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兵连 “集中营” “集中营”

掠影 收藏 2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size][/URL] “集中营” 兵当得再久,也都忘不了自己新兵连那会集中营般的遭罪生活。写出这一节,绝对没有给咱部队形象摸黑的意思,我只想告诉大家一段真实的新兵连生活,可能有人会觉得这种生活太枯燥乏味太没有人情味太夸张甚至太变态,但是我们当时就是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9/


“集中营”

兵当得再久,也都忘不了自己新兵连那会集中营般的遭罪生活。写出这一节,绝对没有给咱部队形象摸黑的意思,我只想告诉大家一段真实的新兵连生活,可能有人会觉得这种生活太枯燥乏味太没有人情味太夸张甚至太变态,但是我们当时就是这么过的,而且现在觉得那样的环境才真的能锤炼出真正的绝对服从的士兵。毕竟军队是一个以战争为最终目的特殊的武装集体,需要那样的环境,需要那样的士兵!

经过了第一次紧急集合,我们大伙都明白了部队还真不是一个一般人能待的地方。不过第二日的科目,着实让我们又郁闷了整整一天。

部队有句话叫做“出门看队列,进门看内务”。每个刚入伍的新战士,他的第一课肯定是整理内务。我在部队最烦的就是这个内务,但是没辙,我们军队讲究的是整齐划一要从细节养成。小到一条毛巾的叠法,一个水杯的摆放,一根牙刷的朝向,都是有其统一规定的标准。那就更不用说被子了,被子是内务的重点,每个当兵的都有自己叠被子的惨痛史,如何将一床被子叠成豆腐块,还真的让我们这些初进军营的小伙子们头痛不已。

刚吃完早餐,班长就带我们抱着被子拎上小板凳来到宽敞的连队活动室,许是真的有点早,就我们班兄弟十一号。不过等把各自被子摊开,活动室就显得拥挤不堪了。

班长随意走到我的跟前,对大家朗声到:“光说不练是假把式,光练不说是真把式,会说能练是老把式!我现在给你们来个示范,你们都过来瞧好了!”

待大伙围了过来,他抓起我被子的两角往地上一摊,呼啦啦就给大伙边讲解边示范起来。不到三分钟,我那厚厚的棉被居然就在他的手下成了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

看着大家近乎艳羡的神情,他反倒自己挑起毛病来:“嗯,型是正了,可是皱了点,也厚了点,还得下功夫压压!”说完拍拍手对我们道:“别看着我轻松,我叠多少年了!你们还远着呢!都先给我把被子压实压薄来!实在太厚的蘸点水!”

班长发话了,那咱兄弟就抡起小板凳开压啦,有些兄弟贪图快捷,一上来就蘸水。有个兄弟更是端了满满一茶缸水直接就泼了上去,当晚只好跟班长挤一个铺。

期间有个兄弟找班长打报告说去方便。

班长挥挥手:“懒驴上磨屎尿多!大的两分钟,小的一分钟,超过一秒三十个俯卧撑!以后全班就是这标准!”

就是部队讲究的效率,够细化了吧?但我们就是那么过来的。

后来那兄弟趴自己被子上罚了整整三百个俯卧撑!大冬天的,脸上淌下的汗把被子都湿了一大片,得,刚好,压起来倒也不用再蘸水了!

压了大半个上午,我们自个儿看着初具豆腐块型的被子,一个个都觉得满意的不行不行,谁料排长过来一看,直接一句“明天开始提前一小时起床压被子”把我们打击到无语凝噎。

接着开始进行军容风纪检查,头发长的指甲长的,一律修理。说到理发,我记得部队男军人的发行条令规定的是“奔放型、稳健型、青春型”。但平常人一说起军人发型第一念头就是光头,其实部队是禁止理光头的。除非个人有特殊原因。但是新兵连也算个例外。有些老兵就喜欢给新兵理些古怪操蛋的头型闹着玩。当时有个班长的创意特好玩,让我至今想起来就哑然失笑。他本人特爱踢足球,就把他班十个新兵的头全部理成了一到十这十个数字!他本人也特意请人整了个双一。一班弟兄,就整一球队!后来踢球时,就他班显眼,球服都不用穿,还特方便他指挥,“一号二号……”球场上他那挥洒自如得意高亢的吼声着实让其他班长们羡慕不已。

下午开始打扫卫生,千万不要以为这就跟我们在学校搞打扫除一样扫扫地清清死角蜘蛛网就万事大吉。谁曾拿洗衣粉洗地?谁曾拿牙刷去刷便池?谁曾拿着抹布把墙壁上下擦个贼亮?谁曾把瓷砖抹得能照出人影?但这些就是我们的标准!

当时我和另外两个老乡易刚、唐朝被分成一组负责卫生间,班长进进出出几次检查了好几回,终于对我们的劳动满意的点了头。看着班长走远。易刚从怀中神神秘秘的掏出了一盒“庐山”,抽出三根来朝我和唐朝问道:“班务会都做过自我介绍了,兄弟们以后管我叫刚子就行了,一起放松放松!”

我那会还不算烟民,但也没客气上去就接了:“兄弟我——量子。”

“嘿嘿,以前我朋友都管我叫老唐。”

唐朝闹了挠后脑勺憨厚的笑道,不过他倒真是“良民”,不管我俩怎么劝,打死就是不抽。于是我和易刚就一人蹲个坑开始美美的吞云吐雾,唐朝拽两拖把在外边给我俩把风。对部队稍微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新兵抽烟绝对是偷偷摸摸的,让老兵撞见了那铁定只有挨锤的份!天南地北胡吹乱侃,我们仨一会就熟络了起来。

正聊得热乎,听着门外进来两人方便,我和易刚担心是哪几个班长,没等老唐吱声就赶紧把烟掐了。

我小心翼翼透过挡板缝往外一瞅,原来也是两新兵蛋子。我就没事般走了出去。

那哥俩个子都挺高,几近一米八吧,其中一人雄壮如熊,另外一人也算魁梧。我估摸着该是山西的吧,我们这批就来了我们江西和山西两地儿的。

那体壮如熊的新兵临出门时往地上随意吐了一口浓痰。我看看明亮如镜的地板砖,再瞅瞅那口恶心的浓痰,一股无名怒火顿时腾起。

“站住!”我朝他俩喝道。

那俩新兵闻声回过身来,那体格壮的肥头大耳圆脸厚唇,活脱脱一佛爷。另外那个很是硬汉形象,国字脸有棱有角,只不过眼神中射出一股阴沉。

“把——痰——擦——干——净——再——走!”

我一字一顿狠狠盯着他们道。

“佛爷”瞅瞅我们仨体格,(刚子是我们仨当中最高的也就一米七五左右,但身板绝对配得上“排骨”之称。老唐倒也挺厚实,一米七二的个头。我?小个子,打架一向以灵活见长。)居高临下轻蔑的挑衅道:“就凭你们仨?”

易刚和老唐有点担心的看看我,对于这种人,我向来是放倒了再和他评理,没办法,这也算是经验之谈吧,遇上这种人不把他放倒他就不知道理字是王字旁的!

我揉身冲“佛爷”面部一记虚拳,待他正欲抬手格挡时,我迅即蹲身给他来了个扫堂腿。地上水迹未干有点滑,加上“佛爷”轻心,立刻被我一腿扫倒往他身旁的“硬汉”倒去。

“硬汉”倒是反应灵敏,两手拦腰将“佛爷”抱住,右腿闪电般踢向我的胸口,我两臂往胸前一格,正好挡住他那一踢,不过却也被这一脚踢得差点没坐了下去。

“呆着干嘛!一起上!”我冲还在一边发愣的刚子和老唐喊道。

他俩闻声顿时各自操起一个拖把挥舞上去。

我靠!那俩拖把可是刚刚才拖完厕所的,湿达达的一甩就是一片水珠!我赶紧退后,让他俩好好“伺候”那两新兵。

正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在门外的“佛爷”和“硬汉”突然直扑扑的飞了进来,刚好把刚子与老唐一人压一个正着!接着我就看见班长冷若冰霜的脸!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