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们来自美丽的红土高原上的一支英雄部队,却远赴万里之外的中东雷场。

他们是中国百万大军中的普通士兵,却肩负着国际人道主义扫雷的神圣使命。

2006年3月,我国首次派往中东地区的维和部队--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从春城昆明启程。维和工兵营以成都军区驻滇某工兵团为主组成。在两期18个月的维和任务中,维和官兵以出色的成绩和过硬的作风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全营官兵全部获得联合国维和勋章。

维和工兵营下属的扫雷连,担负着黎巴嫩扫雷排爆的高危作业任务。维和期间,扫雷官兵共完成172万余平方米疑似雷区、爆炸物散落区排查,发现和排除未爆弹8639枚,地雷260余枚,各种金属物50余万件。通过努力,扫雷连成为我军首支通过联合国扫雷、战场区域清除资质认证的专业队伍。2007年9月,维和工兵营轮换回国时,扫雷连荣立集体一等功。

扫雷排爆,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蹈"。和平年代,扫雷兵也许是最后一批踏上工作场就面临生死考验的军人了。对于扫雷兵的特殊生活,一般人了解不多;而对于维和扫雷战士,人们更是所知甚少。

杨伦建:危急关头勇上前

[人物档案]杨伦建,汉族,1979年10月18日出生,贵州兴义人。1998年12月入伍,200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原任成都军区驻滇某工兵团地爆连一班班长,三级士官,曾受嘉奖5次,两次被评为优秀士兵,一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06年3月至2007年9月赴黎巴嫩执行维和任务,因成绩突出,荣立一等功。

1998年,我19岁。那年冬天,我从贵州兴义农村参军来到驻云南某工兵团服役。可能是我比较懂事早熟,入伍后我积极工作,刻苦训练,第二年便担任了班长,成为连队骨干。连长评价我是一个有韧劲有干劲的好兵。

我们连所属专业是扫雷排爆,作为连队骨干我参加过多次扫雷集训。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地雷炸弹深埋地下,每年都有无辜的人触雷伤亡,我恨不得使劲浑身解数上雷场把地雷全排完。可是和平时期实地扫雷排爆的机会并不多,一直等到当兵的第八个年头,我的机会才终于来了。

2006年3月,我有幸随部队坐上了飞往黎巴嫩的客机。这是我国首次向中东地区派遣维和部队,作为扫雷兵,我倍感光荣。

踏上黎巴嫩的土地,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纷乱不安、局势动荡下人们生活的艰辛。特别是去年夏天黎以大规模冲突的爆发,使许多平民无辜命丧在冰冷的枪炮下,许多家庭转眼间支离破碎,武装分子来回穿梭在乡村街头。战争遗留下来大量的未爆弹,散落在田间、农舍、果园,严重威胁着黎巴嫩人民的生命安全,很多平民被无辜炸伤致残。

看到这些悲惨景象,我心酸了。我们这些成长在和平环境下的年轻人都没有经历过战争,对战争造成的灾难后果之前也没有直观的认识。我想,既然扫雷排爆是我的专业,也是我履行国际义务的主要职责,我就一定要尽可能多地排除地雷炸弹,减少难民的伤痛和惨剧的再次发生。

战争期间,每次外出执行排爆任务,我总是走在前头、干在前头,流多少汗,吃多少苦,冒多大危险,我也不后悔。因为我相信自己的技能终会在实践中得到证明,我的工作会为更多人带来希望

一次外出执行抢修道路任务途中,有一枚以色列部队投下的500磅航弹投在路中间没有爆炸,整个部队停下来无法开进。营领导指示"马上实施爆破"。作为随队排爆手,我立即穿上扫雷装具,带上炸药、点火管,小心地向航弹靠近。经过观察研究,我很快判断出了航弹的杀伤范围,在人员、车辆撤到安全的地方后,我一个人在现场完成了引爆装药,随后成功销毁了这枚航弹。整个过程只用了15分钟的时间,为车队前进抢修道路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在黎巴嫩维和的18个月里,经常有朋友打来远洋电话问我苦不苦。要说不苦,那是假的,但每当看到黎巴嫩人民向我们翘起大拇指,内心的自豪就来回激荡,所有的苦和累便烟消云散了。

扫雷排爆靠的是胆大心细。我们的神经可以说每天都在高度紧张中,一时走神,就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作为一名扫雷骨干,即使遇到危险情况,我也要勇敢上前,果断处置。

2006年9月,我们在辛尼亚村的果园里执行排爆任务。这里是子母弹分布的密集区。大部分子母弹挂在树上,散落在枯树叶底下、草丛里,不易发现,给排爆带来很大的困难。有一次,与我并排排爆的一级士官小程在作业时不小心漏掉了一个子母弹,收工回营往回走时,我突然看见距他前脚只有2厘米就躺着那颗漏网的炸弹!我大吼一声"站住!"猛地拽住了小程的胳膊。

当时情况好险,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我让小程后退隐蔽,自己马上卧倒在地,仔细观察一看,是一枚M77子母弹。这种M77子母弹相当于我军的72式防步兵地雷,完全可以把人的脚掌炸掉。我小心用左手反向把子母弹的引信按住,右手握住子母弹弹体,插上保险销,将子母弹放进沙箱,顺利把子母弹排除。

18个月中,我个人扫除雷障1200余平方米,排除各种地雷数十枚,清除未爆炸物区域8000余平方米,排除未爆弹900余枚(件)。2007年9月回国前夕,我被荣记一等功。

维和期间,我最感激的是我的妻子。人们都说婚姻和事业是人生的两件大事,因为出国维和,我的婚礼从操办到结束,只用了4天的时间。有人问我是否感觉愧对妻子,我说我更多的是感激。因为我爱人告诉我她嫁给我不觉得亏,我又何言遗憾呢?那枚一等功勋章也是授予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