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三章 千钧一发

panmo2008 收藏 5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URL] 第三章 千钧一发 ….三个月前——— 平州市公安局三个月前接到一份公安部的内部暗电,下发级别至局级个别领导,张副局长特意点了特的将,列席会议。 公安局政委郑曙光扬起手中的传真语气沉重:“同志们,这个绝密传真刚刚送达,国家安全部、公安部用特别电传指示我们,最近一个叫“菊之隐”的日本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三章 千钧一发


….三个月前———

平州市公安局三个月前接到一份公安部的内部暗电,下发级别至局级个别领导,张副局长特意点了特的将,列席会议。

公安局政委郑曙光扬起手中的传真语气沉重:“同志们,这个绝密传真刚刚送达,国家安全部、公安部用特别电传指示我们,最近一个叫“菊之隐”的日本特务组织潜入我市,意图不明。详细讯息你们手头的传真上面都有。”

“既然是间谍组织,应该是国安直接过问,我们插手不合适吧?”一个副局长询问道。

“问得好,”郑曙光笑道,“这个特务组织带有凶杀暴力倾向,他们一路从广州、杭州、苏州北上,他们经过的路线,都有暴力活动,几乎每个他们经过的城市,都有命案发生,你说我们的辖区死了人,我们该不该管?”

张副局长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笑道:“国安也不会坐视吧?工作中是否有如何协调的指示?”

“八个字:我们明察,他们暗访。”郑曙光微笑着,看着陈宇衡,“宇衡啊,你是特种兵出身,退伍的时候军区专门打电话过来,说你是一个宝,放到哪里都不倒啊,到我们公安系统后,屡建奇功,这次张副局长特意点了你的将,我现在宣布,从今天开始,平州市所有的凶杀案件,你都要过问。尤其要注意出入境的日藉人士。时刻关注他们的动向。”

陈宇衡从深思中理出头绪,叹息道:“这帮家伙到底要干什么?杀死一个门卫有什么用意?”

“滴玲玲……”电话铃声把他从云雾中唤醒。

“宇衡啊,今天上午9点,在市殡仪馆举行孙德胜的遗体告别仪式,省军区司令、政委都要来参加,市领导也会到会,你带上你的手下来这里负责一下安全保卫工作吧。”

陈宇衡道:“张副局长,我委派刑警各中队队长带着骨干力量到会负责警戒。”

“小陈啊,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孙德胜在中央军委有很多老关系,明天军委的黄司令可能也会来,要不然省军区司令政委怎么会也专程来我们平州市呢?我让你到会,是想对你搜集孙德胜生平有帮助,其余的工作放一放,明天的追悼会你一定要参加。”张副局长语气严厉的说。

张副局长的斥责使得陈宇衡打了一个激灵,他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脊梁,忽然深思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了一个没有头绪的案件,就开始不冷静了?难道是闹情绪了?”

他苦笑着,点燃一支烟,猛抽两口,喷吐了一个浑厚的烟圈。

“对,杀死门卫,就是为了消除门卫的作用,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都没有理会清楚!!!”陈宇衡恍然大悟,抓起手中的电话拨通了王晨的手机号:“王晨!马上派人到干休所查问下宋斌死的那天晚上干休所人员、物品出入情况!”

挂电话,陈宇衡驱车赶到干休所,在大门口逡巡起来。

干休所属于年久失修的单位,大门破旧,门岗值班室的墙壁也斑驳陆离,陈宇衡看了一会儿,索然无味,正欲走开,忽然发现干休所大铁门下面的水泥地有一个清晰的脚印!那是高标号水泥刚刚凝固时踩上去的脚印!

大门地面被人修整过!

陈宇衡拿起手机拨通了市政府接待办的电话:“喂,我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宇衡,军委的人什么时候到?”

“30分钟!”

陈宇衡知觉的脊梁一阵发麻,衬衣瞬间被汗水浸湿了,传来嗖艘寒意。如果水泥下面被埋下了炸弹的话,怎么办?后果不堪设想啊,看来,“菊之隐”组织用意原来不是干休所,更不是宋斌,而是刺杀军委的黄司令!

陈宇衡又拨通了张副局长的电话:“张局,情况紧急,请立即安排排爆专家到干休所,怀疑这里有炸弹,来的时候请带些溶解水泥的盐酸。军委的人半个小时以后到!必须在它们到来之前拆除炸弹,晚了就来不及了!”

兵贵神速,平州市公安局爆破科科长胡崇汉亲自带队,一行六人在陈宇衡电话5分钟后赶到了现场。

浓盐酸溶解水泥只是一支烟的功夫。四排紧密捆扎的雷管下面排列着白色的方块,有一条烟那么大。摆在他们面前,红色的引爆器像一条毒蛇盘绕在炸药上面。启动实践赫然正是25分钟后。

“胡科长,20分钟拆除炸弹,有问题吗?”陈宇衡关切的问。

“尽最大努力了,看来老子还得亲自上阵了,这帮狗娘养的兔崽子,操他妈的!”胡崇汉气鼓鼓地答道,“这种塑料炸弹管制比海洛因还严,只有美国军方才生产使用,根本就没有民用的。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王晨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问道:“这些炸弹值多少钱?爆炸当量多大?”

行家一伸手,胡崇汉取下最后一排炸药,放到一个特制的容器里,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答道:“这几个炸弹能再建5个干休所,如果爆炸的话,就把干休所炸毁10次,一公里以内别想留下一条性命。”

王晨用敬佩的目光看着陈宇衡:“队长,你真牛叉,怎么发现的!”

胡崇汉也用钦佩的目光看着陈宇衡:“老弟,你可真神了,你怎么发现水泥下面藏了炸弹?就算是x光也发现不了这种塑料炸弹的,我说句话你不要生气啊,对付这种炸弹,任何仪器都没有办法,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的军犬才能嗅探到c4炸药的气息。你可真是神出鬼没啊。”

陈宇衡惭愧的笑道:“其实,刚发现宋斌尸体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察觉,宋斌嘴唇上的裂洞是盐酸腐蚀的痕迹,罪犯在现场使用盐酸,并非是为了腐蚀宋斌的嘴唇,而是为了腐蚀水泥用来安放炸弹。虽然我们迟缓了一天,但是我们找到了线索,马上联系水泥制品专家,查下这种高标号迅速凝固的水泥是哪里生产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