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太子党"当起"少爷兵" 单位随便挑还能喝花酒

rupengfei 收藏 3 2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不久,台湾民进党2008年“总统”候选人谢长廷称,其子谢维洲在军中服役时,有长官曾公开批评陈水扁、谢长廷,但自己的儿子当时碍于军纪,没有“仗义执言”。对此,岛内舆论都不以为然,因为台湾高官子女服役享受特权,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谢长廷此举,显然是借吹捧儿子抬高自己。


新兵一句话引发台军“地震”


谢长廷的小儿子谢维洲,留着超短的头发,带着腼腆的笑容,一向低调,很少在媒体上曝光。这回曝光,是被老爸谢长廷“出卖”了。


前不久,谢长廷对媒体说,他的儿子参加新兵训练后,被派到前线马祖东引岛服役。谢长廷还大曝儿子新兵训练时的“内幕”,称有个队长在开会时大骂民进党,骂陈水扁、谢长廷,谢维洲有碍于军纪,在下面听着父亲被骂,也没有站出来提出异议。对此,谢长廷称“蛮遗憾的”,还特意找“立委”陈情。后来,由于女朋友的原因,谢维洲常请“探亲假”,有一次还遇到了台风,多休了几天假,着实让岛内媒体“议论”了一番。


谢长廷这次破天荒地大曝儿子的“内幕”,本想给自己脸上“贴金”,提升自己的选情,却没想到适得其反。


谢长廷说这话的第三天,台湾《苹果日报》就披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谢长廷爆料的消息传到陈水扁提拔的爱将、台军“后备司令”余连发和台军“政战局长”陈国祥耳朵里,两人大为震惊,随即指示台军“后备司令部政战主任”周军桥彻查。军方“约谈”了一整天,所有当事人都否认有这回事。


后来,就连休假的相关军官也被紧急召回接受调查。周军桥一一询问谢维洲在宜兰后备901旅3营新兵训练中心的16名班长(包括已退伍的9人)、4名排长、1名副连长、旅长和营长,大家都发誓说:“绝对没有这回事!”


台湾军人若公开批评领袖人物和“执政党”,军方会视情节,轻则申诫、记过、调职,重则依台“国防法”处理。


不过,这个调查结果让台军高层很无奈,虽然很重视谢长廷的爆料,但怀疑“谁会这么‘白目’(台语,意即“不识相”)”。台湾军方认为,也可能是谢维洲的战友在一旁“指指点点”,让他听到,所以引起了误会。


谢长廷没有想到,媒体和军方会对自己的一句话反应如此强烈,不得不通过发言人表示,当天仅是私下与媒体分享“亲子互动”,媒体与“国防部”不必如此草木皆兵。


阿扁之子当“少爷兵”


2000年,陈水扁首次参选台湾“总统”时,为了提升选情,曾把儿子陈致中推出来做宣传。当时,大幅宣传广告中称“他明年要去当兵,他的爸爸是陈水扁”,以显示陈水扁上台后,儿子绝对不会享特权不当兵。


陈水扁当选“总统”后,陈致中按要求报名参军了。可到了军中以后,他就开始享受特权,成了名副其实的“少爷兵”。陈致中入伍没几天,国民党“立委”李庆元就召开“哥哥爸爸真伟大,陈致中当兵笑哈哈”记者会,披露陈致中在新兵训练时享有特殊待遇,不但有个人专属的房间,还有梅花级(校级)军官跟前跟后地伺候,导致其他新兵“心理极不平衡”。


后来,陈致中被分到了台陆军第104旅,这个旅的旅长为了讨好陈水扁,毫无顾忌地给陈致中特权。据台《新新闻》杂志披露,陈致中在陆军第104旅服役时,陈水扁的妻子吴淑珍对在军中服役的这个儿子十分牵挂,陈致中在家信中称,有一名“热心的旅长”对自己十分照顾,吴淑珍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热心的旅长”名叫王汉熙,后来借助和陈致中的这段“交情”,成为陈水扁的亲信。去年,陈水扁大幅调整台军战区人事,扁系人马基本接掌了几大战区要职。其中,武剑刚原本就是阿扁的亲信,被任命为第四战区司令,没什么悬念。不过,王汉熙的哥哥王汉基荣升副司令,颇出人意料。岛内媒体普遍认为,这是陈水扁对王汉熙关照爱子陈致中的“回礼”。


陈致中快退伍时,又爆出一个新闻。当年,陈致中考上了很难考的军法预官,立刻招致在野党“立委”的强烈质疑。据说,台“国防部”原本只打算招两个人,后来在考试后突然增补为10名,让排名第6的陈致中能够上榜,明显是替陈致中“护航”。这件事一度引发岛内朝野“立委”的激烈辩论,后来也成为“揭弊大王”邱毅重要的“打扁砝码”。


“教育部长”之子当兵喝花酒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总统”不顾影响让儿子享受特权,下面的人自然照猫画虎,肆无忌惮地让儿子在军中当“少爷兵”。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台“教育部长”杜正胜的儿子杜明夷了。


杜明夷曾在英国读高中,返回台湾后考上了台交通大学应用外语系,大一时再赴英国留学,后就读于伦敦大学英国文学研究所。2005年,台湾在野党“立委”质疑杜明夷逃避兵役,杜正胜愤怒地回应,保证儿子一定会回来当兵,并于2006年初亲自送儿子入伍。结果,杜明夷参军不久,就被媒体曝光,把父亲的官舍当游乐场开派对,噪音惹来邻居抗议。


2007年1月24日晚,岛内记者拍摄到杜明夷穿着黑色西装外套、深灰色衬衫,出现在台北市仁爱路的静谧巷道内,忙进忙出地将多名友人带进一家私人招待所聚会。记者发现,在这家招待所内,除了一名男服务生外,其余全是穿着超短迷你裙、打扮惹火的陪酒小姐,穿梭于各桌,陪客人喝酒。


杜明夷与友人坐在一楼的角落里,两张桌子摆在一起,两名身材高挑的陪酒小姐坐在身边,现场不时传来划拳声。杜明夷的友人来来去去,现场维持在六七个人左右,整晚共有10余名年轻男女到场。众人玩乐到凌晨3点招待所将打烊时,杜明夷才埋单,然后离去。


此事曝光后,台“教育部长”杜正胜通过幕僚表示,既然儿子在服役,一切就依军方的法令办理。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台军方不得不表示,士兵休假时都须填写“休假宣导事项表”,保证在外不涉足有女陪侍的不良场所,杜明夷出入不正当场所,且被媒体拍摄、爆料,违反军纪,还影响了军誉,应予以严惩。


话虽这样说,但有碍于杜正胜的影响力,台军方不敢真把杜明夷怎样,在处罚方式上一天三变。上午说要处罚“悔过30天”,就是关禁闭30天。到了傍晚,又改称“事情还在调查,处罚方式未定”。晚间9点,处罚结果终于出炉,居然是“罚勤5天”,就是周末不得外出,留在营区里劳动。说到底,杜明夷受到的处分仅仅是少了5天休假,和“禁闭30天”有天壤之别。


入伍高官子弟青睐哪些职位


据台湾媒体报道,为了能让孩子在台军服役时不吃苦,许多身居高位的家长都找到“立委”打通关节。国民党籍“立委”林郁方曾指出,有些父母会打电话来拜托自己,希望能把在海军服役的孩子从外岛调回来,最好可以不必上船,这类事情真的很多。


“立委”被“请托”的经验显示,在这些家长或他们的孩子眼中,最轻松的军中单位,第一名是台当局的“国防部”本部,还有陆海空三军的总部,优点是实行上下班制,操课少;第二名是军校单位,因为在这里受训受苦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第三名是离家近的营区,不管操不操课都能天天回家吃饭。


如果以上这些单位都去不成,那么,不管在哪里服兵役,后勤服务兵都是“第一选择”,比如在“服务社”里卖东西,可以一年四季吹空调。还有就是医务兵,只有打扫医务所一样常规工作,很轻松。实在不行,当个文书兵也不错,处理文书作业,可以轻松躲掉操课。


另外,台海巡部队也是公认的好单位。2007年6月,有知情人士向台《苹果日报》爆料,指“海巡署”副署长游乾赐为安插好友之子、新兵林世国到海巡部队服役,前年5月下令海巡选兵官到陆军台南大内营区选兵,以违规“指名”的方式,将林世国安插到南部巡防局服役。


接到副署长的指示后,选兵官前去办理“指名”手续,不料这个新兵不知去向。为了完成任务,选兵官不顾其他新兵侧目,派大批官兵在营区内四处找人,最后才得知,林世国已去参加“步兵学校”的甄选了。


爆料人表示,因林世国临时缺席,按规定无法造册,高层闻讯后十分震怒,不但责难人事单位,还要求人事官带着选兵官,亲自到营区向新兵林世国道歉。爆料人表示,“海巡署”最大的人事业务就是为长官、“立委”安排“关系兵”,“这批特权兵到部队,根本就是作威作福!”


后来,游乾赐坦承,自己是受人委托“指名”选兵的,并出示了“立委”来函强调受人所托。这份文件中写道:“兹有挚友之子林世国君,现正受训中,希分配至‘行政院海巡署’南部地区巡防局服役。”但游乾赐否认,自己曾因此事责备办事人员。承办此事的台“海巡署”主秘谢添进解释说,因为那位办事的“立委”对选兵“请托”过程有误解,才让选兵官直接向林世国说明情况,请这位新兵向父母传达,并非要选兵官道歉。


针对这起海巡高官“指名”选兵事件,一位不敢具名的台海巡人事官员透露,许多“立委”、高官因亲友“请托”,要求“海巡署”违规协助“指名”选兵,这类违规事件每年有上百起,已经成了“海巡署”最大的“人事公关业务”。《苹果日报》向台“海巡署”求证这种说法,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该署每年有七八千义务士兵员额,发生上百件选兵“请托”案,“比例并不高”。


据透露,台湾海巡单位管理宽松,生活设施较好,关系过硬的新兵还能被安插进后勤,让许多人趋之若鹜,而负责承办这些“安插”的海巡选兵官整日提心吊胆,要是未按领导要求办妥,不但得向新兵道歉,还要到“立法院”忍受“立委”的责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