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征文】[工程军原创] 我永远的家乡——苏家河

空中陆战队 收藏 18 247
导读:【大河征文】[工程军原创] 我永远的家乡——苏家河

我的老家就座落在北京北部的连绵群山之中,延庆县一个叫苏家河的地方,那里是我们家族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对我来说,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点一滴都是既熟悉又亲切的。

苏家河,位于北京市延庆县正北方向的群山之中,有一条天然形成的东西向的山谷,一条河流自西向东流过这里,在村东数里处汇集了另一条小溪流向下流,河水的下游就是著名的“塞外漓江”——龙庆峡,在山谷中河道北侧有一片东西向狭长的空地,村子的主体便坐落在这里。


村落布局

在村子身后山坡的半山腰上,有一眼山泉,这是村里主要的饮用水源,村里人修了一个简易的水渠,让她从村子的正中间由北向南流过,汇入村边的河水中。人们还根据村子狭长的地形,留出了一条与河道平行,且贯穿全村的青石板路,在石板路与泉水交汇的地方修了一个小水池;池子不大,不过1米见方,深也不过40公分左右。这样,这个池子就成为了全村的中心,房子就在池子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方向盖起来了。多少年来,随着气候的寒暑变化,泉水也是时多时少,但却从来没有断过,仿佛也知道自己的责任,来滋润着全村父老。山区的水总是很凉的,尤其这眼泉水,绝对的冰凉彻骨,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记得小时候,我们一些小伙伴会把脚伸进池子里,比赛看谁能坚持的时间更长,这时要是遇到大人就会被骂,不是因为脏,那是活水,就算倒进一整瓶墨汁,一会工夫就全冲走了,大人们是怕我们不懂事冻坏了身体。

在村子里靠东一点的地方,人们留出一块空地当做菜园,每户都分得一小块,在里边种上西红柿、黄瓜、茄子、尖椒之类的各种蔬菜,反正在我的记忆里,村里人只有出去买菜籽的,没见过出去买青菜的。浇菜园的水也是村后的泉水,菜园地势本来就低,挖一个小沟水就流下来了,很方便的。正对着菜园的南边有一座土木结构的小桥跨在小河上,这是人们过河的一个途径。河中每隔半米左右放置一块稳当的石头,人们可以踩着这些石头过河,还不影响河水流动,所以在当地一般只有河水涨水时才会使用木桥过河,在整个村子范围内大概有三、四处这样的“石桥”,村外还有一些,都在人们经常走动的地方。

村子西头的地方也有一块空地,那是村里的场院,秋收之后用来晾晒谷物的,平时的时候里边只有几台木质的鼓风机和几个石碾子孤零零的呆在那里。在场院和村子之间还用木头、泥土堆砌了一堵简陋的矮墙,开了个木门。并就着矮墙的墙头盖起了一排牲口棚,把村里的骡子、马、驴这类的大牲口都分别关在里边,旁边就是草料棚,喂着也方便。菜园的东侧有几个高出来的比较大的平台,也住着几户人家,还有一个用石头砌墙盖个了羊圈,村里一个老爷爷的羊关在这里。在离羊圈不远的村东头有一个高大的石台,河水从台下流过时形成了一个比较大的水潭,当地人称这个高台为“龙庙嘴”,为什么这么叫我没问过,估计他们也不一定知道了,肯定又是一个久远的传说。

说了这么多,既然是农村,庄稼种在哪呢?自然有地方种。庄稼都种在了河对岸的山坡上,全是梯田,一般就种些玉米、高梁、豆子之类的谷物,山坡上引水困难,小麦是不能种的。在田间地头还零星散落着一些果树,像山梨、沙果、山楂、李子、大枣等等,在村子身后的山梁后还生长着大片的杏树林和一些山核桃树。


四季生活

春天的时候,每天都有各种不知名的小鸟站在屋檐上催你起床,村里唯一喇叭也会准时播出广播电台的节目,从最早的“新闻和报纸摘要”到儿童台的“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在淡淡的薄雾中,小村子一天的生活开始了,全村开始冒出一缕缕炊烟,各家各户也逐渐传出了起床后的说话声,做饭时的“滋拉”声、鸡鸣声、狗吠声、鹅叫声以及场院那边的牲口叫声,加上河水流动的声音,构成了一幅别致的乡村音乐……

到了夏天,没有什么特别多的农活时,人们就攒坐在水池边的路灯下,男人们叼着烟,闲聊着古今的一些人物、故事已及刚刚听说的新鲜事;女人们带着毛线也聚在一起一边赶“毛活”,一边聊闲天,时不时的帮着这边自己的男人答一下腔;我们这些孩子们节目就多了,白天时拿着镰刀到村边割一些艾蒿草,把它们像小女孩编辫子一样编起来,扔到屋顶上晾干,并把以前做的,已经晾干的艾草绳取下来,等到晚上时把绳点燃,灭了明火,拎在手里到处乱跑,驱赶蚊子。

天热的时候,一帮孩子就脱得清洁溜溜,泡到河水中去避暑,河床中没有泥沙,全是差不多大小的卵石,一般的地方河水也不深,坐在河底时水刚好齐胸,有时坐在河中靠在大石头边休息时,会有小鱼在你身边游动,时不时的用嘴碰触一下你的身体,感觉痒痒的,抬眼一看,连小鱼都是近似透明的;晴天的时候,阳光直接照射河底,清净的河底泛着一些水泡形成的阴影,清澈、洁净;有时淘气时也拿把铁锹到河里把小的河叉堵住,把水淘干,捡鱼回去熬汤喝。

秋天的时候,开始收获了,我们会跟着大人一起,赶着牲口到田里去运谷物回村,晾到场院里,一般去的时候是不驮东西的,我们就会坐在马背上,骑着马下地,回来时也跟着带一些东西。收秋之后我们就又开始到场院里试图玩那些鼓风机之类的农具,但一般时候都不会得逞,因为大人们在的时候不谁玩,怕伤到人,他们不在时会用大铁链子像锁自行车一样把农具锁起来,我们也就玩不了了。

到了冬天,随着第一场雪的降临,整个天地就进入了冰封的世界,由于这里的温度比山外要低好几度,一般头场雪要到第二年才会融化,凡是没有人常走动的地方,整个冬天都是白雪覆盖的。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们,山里的野孩子是战无不胜的,呵呵,我们找一些木板、铁丝,从长辈那偷出木工工具,自己动手,做冰车,冰轨一般用8号铁丝,冰锥就用更粗一些的铁棍,烧红砸成尖头,在另一面加个木头把手,等冰冻结实了之后,一群孩子浩浩荡荡的就上了冰面,从村西头一直滑到村东头,也有时滑到一半冰车会压破冰层,孩子们会小心翼翼的离开冰车,轻轻换个地方,反正水不深,就算冰破了,也只不过会把棉衣弄湿而已。


红色历史

由于苏家河地处山中,交通不便,但翻过一座山就是平原,因而在抗日战争时期,成为了肖克将军领导的平北抗日根据地的前哨,村里老一辈的人基本上都亲历了抗日战争,在我的家族中,我的爷爷行大,当时是村长,平时就是组织生产,为八路军、游击队提供给养,并在鬼子来犯时组织群众转移,藏匿物资;三爷爷我没有见过,听父亲说是一名八路军战士,就在村子附近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我的五爷爷是游击队长,利用自己熟知地形的优势,带着游击队在方圆几十里内不断寻机打击、袭扰日寇交通线,建国后一直是我们村的书记,历任县委领导每年过节时都会来探望他,直至前年,老人家年纪大了,年轻时又落下了些伤病,也去世了。

爷爷曾经讲起过,苏家河与山外虽说只隔着一座山,也有着好几道山梁,在抗战时期,每道山梁上都有人负责放哨的,当发现山下的鬼子进山时,就通知后一个岗哨然后就地隐蔽,一直接力传递到村里,有一次半夜,也不知是放哨的人疏忽,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竟然不声不响的给鬼子摸到了村东头,当时正好有一支八路军小部队在村里,结果鬼子和八路军的哨兵遭遇了,鬼子进山时一般人数都不会少,所以当时村里决定由八路军的部队和游击队在远处吸引鬼子,拖住敌人,所有村民立即转移,好多人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往山里跑,等鬼子走了以后,人们回来时看到村里的房子都被毁了,有几个走得慢的乡亲也被鬼子杀害了。在当时这种事虽然不是很频繁,但是也不少,所以当时村里根本就没有结实的房子,而且村子极大,从东到西能有数里远,经常是东边住一段,下次鬼子来之后会到西边盖房子住,鬼子再来再换地方;那几年过后,几乎每家都有人死在鬼子手中。


新时期新面貌

近些年,随着年轻人逐渐搬到了山下的村子居住,老家只剩几个老人住了,生活很不方便,前两年,政府决定还青山一个本来的面貌,一次性把老人们也搬到了山下居住,由政府发放补助供养。老家一下子清静了,最近看到网上好多旅行公司专门设立这个项目组织人们去旅游,只希望在今后的旅游开发中,不要破坏那里的自然环境。

上次回去时看到,由于近年来持续干旱,上游又建了个水坝,这样河水比以前小了,杂草多了,房屋没有人住也坍塌了,还见到了野兽的踪迹,但是自然环境没有变化,仍然是那么清静、秀丽,并且在我心中那永远是我的家乡,独一无二的家乡。


本贴由空中陆战队首发于铁血论坛中国历史版面,转贴请注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