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章 西进轶事 第五节

wanglong6410 收藏 15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被“龙支队”接出包围圈的共20余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十分精悍的战士,从他们的眼神、装备以及无法掩饰的战斗行军动作,表明这是一支精锐的分队,不知什么原因,被数量不明的兰斯军困在了山谷之中。特别是他们使用的枪是一种龙行健没有见过的自动步枪,枪身很短,可见射程不会远,但弹夹很长,至少装弹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被“龙支队”接出包围圈的共20余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十分精悍的战士,从他们的眼神、装备以及无法掩饰的战斗行军动作,表明这是一支精锐的分队,不知什么原因,被数量不明的兰斯军困在了山谷之中。特别是他们使用的枪是一种龙行健没有见过的自动步枪,枪身很短,可见射程不会远,但弹夹很长,至少装弹40发,估计火力凶猛。

龙行健出于对将军的尊重,叫过一个骑兵通讯员,将战马给了那个海军少将。一行人在“龙支队”后卫部队的掩护下撤到了商家堡,龙行健下令将自己的司令部让给了海军少将。

少将的人明显的对“龙支队”不信任,从他们礼貌但深具戒心的行为完全可以看出这点。龙行健将自己的司令部搬到周峰的1大队,不到半小时,两个身穿神华帝国灰色军服的剽悍士兵礼貌地请龙司令过去,“我们将军要见你!”

两个警卫排士兵跟着龙行健来到他们原来的司令部——太阳神庙,被站在门口的将军警卫挡了驾,“将军只见你们司令,请在此等候。”肩负龙行健安全之责的警卫排士兵当然不干,双方就在门口争执起来,龙行健挥手让两个警卫留下,跟着来人进了大殿。

大殿上灯火通明,十几盏汽灯将大约200平米的大殿照得亮如白昼。十几个身穿神华军制服,肩扛校级军衔的军官正围着将军争论着什么。见龙行健进来,停下争论,四下散开,均警惕地注视着龙行健。

龙行健大步上前,在将军面前约十米停住脚步,后跟一碰,向将军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报告将军,齐宗第一游击支队司令龙行健奉命来到。”

将军庄重地还礼,然后上前抓住龙行健的手,拉到他座位前,“我要感谢你和你的支队,如果没有你们的及时出现,老夫之命休矣!”

他将龙行健拉到身边的椅子上,“龙司令,你们既然是齐宗游击支队,怎么到了商家堡?据我所知,这商家堡可是在勐海郡啊。”

龙行健站起身,准备立正报告,被将军制止了,“坐下讲,坐下讲。”

龙行健遂从98师界口阻击讲起,一直说到龙支队成立,经两次反清剿,支队西进,侦察兵发现将军一行为止。他只讲主要过程,没有述说人物与细节。

旁听的人耸然动容。一个上校上前,“你说带领你们从界口突围的是李宇天中校,副团长?他是不是从朱雀少年军校调去98师的?”

“是。原来是我的副校长。”

“你说你叫龙行健?”上校眼中一亮,仿佛遇见多年未见的故人。

“是,我是龙行健。您认识我?”龙行健上下打量面色慈善的上校,好像在那里见过。

上校跟将军换了个眼神,“龙司令,你在朱雀军校读书时是不是每年收到一小笔钱,我想,那些钱虽然不多,但足以帮助你念完书了吧?”

“啊呀!”龙行健大惊,自己寻找多年未果的恩人原来就在眼前。他立即郑重地向上校深深鞠躬。“小龙寻找恩公多年,不想在此处得见。”

上校呵呵笑道,“不必谢我,我只不过是奉了将军之命而已。”他用手一指将军,“你真正的恩公在那儿。”

龙行健转身要对将军行礼,被将军拦住了,“世上万物都讲个缘字。如果没有七年前的一场变故,我不会让人安排你进军校。说起来还是我欠你更多,如今,如今你又救了我一回------”

龙行健有点茫然,那个上校说,“龙司令,我叫张念祖,和你们李宇天校长是军校好友,不知宇天兄近况如何,可否相告?”

“李副校长他阵亡了。”龙行健便将李宇天阵亡的情形说了一番。

“宇天死了?”张念祖喃喃道,“他留下什么话没有?”

“他说------”龙行健想起李宇天临死前的怅恨,忽然意识到那是非常危险的,就强行将冲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龙兄弟既然不想说,想必有不说的理由。你就不要问啦。”少将察言观色,发现龙行健有难言之隐,遂转移话题,“我看你胳膊行动不便,是不是受伤了?”

“是,前几天中了一枪,不要紧,快好了。”龙行健如实相告。

“我带有医生,不妨让他看看。”话音未落,一个少校军医立即站在龙行健面前。另一个中校打趣道,“等回去,你的军服上就会有一道黄线啦。”帝国军有规定,战场上负过轻伤的,军服上上衣口袋处缀一道黄线,重伤则缀红线。

“不急。将军,我认为我们应当立即离开此处。这里敌情地形民情均不熟,非常危险,虽然我在四面都布了岗,但,”

另一个上校开言道,“龙司令言之有理。我们也是路过此处,没想与敌人遭遇,被困在山谷中。不知龙司令下一步有何打算?”

“敌人天亮就来,我想还是向东南方向走,背靠翠岭好些。而且立即走。”

“哦,”上校眼睛看着将军,将话收住了。

将军看一眼张念祖上校,“念祖,龙行健也算我们的故人。你将我们的目的跟他说说吧。”

“行健,我和宇天亲如兄弟。宇天是你的老师,我托大叫你声行健了。没想到你我两次相见,都是在生死场合。行健,我长话短说,将军身负重任,关系神华族千年帝国的安危,必须尽快离开敌后返回国内。你能不能带你的支队掩护我们一程?”

“卑职遵命。但此处距战线上千里,不知长官有何良策。我和我的支队听从长官的命令就是。”

张念祖不禁大喜,“我们另有办法脱身。”他将龙行健拉到桌前,那里已摊开一张地图,对一个脸颊消瘦的中校军官说,“老崔,你给龙司令讲讲。”

崔中校一指地图,“这是商家堡,往南20里,有一个废弃的野战机场。明天中午12时,一架飞机会来接走将军。你的任务是,立即派人占领机场,驱逐敌人,清理跑道并坚守机场四周区域。等明天中午飞机接走将军后,你和你的龙支队完全获得自由行动权。龙司令,你将立下不世功勋。”

龙行健俯身察看地图,“明白了。我这就回去布置。”

“好的。段鹏你带人去帮龙司令。”将军对一直站立在廊下的一个大个子少校道。

“是。”段鹏少校应道。

这段时间里,将军身边的少女一直专注地盯着龙行健看,“哎,别走。”她看龙行健敬礼要走,连忙出声,“你多大了就当司令?他们听你的话吗?我不信。还有,你们为什么穿敌人的衣服?恶心!”

龙行健看少女洗了脸,完全不似在山洞时那副埋汰模样,虽然青涩未去,但明眸皓齿,肌肤如雪,假以时日,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只是言辞有些咄咄逼人。“小姐,在敌后活动,当然是穿敌人的衣服方便些。”龙行健对将军敬了个礼,转身急急走了。身后,传来将军呵斥女孩的声音。

龙行健带着2个警卫及段鹏少校一行7个士兵回到自己的支队部,大家正等的着急,龙行健来不及细说情况,简单将段鹏与齐平等人做了介绍,立即对照地图下达了命令,“齐副司令、段少校带3大队立即出发,占领机场并清理跑道。1大队全部和机炮中队向北布防,2大队以1个中队占领此处,”龙行健指着机场与商家堡之间的一个高地,“另派一个中队向西布防,警卫排及支队司令部人员留在商家堡保证将军的安全。侦察排向东侦察,为撤退选定路线。”转脸看看段少校,见少校点头,显然对龙行健的部署没有异议。他好像不喜说话,一直看着齐平,明显是催齐平快些行动。齐平本来想和龙行健仔细了解一下将军的来历,但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对龙行健敬了个礼,带钱骁勇与段鹏出发了。

龙行健不放心留在商家堡北面的1大队,等齐平等人走后,又去镇北看了1大队的布防情况,周峰关心那个将军,乘四下无人,问究竟是怎么回事。龙行健遂低声对周峰讲了一遍,正说期间,杜金听说龙行健过来便跑来,埋怨道,“这都些什么人啊,害得我们在这里受冻!”他本来想在商家堡烤干衣服好好睡一觉,但部队却被拉到镇外挖起了工事。龙行健在他眼里,仍是军校朝夕相处的兄弟,什么话都可以对他讲。

龙行健实际也不晓得为什么救了少将一行,一开始当然是出于袍泽之谊,再后来是对上级的尊重,这是军人的最基本素质。等知道将军特别是张念祖上校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恩公,这份感情就变了味,当然要帮他们脱离险境!以龙行健现在的心境,别说是帮将军登机撤离,就是带支队一路向北杀回战线,他多半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有些蹊跷。”周峰沉思着,“按你所说,他们都是些校级军官,一个海军少将带一大帮校级军官怎么会出现在敌后?想不通。”他摇摇头。

晚上一直没有情况,刚才在山谷里的敌人似乎都消失了。凌晨3点多钟,骑兵通讯员飞马报告,1大队已经顺利占领机场,没有发现敌情。但机场破坏严重,齐副司令请示司令,是否动员商家堡的村民携带工具前去帮助,否则明天中午很难迎接飞机降落。

龙行健立即返回商家堡,来到太阳神殿,让站岗的将军卫兵叫醒将军。

卫兵进去报告了。龙行健等了一会儿,卫兵出来说将军请龙行健进去。

龙行健将自己的安排说了一遍,将军显然已经知道了,“布置很好呀,需要我做什么?”

“我准备叫商家堡村民抢修机场。但我们没钱了,不知------”

将军颔首,“嗯,好。身处敌后不扰民。好。来人。”

张念祖不知何时出现在将军身后,将一大沓金元递给龙行健。

“谢谢将军。”龙行健转身就走。将军微笑着看着龙行健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商家堡的居民都被留守的警卫排士兵叫了起来,所有16~60岁的男人都领到了5个金元的现金,这可是一大笔钱啊。村民们兴高采烈地拿着各种工具,跟着警卫排的士兵举着火把去机场了。

龙行健要了匹马,赶到机场察看。路过小高地时,见杨江2大队1中队正在小高地上构筑工事,龙行健下马和杨江说了一会,他认为如果敌人从北面过来,为了屏蔽机场,商家堡并不是理想的阻击阵地,因为敌人完全可以从容迂回,但这个小高地是理想的阻击阵地,敌人要想进入机场,必须越过这个高地。唯一的缺陷是敌人没有携带远程重炮,如果敌人看破形势,用远程重炮封锁机场,那就只好带着将军打游击了。他叮嘱杨江要将阵地搞得像界口镇一般,杨江不由一哆嗦,难道还要打一场界口阻击吗?

龙行健离开杨江,再走5里地来到灯火通明的机场,上千人正用各种工具填平机场,干得热火朝天。段鹏少校向龙行健一伸拇指,“行。龙司令,你的人可以。这些村民都不错。”段少校估计这个进度明天中午绝对可以降落飞机,别人不清楚,他知道明天来的飞机是海军的“信天翁”,这种飞机对跑道的要求极低。

天亮后,商家堡北面出现了兰斯军的尖兵,他们小心翼翼地向商家堡侦察前进,在1大队阵地前留下3具尸体逃了回去。

枪声一响,龙行健就赶到商家堡太阳神庙,催促少将离开商家堡到机场去,现在是6点半钟,距中午12时尚有5个半小时的时间,天晓得这5个半钟头里会发生什么情况。5个多月里不停战斗的龙行健已经是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老兵了,绝对不会低估或轻视敌人。

将军同意了龙行健的要求,对他的随从们一挥手,“按龙司令的命令办。”他拉住龙行健,“小龙,国家多有借重之处,万望为国珍重。”龙行健庄重地向将军敬礼,“请将军放心,只要我在北面,敌人决不会越过我的阵地。”将军用力拍拍他的肩膀,没再说话。倒是那个女孩说,“小司令,别被打死哦,我还有很多话问你呢。”

将军瞪她一眼,早有随从拉她上了一匹侦察排提供的战马,几个人扬鞭南去了,龙行健看见女孩在马上回头对他做了个看不懂得鬼脸。

上午7时30分,大约1个大队的兰斯军从山谷出来,开始攻击周峰的1大队,敌人有两辆轻型装甲车,还有2门75mm轻型山炮,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但兰斯军显然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被糊里糊涂地击退两次进攻,第2次进攻还被周峰抓住机会打了个战术反击,炸毁了一辆装甲车。

考虑到地形不利,在击退兰斯军的2次进攻后,龙行健下令1大队撤退,将阵亡士兵的遗体掩埋后,抬着伤员,一路小跑来到距机场10多里的小高地。龙行健命令1大队和2大队1中队合兵一处,准备在此挡住兰斯人。

凡事都考虑后着的龙行健找来侦察排长吴亮,“你带有马的侦察兵到这儿,”他指着小高地东面的山地,“这儿应该是翠岭余脉,我们完成阻击任务后向翠岭撤退。另外,告诉齐副司令,让村民们扎些担架,雇他们将伤员运回机场,一旦你的消息传回,立即组织将伤员东送。明白了?”

吴亮点点头,让一个骑兵去机场向副司令传达龙司令的命令,自己带着其余的骑兵打马向东去了。

9点45分,兰斯军在小高地前展开了攻击队形,从望远镜里,龙行健判断出敌人至少一个联队。他心里暗暗叫苦,他最不愿出现的情况发生了,一支缺粮少弹的游击队被迫与优势的敌人展开阵地战。但此时部队已退无可退了。

机场那边可以很清晰地听到北方传来的越来越激烈的枪炮声,将军在基本修好的机场上来回踱着步,他的随从们都神色凝重地望着北方,他们不断互相交换着眼神,无声地交流着完全看得懂的信息,“立即撤退?还是等待?如果‘龙支队’挡不住敌人,我们连撤退的时间都没了。”

3大队已经被齐平带上高地了,不断有骑兵通讯员来回传递着阻击战的消息。现在才11点,敌人已发动了4次进攻,前两次软塌塌的,不太起劲,但后两次宛如换了个人,凶猛犀利而且试图迂回,幸亏3大队从机场赶回了在小高地西面构筑了阵地,战线一直向西延伸了3里多。

“还有1个小时,阻击战并没有绝对把握,我建议撤退。”晚上对着地图给龙行健布置任务的那个崔中校焦急地对将军说。

将军凝视着北方,“不。我相信他。他会守住的。”

那个叫婉儿的女孩一拉将军的衣襟,“爸爸,你说,他会被打死吗?”

“我和你说过多次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有些事非人力所能强为。不用惦记他,如果有缘,自然会相见。如果无缘,他不过是你人生路上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那如果他活着,飞机来了,我要你带他一起走。”

“飞机座位很少,他们,”将军抬眼看着自己的随从,“他们很多都走不了。”

“不,我要你带上他!”

“好吧。”将军怜爱地将女儿揽在怀里。

北面的枪炮声一直响着,但一直停留在原地,直到天空传来飞机的轰鸣声,机场上的人们都欢呼起来。

将军命令一个上尉随从立即骑马通知龙行健来机场,那个上尉一人双马立即向北驰骋。飞机刚落地,龙行健满身硝烟来到机场,“将军找我?”

将军凝视他好一阵,“跟我走吧。”

龙行健看这架灰色的如大海般颜色的飞机,机身上涂着明显的海军标志。只要上了飞机,就可以安全地离开敌后,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忍饥挨饿,不用流血牺牲。

“快走啊。”女孩已经爬进机舱向龙行健招手,将军的随从们显然已经事前商量好了,有的已经进了机舱,有的仍肃立一旁。张念祖与那个崔中校也上了飞机。

“不,将军,我要和我的支队在一起。谢谢你。”他给将军认真敬了个礼,翻身上马,向北去了。

女孩尖叫起来,快速的说着大家听不懂的话。

将军没有说活,在舱门前站了2分钟,“把武器都留下。留下的人由高天成负责。天成,我命令你们跟随‘龙支队’行动,服从龙行健的指挥。记住,要活着,我们一定会见面的。”他毅然钻进舱门。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飞机滑动,加速,起飞,爬高,慢慢地消失在西北的天空。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