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坊》 第一卷 无妄之灾 第十一章 无言悲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


我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这灰暗的走廊内,怀着一种极其复杂的心情,而正是这种极其复杂的心情此时却搅得我的头脑已成为了一种无比混乱的模糊状态。

这时,“急救室2”的房门被推了开来,三位护士推着一架推车从里面走了出来,而在车上躺着的那个人正是我的妻子。

我看着她们推着我的妻子缓缓地向着我这边的方位走来,当她们推着车架缓慢的向我的身边走过时,我的目光也追随着她们而去。

我看见我的妻子正脸色苍白,昏迷不醒,毫无知觉地躺在车架上,她显得是那样的寂静和安宁,我便不由得跟上了前去,随着护士们脚步的节律,伴着我妻子所躺着的这辆车架缓缓地向前行进着。

我随着这辆车架前行了一段,之后随着护士们转身走进了一架电梯内,当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我则紧紧地盯着我的妻子那苍白的已毫无血色的脸,这张脸似乎已经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么一张面孔了,她已经变得是那样的冰凉与苍白,她既像是那样的熟悉,却又像是那样的陌生;我想,从现在开始,在我与她之间已经产生了一种无形的距离,而这种距离将使得我与她之间从今往后再也无力去靠近了,我感到了一丝含着凄凉的悲哀,我的脸上也不禁挤出了一丝带着自我嘲讽意味的苦笑。

当电梯不再上升,当电梯门缓缓开启的时候,我的眼神随着已被护士推出了电梯的车架而去,我也走出了电梯,跟在了她们的身后。

三位护士将我的妻子推进了一间病房,我接着也跟了进去。

这是一间双人病房,而屋内的两张床依然还是空着的,看来,在这之前是尚没有人入住的,护士们将我的妻子推到一张空床的旁边时,其中一名护士替我的妻子脱下了她的那双高跟皮鞋,并将它们放在了床底,而另外两名护士则在拿去盖在我妻子身上的那层白布单之后,将我的妻子抬上了病床。

随后,这两名护士就转回了身,推着那架已空的车架走出了房门。

剩下的那名护士便给我的妻子盖上了一层被子,而我却站在一旁,看着这所发生的一切。

剩下的那名护士在盖好我妻子身上的被子之后,她也转身离去了。

我站在床边,看着我妻子那张因昏迷而变得无比平静的脸,周围已是一片寂静,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这一切竟是如此的真实,而并非是在刚遭受突如其来时的那种混乱与迷幻了,我已经无话可说了,除了无言的沉默和内心的痛楚之外,我还能够再做些什么呢。

我坐上了我妻子所躺着的这张病床的床沿,我握住了我妻子那只放置在被子外面的手,我看着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的她,我想,她此刻多好啊,没有了痛苦,也没有了混乱,进入了一片宁静的世界,那里不需要悲伤,也不需要快乐,那里什么都不需要,需要的只是一种宁静与安祥。

我眼中的泪水此时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向下滴落着,滴落在了我所握着的我妻子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我看着她那张苍白色的脸,而这种苍白此时却映射出了我内心的某种荒凉。

所以,我哭了。

为可怜的自己,也为我那可怜的妻子。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哽咽着,口中喃喃自语。

而我的妻子仍旧是静静地躺在她的病床之上,而我却仍旧是静静地坐在了她的床沿。

我不知道就这样为了自己,同时也是为了我的妻子守候了多久。

直到这昏暗的病房在突然之间亮起了灯光时,才照亮了躺在病床上的我的哪个安静的妻子和那个一直坐在床沿上的无比忧伤的我。

在听到一阵脚步声并夹杂着一些其他的声响时,我回过了头来,只见三名护士推着一个车架朝旁边那张空着的病床边走来。

在她们停在那张空床的边沿时,我也站起了身来,看着她们的举动。

在她们为躺在车架上的病人脱去鞋子,抱起病人放上病床时,我才看清楚,她们从车架上抱下来的那个小孩正是我的儿子小东,我心里不由得一阵沉重。

我看着两名护士推着车架离去,另一名护士在将小东身上的被子盖好,然后,她也转身离去了。

原来,天已经黑了,而屋内的这盏刚亮起来的灯也是护士们拉亮的。

我走近小东的床沿,我看着他,小东也是平静地躺在病床上,由于失血过多,他也是一脸的苍白,且也是面无血色,看着这个曾经是我的儿子,而如今已不再是我儿子的小孩,我心中有了种说不出的酸楚,看着他,我还有一种被完全击垮了的感觉。

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曾经那种美好的日子还能够再回来吗?

我们这一家三口人还能够像往常一样甜蜜与和谐的在一起相处吗,我们彼此之间还能够为彼此带来真正的快乐吗?

我站在这里,思前想后,竟混乱的毫无结果。

“苏醒同志”,我的思绪被这一声突然出现在我耳际的招呼声所打断。

我回过了头来,看见吴医师正站在我的身后。

吴医师:“我把她们母子俩安排在一起,为的是方便你来照看她们”。

“谢谢”,我有些机械性的回答着他。

“天已经黑了,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她们今天是不会醒的,有护士会照顾好她们的”,他劝慰着对我说道。

我回过头去,看了看依旧平静地躺在病床上的我的妻子,然后,我又看了看依旧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是我曾经的儿子名字叫做小东的男孩。

我竟有了一种苍白无力之感。

我缓缓的转回身,迈开我的步子从吴医师的身边走了过去,我走向房门,连一声致谢的话都忘记了说,就这样地走出了房门。

或许他正怀着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着我离去的孤立身影,看着那两个此刻正躺在病床之上,已毫无知觉的我那曾经的妻子与我那曾经的儿子。

可是,我所需要的并不是同情,而是那曾经在这之前就已经遗失了的美好生活。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独自一人走在这长长的空荡的走廊内,而走廊的昏暗正衬托出了我此时此刻内心的寂寞世界,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深深的压抑,这种压抑不仅仅来自于我的内心,从今以后它们还将来自于四面八方,甚至是来自于世界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

我听见了自己心灵深处所发出的一种声音,那是一股带着愤怒般的呐喊和一声轻轻的无奈的叹息。

我想我该去痛恨一些什么,可是我又该去痛恨一些什么呢?

而我只能是可怜的看着我自己,却令那股无形的痛苦与愤怒已找不到了正常宣泄和缓和的途径了。

这真是可悲呀,又是可恨,可是哪又有什么办法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