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疯虎,史上最牛B的冲锋

山鹰2007 收藏 3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当!当!当!”三计重锤声,忍着剧痛的丁光忠驾轻就熟的先狠狠砸了敌人第四个拐点暗堡上的射击孔,再奋起全力猛砸被我们火箭弹砸坏的墙体。“哐啷!”第四个拐点敌人暗堡壁被丁光忠砸开了,但就在丁光中把墙壁破开了个不到1米宽的窟窿时,凶残的敌人瞬间在震惊中反应过来,猛扑到里面窟窿侧,就着砸开的窟窿向外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当!当!当!”三计重锤声,忍着剧痛的丁光忠驾轻就熟的先狠狠砸了敌人第四个拐点暗堡上的射击孔,再奋起全力猛砸被我们火箭弹砸坏的墙体。“哐啷!”第四个拐点敌人暗堡壁被丁光忠砸开了,但就在丁光中把墙壁破开了个不到1米宽的窟窿时,凶残的敌人瞬间在震惊中反应过来,猛扑到里面窟窿侧,就着砸开的窟窿向外面砸出了两颗手雷来!

瞬间丁光忠心头一惊,扔下破障锤,瞬间后仰倒在地上,飞快向后扑腾出几米,迅速努力将身子收作一团。“轰!”敌人的手榴弹爆炸了,横飞的弹片砸在了丁光忠头盔上,打在了他团身作掩护的手、脚上,虽然重伤了,但没伤到身子,真幸运;但就在这时窥准机会的两个敌人向外两个短促的警戒似点射,眼见就要从窟窿里冲了出来,丁光忠危险!

“呼!”危机时刻,离得不远的罗裕祥对准窟窿冒着点燃附近丁光忠的危险用火焰喷射器喷了两枪,意图逃出来的敌人瞬间一声惊呼,身子一顿。

就在罗裕祥火焰喷射器喷枪一熄火的霎那,受了伤的张廉惕和夏国强趁这机会迅速拉响了手里的手榴弹向窟窿里砸去;“轰!”又是敌人在里面几声惨叫。“去死吧!”他们俩刚把手雷砸进去,罗裕祥就大吼了声飞爬到不远的窟窿口;手雷一响,瞬即一条火龙就窜进了窟窿里,炙人的火焰和浓黑的黑烟瞬间就在敌人惨叫声中迅速将敌人结果。

丁光忠见到罗裕祥奋不顾身迅速扑到了窟窿口,知道这个敌人暗堡大势已定,就迅速转过身向着大石包敌人暗堡爬去。纵然身受重伤,浑身是血他依然用顽强的毅力坚持着,也许他的心头正默念着:“最后一个!最后一个了……”

何勇毅一发火箭弹砸了过去将奔到大石包前和我们对射的敌人先撂倒后不到半秒,就在我们对面受了伤的残敌反应过来意图再次举枪向我们射击的时候。带着刺耳短促的破空声响,我配属炮兵的第七发急促齐射炮弹到了!炮弹几乎贴着匍匐在地面上的我们头皮砸了过去,纵然还隔着层可有可无的钢盔,我也感到脑门顶滚烫的气息令人头皮发麻。外面的敌人顿然一声惊叫,根本来不及规避就被密集的炮火炸了个瞬间蒸发,残肢、碎片、破烂的武器、头盔横飞,而一旁的大石包却在狂风骤雨似的凶猛炮击中近乎岿然不动,顶着又一次令人心惊胆寒的石头雨;把身子收得紧紧绷紧肌肉的我偷眼一看,竟有数发炮弹砸在了60米外的大石包上,却是毫无反应,只留的下几个黑点;瞬间我就意识到一但炮停我们就危险了。这里直线距离不过7、80米,但我们还要绕过面前一断小小的悬崖从第四个拐点敌人碉堡的面前通过才能到达大石包敌人暗堡前,这里地势、视野开阔,我们又只剩下了老梁手里最后一枚火箭弹。炮都砸不烂的坚固大型暗堡,光凭咱们几条枪和手雷根本就不顶用。只有看攻坚小组四个人的……我又一晃眼,就见着丁光忠在侧前方冒着滚滚而下的石雨咬牙向前爬着,一块块飞石骨碌碌砸得他皮开肉绽,甚至是骨断经折;尽管每块石头都砸得他痛苦的一声声大喊,但他依然顽强向前爬,向前爬……我艰难的想大叫声,却被铺天盖地的石头雨的隆隆声响淹没了。短暂的石头雨一稀疏,慌忙抬起头竟看到丁光中的方向已经拖出了几十米的血路!原来就在那异常艰辛的情况下,他向着敌人暗堡冲去的速度竟然依然不减;就因为这几十米的血路,再次救了我们……

落石一稀疏,紧绷着根弦的我们来不及感动流泪就迅速再次爬了起来向着大石包冲去,那时落下的细小碎石仍然砸得我们全身生疼;砸得我们头盔乒乓作响。但时间就是生命,我们也顾不得许多。不过2秒,落石一过,再次升起的黑烟才刚刚腾起,敌人大石包的枪声又一次齐齐响了起来!“轰!”老梁把最后一枚火箭弹揍了过去,敌人多数火力又是一歇;顶着敌人射击,正飞快向前爬的我眼里只看得见冲在最前面的丁光忠拖出了条血路正在以平实冲锋几乎不差的速度向敌人暗堡爬去,30米、29、28——

“斯塔勒!(在那里!)”大石包后敌人的一声大叫惊破了我凄楚的幻境。在暗堡火力的支撑下他们发现了接近大石包的丁光忠,他们要向我们发动逆袭了!

“打!”老梁一声惊呼,敌人几乎就在大石包后面一露头,除了丁光忠和罗裕祥,冲锋中的我们几乎条件反射似的举枪就射了过去!AK、56冲、56班机、64式手枪(PS:王健的。)一齐向着敌人的方向打了过去。意图在后面射击的敌人顿时缩回头去。

但纵然如此,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也没能给丁光忠多一丝安全。“噗!噗!”大石包敌人的火力瞬间向着近在咫尺的丁光忠射击并迅速击中了他,一蓬血喷洒了出来!似乎是预见到了片刻后的牺牲,就在被敌人机枪击中的霎那,丁光忠已然两手擎住拉燃了随身的两个5kg炸药包,在中弹的刹那间奋起毕生的力气,发出不成声的抽气声,将两个五公斤重的炸药包投砸在了大石包顶!

“轰!”“轰!”只听到两声巨响,大石包顶被迅速炸得陷了下去,洞内传出一片惊慌喊叫声。

“杀!”瞬间我们爆发出一片惊天的喊杀声,八班的战士都哭喊着了冲上来,我们怒吼着也冲上来了。弟兄们三步并两步飞奔上了611高地,踏着敌人横七竖八地散落在阵地上的尸首,踩着被炮兵打烂的遍地碎片残肢,向着丁光忠舍命炸踏的大石包冲去。大石包里的敌人一片混乱,没能在短时间组织起射击;奔跑间就在攻坚小组奔到大石包旁时,我配属炮兵最后一发火力齐射到了!

“呜……”的一声,又一通炮弹划着尖锐短促的刺耳声音似乎贴着我们的腰飞了过去,滚烫的气浪刮得我俩肋像是着了火似的剧痛。

“卧倒!”还来不及老梁一声惊呼,早杀红眼了的我们冒着自己的炮弹就向敌人冲了过去。当时我们已经登上了611高地,一般的落石是砸不到我们了,我以为拼着命也要用丁光忠给我们创造出的有利战机将那大石包暗堡给搏了;后悔啊……我恨炮兵!

“轰!轰!轰……”从来也没感觉我们的炮是这样的响亮着;伴着一声声炮响只感觉着我脑浆都似乎要在这翻江倒海似的晕眩中要中头盖骨掀了出来似的。我自傲的灵敏耳朵早已耳鸣,听不得身边老梁的吼叫。冲击波刮起了气浪就像刀片似的已经挂得我面额,耳角出血;爆炸的弹片像风刮似在我耳边窜过,听不见刺耳的声响,却可清晰感觉着那犀利的气流。我低下头,身子前倾,用钢盔顶着两手护着前胸,顾不地许多就向前猛冲着,那时我只想冲到大石包旁干了那狗日的。

“呜!”一发恐怖的155mm榴弹炮弹就像彗星撞地球似的带着滚烫赤红的亮光和令人心悸的气浪眨眼间从我埋下头的余光里窜了去;天啊,我可以感到那炮弹就在我身边不到三米的地方几乎平行着飞过!尝过敌人子弹;挨过敌人高射炮弹;撑过敌人迫击炮甚至是100mm炮;这辈子却从来没和自己这么大口径的炮弹亲密接触过,还TMD是在打出去后!王八羔子的,那天我都被自己瞬间暴发出的英雄气概给吓破胆了。就在那发155mm榴弹从我身侧平飞了过去,我正在为自己一时鲁莽后悔,下意识顺着那平飞过过去的155mm,一抬头——

“轰隆!”一声巨响那发155mm榴弹直接击中了大石包暗堡,大石包暗堡被砸出了个大窟窿又塌陷了一角!我心头一喜,‘神炮连’!一定是叶老的‘神炮连’!当时光顾得一阵心喜了,脑筋瞬间发直,立起身稍稍扬起了头,就见瞬间红光爆射后,‘哗’的一声,一蓬被155mm榴弹砸出的飞石在空中划出了个曼妙的弧线,密密麻麻就向我压了来……当时瞬间的意识只有一个:完了?

我当然没啥大碍,一通噼里啪啦,叮叮当当,“唰!”一声后,被冲击波横扫而过,被那阵石头雨砸得额头、眉角擦破皮出了血,身子遍体生痛,也不知被刮出了几条血槽后,我有些愣愣傻站着庆幸自己绝对是八辈子烧了高香,九世积了善德;乌龙!乌龙!乌龙!被自己人阴够了,依然屹立不倒,颖叔考看见了会羞愧得死了又死时,我却在瞬间成了80年代的许褚。红1团57年的光辉团史都被我一个人丢光了!那是老山红1团六连最光辉同时也是最耻辱的一幕……

(PS:今天是在QQ上给客户谈单子时趁BOSS不备,用U盘发的存稿。星期1、2、6考试肯定发不了。我存稿不多了就剩6K,下节将进入二卷上半部分的高潮,猜猜看最疯狂BT的战斗是哪种?下周三揭晓答案。考试不在的这几天希望大家支持。谢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