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殷谦为我的小说《迷失的子弹》作序

独1狼 收藏 2 4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迷失的子弹——(独狼[谭国瑞]/著)



◎殷谦




为人作序与跋并不是我所擅长的,可我偏偏给几个年轻的作家的新著作过序或跋。将近两年的时间,我从未停止过文学创作,因为它是我的爱好。说来汗颜,许多读者置疑我的写作动向,对我在个人博客上专注于娱乐评论的写作不无微词,从“大作家”到“八卦王”等种种的封号,有时候令我惴惴不安,我庆幸自己只是将娱乐评论作为业余爱好,而且我会一如既往地关注,在当今媒体娱乐化的时代,我们的大脑遭受着娱乐圈是是非非妖魔化的、空前的洗礼,很多人变得恌躁了,灵魂得病了;所以娱乐圈需要我们冷静客观地关注,我的知识型的娱乐评论始终坚持批评为原则,个中因由不言而喻,那就是,几乎主宰着我们时代未成年人精神和思想的娱乐圈需要净化,需要灭火,需要消毒。

不要以为我说的是闲话,至少在这篇为青年作者谭国瑞所著《迷失的子弹》一书的序中,我要告诉大家,现在多有批量生产的败坏读者情绪的拙劣之作,染神乱志,肆意地掠夺着我们的尊严,恣纵地损毁着我们的人格;在这个庸俗和浅薄的价值观占上风的时代,所有粗糙、鄙俗和虚假的消极写作必然是流行的写作模式,读罢辄作数日恶,往往这样迎合市场的作品还被诸多评论家锦上添花地大书特书一番,溢言虚美令人怏怏不乐,不但伤害了读者,而且打击了读者的信心,辜负了读者的信任,读者深切地体验到了被评论家欺骗,被作家戏弄的复杂感受。而这一次不同,我看到了这样鼓舞人心、激发斗志的小说,读罢意似花开花落,心随云卷云舒,令人志骄气盈。

谭国瑞的《迷失的子弹》是一部军旅小说,主要讲述我国维和部队在外国执行维和任务时所遇到和发生的一些事情。这部小说的优秀并不在于它娓娓动听地在讲述什么,而是在于它记录着情感世界和无数精神的珍贵历程让人难忘。在了解了谭国瑞之后,才发现这位年轻的作者是我国维和部队的一名军人,他所写的小说正是他的亲身经历。也许是作者的经历特殊,经受过常人没有经历过的坎坷和艰难,这使他对人性中的丑陋、庸俗的一面有着深入的观察和认识,对生活中的苦难和残缺有着刻骨铭心的体验。作者以亲身经历的故事作为写作的资料,并赋予它们以丰富的人情味和诗意。不难看出,作者是想通过自己的作品,让人们认识到中国军人的铮铮骨气,认识到中国军人的气魄和冰魂,用这些大人物那种为了世界和平而奉献出的大无畏的精神,来改变现实生活中那些“小人物”的气质和教养;进行生活革新的探索,关心生活的意义,这正是作者最根本的特点,想了解这一点,不妨静下心来读他的这部长篇小说《迷失的子弹》。

谭国瑞是诚实的,他确实只写自己熟悉的事:“尼日利亚军人比较高大,而且有些傲气,他们和你说话基本都是板着脸,不像巴基斯坦的那么高兴,可能是长期战争让他们已经冷血。”——他以不乏诗意且又冷静、不乏同情且又尖锐的方式叙写人物,他总是向读者揭示某些装腔作势和虚伪做作的东西。谭国瑞的《迷失的子弹》初看时会让人感到有一种单薄的感觉,好像一切的描述都那么简单扼要,其实这正是这部小说的特点之一。并不是每一部小说都要求文采华丽或叙写繁文,小说就是讲故事,只要故事明白,能给人以心灵上的震慑,我想无论如何写都是小说修辞经验和创作策略上的问题,这丝毫不会减弱一部优秀小说对读者的影响力。

《迷失的子弹》是一部好的小说,之所以好,是因为这部小说在事象之上蕴涵着意义的芬芳,在故事中包含着意味深长的主题。“李刚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擎着机枪,不断的望敌群扫射,突然一颗炮弹落下,车子翻了几个跟头栽倒在地……”,你无法想象这种我们只能在电影中看到的场面会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真实场景,谭国瑞通过逼真的描述,展现出一个我们在现实中无法看到的真实的战争场面。“‘我们走出国门代表的不是个人,是中国军队,是祖国。我们不是去那里享福,是维护和平,甚至会牺牲生命,但我们永远是祖国的骄傲!’……”,这些荡气回肠的描述,真正体现了中国维和军人的英武豪迈以及气逾霄汉的英雄气概。当然,作者对恐怖的战争和残酷的杀戮深恶痛绝,“战乱的国家,反动势力大发淫威,罪恶的枪管随时都在残害无辜的生命,此时被赋予正义的子弹也显得柔弱无力,在炮火与硝烟的笼罩下迷失了方向……密集的子弹,来回穿梭,伤害人的性命。年迈的老人、柔弱的妇女、刚出生的婴儿都成了枪的靶子,就连无辜的墙壁、电线杆包括所有能被子弹触及到的东西全都受到伤害。”同时作者也表示深深的担忧:“为什么?难道拥有子弹的人就可以肆意妄为吗?”作者明显在隐示读者寻绎酿成灾祸的内在而复杂的社会原因和心理原因。在我们时代,“个人欲望化写作”以及“身体写作”已经成为许多人的文学信念,谭国瑞面对人类、苦难的精神立场和他的介入性的写作姿态确实难能可贵。

在这部《迷失的子弹》小说中,谭国瑞并不埋天怨地渲染苦难,他是一个把人生的“苦难体验”当做小说的主题内容的作者,他是通过苦难来书写人的道德激情和人格尊严、追求美好生活的内在热情以及面对苦难不屈的精神力量,而并不是单纯地写苦难本身。在苦难面前强调人的生存态度的乐观和生存意志的强健,正是谭国瑞的军旅艰险生活体验叙事的一个特点。由艰险而精神升华、生命获救以及思想顿悟,这无疑构成了《迷失的子弹》的完整的情节构织模式。“‘什么都不要说了,冲我开枪,打在我这里,否则就放我们离开,谁是头领?出来!’沈涛意正言辞地说着,所有的人都懵了,他们没有想象到中国军人一点也不怕死……”在《迷失的子弹》这部小说中,几乎很少看到被挫折和苦难击倒在地的人物,中国维和部队的军人承担着怎样的使命,他们在危机四伏的边缘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然后他们却敢勇当先,他们用一种对生活的博大而质朴的爱来包容和超越苦难,而不是用那种毁灭性的和消极的方式来对抗苦难,无论承受的打击有多么沉重,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没有一个临阵脱逃和消沉不振的,他们都有着巨人般坚韧不屈的承担能力。

“飞机渐近,马上就要降落,大家开始在各自胸前点十字架,祈祷。直升机刚刚停稳,尼日利亚大兵迅速跳下,有几个拿起机枪,在围着铁丝网的旁边趴下,有几个拿着枪进行警戒巡逻,巴尔将军迅速迎了上去,和尼日利亚军队首领握手,简短的谈话后,部队准备出发,前往首都”、“装甲车在前开路,士兵在后随行,满身的子弹”、“尼日利亚大兵慢慢前进,突然从一栋楼的几个窗口伸出几顶机枪向下扫射,没有防备且身在低处的中士克罗和上士威士克手臂中弹。随即,大家各自找到自己的掩护体,开始还击……”作者赋予叙述方式以朴素,并赋予简洁的语言形式以神奇的力量,竭力让人物在真实生活场景和生动的故事里,来显示自己的内心世界;努力让读者通过客观的形象与人物相遇,来展现作者丰富的诗意情调。

作者富有同情心,而这一点正是一个作家必须具备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从小说中沈涛哭诉的一段话里即可看出,作者不但顽强地捍卫自己的叙说激情和记忆能力,而且还关注现实表象背后那些英雄人物委屈的眼泪和沉重的叹息:“我想连一只狗都欺负我,我活得什么劲,不过我那时想起了我的父母,不行,我不可以这样的,我一定要闯出名堂,等有钱了,我要给父母修一块大的坟地,让父母在天堂也得到快乐,也算是尽儿子最大的孝心……”作者怀有真实的情感,他用致诚的心来记叙着这些英雄的生活,让自己的心灵具有善良和公正的可贵品质,从不侈意地去粉饰、夸张、虚哗,小说的客观性和真实性由此可见一斑,这足以证明作者内心世界的包容度和广阔度,这是一切任性自恋、褊狭自私的作家摆脱浅薄和虚假的前提,只有如此,作家才能使自己的文字充满持久的生命和感人真实的力量;才能写出从作品中可以看到人生和社会的真面目的小说;才能写出可靠的、真实的、具有生命的小说。

在我看来,小说本质上是一种与精神拯救和人性解放以及道德完善紧密相关的伦理现象,更是一种伟大的精神现象,它其实是一种传递着人生经验和展示着生活图景的伟大手段。小说需要热衷的倾听者进行思想上的融汇贯通和真心交流,正是重视了这一点,谭国瑞尽量简罢小说中似乎必须要有的文彩,把小说真正地还给故事:少了冗长纷沓的个人枝词蔓说,少了可有可无的嘲风雪弄花草;少了无病呻吟的弱情云愁雨怨,少了花狸狐哨的荒诞无稽之谈。与很多年轻的作者不同,谭国瑞的军旅生涯延曼了他冷静的性格,文如其人,直言正色,铁骨铮铮;整部小说读起来舒缓轻捷,没有曲里拐弯的尖滑油魅与矫揉造作,更没有迷恋“梦游症”式的个人体验,而是以一种胸襟恢廓和态度客观、开阔的视界面对他者的生活和外部世界,由此我想,谭国瑞的《迷失的子弹》是成功的。

优秀的作品总是盈满着擦亮人心的生存智慧,总是包含着深邃的人生哲理。《迷失的子弹》这部小说亦然,它告诉我们,磨难和坎坷会帮助人们获得人格发展和精神成熟,然,苦难也许并不完全是坏事;它告诉我们,通过爱和奋斗,我们便可使自己的生活充满意义感,感受到人生的幸福,然,平凡的生活也并不不是我们所想像的那样淡而无味。

谭国瑞是一位优秀的作者,他知道自己要走向什么地方,也知道引导读者随他前往相同的方向。




殷谦


2008年1月3日晚于上海




本文内容于 2008-1-6 17:41:05 被独1狼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