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继父````让我在叫你最后一声吧

热血兵崽 收藏 152 456
导读:[原创]继父````让我在叫你最后一声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99年的炎夏,9月的梅州。阿华----一个参加完高考的青年,因为自己的名落孙山而闲置在家。这两个月来,他闭门不出,除了必要的和母亲对话外,他几乎谢绝交流,而就是这样一个粤北的偏僻小镇里,阿华的家却显的更加清冷。

自96年来父亲去世后,这个完整的家几乎没有了往日的喧嚣。阿华的家境不宽裕,生活主要以母亲的种菜、卖菜为主。而就在去年,母亲的改嫁多少的造成的阿华的对事冷漠,因为至今以来在阿华的心里,父亲只有一个。面对这个豪无血统的的继父,阿华只有他的冷漠。

阿华的落榜,也给了阿华心理上的极大冲击,看着同学门走进匆匆的大学校门,为什么自己只有在家待业的权利,为什么他的家庭,会是这么的不幸,为什么他的父亲回早早的离他而去。为什么他的命运非至此不变。想到自己的痛楚,阿华也回斐然落泪,他已经记不清了自己自父亲去后流过多少次泪、在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几乎回彻夜的不眠。本是青春年华的少年却因为家的不幸而过早的背上这个沉重的负担,阿华变了!他变的不再热情、不再爽朗,原本就狭长的脸颊因为过多的精神包袱而越发憔悴。

而母亲除了种菜、卖菜她也顾及不了自己的儿子了,看着阿华整天的不苟言笑,母亲也知道儿子的痛,父亲的离开多少影响阿华高考的败北。所以母亲从来不会在儿子眼前提高考的事,因为她相信儿子总回有一天会走出阴霾。

阿华自高中以来,就深深的迷上了文学,除了在高中时代他疯狂的写作之外,就连平时自己也是刻意的抓紧时间去写,无论写什么他都近乎痴迷。这或许也是阿华高考败北的又一个原因吧! 高考的失败,打击了他的作家梦想,着就意味着他不能继续去升造。但高考的冲击没有使阿华停下手里的笔,他越发的痴迷了、每天几乎是早起写,晚上继续写,而除了吃饭以外,阿华就没有别的兴趣了。

自来到这个家的两年间,阿华的继父与阿华的每次对话没有超过5分钟,除了给这个家增添了额外的收入外,阿华继父兢兢业业没有说过一句怨言。而这两年以来,阿华继父看着这个不幸的孩子也没有说过一句过重的话,除了在满足阿华的写作用品的需求外,这个默默的继父还在孜孜不求任何索取的提供营养品给阿华,他怕阿华整天的劳累会累跨身子。

阿华屋里的灯小,他怕光线不 足回影响阿华的视力,损害健康,所以他就趁阿华上厕所的时间偷偷换新的,换更亮的,他还怕阿华的稿纸和笔不够,所以也同样偷偷的换上最搞好的。

而阿华这个只知道写作的孩子,却俨然没看到,他只知道写好一篇就邮寄出去。停学一年,阿华几乎没有干过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任何琐事,连衣服也得靠继父洗。在生在农村这样一个自小懂做家务事的家里环境中,阿华是绝对仅有的一个,可以称的上溺爱。即使继父这样的无私关怀,这个孩子却从没有在他跟前喊过他“继父”这样一个最平常不过的称谓了。

那年的冬季,阿华的母亲因为卖菜所骑的车过于沉重,所以在去往卖菜的路途中车翻了,母亲的腿被车子压住了,一车的菜也因为翻车的缘故被全毁了,无奈母亲一瘸一拐的的登车回家了,但在家写作的阿华全然没有察觉到母亲的受伤,继父的下班途中听邻居说到此事,所以特地回来看望。

当他看见阿华母亲一人在用清洁棉擦拭伤口,而阿华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母亲受伤的事实,连个问候也都没有说,继父来这个家从没有发过火,但这次阿华做的过分了。继父怒气冲冲的赶进阿华的房间,见阿华仍埋头写东西,继父一努之下抓起桌子上阿华正在写的稿子,快速的走出房间直接仍进了炉灶,阿华见自己辛苦赶出的稿子就这样被 继父烧了,心头怒气直窜,跳起来朝着继父大叫:“你凭什么烧我的稿子,你有什么权利烧我的稿子,我要告你,” 继父强忍心头的怒火,质地有力的指着阿华母亲的腿说:“看见没有,你妈的因这个家受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今天卖菜腿被摔了,你难道都不知道出来问候一声,她还是不是你妈,你自己说,你都多大了,不小了,都应该可以养活自己了。” 阿华顺着继父指向看见母亲的腿红肿着,还在流着血。 此时的阿华也没有了怒气,因为继父说的对,亲生父亲去了自己唯一的就只有母亲了,每天母亲辛勤的劳累,阿华心知道肚明,因为他在也不想看见母亲回有一天也离开自己。


稿子被烧了,阿华的作家梦也随之飘走,母亲在家养了一个星期后,就拖人在附近的汽修厂为阿华找了一个学徒的工作,即使阿华不愿意自己做一个汽车修理工,但他也不愿意看见这个家再有亲人的离区。阿华每天一早起来去厂里上班,晚间回家。除了和母亲的交流外,阿华就在也没有和继父再说过一句话,因为是继父毁了他的作家梦,毁了他的心血。 就在阿华在汽车厂工作一个月后,一天一封来自广州的报社寄来一封挂号信。阿华拆开信封,欣喜地看见自己曾经发表过的作品已经被刊登了,而且着个来自广州的报社很诚恳的邀请他去做实习编辑。

接到信的阿华欣喜不已,他终于愿了自己的作家梦,而他把这个消息也第一个告诉了母亲。

着天一家三口少有的齐聚一桌,母亲也做了满满的一桌子的菜,为阿华庆贺。饭前继父也很高兴,顾不了阿华是否回理他,问了句“华, 报社看上你了,你写的东西还真不错啊。”当作家了啊!阿华看着继父的脸,看的出继父很高兴,但阿华对于继父的怨恨没有消失,反而因为继父烧了自己的稿子,而更加的怨恨。


在全家的鼓励下,阿华决定去广州试试,而这一走,竟是最后见继父的机会。

阿华来到广州的报社,努力工作,塌实中肯,很快的从实习变成正式,而他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从没有提到继父,除了没次邮寄家里的钱后,阿华已经有3个年头没有回过家了,在广州工作的着3年多时间里,阿华拼命的工作,他想自己是该为家分担负担的时候了,是该母亲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母亲的电话着几天打的很频繁,每次都是催促阿华回家看看,看看继父,而阿华对于继父的怨恨也没有因为他的工作而根本改变。在阿华工作的第4个年头,一天突然接到母亲非常急促的电话, 阿华在接到电话时得知继父已经病了很长的时间了,过去每次催促阿华回家时,阿华总是说现在要好好工作,过年就回去,但这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时,阿华知道他再也见不到继父了。

匆忙的乘着大巴赶回了家乡,见到的第一个就是摆在家正中央的继父的灵位,母亲见到阿华已经是泣不成声了,他诉说着继父这几年来对家的贡献,“阿华啊,我知道你对继父的怨恨很深,但是作为你母亲我不得不告诉你,着些年来,你继父为你所做的太多了,他始终把你看成自己的亲儿子,你的稿子当时没有给烧了,只是他一时假装仍进炉子,现在还放在他桌子里啊!你没有邮票了,他用自己辛苦赚来的工资一下就给你100块的邮票,你 屋里的灯不行了,他就偷偷给你换上新的,你的笔没有了,他也给你买最好的用,可这些你都不知道啊!”

母亲说完已经是哭的倒地了,阿华终于明白了自己亲生的父亲去后,默默的继父为自己所作的一切,但现在已经晚了,继父走的时候最后一面也没有看见。阿华长跪继父灵位前,紧紧的、近乎发疯似的抱着继父的牌位仰天喊着他之前从未喊过的继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