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青春》 第八章:遭遇囹圄(一)撒向泉的大网 第八章:遭遇囹圄(一)撒向泉的大网

如水莲子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size][/URL] 那天,泉没有上班,在家弹钢琴,小龙也在他身边练习写字。 小龙进步很快,已经能读报了,也写得起许多字,他最喜欢写泉字,他边写边念,“泉水的泉,泉哥的泉。”写着念着还偷偷地看泉一眼。 泉也笑了,他弹完一曲,小龙把自己的本子递给他。泉看着小龙写的字,表扬了他,泉发现小龙把冰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3/


那天,泉没有上班,在家弹钢琴,小龙也在他身边练习写字。



小龙进步很快,已经能读报了,也写得起许多字,他最喜欢写泉字,他边写边念,“泉水的泉,泉哥的泉。”写着念着还偷偷地看泉一眼。



泉也笑了,他弹完一曲,小龙把自己的本子递给他。泉看着小龙写的字,表扬了他,泉发现小龙把冰凝的凝字也写起了,更是称赞他。“真不错呀,把冰凝姐的凝都写对了。”



“可就是那字的笔画多,总是写不好,伯伯怎么给冰凝姐起了一个这么难写的名字呀。”小龙说。



泉笑了笑,说:“再难写也没有你的龙字难写呀。小龙呀,龙是咱们中国人的祖先,你的爸爸一定希望小龙做一个有出息的男子汉吧。”



小龙点头。



泉又教小龙弹钢琴,他抓起小龙的手放在琴键上。小龙一个琴键,一个琴键挨着按出七个音符。边按边笑着说真好玩。



就在他们玩得高兴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小龙走过去,打开门,只见几个陌生男子站在门口。



小龙问:“你们是谁?”



来人告诉他们,“我们是郑老先生派来处理这幢房子的。”



小龙才知道是毅的舅舅。还没有等他们说什么,来人走进室内,到处看看,然后又往楼上走。



小龙急了,又问:“你们干吗呀,怎么随便往人家屋里闯呀。”



泉关上钢琴问:“先生,你们有什么事吗?”



“你是不是沈泉,这房子是你租的吗?”来人问。



泉告诉他们,“这是我朋友的房子。”



“朋友。真对不起,现在这房子的真正主人要处理这房子了,你赶快搬家吧。”来人说。



泉请求到,“能不能等毅回来再说。”



毅的舅舅走了进来,说:“这房子我早就租给别人了,今天就要来看房子,你看是不是先找个地方呀。”



“伯父,您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因为上次我租的房子老板又租给别人了,您通融一下,等我们找到房子再搬?”



“不行,你们马上搬,有本事自己找房子。”毅的舅舅说。



泉被激怒了,“小龙,收拾东西,我们搬家。”



小龙很疑惑,“可是,我们住哪儿呀。”“再找房子吧,哪怕住阁楼也行。”泉说。



小龙点头,他准备上楼收拾东西。毅赶到了,他见到舅舅问:“舅舅,你来干什么?”“你来得正好,你的这同学正要和你告别。”



毅不明白地看着泉,“告别,为什么。”



“毅,我们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也应该另找住处了。”



毅一看见他舅舅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泉哥,你先别忙搬家,小龙你别收拾东西。”又拿出房契对他舅舅说,“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父母的,现在,这房子是我的,所有手续都办好了,并且进行了公证,如果你再来骚扰我们,我就和你法庭上见,那时我可不管什么舅舅不舅舅的。”



毅的舅舅很惊奇地望着毅。毅冷冷地望着舅舅。毅的舅舅没有想到他侄儿会有这一手,只好说一句,“算你狠。”



“我也是跟舅舅学的,舅舅不是连我朋友住院都要逼么?”毅的舅舅和来人离去。毅叫住他们,“等等,我还要告诉你,我决定娶冰凝小姐为妻子,现在,我是泉的妹夫,泉是我的舅兄,到举行婚礼时,我会请舅舅的。”



毅的舅舅对侄儿说:“休想,你只有娶张茉莉小姐。”



毅却坚定地说:“对不起,我是不会娶张茉莉小姐的,我的妻子只有冰凝小姐。”



毅的舅舅拂手而去。



等舅舅走后,毅才对泉说,“我早就料到舅舅有这一手,所以才在离家之前就把房契等拿到手上,并做了公证,我可不愿意让我的亲人流离失所的。”



泉很感谢他,也担心他的舅舅会生气。毅却不在乎。



毅来到大上海歌舞厅,带着冰凝找到老板。老板说:“冰凝,今天晚上警备司令要来听你唱歌,你一定要好好唱。”



“对不起,我和老板订的合同已经满期了,账也还完了,我不想唱歌了。”冰凝说。



老板问:“为什么?唱得好好的,怎么就不唱了呢?合同还可以继续签嘛。”



毅告诉老板,“冰凝要结婚了。”



老板很奇怪,“冰凝结婚了?怎么回事?”



冰凝说:“我要和毅哥结婚了,所以,我不能和老板再签合同”



老板问:“你和冰凝结婚,舅舅能答应吗。”



“这与他无关,我已经和张茉莉小姐解除婚约了,我爱的是冰凝。”



“就算这样,冰凝今天晚上一定要帮我。”



可冰凝坚决地说:“我不想唱歌,更不想陪那个司令,我给老板赚了不少钱,我又不是唱歌的机器,现在我想歇了,不管老板同意不同意,我是不会唱的。”说完,和毅转身离开歌舞厅。



老板只好让另一个歌手登台演唱,警备司令来听歌,发现歌手不是冰凝,忙叫来老板问是怎么回事,老板告诉他,冰凝辞职了,因为她要和毅结婚。警备司令一听,很生气。



毅和冰凝回到的家中,把辞职的事告诉正在家写稿的泉,泉也很高兴,因为他一直就担心冰凝在歌舞厅会遇到麻烦,那警备司令对冰凝有非份之想,冰凝又不敢得罪他,就算有毅的保护,可是毅和舅舅闹翻了,如果冰凝还在歌舞厅,可能也无法保护冰凝。现在好了,冰凝终于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不过,泉还是让他们小心一点,他特别让毅小心,他怕警备司令和毅的舅舅联合起来加害于他。



警备司令因为冰凝的辞职一直很生气,他没有想到自己追了冰凝一年多,可是却被毅打败了,如果硬抢,也是能把冰凝抢到手的,可那有什么用,他就是要让冰凝心甘情愿地嫁给他,做他的太太,可冰凝对他一直冷若冰霜,不卑不亢的,让他无法下手。



毅的舅舅也为毅的事大伤脑筋,毅为了和泉交往,居然和他断绝关系,还非要娶冰凝为妻子。他本来想让毅娶张茉莉小姐,那可是上海政要的女儿,攀上这门亲,对他大有好处,可毅却要娶冰凝,还在房子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本来他对妹夫留下的房子并不看中,只是想以此逼那兄妹离开上海。他不想让毅和泉交往,不是因为贫穷,而是他直觉到泉是一个危险分子。泉拍电影,和林风的交往他都知道。他因此不喜欢毅和他交往。毅的舅舅知道警备司令也喜欢冰凝,于是便和他商量起来。他给警备司令出了个主意,警备司令同意了。



那天,泉从报社回家,他一个人走在路上。一辆吉普车行驶到他身边停下,他本能地避让着。车门开了,几个人跳下车架住他的胳膊。他挣扎着,一个人一拳打在他腹部,他晕过去了。几个人把他架上吉普车,车门关上了。



汽车飞快的行驶着。到了警察局拘留所,吉普车停在门口,几个人将泉从车上拉下来,他们解开蒙住眼睛的黑布条,掏出口中堵塞的破布,架着他往牢房走去。



泉被推了进牢房,他摔倒在地。半天没有缓过气来。屋子中的几个人就围了上来。



一个很粗鲁的人踢了他一下,问他“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



泉还没有清醒,他躺在地上。



粗鲁汉子说了一句,“他妈的,装死呀,兄弟们,给我上。”



一群人拥了上来,拖起泉,又当胸给他一拳。其他人对泉进行拳打脚踢。泉被打得气都喘不过来,口中流着鲜血,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那个粗鲁的汉子见他不说话,又骂一句,“你他妈哑巴了吗?”



泉挣扎着,慢慢站起来,大喝一声,一头撞在粗鲁汉子身上。



粗鲁汉子瞢了:“他妈的,你敢撞我。”粗鲁汉子恼羞成怒站起来冲过去,抓住泉的衣服吼到,“你他妈的不想活了。”



泉毫不示弱,“你们来打我,进了这里,他就没有想活着回去,怕什么?来呀。”



那个汉子愣住了,放开泉。泉的喝声吓住了那帮人,他们站在一边,看着泉。



一个躺在稻草中的人看了泉一眼,又看着其他人说:“怎么对人家先生如此无理。”看来,他才是真正的牢头,粗鲁汉子退到一边,其他人也离开泉。



泉再也支撑不住了,倒了下去。当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草堆上。



“这是怎么回事?”泉问。



中年人告诉他,说:“你是条汉子,别见怪,这是监狱中的老规矩,凡是新来的都要被人打。”



泉问到:“监狱。”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进了监狱。难道他犯了什么罪吗?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呀。



中年人纠正到,“严格的说,是看守所。”



泉问他们:“为什么要打新来的。”他想起来就很窝火,自己平白无故地挨了一顿暴打,什么都不知道,太委屈了。



中年人告诉他,“这里是监狱,可不是什么地方,兄弟们经常被看守们打,心中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只好打新来的。”



泉气愤地说:“什么烂规矩,既然都是被别人欺负,干吗还要自己打自己,嫌别人打得不够吗?”



中年人不知为什么很欣赏这个外表文弱,却很刚强的男人,便对他说:“他们都是粗人,别跟他们计较,你是犯什么事是犯什么事被关进来的。”



“我根本就没有犯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绑架了。”泉气愤地说。



中年人也觉得泉也不象犯事的人,问他:“那你是不是得罪了谁,被人逮住的吧。要不就是那边的。”



“什么那边的?”泉问。



中年人告诉他,“就是共产党那边的人。”



“我怎么是那边的人呢?我什么都不知道。”泉当然不是那边的人,他也不认识那边的人呀。当然,林导演是那边的人,他都是在林导演死后才知道的,他当然不可能说出来了。



中年人叹息到,“现在这世道,好人遭殃呀。你好好睡吧,明天开始,你的苦日子就来了。”



泉躺在地上,却睡不着,他望着天花板沉思着。他想:是谁会绑架他呢?他到底得罪了谁,那人为什么会这样害他。难道是林导演的事牵连到他。他觉得不可能,林导演一直保护他,就算林导演没有保护他,他当时在医院就被抓了,也可能就死在监狱了,还能活到现在吗?事情过了一年多,谁会用这事把他弄进来呢?他突然想到是毅的舅舅,一定是毅的舅舅不想他和毅交朋友,更不想毅娶冰凝,所以,就用这办法。可是,毅的舅舅就算对他不好,也不会害他呀。不过,如果毅的舅舅和谁有交易就难说了,谁呢?自然是一直对冰凝怀有非份这想的警备司令。也许警备司令本来想加害毅,可是毅的舅舅不让他伤害毅,于是,他就害泉。可是,害了泉,就能得到冰凝么?



他猛地想到冰凝会救他,因为冰凝在他病重时,可以为他输血,为他当歌女挣钱治病。而他被抓,冰凝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她会想办法救他,毅也会想办法救他的,毅会找到自己的舅舅,舅舅收回他们住的房子,而冰凝呢?她会找警备司令。他再也不敢想下去,他为妹妹担心起来。可是,他却没有办法。



毅和冰凝小龙见泉一夜不归,都很着急,毅到处打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接,墙上的钟时针已经过了十二点。他们还在等待着,谁也不肯去睡。冰凝急得快要哭起来。毅抱住她安慰他,其实,他也是心急如焚。



天亮了,泉依然没有回家。冰凝让毅去找泉,小龙说了一句,“糟了,泉哥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更让冰凝着急。



毅很冷静,他觉得不会的,要是泉当明星的时候还有可能,可现在谁会绑架一个记者呀,他又没有写什么得罪人的文章,再说,林导演的事情已经过了很久了。“你们别往坏处想,我今天就去报社看看。”



毅来到报社,找到泉的一个同事,那同事知道他是泉的朋友,立刻问他:“你知道泉哥去了哪里,因为他今天没有来上班,社长很生气。”



毅告诉他,“泉哥昨天一夜没有回家呀,我们也在找他。”



那同事说:“不可能,昨天一下班他就走了。”



“泉哥外出采访了吗?或者你们昨天有没有什么活动。”



那同事说:“没有。”



毅才真正着急起来,“糟糕,他肯定出事了。”



那青年说:“你别急,我们帮你登一个寻人启示,也许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泉哥人缘很好,不会得罪谁的。我们都会想办法的。”



泉进看守所的第二天,几个警察来到牢房,带走了泉,牢中那个中年人问了一句,“是不是要放你走?”



泉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没有犯什么罪,警察没有权力不放我。”



泉说完,走出牢房,跟着几个警察离去。



泉被押着走进警察局办公室,他看见警备司令坐在椅子上。泉吃了一惊,问:“你们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罪?”



警备司令和善的让他坐下,还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抚摩了一下,泉躲开他,在椅子上坐下。



警备司令告诉泉,“我不是来抓你,而是来保你的。”



“保我?”泉问到。



“年轻人,你已经涉嫌通共了。”



“通共。”泉不明白。



警备司令问:“你是不是过去和林风拍过电影。”



“拍过。”泉说。



警备司令又问:“你是不是和林风关系很好,还和他的干女儿林冰儿谈过恋爱?”



泉想既然他们都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可以保密的,就承认了“是,又怎么样?”



“那,你知不知道林风是共产党。”



“不知道。”



“林导演他们还拍摄了一部电影叫《戚继光传》,是你主演的吧。”



“那是写明朝抗击倭寇的英雄的电影,请问,它有什么错?”泉问到。



警备司令说:“抗击倭寇,倭寇就是日本人,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是不知道吧。”



泉不再隐瞒什么,他说:“我知道,我们就是要以古喻今,号召人民起来打日本。”



“以古喻今,这就是反对政府?当初,我手下查到的电影胶片就交到我这里的,被我压下了,要不,你还可能在医院养病吗,早就进监狱了。”



泉不想多和警备司令说什么,他想反正都是死,便问:“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警备司令说:“我想帮助你,就看你怎么做。”



泉问警备司令:“你要我做什么。”因为他不相信与他无亲无故的警备司令会真心帮助他。



警备司令说:“我并不想让你做什么,只是听说你的妹子要出嫁。”



泉立刻意识到警备司令是想打他妹妹的主意,便说:“我的妹妹出嫁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的妹子嫁的可是毅,大上海有名的郑家公子?也是花花公子呀。”



泉看出了警备司令的用心,他无非是想打冰凝的主意,他对冰凝早就有非分之心。“这用不着你操心,你不是有好几个太太了吗?你让我的妹妹做几房呀。”



警备司令摇摇头,“什么几房的,这话多难听,现在什么年代了,我从来不主张男人纳妾,冰凝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会让冰凝受委屈呢?”



“这话留着去欺骗上海滩那些涉世未深又爱慕虚荣的女孩吧,冰凝不是那样的女孩。”



“那,嫁给毅,就不是爱慕虚荣?你死了这份心吧,毅的舅舅不会答应冰凝和毅的婚事的,他早就给他的侄儿和张茉莉小姐订了婚,茉莉小姐可是上海滩有名的大亨的女儿呀。”



“这和你无关,即使没有毅,我妹妹也决不嫁给禽兽。”



警备司令见说服不了泉,便让人把他带了下去。从此以后,泉就和其他囚犯一起到郊外一个采石厂劳动,他们顶着烈日的爆晒砸石头,随着非人的待遇,他的身体吃不消了,因为太劳累了,打了一个盹,一个监工走过来,挥起皮鞭就抽打在他的身上,他一个激凌,清醒过来,他继续砸石头。



到了夜晚,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牢房。泉坐在墙角,半天没有动。牢头来送饭,犯人们抢过饭碗吃起来,泉没有食欲,他太累了,根本起来不了。



中年人端着一碗饭过来让他吃一点。泉摇摇头,他吃不下。中年人劝他,不管怎么样都要吃点,要不没几天,就没有命了,明天还有干活哩。泉支撑起来,靠着墙,他接过碗,刨了一口饭,用力吞咽着,突然一阵咳嗽向他袭来,他猛烈的咳嗽着,吐出一口鲜血。



“你这样怎么行呀,让你家里人来,弄点钱,把你保出去,要不,你就真的完了。”



“我就只有妹妹,弟弟,还有一个好朋友,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这里,没办法保我。我担心我的妹妹,其实,这次这些人抓我就是为了打我妹妹的主意。昨天,警备司令来找我,说要保我出去,条件是让我把妹妹嫁给他,我是死也不会答应的,所以,警备司令就让我干重活。”泉担心那人还会找他妹妹麻烦。他也不知他的朋友能不能保护他妹妹,因为他朋友就是因为爱上他妹妹和舅舅闹翻了。中年人也很同情他却没有办法。



泉入睡了,他梦见他与冰凝漫步在小路上,突然冲上一伙持枪的人,他们围住冰凝和泉。他们从泉身边拖开冰凝。冰凝向泉求救,泉想冲上去,可他却动不了。那伙人按住他。警备司令走过来,将冰凝抱起来。冰凝望着哥哥,挣扎着喊着他。警备司令狞笑着,将冰凝扔在地上,扑过去。笑声很大。泉一下醒了过来。大叫妹妹的名字,周围依然是一片黑暗。泉挣扎着起来,捶打着门,叫着。其他人醒了过来,拉开灯。中年人抱住他,不让他打门,可他的声音却被看守听见了,看守走过来。



看守吼叫着,“干什么?疯了呀。”



泉捶着门,喊到:“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妹妹。”



看守说了一声:“神经病,再闹把你锁起来。”



泉不听,依然叫着,看守让人把泉拖走。几个看守过来,拖着他离开牢房,他挣扎着,叫着。他被拖到另一间单独牢房中关了起来。那些人将他扔进去,关上门。他还在捶打门窗,喊着,没有人理他,渐渐的,他喊累了,瘫软在地上,睡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