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25节 对马海战-扶桑好运

不笑生 收藏 0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也不怪九鬼直保没有什么信心。自从丰臣秀吉从朝鲜大败而回之后,扶桑水军在幕府军中日渐式微。加之频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也不怪九鬼直保没有什么信心。自从丰臣秀吉从朝鲜大败而回之后,扶桑水军在幕府军中日渐式微。加之频频颁布锁海之举,水军的海战操练更少,整个水军实力不复有当年祖辈威风之一二,就算全盛之时亦不能力抗朝鲜水军的全力一击,更勿论现在面对的是神州军以划时代装备的海军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交战双方的战舰分别摆好阵势,就着风势越来越近。神州军的战阵距九鬼行动迟缓的中间群越来越近,近到几乎双方用望远镜都可以看到面目的情况。

“他们的甲板上没有一个人!这样的船也会动吗?”九鬼惊叹着,这一情况预示着他们的“大筒”和其余的轻型火器几乎完全没有用途,因为这两样火器的威力完全不足以击穿船板,它们的作用单纯只是杀伤甲板表面的水手。

孙明扬的旗舰内黄克辉发出了命令。

“全部战舰‘加力系统’启动,全速前进……安全角度掠过当前敌军主力阵形,直逼敌后方运兵舰队!”

绳索在滑轮的“砑砑”声中快速滑动,大大的三角帆根据命令迅速而准确的定位,人力驱动系统全力动作起来。分散的力量被传递到有惯性加速度的大飞轮上,再平稳的传递出去。两个鱼雷式浮舱的舱尾处,一人多高的钢制螺浆转动起来,推动海水,战舰的速度越来越快,舰身后面泛起两道由雪白的浪花组成的航迹。

九鬼依然端坐将船的艉楼上的将座之上,他的眼睛透过扑面而来显得有些刚刚硬度的西北风,紧盯着前面蓦然加速的怪船。它们的速度十在使他吃惊,长这么大,指挥了一辈子水军,战船能有这样的高速慢说见,听都没有听说过。

内心之中固然惊异,可是他的脸上依然尊从父亲所教导的将道,神色一丝未变。使用号炮和变幻的旗帜联络己方战船加以拦截。

海战之中,处在上风头的战船所获得的优势是处于下风的战船所不能比拟,否则也不会用上风来形容战争局势了。神州军驱逐舰在“加力系统”和“风帆系统”的综合高速之下,迅速转变航向。

相对来说,处于下风的扶桑水军高速起来难度就不是一般的大。

首先,在海面之下依然鼓声、号炮及旌旗传递信息本身就会延迟,好在九鬼直保指挥的扶桑水军也还算是精锐。整个船队又被分为若干小群,信息传递也能将就。只是这些方向的作用距离较短,导致战船之间的距离相当近。

其次,由于他们处于顶风位置,即便舵、浆齐动,战船调头的速度也难保证需要,更别说战船相互之间距离又近,保持阵形的难度更大。

所以扶桑水军根据九鬼直保的命令调转船头,对神州军海军的驱逐舰队进行拦截的行动彻底失败,眼睁睁看着驱逐舰直奔自己运兵的兵船驶去。

“八嘎!”九鬼恨恨的骂出声来。在寒冷的海风之中,他感到一阵失意,关于这次海战他几乎什么都想到了,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敌军战船借着风势居然能达到这样的高速。他的观念之中,即使是顺风战船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速度。现在敌军的战舰直扑向自己运载的陆战部队。这可如何是好,全军回身拦截?那一定阵形大乱,必然被敌军乘乱而击,弃之不顾!那跑到这对马海峡来做什么!

好在,这儿可能是扶桑“大神”的辖区,运气似乎是在扶桑人一面。就在驱逐舰队眼看要绕过敌军主力集群的时候,一队纵火船从敌船队中冲了出来,横在舰队的前进方向之侧,并在迅速划动的长浆的驱动之下,直向驱逐舰队扑来。

两排蜈蚣腿一样密集排列的长浆,整齐划一的在水面划动,在它的驱动之下,大约四十多艘纵火船,疯了一般向驱逐舰冲来。

黄克辉看着海图之上,参谋们不断根据信息摆出来的“阵形”,冷冷道:“命令,用60毫米炮对敌纵火船展开阻滞性射击,全舰队舰向、航速不变,继续冲击。”

随着黄克辉的一声令下,60毫米炮相对较为清脆而连续射击声响起,尖利的炮弹划过空气的响声,再次在人们耳边肆虐。

这时,趁着侧面来的西北风,四十多艘纵火船排着学自明朝水军的梅花阵向驱逐舰队迅速冲来。敞开的船仓里堆积着已经倒满火油的引火物,船头处闪光的带倒勾的钢铁长刺长长伸出,凭着纵火船的速度只要靠近敌船钢铁长刺将刺入敌船船体,然后引燃身后引火之物,自然可以和敌军玉石俱焚。

浆手们一个个身上穿着轻皮甲,身上背着一柄倭刀,一个个嘴里跟随船尾的鼓声,嘴里不住发出“嗨咿……嗨咿……”的吼声。对面站着的浆手,根据鼓声的指挥,或躬着背或俯仰着身体,狠命搬动浆柄,把力量传递出去。他们努力着,不停相互鼓励着,把自己和同伴的生命尽快送往另一个世界的道路。

很快他们就进入60毫米炮的600米射程之内,一条条水柱在船身边腾起。由于这里是60毫米炮的极限射程,所以被击中的纵火船极少。偶尔一发炮弹命中,被命中的船立即就爆起一团浓烟,接着引火物被引燃,整条船瞬间就在陷入熊熊火焰之中。

浆手们哭喊着,从着火的船舶中部逃往船头船尾处,或者直接船舷边跳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他们基本上没有生的希望,在这样冰冷的海水之中。在没有抢上敌舰的情况下,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海水之中冻死,要么留在船上被火烧死。

600米的距离对于高速行驶的“纵火船”不值一提,很快他们就接近了驱逐舰队的一百多米的地方。然而这儿才仿佛是一道炼狱的门坎,因为他们在这儿面临的不但有60毫米炮更加准确的射击,而且更要人命的是还有似乎多到无数的“效飞神弩”和“弹弓式榴弹发身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