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锋 第一卷 拉练 第一章 残酷拉练(一)

haoren5100 收藏 1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size][/URL]   时间:1998年5月1日凌晨1点整   地点:中国云南省丛林特种训练基地内   “嘟~!嘟~!……”   随着急促的哨子声响起,黑暗的天色中,十二盏照明大灯突然直射在我们训练学员的宿舍中,然后,二十架‘河马’直升机依次盘旋而来,稳稳地降落在操场上,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训练营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


时间:1998年5月1日凌晨1点整

地点:中国云南省丛林特种训练基地内

“嘟~!嘟~!……”

随着急促的哨子声响起,黑暗的天色中,十二盏照明大灯突然直射在我们训练学员的宿舍中,然后,二十架‘河马’直升机依次盘旋而来,稳稳地降落在操场上,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训练营地。

我快速的翻身起床,边穿衣服边暗骂:“妈的,训练就训练,干嘛老弄这么大动静,真是吃饱了没事干就拿我们开心的家伙,不知道现在石油正在涨价吗……”

整理好一切,拿起没装子弹的85式狙击步枪就向外跑,迟到可不是闹着好玩的,迟到一次,直接滚蛋,这里,不存在扣分或怜悯,命令就是圣旨,‘原谅’这个词就等同于滚蛋。

“垃圾们,把你们的装备都留在原地,开始领取新装备。快!”教官‘撒旦老爹’看着表,也不点名,直接大吼。

没人犹豫,不服从命令着最先滚蛋,用撒旦老爹的话说:你们在部队肯定是最‘油条’的,所以你们的长官才会把你们送到这里来让我折磨……我的话就是命令,哪怕是个死,你们也得给我去填,你们填完了,世界就清静了。大家快速脱掉装备,依次领取新装备,因为没有下达要让我们检查新装备的命令,所以我们只得拿着装备在原地等待,不过我还好,我是狙击手,按规定,我的枪将被自己保留,其他人的枪都得换。

“混蛋们,今天是你们的大日子,你们能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丛林战士,就看这一次的拉练成绩了。考试规则很简单:20天,150公里,在不被老队员捉住的情况下,路线可以自己选择,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就算合格了。如果坚持不住想退出拉练的,也很简单,只要一拉身上的信号弹,你就可以直接滚回原籍了。听明白了吗?”折磨我们一年之久的撒旦老爹依旧在吼我们,他那刺耳的声音依旧响亮。

“明白,教官!”312名从各个基层连队选出来,专门到此特训的好手同时回答,整齐而有力。

“两分钟,开始检查装备!”

一听完这话,我立即蹲地把背包里的东西快速拿出来检查,背包里有:一张行军地图、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还增加了模拟负重,而且,背囊回来还要过秤,少一两都意味着你被直接开除,整个行囊总重量为30公斤。

两分钟一过,撒旦老爹一挥手,大家就默默地登上直升机,没人来说豪言壮语,更没有人来发动员令,只有直升机的轰鸣声伴随着每一个学员的心在动,可没想到,那个折磨我们达一年之久的撒旦老爹却突然吼了句话:“祝各位都能顺利过关!”

我没有回头,静静地坐在直升机门口,看着让我流了一年汗水和血水的营地,看着站在灯光下显得很孤单的撒旦老爹,我突然明白这次是真的考验了,因为连撒旦老爹这个总教官为了避嫌都不参加评选了。不过他的眼角有些泪光,包涵着希望和担忧,我知道,在他的眼中,我们的成绩就等于他的杰作,此时,我突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恶,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一年前他对我们说的那句话:“未来!是要由你们自己的血和汗来决定,灵敏在这里就是一坨屎,没经历过铁与火的考验,你们永远都只会是个乖宝宝……特种战士,不在烈火中重生,就注定会在烈火中永恒!”

很快,直升机升起,然后飞快的飞入茫茫的夜色中。

我们这架直升机装了两个小队,每队五人,可大家彼此看了眼,然后点点头算是问候了。我们都得抓紧时间养精蓄锐,因为特种战士需要全天候的准备战斗。闭目养神中,直升机那巨大的轰鸣声并没有打断我的思路,我甚至都有些想睡觉了。

“A队,速降!”直升机副驾驶员那大声的吼叫惊醒了我,快速的爬起来,原来已经来到目的地了,我们小队的两名兄弟刚放下绳子,这会儿正要沿着绳子滑下去。

我看了外面一眼,妈的,老黑老黑的,只有那淡淡地月光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还有光明的存在。

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大山里,一个我们从来没有来过的森林。在训练基地,我们训练的大山都会由草、树、石头想结合,而在这里,从我落地的那一刻起,我就闻到了酸腐的气味,我知道,一片大森林想要自然产生这样的气味,那只代表一种意思——原始森林。

抬头看到直升机飞快的被黑暗吞没,我咬了咬嘴唇,努力使自己相信这是现实,而后飞快的想着各种情况,因为我是队长,必须为全队指明道路,一个不好,全队都得完蛋,一年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为了公平起见,在直升机上我们不得做任何交流,所以一落地,我第一件事就是分配职务,因为中途没有射杀的目标,所以根据需要,我把他们分配为:A1(我)指挥员,A2和A3是侦察兵,A4和A5是格斗员加后勤兵。按潜规则:整个小队只要有一人被抓,那等于全队都完蛋了。

现在,我负责指挥和调整路线,其余的人立即开始制作野外生存工具,目前,我们是安全的,因为我们有一个小时的调整,然后一切都得靠自己了。

我的任务虽然是个脑力活,可却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一但指挥失误,让整个小队偏离了目的地,又或者多走了几公里,那我们就很可能功亏一篑,要知道,在原始森林中有句名言:看见山,跑死马!体力消耗才是最大的困难,每节约一公里都是全队之福。

今晚,月高风清,雾气漂泊,给原始森林笼罩上了一条条灰色的面纱,周围没有一丝声音,都给刚才直升机的轰鸣声给吓住了。

借着圆月洒出的冷光,我在地图上详细的标示出目的地、现在的位置、然后估算出两者成直线的距离,再到地图上标出中途能得到补给的地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分叉口等等。

大家都轻轻地完成各自的任务,因为任何一点意外都有可能暴露我们的位置,谁又能肯定这周围没有抓捕者(老队员扮演抓捕者)正等着时间一过就好抓捕我们了。

正式出发前,我们有了三把弓、十几支没有烧烤过的软箭头、六根梭镖、五把石刀、这就是未来20天中我们在原始森林里生存和自保的工具。

第一天出奇的顺利,大家没有任何困难就到达了十五公里处,地图上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可我发现了个重大问题,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而补给也就没了,食物还得自己找,不过补给地的作用变成了临时休息地。最气愤的是地图上明明标注着前面有一座五百多米高的大山,可老子仔细比对了半天后,最终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地图上的山在现实中变成了盆地。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地图上的路线标,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我都要修正地图,他妈的!我心里狠狠地问候着撒旦老爹,都这个时候了,还给我们下套子。

做为指挥官,此时绝对不能打击大家的士气,所以我只能装着我们正按预定的方向走,同时,我也很无奈的告诉他们,我们的补给完蛋了。

大家对补给完蛋没有什么想法,我们可是丛林特种战士,要是在丛林里还会被饿死的话,我们自己做鬼都没脸去投胎了,所以大家的积极性还是很高,A2见我眉头微皱,还专门跑过来安慰我,弄的我苦笑不得。

在离开第一个集合地点一公里处,我们进行了第一次休息,在我们预定的时间表上,我们每天只能睡四个半小时,不过那半个小时却是活动时间,为了补充体力,我们都很自觉的在半个小时活动时间里尽量抓捕或采集食物。

A2和A3负责方圆百米内的搜查抓捕,A4和A5负责上树掏鸟蛋和采集野果子,而我,则在原地看守装备,预算明天的路线。

仔细的看着地图,默默地估算着该如何才能尽快到达目的地,突然,我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在移动,然后又穿来连续的轻微踩踏声,我不敢移动身体,不过右手却悄悄地摸向了绑在右脚处的野战匕首,因为只要我不被抓住,那任务也就等于没有失败,所以我得反抗。

可那轻微的移动声很奇怪,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有人踩在枯枝上的声音,反到有点像某种动物在那爬来爬去。我忍了忍,然后装做毫不知情的样子,轻松的拿掉头盔,再悄悄地把头盔内部对向身后,因为头盔内部都是用皮革制造,黑色,光滑,借着月光可以模糊的看见身后的情况,可头盔内的黑色皮革现实我身后一切都很正常。

为了防止被对方合围,我不能再拖了(演习中不成文的规定:我们单独一人被两人或两人以上给围了,那不用反抗,直接算你报销,一个小队被三人或三人以上给围了,同样算你报销,为什么要有这个规定了?因为老队员的面子问题。嘿嘿!)右手拿着野战匕首,左手拿着头盔,猛地向右边一滚,然后一个单膝跪地就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吱~!”

妈的,是只肥硕的大老鼠,害得老子担心了半天,耗费老子的体力。等一下,老鼠,那也是肉啊!

那只大老鼠见我突然滚动,立即怪叫了声,闪电般的串到一个小土坎中的鼠洞里去了。

我知道老鼠的洞穴都是有两个出口,为了不让他跑掉,我没有过分的逼它,只是在身边的树干上猛拍了两长一短,很快,四名队员以为我遇袭了,都飞奔而回,但见我眼神紧盯着个小洞,都知道那意思,一无所获的四人立即兴奋的向四周散开,然后A3带着疑问的眼神向我打手势,我小声的说:“老鼠,很大!”

我守着这个洞,四人立即在四周仔细搜索,几分钟后,A3对我做了个发现另一端的手势,大家都激动起来了。

A3和A5一个拿着头盔准备活捉它,另一个却用力折断一根树干,准备给这大老鼠来一闷棍;而A2和A4,一个人在找干、湿两种野草和一些细树枝,另一个却在一处比较软的泥土上挖了个土坑(这是为了防止火光太过于外泄而引来抓捕者),大家干的都很起劲,因为我们都饿了。

A2很快就捧着一捆野草,然后仔细的选了些干细的,再从我身上抽出野战匕首(也不知道这匕首是什么做的,反正有打火石的功效),然后他抽出自己的匕首,用力的让两把匕首碰撞摩擦,只连续了几下就使那点细干草冒烟了,接着,先是轻轻地吹燃,然后加野草,再加些木棍使火烧大了点,最后他才移动其中部分燃烧着的木棍,点燃了早已堆在洞口的湿野草。

浓浓地烟雾立即飘出,他摘下头盔就使劲的往洞里煽烟。

很快,A3那边就传来了激动的兴奋声,只见那边洞口,一只特大的老鼠先是探了下头,A3他俩动都没动,那大老鼠以为没威胁,快速的爬出来,就在它身体刚离洞口时,A3的头盔当头罩下,抓个正着。两人兴奋的刚要抓起那只大老鼠,可洞口又有两只老鼠接连爬出来,A5急了,一脚闪电般的踩过去,一只老鼠当场肚皮开花,而另一只转眼就要跑掉了,A3的匕首一闪,死死地把这老鼠钉在地上,两人看着对方嘿嘿直笑。

半天没有老鼠出来了,大家以为这一家子就这三只,A3刚提起头盔,结果,从洞口里接连出来四只,轮到A3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捏刚提起的那只老鼠,那只老鼠脖子都差点给捏为两节,而他的头盔也罩住了一只,剩下的全都跑了。

见两人提着战果跑来,见到我,A3还一个劲的说自己大意了,让三只肥肉跑掉,真他娘的可惜啊!

剥皮、去内脏、烧烤,一切都很开心,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不见人烟的原始森林中,20天是个很漫长的日子,过于枯燥和平淡的话,会让人精神萎靡,所以我们也得找点乐趣来调节调节。

吃完着难得的美味,我们休息了几个小时又得上路了。

前三天都很顺利,每天推进十五公里,美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也很不错,第二天晚上A3顺手抓了两条毒蛇,用头盔美美地炖了个蛇汤。第三天,A4这家伙因为是格斗员,所以他有些空闲,边走边做了个鸟套,结果在休息完后,居然还真套了只不知名的大鸟,让大家为这鸟的名字而议论了半天,也算是沿途的趣闻吧。

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20天就可以过关了,当然,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现实是残酷的,这不,困难终于找上门来了,第四天中午,我们发现了个很不愿意看见的东西——鞋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