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中日韩三国精彩较量!维护08年台海“动态稳定”

oche7 收藏 0 14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6年,借助朝核问题,安倍首相上任后不久便首先访问中国,由此开始,日方开始主动的去修复中日关系,这其中既有现实利益考虑,也是大势所趋。在说过"大势"之后,我们还需要再看一看中日关系转暖背后一些比较现实的问题。

07年的中国经济一直面临着过热问题,而与此同时,日本在对外贸易顺差节节攀升,07年超过16万亿日元,创22年来最高记录,而与之对应的,消费引导型的日本国内经济,则面临高通涨、高油价与消费萎缩的局面。而纠其根源,这些都源自于世界范围内的美元流动性过剩,中日两国仅仅通过局限于国内范围的宏观调控手段,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要想尽可能的控制这种流动性过剩,就必须要尽可能的扩大施力的范围,即建立区域性的货币政策协调机制,这一块上,中日之间的利益是趋同的。而这应该是近期中日合作中一个重要的,甚至是首要的议题--2007年9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于在东京与日本银行总裁福井俊彦续签了中日双边货币互换协议; 11月20日,中、日、韩第八次领导人会议所达成的"八项共识"中,第六项是"推进金融合作,提高危机预警和防范能力,维护地区货币稳定";12月1日,中日首次经济高层对话在北京举行......

而从制造业角度看,中国制造业在高端挤压日本还不是一个需要在现在讨论的话题,就目前而言,两国经济活动的依赖度仍然在深化,日本的高技术与中国的生产力之间仍还存在互补关系。中国正在进行产业升级,对高端技术和设备有需求,同时,对于日本而言重新夺回在高端制造业的市场份额是摆脱未来几年日本本土消费市场日益萎缩所可能带来的经济衰退威胁的最好途径,而在杀回欧美市场的同时,如果这个时候能搭上中国"经济快车"那无疑等于是为日本经济买了双份保险。除此之外,当年东南亚经济风暴中日本由于无所作为使得其在日后的东南亚经济整合过程上最终不敌中国,因此,日本和东南亚的经济交往必然无法绕开中国,而如论是在非洲还是东南亚,实际中国基于全局的考虑并没有"吃独食"的趋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日合作也存在一定的操作空间。

从地缘稳定来看,朝鲜半岛安全问题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中国,同时,由于"上海合作组织"的影响,以及中国军事投送能力特别是海军力量的增强,日本在能源通道安全方面需要中方的配合--军事力量作为筹码,其在政治博弈中的价值不仅体现于对抗,在两国合作中军事力量同样是必须的本钱,如果中国海军在海洋上无所作为,那自然不会有人有求于你,合作也就无从谈起,因而即使是基于合作考虑,军事力量仍旧是决定一个联盟内部话语权分配的重要因素,当然,这些是题外话。而从中国的角度看,其基于地缘安全的着眼点可能首先在台湾,对中国而言,在两岸统一进入到实质阶段之前,其利益主要体现于,在台湾海峡始终保持一个"动态稳定"的状态,而08年必然是台独势力极不安份的一年,07年12月1日,日本外相高村正彦在中日外长会谈中重申"日方在台湾问题上坚持日中三个政治文件的立场没有任何变化,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则正是此轮中日合作在台湾问题上的体现,所谓"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提法,就维护08年台海"动态稳定"这个目标而言,应该说已经"够用"了,再进一步,我们似乎可以预见,08年中日间关于台湾和东南亚的议题将远远超过前些年成为焦点的东海问题及历史问题。

关于东海问题,虽然07年11月14日开始的中日第十一轮东海问题磋商最终没有取得多少实质性进展,但依笔者的角度看,在08年东海问题也许做不到"共同开发",但非常可能会实现"搁置争议"。笔者在06年的《大国之略》一文中曾提到过这样一个问题,即东海油气资源中,"气"多于"油",仅这一条就使得其价值就要打个折扣。对中方而言,其价值主要就是作为燃料供上海和宁波一带民用。对日本情况也差不多。而在整个西湖构造中,每个构造实际都不大,且互不联系,因而开采的经济性也非常底。中日东海之争,实质上已超越了资源争端,更多的是作为中日角力的一个平台。而随着08年两国对抗烈度下降,合作加深,东海问题逐渐降温也将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而在历史问题上,福田康夫首相明确表示不会参拜靖国神社,同时在访华前夕声称"日本将谦虚地看待过去的历史",虽然这种有些不伦不类的说法并未得到中国民间多少认同,但对比之前日本官方在历史问题上的种种恶劣言行,这一次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日本在包括参拜靖国神社等历史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得挑衅中国,是中日历史问题长期无法得到解决的根源,其动机可能有两条:其一,与东海问题类似,这已经超越了问题本身,而成为中日对抗得又一平台;其二,这是出于日本国内得政治需要。一直以来日本政府和日本二战战死官兵遗属之间存在一种强烈的对立感情,这些遗属将失去亲人归咎于其政府,而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由于亚洲邻国的反对,反倒使得日本政府成功地获得了战死者遗属的支持--靖国神社供奉有这些人的亲属,成为了他们的"代言人和保护者",双方因此站到了一条战线。在当时中日交恶的大环境下,日本政客也不会在乎再在某个问题上上多得罪中国人一回。而这也就顺带解释了为何日方不愿接受将甲级战犯灵位迁出神社这个折中方案--如果迁出,那之前,参拜神社--国际反对--政府获得遗属支持,这样的"良性互动"就无法维持,参拜也就失去了价值。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遗属纷纷过世,而日本年轻一辈与靖国神社中被供奉者的关系渐渐疏远,感情也不再那样浓厚,以参拜获得民众选票这种做法的效率越来越低,在"中日交恶"这一大环境消失之后,这种做法显然已经变得得不偿失,福田可以表示不再参拜靖国神社,很大程度上便是缘于这个原因。而随着日方不再在这一问题上寻衅,08年的中日关系中,历史问题被提及的频率也许会逐渐的下降。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在中日关系回暖的同时,中国与韩国的关系可能也会发生一系列相反改变,而这并不仅仅是由于近期韩国所变现出的近乎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一直以来,从中方的角度说,中日关系和中韩关系似乎存在某种互为"备份"的关系。回顾中韩关系升温的背景,当时中国正在遭受外交低潮,而日本正在奉行对美国"一边倒"的战略而与中国渐行渐远。中国为制衡美日,而开始开展多元外交;而此时韩国刚刚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需要借助中国的市场和低人力成本,另一方面韩国企业对日本企业在各方面又有不错的继承性,因而比其他国家更适于作为日资企业的替代。

在当时,中方借助韩国制衡了在国内几乎一支独大的日资企业,避免了中国成为日本的一个低端产品制造中心,同时也使得低端制造完成了向中国的高度集中。另一方面韩国,借助中国经济的腾飞并依托中国这个低成本制造中心不断转移自己的低端产业,提升本土的产业链工序。这使得韩国在中、高端产业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而随着中美实现战略靠近,中日关系开始转暖,现在的国际环境对比中韩关系升温时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改变,中国在对外交往方面的选择余地远比上世纪末要大得多,韩国的作用已不再是不可替代的,07年韩国对华贸易顺差为173.37亿美元,四年以来首次低于200亿美元,比06年同期下降了9.5%。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制造业的不断升级,中韩两国在经济体系中的位置日渐得在重合,两国之间在中端制造业上的竞争开始日趋激烈,对比日本,中国对日本高端产业的挤压还是一个预期中的问题,而与韩国的竞争则就在眼前。高涨的民族主义使得韩国将中等强国的标定为自己的战略目标,而其基于此的对外战略则是选择对中、日两国全面出击,而同时,为在东亚地区制衡中、日两国的影响,韩国对美政策开始趋向于更加靠近。而其单独提出和俄罗斯合作开发西伯利亚地区,可能也是基于类似的心理。

当然,可以确信未来中韩关系会有所降温,而另一方面,对中国而言韩日间的相互制衡仍将长期存在,同时中国对朝鲜半岛始终拥有不小的影响力,这些都预示着中韩关系的"降温"幅度终归是有限的。笔者更愿意将其视作是两国在外部环境改变后所形成的新的"平衡状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