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雇“说客”游说美 欲掩盖“慰安妇”污点

弋鹰7277 收藏 2 45

日本方面过去半年来每月给一家游说公司支付6万美元酬金,目的只有一个——设法阻止美国国会通过有关“慰安妇”的议案


国际先驱导报驻华盛顿记者潘云召报道 一项要求日本政府正式承认“慰安妇”存在的议案,却因日本人的金钱,加上美国“超级说客”的巧妙运作,遭到搁置。在日本媒体10月25日披露说客身份后,本报记者在华盛顿进行了追踪调查。一直沉在水下的日本掩盖丑恶历史的“院外活动”,由此露出“冰山一角”。


“慰安妇”议案的出炉


今年9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了一项议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承认在二战期间强迫数以万计的亚洲妇女充当日本军队的“慰安妇”的行为,并为此承担责任。


参与推动该项议案的华盛顿圣经学院教授、华盛顿地区“慰安妇”问题联盟主席徐玉子博士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采访时说,他们是于2000年开始在美国国会推动有关议案的。经过以华盛顿地区韩裔美国人协会为首的韩裔社团多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在4月4日共同提出了编号为“H.RES.759”的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议案。参与提案的分别是民主党众议员莱恩·埃文斯和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议案最后获得50多名众议员联署。


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议案,然后提交给众议院全院进行表决,按理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美国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议案之后,引起了日本政府的警觉。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位名叫罗伯特·米歇尔的政治说客得以“充分展示游说能力”。


日使馆花36万美元阻止表决


据《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了解,米歇尔来自伊利诺伊州,1956年首次当选为共和党国会众议员,1995年从国会退体前曾在众议院担任过多年的少数党领袖,与多位议员建立了深厚的人际关系,其中包括国会众议院议长哈斯泰特和现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约翰·贝纳等。


米歇尔退休后,很快就成了霍根与哈特森公司的一名政治说客,专门替客户游说国会议员,而这家公司的客户之一就是日本驻美国大使馆。米歇尔经常利用私人关系、政治捐款或帮助竞选等方式,对议员施加影响,鼓动他们在国会阻挠通过有关日本二战问题的议案。据报道,日本方面过去半年来每月给这家公司支付的酬金约为6万美元,而目的只有一个——设法阻止国会通过有关“慰安妇”的议案。

有关“慰安妇”的议案于今年4月在国会提出之后,米歇尔曾在5月下旬与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主席亨利·海德见面进行游说,企图阻挠委员会对这一议案进行讨论表决。他宣称,通过这样的议案会损害美日联盟关系;“慰安妇”事件发生在60多年以前,过去的事情就该让它过去;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将于6月访美,如果国会此时通过这一议案,会令小泉尴尬。此后,“慰安妇”决议案一度沉寂。


9月22日,25名参与联署这一议案的议员给哈斯泰特和贝纳写信,要求在国会10月13日休会前对议案进行表决。据说米歇尔在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与负责众议院议案全院表决日程安排的多数党领袖贝纳进行接触,为阻止众院全体会议表决“慰安妇”议案进行游说。此后,这一议案再次被搁置。


较量还在继续


为日本在美国从事游说工作的当然不止米歇尔一个人。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长期在美国从事抗日战争史实研究、宣传,资深副会长丁元一直积极推动美国国会就有关日本二战问题通过有关议案,他向《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透露,曾在国会众议院担任议长的托马斯·福利其实也是一名为日本进行游说的“超级说客”。


福利于1965年进入国会。1997年,福利被时任总统克林顿任命为美国驻日本大使,直到2001年。丁元告诉记者,福利不仅担任了日本三菱公司董事会的顾问,而且他的妻子伊丽莎白甚至在福利卸任之前就被日本的住友公司聘为高级研究员,他们在很多涉及日本的问题上在国会为日本人游说。此外,很多退休下来的美国国会议员被日本有关机构聘请,在日美关系研究所一类的机构挂职,而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关注国会与日本有关的议案,特别是涉及日本二战问题的议案。


丁元说,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以前也曾多次推动在国会通过有关日本二战问题的议案,涉及“慰安妇”,“强迫劳工”和“美国战俘”等,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些议案最终都未能获得通过。


在本届国会的任期即将于明年1月结束之际,有关“慰安妇”的议案能否得到众议院全院表决,前景难料。来自韩国的徐玉子女士说,他们将继续努力,呼吁选民给自己选区的国会议员以及议长和多数党领袖寄信,敦促他们把这一议案列上国会日程,争取本届国会表决并通过这一议案。“不到最后关头,我们不会放弃。”她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