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天消失53个村落 向疯狂圈地运动开炮

姑婆山人 收藏 0 165

据《中国农业统计资料》计算,2001年每天大约消失76个村落,2002年大约为每天消失40个村落,2003年大约为每天消失43个村落。平均测算,近三年来,每天平均大约有53个村落从中国大地上结束了它的生命。与此相关的数据是,由于农田被大量非法侵占与不合理使用,从1996年至2004年全国每年减少大量耕地。大量到什么程度?一说500万亩,一说1000多万亩,一说3630万亩。无论以那个数据衡量,任由土地如此锐减,那末中国的耕地全部消失的日子都不会十分遥远。

可见,保护基本农田是耕地保护工作的重中之重。为确保基本农田总量不减少、用途不改变、质量不降低,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财政部、建设部、水利部、国家林业局等七部委日前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基本农田保护有关工作的意见》,要求各地切实做好基本农田保护工作。这是令人欣喜的。其中特别指出,针对一些非农业建设盲目占用基本农田等现象,要求加强非农建设用地审查,严格执行《土地管理法》和《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除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和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以外,其他非农业建设一律不得占用基本农田。这对于房地产的圈地,无疑是一道政策障碍。


农业对于中国,还有着特殊的意义。尽管农业在不同国度其经济功能大体一致,但土地对于中国来讲,人均土地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3多一点,意味着占世界七分之一的土地养活着超过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土地,在这里主要担负民众的食物来源。也就是说,土地的食物供应比重高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对于人均土地多的国家来说,它可以有经济作物功能,有加工业原材料功能,有观赏、旅游、休闲功能,也可能有休耕功能。对于我国人均耕地仅为1.59亩来说,必须牢记它主要是为中国人提供口粮的功能。那种克隆国外土地使用结构,效仿人均土地多的国家在城市建设,特别是房地产上的豪华占地的模式,注定是行不通的,短视地以经济权利执意运行,日后付出的历史代价将是沉重的,甚至可能是灾难性的。下面的名言务必不要忘记:无政府主义是对机会主义的一种报复。


由于房价飚升与房地产公司的低税贡献带来的行业持续暴利,刺激着资本狂奔房地产行业。大量圈地本来就是房地产公司的秘密赢利武器,而近来却愈演愈烈。我们期望,七部委的联合文件能够有效地狙击房地产公司的圈地战。


对于房地产公司的圈地,政府一直都致力于阻止。年中,国土资源部传达***总理的批示:“要有明确而有力的土地控制政策,合理限制发展规模,防止滥占土地和出现新的圈地热”,“此事要早抓,不可放任不管,否则会贻害子孙,造成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严正提醒“新圈地热”的出现。(《土地规划修编列出时间表 国土部提醒防新圈地热》,2005年07月14日《中华工商时报》)而且,国土资源部最近连连出招,招招直击圈地囤地以至闲地。2005年07月08日,《第一财经日报》发表文章《全国闲置地40万亩,开发商大量囤地以时间换金钱》,披露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言论:其实,政府供地并没有少,只不过供地被房地产开发商截留了。7月12日中新社称,国土资源部决定,在有条件的省(区、市)市开展土地置换盘活分散土地、耕地折抵增加建设用地两种试点工作。(《国土资源部将启动两种试点,激活存量闲置土地》2005年07月12日,中国新闻网)政策直指闲置土地!此前,国土资源部围绕土地闲置与大量囤地连续给出强烈信息,一直在阻止这一势头。面对房地产商不断放出的“地荒论”,国土资源部副部长鹿心社及时出面予以澄清,他明确指出,其实,政府供地并没有少,只不过供地被房地产开发商截留了,原因在于,开发商看到地价逐步提升,就以大量囤地的方式有意造成市场上的房源紧张,说白了就是所谓的“以时间换金钱”。(《第一财经日报》,《全国闲置地40万亩,开发商大量囤地以时间换金钱》2005年07月08日)。


最近由于各路资本拥入房地产而带来的新一波圈地潮,务必要引起各界的高度重视。


房地产商大量圈地,会带来种种巨大的社会经济灾难。其一,房地产商大量圈地,会造成土地市场资源短缺的假象。由于国家对房地产开发的土地供应量是有限额的。某些商家对土地的囤积居奇,会减少土地市场的交易资源。一旦地价高企,他们便干起倒卖土地的营生。这种人为的破坏土地市场交易行为,是对市场经济公平公正的违反,是对市场交易规则的亵渎。这种恶例的通行,必然成为房地产发展的严重障碍。其二,大量圈地,势必误导房市走势。房地产商作为强势方,有意通过圈地传递房源紧张信息,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不仅是误导,事实上已经构成某种商业欺诈。其三,圈地是一个相互攀比,相互竞争的过程,它的直接结果是大量减少耕地。这些被圈而又基本闲置的土地已经成为一种经济公害。难怪一位国土资源部专家向记者分析说,“因为土地老是闲置,地方政府恐怕也有责任。40万亩这个数字跟去年所说的70万亩有一定差距。实际上,我倒宁愿相信70万亩的数字。”其四,圈地过程,由于往往是走政策的“钢丝”,权力资本很容易参预其中。圈地与腐败的媾合,会干出什么好事来,世人皆有领教。日前国土部副部长鹿心社深有感触地表示,十个贪官八个跟土地有关。(《国土部副部长鹿心社:十个贪官八个跟土地有关》,《现代快报》,2005年07月05日。)真可谓一语中的。涉嫌的地方官员此时可能成为商家房市飚价的帮凶,成为对中央统一的治理房价政策的“软破坏”者,即阳奉阴违地对抗中央政策。其五,大量圈地,将为社会的不和谐埋下了不良种子。可以相见的是:大量圈地必然增加失地农民,从而引起这部分农民的强烈不满;大量圈地,如前所述,必然误导房市走势,从而伤害到购房消费者;大量圈地,部分商家获暴利,也不可避免地引起行业内部的利益冲突;大量圈地,同时会在社会各阶层中触发对房地产发展的愤慨;如此等等。


然而,社会经济生活决非如此单纯,美好的预期变成现实,也非易事。特别是当着某种经济行为违背现行经济政策、违背社会公益的时候,它的风险便会加大,它失败的机率便会提升。依我之见,当前房地产商大量囤地行为,未必是一着高招,在很大程度上由于牟取暴利的心理驱使,他们很可能轻视了被掩盖的种种风险。茫茫白雪,银装金光,谁能知晓它掩盖的荆棘与陷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