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上谁是被政治边缘化的好汉?勿容置疑,就是豹子头林冲!林冲原是东京八十万禁军的教头,有万夫不挡之勇。因受太尉高俅父子的陷害,结果被逼上了梁山,成为了梁山第一条好汉。其实,在《水浒传》中的所谓“逼上梁山”,说到底有两种“逼”法:一种叫做“被官府逼上梁山”,另一种叫做“被梁山逼上梁山”。可以说梁山好汉之中真正被官府逼迫才上梁山的,林冲是第一人。


林冲不仅是被官府逼上梁山的第一人,而且也是最早到梁山落草为寇的好汉之一,对梁山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和军事建设无不立下汗马功劳。然而,当宋江到了梁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后,林冲就成为被政治边缘化的梁山头领了。


论领导能力,林冲原是东京八十万禁军的教头,管理着八十万军队的军事训练;论作战能力,林冲有万夫不挡之勇,打起仗来所向披靡,无人能敌,是梁山第一条好汉;论社交能力,林冲是好人一个,不仅从未与梁山上弟兄们红过脸,而且见困难就上,见荣誉就让。那么,拥有如此过人能力的林冲为什么会被政治边缘化了呢?究其主要原因有如下四条:


首先,就是因为林冲的这种正常的人性感觉和梁山打打杀杀的氛围难以融合,也就难以梁山所容,首先是不为梁山第一任头领白衣秀士王伦所容。在所有梁山好汉之中只有林冲一个人在杀人之前会大叫一声:“惭愧”。所以,《水浒传》里就拼命写他被“培养”、被“修理”、被“百炼成钢”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从白衣秀士王伦在梁山执政的时候就开始了。王伦刻意地对他进行杀人抢劫的训练,以提高他自身的“好汉”素质,这实际上也就是把林冲从一头“羊”训练成一头“狼”的过程。其实林冲在日常生活里是一个比武大郎还武大郎的非常正常也非常正派的人物。他的想法是再简单不过了,就是安安稳稳地在军队里做一个中层官员,正常上班下班,然后跟温柔美丽的妻子过自己的小日子。可也就是,他却因为妻子的温柔美丽无端地遭到顶头上司的恶意陷害,不得不走上一条非常凶险,也非常悲凉的道路。


其次,林冲的文人风度和素质与梁山的人文环境格格不入。在《水浒传》第七回“花和尚倒拔垂杨柳,豹子头误入白虎堂”一章中,林冲的第一次出场是看鲁智深手持六十二斤重的浑铁禅杖正在练武,不禁喝采道:“端的使得好!”智深听得,收住了手,看时,只见墙缺边立着一个官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手执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在《水浒传》中,谁曾见过武松手里拿着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谁又曾见过李逵手里拿着一把“折叠纸西川扇子”呢?都没有。可见林冲身上的文人感觉和文化修养与他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的身份不相配。这当然与梁山上“杀人越多方显英雄本色”的人文环境难以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