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二十四章 骨笛显声

马鲁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怎么了?”候正看水京表情古怪,点了一下电脑外壳关好电子地图,跟着水京走过去。

“这是什么玩意儿?”候正看到眼前的场景不禁揉了揉眼,地上躺着一个目光呆滞,嘴唇边露出两颗獠牙,脸上长满黑毛的怪物。但是那怪物身上分明穿着抓来的络腮胡子的衣服。这让候正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以前玩的一款叫《生化危机》游戏里出现的僵尸。

“这是?”候正转头向水京询问。

“嗯,就是今天抓住那络腮胡。我刚才过来就已经是这样子了,还差点给我来了一下。”水京伸出右手,手臂上的衣服显然是被锐利的物体划开了。“已经给麻醉了。”水京顿了顿,“不过看这造型我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突然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怪声,那怪声非常刺耳,好像是拿着一块碎玻璃在什么金属上摩擦一样。两人都觉得很这声音很奇怪,警觉地望着四周。却不料地上躺着的怪物突然清醒了起来,开始跟着怪声的节奏大叫!同时挣扎着想挣脱身上的绳索。

“我操,我可是准备了双份麻醉弹。这东西这么快就清醒了!”水京抽出了“疾雨”不准备再给这怪物麻醉了。

“撒子事?哎呀?这不是僵尸迈?”被声音吸引过来的曾三山跑了过来看着怪物咂舌不已。洪闻理很快也跟在惊醒的许教授和林爽、吴紫汀身后到了这边。

“教授,这不是嗑巴子吗?”林爽看着怪物没显出一点害怕。

“那只是藏民的传说,我们还没研究过。”许教授对怪物的好奇大于害怕,要不是被候正几人拦着可能马上就要冲上去采血清研究了。

“什么嗑巴子啊?”水京没听明白。

“这是藏民的一种说法,当然我们也只是在资料上看到的。说人死后如果受到骨笛的召唤就会变成嗑巴子,被嗑巴子咬到的人也会变成嗑巴子就叫做被撞顶。这种东西力大无比,受骨笛的操纵者所操纵着。也就是汉族的僵尸,不过是像木偶一样被操纵着的。”许教授跟水京解释着。

这时,那刺耳的怪声仿佛是为了证实许教授的话,在几人没出现时消失的短暂时间后再度响起,而且更加地尖利。地上的怪物好像疯了一般地一下子挣断了绳索立了起来直接向人群扑来。

“哒哒哒”两把“霹雳火”加两把“疾雨”同时开火,怪物的全身顿时布满了弹孔地倒下了。那怪声似乎是感应到了怪物的倒下,突然间又升高了一个音调!地上本已千疮百孔,血流如注的怪物“蹭”地站了起来继续扑了过来,虽然说动作慢了很多但是看来还是力气很大。

“打手脚!”候正喊话的同时一枪打在怪物的左腿上,手枪子弹毕竟威力有限,只是使得怪物身形缓了一缓。

“熊,用那个!”候正边说边把吓呆了的许教授和两个大学生拉到篝火旁,然后从背包里取出“时力”组装起来。

洪闻理掏出一颗看起来很像手榴弹的东西套在了手枪口上,扣动扳机。“轰”的一下,怪物的顿时炸得血肉四溅。接着,左腿也被候正的穿甲弹打断了半截。没有腿的怪物失去了行动力,但是还用双手在地上爬行,场面像极了《生化危机》里的僵尸。

这时那怪声突然戛然而止,地上的怪物瞬间像被抽去了生命力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四人不敢大意,又端着枪瞄准了十分钟确定怪物不会起来了才一把火丢过去烧掉了尸体。

“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吴紫汀坐在篝火旁怎么也不愿睡下,连连拍着胸口。

“许教授,这东西藏族地区都有吗?可是我们明明是抓个活人,怎么一夜就变成了这东西。莫非真像哪些盗墓小说里写的满月夜就会尸变?”候正把一边整理着背包把狙击枪装好一边问许习白。

“我也不知道啊。这只是当时我们在考察一个古墓的时候翻阅资料室时随手翻到的,资料上说藏地有嗑巴子,藏南多于北。然后就是刚才我跟你们说的那些,其他的就没有了。”许教授想了想说,“不过我看刚才那个声音应该是骨笛没错,因为我们见过骨笛。”

“教授,你是说在那座寺庙。”林爽的表情极不自然。

“嗯,就是那里。你那天看到的那个黄色的东西就是骨笛了。”许教授继续说,“骨笛这东西是中国笛子的鼻祖,1987年在河南省舞阳县贾湖裴李岗文化遗址中发现16只完整的骨笛,距今已有8000年的历史了。不过我们上次在那寺庙见的骨笛明显不像贾湖骨笛那样用鹤骨做成。而是,用人骨做的。”

“许教授,你们在哪见的这笛子?”候正虽然觉得这和任务无关,但是好奇心总是需要被满足的。

“一个很奇怪的寺庙,就在我们来这里的路上,在一个路边的村旁。村子里面很古怪。”

“村里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那寺庙里面全是放置的人头骨。”林爽仿佛那情景又再现在眼前,表情又多了几分恐惧,而吴紫汀更是面色煞白。

“好了好了,猴子你就别问了。这解都解决了你还刨根问底吓别人干什么?”水京见这情景赶紧插话说。

“嗯,好吧。谢谢你了许教授。今天晚上你们受惊了。明天我们送你们到派乡吧。”候正安排着几人回帐篷继续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几人收好枪支。和许教授三人一起到了公路上,搭上了一辆运货去派乡的小货车颠簸着到了派乡。

一下车,几人就见识到了派乡运输季节的繁盛景象,在外面很难看到的“背夫”行业在这里显得及其普遍,数百上千人次的背夫把小小的派乡挤得满满的。准备徒步穿越大峡谷的旅行者们正在这最后的物资补给站做着各式各样的交易,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

“许教授,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你们自己保重了。”候正向许习白一行挥了挥手带着水京、洪闻理和曾三山走向了远处的一个军用补给站。


“这群军人到是很有意思啊!要是一直跟着他们说不定也是一段有趣的旅程呢。”吴紫汀看着走远的四人有点怅然若失。

“我看你是看上了人家解放军同志的英姿飒爽了吧!哈哈!”林爽开起了玩笑。

“去去去,哪有的事。”吴紫汀脸红着要动手。

“好了好了,我们快点去买东西吧。早点到多雄拉山口。”听许教授一说,两人停止了打闹。


派乡的交易所就是一排排挨得紧紧的木房子,部队用的物资中转站也一样在这木房子之间。候正大踏步地走向门口停着的军用车前对司机说:“兄弟,请问能不能搭个便车?”

司机正在抽烟,转过脸来看了看候正问:“你是哪个部队的啊?我们这车要装物资,等装完物资还有空的话你就上吧。实在不行你就等下一辆车,今天有两趟。”

“那这趟车什么时候走?我们需要尽快到多雄拉山口。”候正说着递上一根烟。

司机也不推辞,接过烟夹在耳朵上对候正说,“快了,估计还有半个小时。不过你们要到多雄拉山口可得歇一夜。”

“歇一夜?为什么啊?”

“这山口邪得很,每天只有上午8点到12点的时候能过,一过12点山口就开始起雾,传说这时候进去的人都会被鬼引到悬崖摔死。”

“鬼?”候正四人听到不由一愣,都想起了昨天干掉的怪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