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五章 自掘坟墓

panmo2008 收藏 6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URL] 第五章 自掘坟墓 康路年费解的看着陈宇衡,陈宇衡一直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也从不喜欢和商人打交道,不知为何今天竟然这么爽快地跟一个推销员出来吃饭,实在是匪夷所思啊,正胡思乱想车已经停了下来,下车一看,他们停在了四海春饭店门口,康路年看到四海春三个字的时候,头就开始冒汗了。 四海春是全市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五章 自掘坟墓


康路年费解的看着陈宇衡,陈宇衡一直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也从不喜欢和商人打交道,不知为何今天竟然这么爽快地跟一个推销员出来吃饭,实在是匪夷所思啊,正胡思乱想车已经停了下来,下车一看,他们停在了四海春饭店门口,康路年看到四海春三个字的时候,头就开始冒汗了。

四海春是全市唯一一家中日合资的四星级大饭店,菜价之昂贵非工薪阶层所能消费。

他们走进一个豪华套间,分主次落座,欧阳海坐了首席,过了不到一分钟,门外响起胡崇汉的笑声。康路年有些吃惊,陈宇衡推了推他的胳膊,使了个眼色。康路年会意,端了茶啜饮,也不说话。

胡崇汉推门进来后,笑道:“欧阳海,你可真是开了一个群英会啊,把最难请的陈大队长都请来了,可真是不简单啊。”

欧阳海拘禁地笑道“哪里哪里,主要还是陈大队长赏脸嘛。鄙人以后在贵地发展,还要多多仰仗各位帮忙啊。”

“好说好说,只要你一句话,需要兄弟帮什么忙只管开口。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给你摆平。”陈宇衡喝了一口奶茶豪爽的说。

欧阳海大喜过望:“唉呀,那要多感谢陈大队长拉,我今天来的时候在路上听说陈大队长火眼金睛,今天还拆除了干休所门口的四枚炸弹,真是了不起啊。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老兄误会了,拆炸弹的是胡科长,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真炸弹,如假包换。”陈宇衡头也不抬的纠正。

“失敬……失敬……”欧阳海目光有些迷离,喃喃的自语道。

胡崇汉端了一杯酒笑道:“不过是一些C4炸弹罢了,小事情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欧阳海勉强笑道:“C4炸弹,那可是国际恐怖分子的最爱啊,怎么能说是小事情呢?”

胡崇汉笑而不答。

陈宇衡忽然对康路年耳语道:“你注意这个欧阳海,看他的手。”

康路年这才发觉欧阳海左手无名指上戴了一个黑宝石戒指,戒指闪闪发亮。有一个幽暗的亮点在黑宝石里面微微闪动。

消防大队吴大队长端起酒杯爽朗的笑道:“安全重于泰山,为了我们平州市的消防安全,我们共同干一杯!”

胡崇汉酒量如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陈宇衡则从不喝酒,喝了一口奶茶道:“大家玩得开心,我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办实在不好意思,失陪了。”

说完,他拿起衣服健步走出了豪华套间。

康路年无奈的看着刚端上来的鲈鱼,依依不舍的也跟着离开了酒桌。

欧阳海满脸苦相看这胡崇汉和吴队长,无奈的道:“陈大队长公务繁忙,没想到连顿饭也吃不完整。”

吴队长笑了笑,不作声。

胡崇汉点头笑道:“就这已经是破天荒第一次了,我可是头一次看到有人请得动陈宇衡大队长出来吃饭的。”

欧阳海默然无语。

两人刚在马路边站好,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他们跟前。

“师傅,到刑警大队多少钱?”

“打表7块钱,不打表5块。”司机师傅笑道。


出租车上。

陈宇衡脸色铁青,不怒而威。

康路年疑问道:“筷子还没动呢,怎么就回来了?”

“会无好会,宴无好宴那,你没看到那个欧阳海手上的黑宝石戒指吗?那个黑宝石里面,藏了一个针孔摄像机。”

康路年或然:“他一个卖灭火器的,又不是卖军火的,他吃了豹子胆,敢刺探我们,就说了,他投拍我们又能咋地?我们又不是做非法交易。”

陈宇衡微笑不语,许久故意大声道:“王晨怎么还不回来报告,你给他打个电话联系下,让他早点归队报告。还有重要情报没有回复呢……”

出租车司机忽然紧了一下安全带,摇了摇头笑道:“两位去刑警大队,急不急?着急的话我们抄近路,价钱一样,速度可快了,这条路别人还真不知道,保证十分钟赶到!”

“随你怎么走。”陈宇衡和蔼可亲的回答道。

说着,陈宇衡一边捏了一下康路年的手腕,康路年会意,从后腰缓缓掏出手枪,无声无息的打开保险,这招陈宇衡教了他两年才学会,即使是在鸦雀无声的灵堂,他打开保险,一米以外的人也不会听到任何响声,更不用说是这个楞头楞脑的司机了。想到这里,康路年不得不佩服陈宇衡的身怀绝技,不愧是特种兵出身。

出租车“虎”的医生尖啸,在一个小巷口停了下来,前面被一个卖水果的手推车挡住了去路。

出租车司机怒骂道:“瞎了眼?没看到车上有两位警官要办案,找死!!!”

手推车水果小贩点头哈腰的道歉,只是手推车一动不动,康样子是要故意制造堵塞了。一对情侣围了过来,想看个究竟,一个拿着旧报纸戴老花眼镜的老教师也慢悠悠转了过来,接着几个老太太也颤颤悠悠的过来围观。十米开外,一对敲锣打鼓的矿工举着标语也缓步整齐的走了过来。

胡同被堵住了,陈宇衡低声骂道:“这帮家伙这么着急,”说着推开车门,同时对康路年斥责道:“赶紧下车,溜之!”

两侧车门不知何时居然被锁死了!

门锁上竟然还挂了两个炸弹,如果用手枪打的话可能还会引起爆炸!

陈宇衡弯腰成一个很奇怪的角度,左手肘撞碎车窗玻璃,左手手枪朝车门锁一个漂亮的30度角斜射,车锁开了,陈宇衡手伸出窗外,拉开车门,像一个离弦的梆子箭一样“射出”出租车;那边康路年还在费力的撞击车门,陈宇衡从车顶篷弹跳而至,如法炮制,点射开车锁、扯开车门、将康路年几乎是拽了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

一个小贩、一个老教师、四个老太太后发先至,围了过来,将陈宇衡和康路年团团围住,狞笑着看着他俩。

六把枪指向了他俩,不---,确切地说是8把枪,出租车司机手持两把枪顶在了他俩的后腰。

康路年心里发毛,求救的看着陈宇衡。

陈宇衡忽然得意地笑了。

“你们就是省公安厅的吧?”你们的假警车还在刑警队的大院里停着哩,我跟你们去提车吧,免你们的停车费。

领头的那个水果小贩长了个刀疤脸,怒骂道:“少他妈的装蒜了,你们围追堵截我们的时候,打死了我们三个兄弟,这笔账怎么算?还有两个兄弟被你们抓走了。”说着他用一把五四式手枪指着陈宇衡的头,耀武扬威的狂笑。

他的狂笑永远定格在康路年的视线里,直到倒下去的那一刹那,刀疤脸的笑容仍然停滞在脸上。呆滞的看着自己颈部忽然多出来的一把匕首,那时只有在武打小说中才会有的情景成为现实。血淋淋的摆在他面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