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菌体聊斋馆 古代鬼怪 夜宿

jianghuisioc 收藏 0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8/[/size][/URL] 信客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古老的行业,跟现在的邮递员差不多。有些地方的男人们都在很远的外乡打工,常年不能回家,于是就委托信客将钱和物带给家里的父母老婆孩子,当然这是要付一定的手续费的,费用的多少和距离的远近以及东西的大小重量都有关系,然而由于大家和信客都是老乡的关系,所以极少极少在费用上发生纠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08.html


信客是一个已经消失了的古老的行业,跟现在的邮递员差不多。有些地方的男人们都在很远的外乡打工,常年不能回家,于是就委托信客将钱和物带给家里的父母老婆孩子,当然这是要付一定的手续费的,费用的多少和距离的远近以及东西的大小重量都有关系,然而由于大家和信客都是老乡的关系,所以极少极少在费用上发生纠纷。做信客第一要能吃苦,一年365天,没有一天不是在路上度过的,只能住最简陋的店,吃最便宜的饭;第二是要讲信用,大家把东西委托给你,不能遗失或毁坏,更不能贪污;第三是江湖经验丰富,如今这世道不太平,既要防强盗,又要防象强盗一样的官府。




(一)

阿成是一个新信客,这是他第一次出来“挑单”,也就是说单独做信客。以前都是跟着师父,走哪条道,住哪家店,吃哪家的饭,师父都安排好了,阿成觉得很简单,可是挑单后才发现这里面的学问其实很深,昨天阿成听一个当地人指的一条官路,结果路虽然近了,那里官府却要收税,阿成实在舍不得那十文钱的税,于是只好原路返回,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不走这条近一些的官路。


由于耽误了半天的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了,阿成还没有赶到下一个目的地住宿,他不由心急起来。这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村庄,大约有百来户人家,每家房子的窗户里都露出星星点点的灯光,要不要去投宿,阿成心里犹豫了。临挑单前,师父嘱咐了他三条禁令:一是不能在孤零零的店住宿或者吃饭,怕对方是黑店;二是不能与陌生人结伴而行,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怕对方是坏人或者见财起意;三是不能在天完全黑了以后住在不认识的店或人家,天黑后不容易摸清对方的底细。阿成这时候想起了师父的第三条禁令,不过思想斗争了半天后,决定还是去这个村庄里找个人家住一宿再走,这又不是什么店,而是一个百来户人家的大村庄,庄稼人总不会是坏人的。


进了村子,发现村子里出奇的安静,没有狗吠,没有鸡叫,只是偶尔从房子里传来一两声大人训斥孩子的声音。走过一个装着朱漆大门的大宅院,阿成没有去打搅,人家绝不会理睬他这个低贱的信客,又走过几间残破的草屋,阿成也没有去打搅,就算人家让你住,你好意思和男主人女主人睡在一个屋里吗。最后,阿成找了一个有三四间房子的小户人家,鼓了鼓勇气,上前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我。”阿成有点紧张,“我是一个信客,耽误了路程,能不能……能不能在你们家,嗯,贵府打搅一个晚上。”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见到阿成,很热情的说:“原来是个信客啊,来,快进来坐。”


“谢谢老伯。我叫阿成,今晚要打搅您了。”阿成心里一阵高兴,没想到第一次投宿人家就这么热情。


进了屋里,在昏暗的烛光下,阿成仔细打量了一下老者,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肯定不是坏人,跟师父走南闯北了三年,从相貌上分辨一个人是好是坏,阿成还是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的。


“小伙子,你还没吃饭吧?就在我们家随便整一点,我们庄稼人,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你将就一点就行了。”


阿成想起了师父的第二条禁令,就说:“谢谢老伯的好意,我刚刚在路上吃了。”不料正说着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老者善意的“呵呵”一笑:“小伙子,人是铁,饭是钢,明天还要赶路呢,不吃饭怎么行。饭不好菜也不好,还是我们吃剩的,小伙子,你别嫌脏就行,我不收你的钱的。”


这下弄的阿成不好意思了,要是再拒绝人家就显得不识抬举了,阿成尴尬的笑了笑:“谢谢老伯,今天真是太麻烦您了。”


“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别客气了。”老者拍了拍阿成的肩膀,示意他做到桌子前,对着里屋喊了一声:“小红,把晚上的饭菜热一下,给客人吃。”


“哎,”里屋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一个农家打扮的女孩走了出来,见到阿成,对他羞涩的一笑,出了堂屋的门朝厨房走去。


“动作快一点,客人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老者冲着女孩的背影喊了一句,又转过身对阿成抱歉的一笑:“小伙子,别见怪,这是我孙女小红,乡下丫头没见过市面,见了客人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


女孩的姿色虽然一般,可是却有着一种天然朴实之美丽和少女特有的青春之魅力,尤其对阿成这种长期在他乡漂泊的情窦初开的少年,阿成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不禁怦然一动,但是只是一瞬间,就立刻恢复过来。阿成对老者也是一笑,想说点什么赞美小红的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没说。


老者陪阿成聊着天,一会儿,小红把饭菜端了上来,对阿成又是一笑,飞快的溜了出去。饭菜的确很寒酸,菜是青菜,别说是油,连盐也放的很少,饭是“金裹银”,也就是用一半的玉米粒和一半的米掺在一起煮出来的,黄白相间,故有此名。不过对于阿成来说,能吃上一顿热饭,已经是非常满足了,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经常是吃硬的象石头一样的馍,喝冷的象冰一样的水。




(二)

吃完后,老者带阿成去儿子媳妇的房间去休息,扯了几句闲话,老者告辞了。阿成把自己带的大包袱放好,关上房门,刚要躺下,听到“咚咚”的敲门声,“谁呀?”


“阿成哥,我给你打洗脸水来了。”是小红。阿成打开门,小红端着一盆热水闪了进来。阿成发现小红这时已经脱去了外衣,小红的身上仅仅裹着一层单薄的内衣,额外的具有诱惑力,阿成不禁看呆了。


“扑哧”,小红笑出了声,“阿成哥,你看着我干啥?再不洗,水都凉了。”


阿成这才回过神来,朝小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洗脸,热毛巾敷在脸上,阿成清醒了许多。他突然想起三年前,自己要跟着师父外出做信客,父母给自己定下的三条禁令:一不许贪财;二不许好色;三不许喝酒。自己差点就违反了父母的第二条禁令了。


洗完脸,阿成又洗了洗脚,将水倒在了门外,把盆递给小红。小红接过了盆,却没走,问道:“阿成哥,你是不是去过很多地方?”阿成说是。


“你能给我说说吗?”阿成便将自己去过的几个好玩的地方和经历过的好玩的事,加油添醋的说了一遍,逗的小红“咯咯”的笑,阿成平时极少和人说话,这是头一次和人说这么多的话,对方竟然还是个豆蔻少女,阿成发现自己原来还是很有口才的。


过了一会,老者进来了,对小红说:“你这孩子,真不懂事,客人明天一早就要赶路,你还缠着人家讲故事,快回屋睡去。”小红撅着嘴巴走了。


老者又对阿成说道:“小伙子,你是远客,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了,我们村有三条禁令,你一定要记住了。一是天黑后一定要待在家里不许出去,村里的路不好,坑坑洼洼的,怕走夜路崴了脚;二是你明天一早天不亮你就离开我们村子,天亮我们要祭这里的山神和土地爷,不希望外人看见;三是明天你离开村子之后绝对不要向其他人提起我们村子,我们很多人是逃债来此地的,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在这里。”阿成觉得这三条禁令非常古怪,想问个究竟,一看到老者的表情出奇的严肃,就没敢开口。


老者走后,阿成解开外衣,又解开内衣,摸出一个小布包,从里面掏出三文钱,放在了桌上,想了一下,又掏出了一文钱,当作是今晚的饭钱和住宿钱。正要吹灭蜡烛,发现门口有东西在闪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支银簪。奇怪,这么穷的家庭,不应该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啊,也许是小红家里祖传的吧。阿成把银簪拣起来,想给小红送去,又一想这么晚了,去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总有不妥,就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和那四文钱放在一起。




(三)

经过一天的辛苦,阿成很快进入了梦乡。在梦里,阿成回到了童年过年时的情景,父母破例给阿成买了一个烟花,阿成高兴的点燃了它,不料烟花冲着阿成飞来,引燃了阿成身上的衣服,“好烫啊,救命啊!”阿成喊出了声,一下子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不好,屋里真的着火了,整个村子都在着火,外面村子里的人大呼小叫,在逃命,在哭喊。阿成一个箭步踢开了门,冲出了屋子,想起了自己的包袱还在屋里,里面还有十一户人家捎带的东西啊,信客的规矩是人在东西在,除非人死了,否则东西不能少一样,又冲进去把包袱抢了出来,把上面的火星扑灭。


阿成赶紧看老者和小红的情况,他们的房间里都没人,可能都逃出去了。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在乱跑,朝各个方向的都有,情况一团糟,阿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只好傻站着。


突然一个声音大喊:“村后有条路,别人不知道,大家快往那里去。”所有的人如梦初醒,都往一个方向跑去,阿成也跟着大家一起朝那个方向跑。跑了一会儿,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人的身体好像撞到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反弹了回来,那几个人捂着脸,躺在地上哀号。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大胆的鬼魂,不去阴间报道,竟敢在人世间作乱,今天本道长就收了你们。”这声音就象炸雷在耳朵边响起,好几个“人”又躺在地上哀号起来,没有躺下的也跪在地上不断的求饶。


阿成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停住脚步站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这时一个人影从黑暗中出现,原来是个道士,他冲着“人”群骂道:“你们这些游魂野鬼,不去阴间投胎重新做人,还留在人间做什么,想害人吗?”


跪在地上的鬼们一个一个大喊冤枉:“道长,小的死的冤枉啊。”“道长,小的只想亲眼看到杀我的人遭报应,所以才没有去阴间的。”“道长,小的从没有害过一个人,请道长明鉴。”“道长,我生前积善行得无数,为何遭此横祸啊?”“道长,……”


那道长听的不耐烦,大喝一声:“住口。你们有冤屈,可以向阴司申诉,阎王和判官自然会为你们做主,你们怎么敢违反六道轮回,擅自滞留在人间。”说完,一扬手,几百道黄色的符向鬼们飘去,每个鬼一沾到符便惨叫一声,化做一股青烟而去。


道长这时候看到了阿成,大怒:“好个大胆的鬼魂,见了本道长竟敢不跪,看本道长怎么收拾你。”又是一扬手,一张红色的符向阿成打来,阿成无法躲避,眼睁睁的看着符沾到了身上,却觉得浑身精神为之一振,并没有什么损害。


道长一愣:“难道你的法力如此之高,连……”又一想。“哈哈,原来你是个人,怎么和鬼魂搅和到一起了。”


阿成经过刚才一场变故,这才回过神来,向道长行了个礼,将自己进入村子后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道长,连师父的三条禁令和父母的三条禁令也都一字不漏的说给了道长听。




(四)

道长听完,叹了口气:“小施主真不该不听尊师的禁令,天黑后投宿的。一般鬼魂的家都是一家一院孤零零的,然而这个鬼村不同,三个月前一伙强盗洗劫了村子后,又将所有的人都杀死,连老弱妇孺也不放过,所以全村四百多号鬼魂的怨气集中在一起,形成了这个罕见的鬼村。”


道长顿了顿,接着说:“幸好令尊令堂乃深明大义之人,不贪财不好色,乃是避免恶鬼侵害的良方啊。”


阿成不明白了:“为什么不贪财不好色就能避免恶鬼的侵害呢?”


道长又道:“因为鬼魂滞留人间不去阴间,已经触犯了天条,如果再害人,更是罪上加罪,所以鬼魂害人前,往往先勾引人们内心的贪欲色欲,这样到了阴司就狡辩自己所害之人是坏人,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过。”


阿成恍然大悟,庆幸自己没有贪财好色。再想想老者和小红对自己并无加害之意,反而有恩,觉得道长做的有点过了,便说道:“道长,那老者和小红都是善鬼,道长是不是出手太重了?”


道长“呵呵”一笑:“小施主果然是个好心人,替鬼说起情来了。其实,贫道并没有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只是让他们赶紧去阴司报道罢了。要知道,他们在世上多待一天,罪行就加深一分,贫道是在帮助他们呢。”


阿成脸上一红,唯唯诺诺的称是。这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再回头看那个鬼村,一片残砖短瓦,说不尽的凄凉与悲伤。


道长向阿成行了个礼:“天已经大亮,贫道另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阿成赶紧还礼。


道长又说道:“临走前贫道送施主三个禁令,往施主切记。一是夜里没有家畜声音的村子不要进,人的鬼魂怨气较高,可以滞留人间,而畜生的怨气很低,极少有滞留人间的,所以一个村子只有人声,没有畜生的声音,必有问题……”阿成这才想起,昨夜进入村子时,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是没有家畜的声音。


“二是千万不要告诉鬼魂自己的生辰八字,鬼魂知道人的生辰八字后更容易选人阳气最弱的时候加害于人。三是真的遇到鬼魂进攻时,不要跑,人是跑不过鬼的,而要原地坐下,守住自己的心智,大多数鬼魂并不能直接害人,只能通过控制人的心智来间接的害人。”


道长说完就和阿成分道扬镳了,阿成在心里反复的背诵着九条禁令,有师父的三条禁令,有父母的三条禁令,还有道长的三条禁令。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