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初,刚刚更名为奥运频道的央视体育频道就遭到了重大的打击。中国国家队认为奥运频道的《足球之夜》栏目发表了不客观的评论,因此决定暂停央视体育频道采访国家队世预赛备战期的资格。



在本周四央视体育频道的《足球之夜》节目中对中国足协本年度的工作发表了独立的评论,其中最后让几位专家对于足协主席谢亚龙的工作表现打分。其中著名足球评论员李承鹏给谢亚龙打了一个不及格,而只有前中国女足新闻官孟洪涛打了优秀。


对于《足球之夜》这种做法,国家队认为是不客观的、难以接受的,已经危害到了国家队形象,影响到了国家队的备战,超出了双方合作的范围。所以今天上午国家队方面做出了反应,决定暂停央视体育频道采访国家队世预赛备战期的资格。足协方面希望能够通过用这种方式让央视体育频道的报道更客观一些。


这已经不是中国足协第一次封杀媒体采访了,甚至可以说中国足协是劣迹累累,有的甚至都闹到了用法律解决的地步。中国足协封杀媒体采访最著名的一次就是2003年封杀《足球报》,中国足协认为该报1月7日发表《国资委阻击中国足球》一文"报道失实",取消该报采访中国足协组织的一切比赛活动。这次遭殃是央视体育频道,也是国内最权威的体育媒体,双方将会僵持到什么时候值得关注。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最终的封杀都是不了了之,何况现在针对的还是央视体育频道。


近年足协封杀媒体事件主要有:


一、1999年2月3日,《重庆商报》记者罗文因"报道假新闻",被中国足协海埂春训办负责人常万诚以诱捕方式"没收"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颁发的记者证,此事在赴海埂采访的记者中引起公愤,后私下和解了事。


二、1999年7月28日,中国足协做出停止《无锡日报》、《都市快报》、《成都商报》、《现代经济报》、《大河报》、《重庆晨报》等6家媒体采访有关比赛资格的事件,后被《无锡日报》起诉,一审败诉之后,二审没有宣判,不了了之。


三、2000年1月9日,《成都商报》以《王俊生下课了》为题,提前预报了中国足协阎王更迭的"假新闻",震怒的中国足协已做出如下决定:《成都商报》要在显著位置对假新闻对王俊生造成的伤害进行道歉,必须向足协说清此稿的来源,足协将对此随时进行严厉追查。


四、2001年4月12日,随着国家队冲击世界杯外围赛日期的临近,足协制定了比以往更加严厉的规定,记者被放在了重点防范之列,当时的《足球》报著名记者李响和李承鹏首当其冲"惨遭封杀"!


五、2002年4月,男足国家队在香河基地集训,因平日新闻报道有诸多"不实"之处,《足球》与《体坛周报》两报记者在香河没能得到进入基地采访的权利。


六、2003年1月9日,因为于1月7日发表《国资委阻击中国足球》一文"报道失实",屡屡为中国足协制造麻烦的《足球》报受到取消采访中国足协组织的一切比赛活动的严厉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