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三十一章,遭遇温柔

杀手温柔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干掉他们!”蛙人小组的组长把大拇指树立起来,向着后面摇了摇。   在他的手上,突然亮起了一盏小巧玲珑的灯光,在墨绿色的海水里,它很微弱,但是,很美丽。   每一个看到了灯光的战士也都在身上亮起了水下信号灯。   不久,他们就结成三人小组,张开两翼,包围上去。   梅寒和娟子赶上来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干掉他们!”蛙人小组的组长把大拇指树立起来,向着后面摇了摇。

在他的手上,突然亮起了一盏小巧玲珑的灯光,在墨绿色的海水里,它很微弱,但是,很美丽。

每一个看到了灯光的战士也都在身上亮起了水下信号灯。

不久,他们就结成三人小组,张开两翼,包围上去。

梅寒和娟子赶上来了。

梅寒示意鹿鸣远慢点儿,可是,鹿鸣远误会了他的意思,立即点点头,迅捷地向着远方划去。

他是包抄迂回过去了。

不久,鹿鸣远就潜行到了七百米以上的距离。这时,他看到了第一波六个敌方的蛙人正在缓慢地,毫无知觉地往前游着。他没有惊动他们,直接抄到他们的后面,继续向前。

海水明亮地,清洁地从身体上滑过,有深深的凉意。

以蛙人的姿态,在水里十分地舒适,鹿鸣远充沛的精力尽情地施展着,把一群群游鱼都远远地甩到了后面,。

一条一百多斤重的大青鱼紧紧地跟着他游了一会儿,终于肥胖的大尾巴一甩,沮丧地躲进了海底的丛林中了。

鹿鸣远睁开天眼,可以清晰地观察着半截儿陷入水中的黑呼呼的大游轮那钢铁长城般的雄姿,在海水里,它绝对象一堵墙壁,阻挡了自己前进的方向。

鹿鸣远看到水下也有三个蛙人在游荡,手里抓着武器,但是,显然他们的警惕性很有限。

他们的个子都不小。

都有一米八九,那个高的该有两米吧?

一串串水泡从蛙人的呼吸罩里冒上来,古古古地奇怪地响着。

鹿鸣远仔细地观察着。

三个蛙人轻盈地旋转着一个圆形,双手张开来,美滋滋地摇晃着,象章鱼的触角,间或去追逐几条小鱼,好象在做一个游戏。

从他们游泳的速度和流畅性来看,鹿鸣远认为他们是久经考验的海里的高手。

回头看看,那边的蛙人已经搅拌在一起,撕杀起来。

鹿鸣远悄悄地从边上靠近了大游轮,在边上,有一个可以攀登向上的扶手阶梯。

手里的发射枪瞄准了前面的那个家伙,他正要转到这边。

鹿鸣远一点儿也不惧怕这三个家伙,反而有了强烈的战意。于是,他径直向着扶手阶梯划去,并且抓住了铁扶手。

砰!剧烈地震动以后,枪刺强劲地发射成功,笔直地扎进了那个家伙的胸膛。

那家伙正在怀疑鹿鸣远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忽然胸前一痛,捂着枪刺扎进的伤口,向着海底栽去。

另外两个家伙惊动了,他们稍一迟疑,马上就扑过来,虽然他们没有发射枪,但是,他们手里的匕首很亮很长。

鹿鸣远没有动,就那么静悄悄地站在海水里,一手扶着扶手的钢条。

他在酝酿着气势。

即使在水里,他的速度仍然是惊人的。

第一个家伙冲到了鹿鸣远的身前,他凶狠地举起了手里的匕首,向着鹿鸣远刺来。

鹿鸣远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他胳膊上的肌肉是那样地矫健,漂亮。简直象一个健美运动员。

可惜,他的手忽然就停顿在海水里,对手太强大了。

鹿鸣远把匕首在他的喉咙里毫不留情地搅了几下,眼看着他的血液汹涌地喷发出来,很快就把海水染红了。

迅速地撤退。让过了这团鲜红的海水。

另一个家伙已经奋不顾身地杀到了。

鹿鸣远和他纠缠在一起,然后夺去了他的武器。再拔出他的氧气罩的管子,让一阵猛烈的海水灌溉淹没了他极力的挣扎。

松开了抽搐动作渐渐减小了的两米多高的大个子,把他一脚送到了血水之外,最后验证了他那白色人种的高大的鼻子和湛蓝色的眼。

鹿鸣远那颗悬着心终于放下来,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战果。于是,开始爬阶梯。

一个日本黑龙会的人正在大游轮的水下进出口的阀门前喝酒,大口大口的酒滋润着他的嗓子,也让他开始亢奋,于是,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竭力的地睁开着,口里唱着含糊不清的歌曲。在狭窄的房间里扭起了粗犷的舞蹈。

一只熊的舞蹈。

阀门晃动了一下,一个蛙人从水里冒了上来。

“嘿!小子!有情况吗?”

他把酒瓶子扔掉,醉熏熏地说:“是不是海盗船?”

“是!”那个人一边卸着氧气面罩,一边模仿着他瘪脚的英语说。

“好!抓住几个?能不能给我玩一下?”

“怎么玩?”

“当然是最有意思地啦,先奸了他,再慢慢地杀掉。嘿嘿。我非常喜欢。”

“你这样做过吗?”

“嗯!”

“几个?”

“三个!”

“好,那我也给你来三个!”

说着,鹿鸣远一把抓住了他,这个只有一米六的小个子,然后把他扔进海水里,随便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扎了三刀。

“呕!”在他痛呼的时候,已经被鹿鸣远送进了阀门外,紧紧地关闭了阀门。

阀门外面传来了轻微的震动。

鹿鸣远把蛙人服装迅速地卸下来。往地上一抛,敏捷地跳上了旋转式样的楼梯,向着上面的出口奔去。

迎面出现一个家伙,手里拿着冲锋枪,他大摇大摆地晃着脑袋,对直闯过来的鹿鸣远不屑一顾。

其实不能埋怨他,因为,鹿鸣远的出现实在太出乎意料了,他从来就没有想象过敌人已经混到了游轮上。

鹿鸣远和他正照面的时候,停下来:“让路。小鬼!”

不过,不仅仅是那人,就是鹿鸣远也吓了一跳,因为,。这话不是鹿鸣远说的,而是身体里的那个幽灵在高声说的。

鹿鸣远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经用手扭断了他的脖子。

抓住这个家伙,把他拖进了一堆杂物之间。

鹿鸣远进了山楼。

这艘游轮真大呀。鹿鸣远不由自主地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仅仅在甲板下就有四层楼房!

西装革履的鹿鸣远风度翩翩地走到了一群侍者中间。

端着各种盘子碟子的侍者多是很年轻的男生,他们惊异地看了看鹿鸣远,马上就很热情地请他回到客厅里。

“先生,您请!”他们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游轮上的乘客。

鹿鸣远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走进了客厅。

客厅里早已恢复了秩序,大陆士兵壮烈的反击造成的混乱已经结束了。

大富豪们又开始醉生梦死,穷奢极欲。客厅里又软绵绵地鸣唱着一些歌星们捏着鼻子的假唱。

一些个袒胸露腹的女人们随着节奏翩翩起舞。妖冶地,淫荡地,充满诱惑地扭身白嫩的肩膀,细腻的腰身,炫耀着自己鼓突突的胸膛和臀部。

长发飘逸,在五彩的灯光里一甩一甩地爆发。

鹿鸣远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他很讨厌这样的氛围。尽管他是大富贵家的出身,可是,勤俭持家的父亲从来给他的教育都是积极工作。

他在一个阴暗的长凳子上坐下来,继续观察着。

客厅采取非常隐私的结构,圆形的大厅从中间高耸的舞台上向着周围辐射出许多单个的小包间,虽然它的壁围并不太高,可是,外面的人绝对看不清里面的内容。

鹿鸣远开动天眼,观察着。

客厅里的人们的一切作为都尽入他的监控之中。

许多的衰老的男人,许多的年轻的女人。许多的令人发指的场面。

还可以听到一些着迷的呻吟。。。。。。

鹿鸣远的心跳加快了。

旁边突然跳过来一个兔女郎,她扑进了鹿鸣远的怀里,醉熏熏地寻找着他的嘴唇,闭着眼睛,生硬的英语说道:“吻我,先生。”

第一次完全地接纳的女人居然是一个兔女郎?

鹿鸣远把她搀扶起来。

红色的小嘴,长长的眼睛,端正的五官,白璧无瑕的脸庞,玲珑的耳廓,黄色的衣服,充满了褶皱感,单薄地可以模糊地看见里面的娇嫩的皮肤。

“先生,吻我!”

长长的头发披散在她的裸露着的,圆润的粉红色的肩膀上,细细的白色的吊带惊心动魄地连缀到低到胸部的开领连裙上,背颈上有一个白嫩的圆形裸露,而胸前的双乳骄傲地挺立到低领衣裙的上面。

蕾丝把膨胀着的那种感觉发挥到一种很奇妙的程度。柔软单薄的纯棉乳罩肆无忌惮地指示着人们的注意目标。

鹿鸣远也不例外。

一股热血冲上他的头顶。浑身刹那间就燥热起来。

随着她的呼吸,胸前的景致更象那清风吹拂的海面。此起彼伏,潮起潮落。

“嗯!”恍若梦寐中一般,女郎把头扎进了鹿鸣远的怀里。

这时,客厅里的灯光正暗。只有正中间舞池里的二三十个人可以看个大概。

一双温柔的手游进了鹿鸣远的衣服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