上,负责警戒。

看着这浅浅地鞋印子,我一眼就肯定了这不是我们学员的脚印,鞋底的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的鞋印子(我们只是学员,还没有资格穿正式的野战特种鞋),虽然被昨天傍晚的雨水冲洗过,脚印有些模糊,可从这花纹和雨水的侵泡度来看,这个鞋印子最少是前两天留下的,从鞋印的摩擦程度来看,是轻步兵,要么就是大队的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反正都不是好对付的主。

我立即向四人打出四周搜索的手势,他们也懂我的意思,我所说的四周就是指百米内。

然后物品对比着鞋印子和周围环境,四周都是山,只是从地图上看,在我们的正左边有一条小河,河水最深度为三米,从鞋印子的的深浅度上看,这个人是向山下方向走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我选定的最佳前进路线,看来,我们得从新布置路线了。

很快,搜索的结果出来了,没有发现大队人马的痕迹,难道是掉队的士兵?我不由的问自己,但这种幸运的想法一闪而过:绝对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不可原谅的低级错误。难道是有人故意留下的?可他为什么要故意留下这么个鞋印子了?……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肯定了一点:这个方向我都不能走了。

两天,对于特战队员来说,是个很长的时间,长的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信心来布置一场完美的抓捕,就等着我们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经过,欣赏着我们掉入他们的包围圈或陷阱里,然后抓住我们,狠揍我们一顿。丛林就是他们最好的隐蔽场所,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伏击我们。

因为是团体战,所以我很民主的要大家共同表决,经过商量,我们一致举手同意改变行军路线,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最后再穿过这封锁。这样子虽然路线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唯一让我们不爽的是:今夜不能入眠了。

很幸运,经过十三个小时的绕道而行,我们成功的躲过了抓捕者第一轮伏击,但付出的代价是:按地图上的标注,今天我们只前进了六公里,如果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上,直线永远是最远的;还有一个不好的方面,我们的体能开始出现巨大的消耗,而我们的事务却越来越难以找到了,我们都很怀念那三只跑掉的肥老鼠。

白天,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顶飞过,那是在等待信号弹,如果有人坚持不了而拉了信号弹,他们立即就下来帮助你解决一切困难,最后再一脚把你踢回原籍。我可不希望自己被直升机运走,训练了那么久,此时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枉了!所以每次看到直升机从我们脑袋上盘旋而过时,我们都会狠狠地同时对它竖起中直:靠!想让我们放弃,除非我们死!然后我们又相视而笑,彼此的友谊就在这种环境下快速的增长着。

可惜,抓捕者毕竟在经验上比我们丰富,如果不出奇制胜,很难逃脱他们的追踪,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我们尽量掩盖的脚印,并顺着脚印一路追踪而来,而此时,我们这个小队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我心里正在为自己成功躲开第一轮伏击而稍稍地有些得意了。

趴在一个山顶上,拿起望远镜看着来时的路,可这一望,我心里跟被雷击中了一样,因为我这么轻轻地一瞄,妈的,我发现一个披着伪装网的家伙在快速向我这里移动。立即把其他几名队员叫来,大家仔细的寻找,越看越心惊,总共有十二名抓捕者在向我们这儿合围,这可是大大地不妙啊。

这些抓捕者都采用中国特种战士惯用的‘三三制’,以三人为一个战斗单位,如果一但被他们中任何一组给合围了,我们直接算完蛋,而从他们何谓的速度和方向来看,他们已经确定了我们的位置,以他们这种速度,就算他们离我们稍微近点时会稍稍地减缓些,可留给我们最多还有十四分钟。

没办法了,时间不等人,我只好发挥下指挥官大权独揽的能力,立即观察四周,心里也想着:我们的经验不如抓捕者,如果贸然突围或者是想利用伪装,一个人或许还有可能躲过,但想五个人都躲过去,绝对没那可能,怎么办了?

四周都是小草和树木,而且树木的密度不大,想躲在树上是不可能的了,躲在野草里?那也不可能,一但他们没发现我们的行踪,绝对会快速的向四周搜索,他们有足够的人力和时间跟我们耗着,只要一个被发现,全队都完蛋……

我默默地观察着四周,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格外的需要冷静。

四周都没发现可用之处,难道要我们跳崖么?

想着想着,我自然而然的就想下望去,本来我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在悬崖上找到些能下去的凸出部位,可这该死的悬崖光滑无比,一点机会也没留给我。等一下,那是什么?只见离我们八米左右的地方有一棵参天大树,正横弯着向外延伸,而且我看不见那棵大树下面的石头,也就是说,那棵大树下面绝对有个凹点,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想了下,咬咬牙,妈的,赌了!

“兄弟们,我们突围是不可能的了,但要坐在这儿等着被抓,那我们还不如死了来的干净,刚才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那棵大树,你们两人一组,脱掉伪装网,相互用伪装网捆绑在一起,跳下去,挂在那棵大树下,等待我的信号。”我指着大树,肯定的下达了命令。

见他们都犹豫的相互看着,就是没人先脱衣服,我急了,恶狠狠地说:“没时间了,我现在以小队长的身份命令你们:A2和A3一组,脱掉伪装网,给老子跳,着是军令!”

军人忠于命令的好处这个时候显现出来了,既然是命令,军人就得毫不犹豫的执行,哪怕明知是个死,也得去。两人相互看了眼,然后同时点头,接着,都快速脱掉伪装网,相互打结,固定,然后两人一人拿着一头,在悬崖边相互隔两米左右,又同时看着我,我紧紧地握着拳头,一咬牙,低沉的下了命令:“跳!”

两人果断的同时跳下去,我立即趴在悬崖边上看结果,说实话,我也没把握,可为了突围,我不得不这样做,如果有时间的话,我绝对会命令大家撮一根麻藤,再一个一个的吊下去,可现在我们不能利用衣服做绳子了,不然就会留下绳子与悬崖边接触过的痕迹,而且身为特种战士,哪一次任务不是在和死神枪时间了。

很幸运,两人中间所绑的伪装网准确的落在了大树的树干上,大树微微地晃动了下,然后一切都归与平静,两人也相互撞在一起,然后快速的同时向上爬,接着对我打出了个安全的手势,我的心放下了一半,另一半还在A4和A5的身上,如果出现一点意外的话,别的不说,牢底肯定是要坐穿了,因为我要负全责。

A4边打结边问:“A1,我俩下去了,你怎么下去了?”

“我自有办法,你们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其实,我不打算下去了,因为大家都下去了,那光想着怎么上来,就够让我们头疼的了。

见我自信的说,两人出于同队友间的绝对信任,没说什么,A4和A5也同样跳了下去,老天这次很眷顾我,他俩也很顺利的挂在树上。

等他们私人都爬上了树,躲避在树干的最底部,从上面绝对看不出来后,我才看了看表,只剩下八分多钟了,我也得快点行动。

立即向左边山下跑去,脚上里的用的很大,边跑边解开身上的伪装网,等跑出百米后,我再小心翼翼地跑胡来,然后跑到一棵早已选定的松树下,其实,这棵松树也没什么特别的,只因为树下有一个小坑,坑里有很多松针叶。小心的拨开松针叶,然后把伪装网铺垫上去,再把松针叶铺盖在伪装网上,做好这一切后,我想了想,最后干脆就对着这棵松树撒了泡尿,然后我再仔细的检查了下周围,觉得很完美,于是,我慢慢地揭开伪装网,小心地把身体藏在下面,最后用手铺盖上大量的松针叶,虽然友协尿味,但我在训练是,连自己的大便都爬了过去,这点异味算什么。

其实,我这么做就只有一个目的:因为在伪装经验上我不如抓捕者这些老队员,先前用力踩出来的那些脚印只是迷惑抓捕者方向,我压根就没指望能骗过他们,只是希望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或者在看不起我们这些人的情况下大意了,从而选者没踩过的方向去搜捕,而在这里撒了泡尿,只是为了显示‘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用意,因为有尿味在此,绝对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但我希望他们只注意到树干上的尿液,而不会想到一个新人敢对他们玩这种把戏,一切的一切都得经受他们的考验,我自己也没把握。

很快,那种小心翼翼地踩在枯枝上所发出的的轻微断节声,快速而细微的响起,我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现在我已经不能做任何事情了,只能等待命运的审判,只是至之死地而后生啊。

凭着长期的听力训练,我估计有四名抓捕者从我身边经过,可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停留,我心里清楚,他们不停留并不能代表他们没注意这儿,身为一名特种战士,最基本的训练就是观察入微,只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没停下来检查。

我只能尽量使自己不发出高兴、激动或失望的气息,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特种战士绝对能感觉到这种不被一般人所察觉的气势,那我将功亏一篑。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三分钟,终于,我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我靠近,其中,有一个人的步伐走的很沉重,我可以想像得到,他们现在一定会仔细的检查这棵松树的情况。

果然,按个步伐沉重的家伙拍了拍树干,然后猛地对树干就是一脚,‘稀!稀!’声中,树干猛震,松针叶大片大片的落在地上,接着就是一真沉默,我知道他们是在检查新掉落的松针叶和原先自动掉落的松针叶落入地上时有什么区别,这样,他们就可以辨别出地上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不过还好,我先撒了泡尿在此,不然我绝对会被发现,就算再高明的伪装,可那毕竟是伪装,不是自然而成的东西都是有迹可寻的。

沉默一阵后,突然,一名抓捕者说:“方圆百米,地毯式搜索,一定要找出他们!”

周围又快速响起了脚步声,听到远去的声音,我心里稍稍地松了口气,可我立即听见一个人大声的说:“|出来吧,你已经暴露了,不要让我挖你出来。快点!”

我心里猛地一惊,但我有个习惯,不见棺材不掉泪,所以我还真的打算让他自己挖我出来,想让我自己出来,门儿都没有。此时的我,根本就没想过这是诈。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踩到狗屎了,这家伙等了四无秒中后没见动静,又补充道:“快点出来,不要让老子动手,老子命令你出来!”

妈地,你现在和我是敌对状态,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出来,我偏不出来,你能怎么着?

这家伙等了下,见没动静,又开始拍另外一棵树去了,他得一棵一棵的观察,不过还好,特种战士都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特自信,所以,他们搜索完别的地方后,一般都不会搜索指挥官周围五米,这也算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自信吧。

很快,四周搜索的人都回来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手势的,但我等了半天后却听见那个指挥官大声的说:“妈的,没想到叫他们逃了,可他们逃得了和尚却跑不了庙,走!到前面等他,我还就不信了,他们不走前面……”

听到声音渐渐地远去,可我不敢动分毫,因为这指挥官的话真是大为蹊跷,他怎么把自己的目的都给说出来了,到底是真去还是假去了,可不管怎样,他这道心里战确实提高了我的警觉,让我根本就不相信他们不会在着儿留人观察。

果然,十几分钟后,很多脚步声快速而回。

“有没有发现?”那个指挥官大概觉得丢脸了吧,问的很直接。

一阵沉默。

“妈的,没想到真被这棒子菜鸟给耍了,娘地,走,到前面堵他们去,我就不信,他们能飞上天了。”

等他们离去,我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快速的站起来,然后就做好了准备逃跑的准备,向四周看了看,没任何发现,这才放心了些。

快速来到悬崖边上,对着悬崖下一长两短的拍了三掌,大树下露出了四个脑袋,嘿嘿地直对我笑。

我激动的小声说:“等着,我去找野藤子。”

很快,拉上来四人,大家都很激动,因为我们终于躲过了这一劫,妈地,大难不倒,必有后福啊!

A3算得上是我们几人中最爱说话的了,他一上来就对我竖起大拇指说:“队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永远的队长了,我彻底服了。”

别的队员对我的敬佩之情也就是拍拍我的肩膀而已,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从这一刻开始,我才算是他们真正承认的队长了,以前,我也就只是一个A1,现在,我是队长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