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七十一章 狙击团大决战(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驻扎在山下一公里处的两个新狙击团中间,之所以说是中间,因为两个团之间相隔了半里地,虽然两个团是有些合不来,但这样明显的做法让我老想不通,两个团都是新成立的,两个团就因为所属个人势力不同而这样明显的公然在战场上就分开,看来,他们之间的斗争也很明确,不过这反而给我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娘地!你们见死不救还从后面威逼着我们和鬼子死战,以至减少了我们的行动空间,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兄弟,这个暗亏老子吃的太大了,现在也就别怪老子不客气的给你们也来个釜底抽薪了。

“都他娘的给老子别哭了,现在不是哭的时候,都站好,现在特勤团没有一营二营和三营了,凡是班长和班长以上级别的都站到前面来。都他娘的快点!”刚到山脚下,离目的地还有一公里的路程,我不得不清点人数了,因为当着那两个副团长我不好清点,现在要进行行动了,我总得知道自己手上还有多少人吧。

队伍很快就集合完毕,三个营长都还在,但是九个连长却只剩下三个了,二十七个排长还剩八个,班长就更别说了,八十一位班长现在只剩下十三位,看的我是又生气又痛心,不过另我意外的是燕子也在队伍当中,我见她穿着野战服,头发散乱,面色悲哀,我却找不到任何安慰她的话,只是对她轻轻点了下头,她却泪水迎框的看着我,害的我立即转身不敢与她对视,我知道自己现在也好不到哪去,眼睛肯定红了,早就失去了平日里在她面前的英雄形象。

那两名共产党却只剩下一名了,他左手掌还绑着个纱布,看来也都是不怕死的人物。

清点的人数很快就报了上来,全团站在这的共有二百四十八名队员,其中包括轻伤(现在还能活动打鬼子的标准)二十九人,重伤(大多数都是在战斗中被打残废了)十一人,医护兵说送到山下的特勤团兄弟都是重伤,有二十三人,我装的很冷静的粗略看了眼,然后大声的向队员们说:“大家都摸摸自己的心口,问问自己到底对不对得起老蒋,我们杀了多少鬼子和汉奸,我们战斗了多少次,我们经历了多少次生死考验,我们又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换来今日特勤团的无上容光,从凇泸会战到南京保卫战,我们有多少兄弟浴血奋战血染沙场,从一千八百多人到如今只剩下了我们眼前这点人了,那可是整整一千六百人啊,一千六百条活生生的生命,一千六百位特勤团精英队员就在这短短的四个月内为国捐躯了,可我们这么做换来的是什么,老蒋又是怎么对我们的,别的我就不说了,大家都看到了吧,眼前,就在眼前,有两个新狙击团在我们山下,可他娘地,他们却依照上面的命令,在这儿干看着我们和人数众多的鬼子进行决战,不仅不帮忙,还把我们的战斗空间减小到如此地步,这叫落井下石,老蒋是铁了心的要借鬼子的手来除掉我们特勤团,我们现在还要回去吗?我们又为什么要回去了?老子手里有枪,凭我们手里的家伙,我们到哪里不能打鬼子,我们到哪里不能混口饭吃,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去受那种的窝囊气呢?反正我是不回去了,要是谁想回去的,请站出来,离开特勤团,我李峰用人格保证,决不为难他。”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家人都被接到湘西龙山的军农场了,我这么说也就是让大家心里舒服些,免得到时候说我威逼他们跟我走的。

淡淡地月光下,我等了一分钟,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站出来,大家都看着我,我点点头,撕烂了手里的那张纸,然后大声的说:“谢谢大家对我李峰的信任,我定然不会让大家白跟我在这世上走一回,财富,官位,留名青史,这些我们特勤团都要拿到。既然老蒋定要灭了特勤团,那我们就自己建立特勤团,从新建立一支属于我们自己的特勤团,我们要让后世子孙永远记住今天,记住一支全新的特勤团,一支劫后余生的特勤团,在这一刻诞生了,只要大家团结一心,我们到哪里也不会落了特勤团的名声,大家说是不是?”

“是!”

“阿超,你带人立即把队伍从新分配一下,营长变排长,排长边班长,班长变成战士,一层层地分下去,要快,时间不等我们。我去和燕子说些事。”我对站在一边的阿超说,见阿超瞄了我一眼就默默地点头,我走向站在一边的燕子。

“受伤了吗?”我见燕子有些避嫌的在不远处和那名共产党看着我,走过去关心的问。

燕子看了我一眼,原本就红红的眼睛又开始要流泪了,她旁边那名共产党很知趣的说了声要去看大夫就走开了,等他走了燕子才对我微微摇头表示没受伤,我立即奇怪的问:“那你怎么哭了?”

“我是第一次真正体验战争的残酷,看到身边的人被打破头,看到血流如柱却依旧不下火线,看到他们不要命的在受伤后向敌人爬去,用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我——我——我感到害怕,也感到激动和骄傲!但更多的是我敢到了悲愤和心碎!”燕子有些害怕的回答。

我随意的抱住燕子,然后轻声安慰道:“不怕,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最少,我没倒下去,我就会永远挡在你前面。等战争结束了,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

真的,我发誓我此时是一点也没占燕子便宜的念头,我只是出于本能的想保护弱者的思想而抱她,只是想给她一些安慰,可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说了那样的话。

燕子本来很温顺的在我怀里点头答应,可我后面那句话也惊醒了她,她立即用力的推开我,脸红的低头对我说:“去你的,谁和你从新开始啊!”

然后燕子脸色猛地苍白了起来,愤恨的看了我一眼后,又幽幽的说:“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今生无缘了。再说阿莲对你那么好,你可不能对不起她。”

“阿莲?阿莲!阿莲~!”我脸色也猛地变白了,然后自言自语的看着目的地,因为我知道,阿莲在那儿,就是她想逃,也会有些想用她来威胁我的家伙不会放过她的,就更别说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我总要特勤团的兄弟和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

“怎么?阿莲怎么呢?”燕子见我脸色猛地变白,神情很不对劲的说着,奇怪的望着我问。

我对她苦笑了一下,然后恨恨地说:“我回去了,你尽快跟上部队,我和她的事你很快就知道了。”

说完我头也不会的向特勤团兄弟们走去,留燕子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团队很快从新分配了下来,因为现在是关键时期,大家都知道要从新组织战斗力就得从新分配,所以大家都没对这分配方案表示异议。

“兄弟们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也知道我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也知道我的为人如何,对朋友我是两肋插刀,对敌人,老子从不心慈手软,现在这两个所谓的新狙击团让老子们吃了这么大的暗亏,老子手里捏的也不是烧火棍,不找回点本钱,我们特勤团以后还有什么面子,还怎么能号称中华第一团了。大家说是不是?”我高举着毛八枪对大家说。

“是!”大家也都举起了手中的毛八枪回应着。

“这次的任务大家都要参与,所以也就不隐瞒大家了。这两个所谓的新狙击团害我们失去了这么多兄弟,对老子们不仁,就别怪老子们不义了,大家总得要有本钱去为自己的明天打算,所以我决定,大家去找‘护国团’要点油水,也算是欠我们的利息,具体情况是这样的……总之一句话,能拿的都给老子拿走,不能拿走的除了帐篷一些大东西外就地摧毁。但有一点,不能发出声响,不能放火。懂吗?”我平静的对大家说。其实我这么做也有好处,不仅可以补充队伍弹药和口粮问题,而且还可以防止对方的追赶,更主要的是能引起原本就面合心不合的两个狙击团之间的矛盾,也好给他们制造些心里上的麻烦。原本我是打算两个团都抢的,可是我怕打草惊蛇,也怕吃不掉他们反而被他们合力吃掉,加上要是都枪了,那这两个团还不死命的追赶我们,也就不可能制造麻烦增加他们的隔阂了。这样一来,就算他们要追赶我们,也一定会有一个是阳奉阴违的,没被抢的那个定会被另一个团记恨,就算他们如何解释也白搭,而被抢的那个说不定还会以为我们是受某人拉拢而指示这么做的,加上‘龙卫团’先前和我们几个人签订的那份‘投名状’,更加会以为我们在报复戴笠了,也是间接的在向他们表明我们投靠他们的决心,这样一来,‘龙卫团’的人就算知道‘护国团’被抢,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就算要帮也是‘放水’的成分多,说不定还会在一边看‘护国团’的笑话了,这样就有好戏看了。就算他们不信,难道我不会做场戏给他们看么?

大家也轻声的回答:“懂了!”

“来!让我们一起喊一次特勤团的口号:特勤团——!”我高举着紧握的右手,把右手大拇指伸向天空大喊。

“天下第一团~!”声音中充满了骄傲与自豪。

“出发!”

……

《残锋》。我的新书,请大家支持下嘛,谢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