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九十二章 大权在握

烈鹰少校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size][/URL] 门外等的大臣们已经十分焦虑了,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却没有任何动静,“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几个大臣恼火的问,但是同时他们也很清楚一点今天晚上是关键时刻,所以无论多着急他们也不能离去,只有一个人除外,机略府督统唐宗元,他现在非常想溜走,然后去告诉女儿这里的情况好让她通知世子,但是南宫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门外等的大臣们已经十分焦虑了,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却没有任何动静,“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几个大臣恼火的问,但是同时他们也很清楚一点今天晚上是关键时刻,所以无论多着急他们也不能离去,只有一个人除外,机略府督统唐宗元,他现在非常想溜走,然后去告诉女儿这里的情况好让她通知世子,但是南宫盛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他,让他无机可乘。府门被打开了,张贤走了出来,大声宣布,“王爷有令,诸位大人进府晋见。”大臣们顿时精神起来,潮水般涌进府内,他们知道在这个晚上,他们将见证北凉新的开端,徐广盛也跟了进去,他要保护王府和这些大臣们。

人流一下子涌到了王爷的寝宫前,张贤打开大门,只见夏天行在夏龙扬和夏龙燕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参见王爷。”大臣们一起行礼,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已经快1个月没有见到夏天行了,虽然早有耳闻,但是这次见面还是让他们有些心酸,那个叱咤风云的北凉王夏天行竟然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几个大臣当场落泪。秦中鹰就站在这些大臣的面前的寝宫门口,像一个护卫一样保护着屋子里的人,铁虎,南宫盛等人也跟着人流混了进来,站在大臣们的后面。

夏天行调整了一下呼吸,“本王现在以北凉王的名义正式宣布,龙扬将军,北安府镇使夏龙扬,为我北凉王家的第一继承人,从即日起代理本王执行北凉的一切军政要务,诸位大人要悉心帮助。”“臣等必当尽心竭力,辅佐殿下。”大臣们异口同声的回答,等了这么久,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明确的结果,夏天行摆了摆手,张贤急忙退出,关上大门,众人都明白,最心惊肉跳的时刻现在才开始,按照惯例,王爷会把他认为合适的大臣召进去,单独训话此所谓托孤,而任命一位首辅大臣在继承者初继位的时候主管朝中大事,以作为过度期,所有人都期盼着自己会被叫进去单独训话,走上大臣的颠峰。

夏龙扬扶夏天行躺下,夏天行看了看他,“龙燕,月音,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跟龙扬讲。”两个女人擦了擦眼泪,退了出去。“爹,您有什么吩咐?”夏龙扬关切的问。“我要告诉你我们夏家最大的秘密。”夏天行喘着粗气说,“我可能等不到你大哥回来了,这个秘密你必须传下去。”“天河传说,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没有,当年陛下派遣了一个使节带着天河传说的所有秘密交给了当时的王爷,也就是你爷爷夏武杰,这是我们夏家代代相传的秘密,是世界开天辟地的全部真相。”夏天行附耳对夏龙扬说出了秘密,听到内容,夏龙扬不禁吃了一惊,“这就是天河传说的所有秘密,你要记住,并且代代流传下去。”夏天行说,“治军,治政,你在北安府都已经有了相当的锻炼,这点我并不担心,朝中的大臣们各司其职也都不难,你虽然有些宅心仁厚,但是并就是坏事,毕竟忠孝仁义礼智信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北凉军虽然在之前的决战中损失惨重,但是现在已经逐步恢复元气,无论你想进攻还是防御都绰绰有余,但是只有一点,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是我的秘密,如果可能,我实在不想让你知道,但是又不想瞒着你。”夏天行露出为难的神色,“暗杀秦中鹰的人是我派的。”

秦中鹰站在门口,看着下面焦急等待的大臣们,一脸的得意,到现在为止,他的计策几乎全部成功,龙扬已经顺利的成为了北凉的新主人。

“为什么?”夏龙扬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直以来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亲自去调查暗杀秦中鹰的事情然后把幕后真凶碎尸万段,但是没想到是这个结果。“秦中鹰这个人足智多谋,但是个你无法驾御的人,不仅是你,即使是我也无法完全驾御他,这个人留着迟早会对夏家的江山是个威胁,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明着对他动手,你肯定会尽全力营救,甚至不惜跟我翻脸,你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派人暗杀他,不过却失败了。”“爹。”夏龙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您,您怎么能这么做。”“不管我怎么做,你一定要小心他,此人运用得当,可抵挡10万大军,但是若运用失当,那么你即使付出10万大军也无法弥补其造成的损失,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对他的过度信任,或许有一天他会利用你的信任去做他想做的任何事情,比如颠覆北凉。”“他不会这样做的。”“他有这个能力。”夏天行说,“别小看一个人的力量,他已经在朝中站稳了脚,你和你大哥,甚至朝中大臣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随意把你们玩弄于股掌,或许现在他还没有,但是等他进入更高层的时候他一定会这样做的。”“爹,我实在不想说,我不能因为一个人可能犯罪或者有犯罪的能力就先处罚他,如果要处罚他的话,爹,他假传旨意,召集大臣,这一条就足够治罪的了,您现在就可以治他的罪,但是孩儿决不能放任,即使放弃继承人的地位也不能坐视,他可是孩儿的救命恩人,我欠他一条命。”夏天行又大声咳嗽起来,“爹,爹,你不要紧吧。”夏龙扬急忙扶住他,“你长大了。”夏天行欣慰的说,“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自己的决心,敢于忤逆当爹的意思,好啊,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的率领整个北凉,否则,一辈子重复走我的路,不会再有什么发展了。”夏天行摆了摆手,“跟你交代的事情不用太多,你有自己的判断,有在军队底层的经验,你可能比我更了解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未来就在你的手上,由你来决定,你来选择战与和,你来任命自己信任的人我不会给你任何阻拦,北凉是你的,我为他拼杀了几十年,也该休息了。”“爹,你放心,我一定让北凉更加强盛,也会复兴大夏。”夏天行点了点头,“你去吧,把秦中鹰叫进来,这个你看中的人,我要帮你最终检阅一下。”“是。”

夏龙扬一走出寝宫,就看见所有大臣都在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他出来后第一个被叫进去的很可能是首辅大臣,夏龙扬径直走到秦中鹰跟前,“王爷要见你。”“我?”秦中鹰惊讶的说,比他更惊讶的是下面无数的大臣,他们顿时都呆住了,然后纷纷议论起来,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顿时秦中鹰感觉到一股杀气从背后传来,无数要把他撕碎的眼神也飞了过来,错觉,一定是错觉,几个大臣不停的摇头,这不可能是真的,放着这么多经验丰富,劳苦功高的大臣不用,用一个20几岁的毛头小子,这怎么可能呢?在众人恶毒的目光下,秦中鹰昂首走进了寝宫。

“末将参见王爷。”秦中鹰行礼道,夏天行躺在床上,看见秦中鹰进来,招了招手,“秦大人,请靠近点说话。”“是。”秦中鹰急忙靠了过去,夏天行咳嗽了两声,然后吐字不清的说着什么,“王爷,末将没有听清。”,秦中鹰又向前靠了过去,把耳朵贴在对方的嘴唇上仔细听。

看似奄奄一息的夏天行猛然闪电般的出手,一把匕首向秦中鹰的腹部猛刺过来,在刀锋和秦中鹰接触的一刹那,夏天行的手停了下来。

“王爷,是不是感觉身体僵硬了。”秦中鹰站起身来冷笑着说。夏天行一脸的惊恐,他此时可以感觉到全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一动也动不了,不仅如此,连舌头也麻痹了声音也发不出来。“慕容家的毒还真是厉害啊,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起效。”秦中鹰的眼睛里露出复仇的怒火,“虽然我很尊敬你,但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必须亲手了结你。”夏天行已经彻底呆住了,“我一早就知道派人来杀我的人是你,能够做到如此天衣无缝的,并且有这个想法和能力的也只有你,虽然我父母的死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也是你一手造成的,当时我并没有来找你拼命,是因为我不想白白牺牲自己,更不想让龙扬为难,当然你也有无数种可以至于我死地的方法,你没有用,一方面是怕落下不好的名声,再就是同样是怕龙扬为难,想不到我们两个要致对方于死地的人竟然因为同一个理由而选择了最麻烦的手段。”秦中鹰笑了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把我看成是威胁,不过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我在接触你的时候已经用慕容家独门的暗杀兵器细毛针扎中了你,这种兵器如毛发一般细,上面涂有剧毒,自从我父母被害后我一直随身带着,等待杀你的时机,顺便说一句,你们夏家欠慕容家的血债,就用你的命一并偿还了。”秦中鹰凑到夏天行的脸前,“不仅是你的命,还有你的国家,甚至整个由你们夏家所创立的这个混乱的帝国,我都要毁掉,你一心守护的这个早已经溃烂的国家除了给天下造成更多的损伤以外再没有别的用处了,我早就厌烦了这个让我爹失去信心的国家,我会把他们全部毁灭,然后再创建一个新的帝国,比大夏强大百倍的新大夏帝国,由龙扬来当这个新帝国的皇帝。”秦中鹰激动起来,“说到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你,除了在天涯村那场无意义的伏击外,你完全按照我的计划一步一步来让龙扬成为北凉的主人,马上我就是首辅了,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啊,当然我还留了你的长子龙飞随时可以成为我摆布的棋子,你的国家已经在我的手里了,剩下的只是当好我这个辅政大臣就可以了,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慕容家的这种毒是无法被发现的,因为那是利用星月的药草制作的,整个北凉没有任何记录,等一下你就会寿终正寝,然后群臣会看见你在死前紧紧的握住我的手的样子,不管他们是否愿意,龙扬都会任命我的,因为你在之前已经告诉过他了吧,我可以从他的表情中看出来,这种愧疚会让他彻底听命于我。”夏天行的眼睛里逐渐失去了光泽,呼吸也越来越微弱,“终于到最后了吗?”秦中鹰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夏天行,“你对我有恩,但是也有仇,或许你是一个好父亲,也是个好王爷,好将领,历史上也会对你做出好的评价,但是真正的事实只有你,我还有龙扬知道,让这点不光彩的事情永远消失,也算做我对你的补偿,王爷。”秦中鹰在床前跪了下去,恭敬的磕了个头……

在殿外焦急等待着的大臣们突然听到喊声从里面传了出来,“王爷,您怎么了,王爷,快来人啊,王爷他……”夏龙扬夏龙燕两人立即踢开大门,冲了进去,群臣跟在后面一拥而入,只见夏天行紧紧拉住秦中鹰的手躺在床上,看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快传御医,快。”群臣手忙脚乱的说,夏龙扬走进夏天行,看了一眼,顿时泪如雨下,“不用了。”张贤在一旁擦了擦眼泪,放声大喊,“王爷归天了。”群臣一起跪了下去,夏龙燕一下子扑到夏天行身上,失声痛哭起来……

“末将参见王爷。”秦中鹰突然面向夏龙扬行礼道,夏龙扬惊讶的一转头,群臣顿时反应过来,一起向夏龙扬行礼,“臣等参见王爷。”“父王尸骨未寒,我怎么能……”“国不可一日无君,殿下请立即就任北凉王,以定军心,民心。”秦中鹰抢先说,他现在的样子已经俨然一副首辅的样子,群臣都没有敢在他之前说话的,到不是不敢,很多人也很郁闷,秦中鹰总能在他们说话前抢先说出该说的话,他们只好附和。“大哥还没回来,不管怎么样,应该等大哥回来再……”“王爷,请尊重先王的遗愿,况且现在国家无主,当先以国为重。”秦中鹰站起身来,站在夏龙扬前面看着群臣,“礼部尚书张云生。”“在。”张云生一答话就后悔了,自己一个50多岁的老官员,被这个20岁的军官呼来喝去的成什么体统,“立即昭告天下,王爷归天新王继位。”“李丞相。”“在。”丞相李严光觉得自己受了侮辱,但是对方的话又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他无法不做回答,“立即着手新王继位的仪式和王爷的葬礼,以葬礼为先,结束后立即开始新王登基仪式。”“慢着。”群臣中终于有一个人发话了,“秦将军不过一介参军,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刑部尚书杜少青第一个清醒过来,“是啊,即使是王爷钦点的中郎将也不能这样啊。”群臣顿时都警醒起来,一起看着秦中鹰,秦中鹰面无惧色,“王爷任命我作为首辅,我自然有这个权利发号施令。”“首辅。”大臣们顿时炸锅起来,一向这个位子都是文官担当的,武将还是第一个,而且是一个20岁的武将,“谁可以证明王爷任命的是你?”一个大臣歇斯底里的询问。“诸位大人似乎忽略了一件事情。”欧振鹏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最后见到王爷并且在王爷身边的是你,谁能证明王爷不是被你杀的。”此言一出,语惊四座,群臣纷纷议论开来。“你们够了。”夏龙扬大怒,“我爹尸骨未寒,你们就当着他的面争执,成何体统?”群臣急忙跪下,“臣等知罪。”“户部尚书华川。”秦中鹰没有停下来,继续命令,华川没回答,秦中鹰不管有没有回答立即布置下去,“发银10万两为葬礼,5万两用于登基仪式,北凉贫瘠,不可过多消耗。”“你也闭嘴。”夏龙扬怒视秦中鹰,秦中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工部尚书燕北楼,登基大典就在北凉府内进行,你立即去布置相关设施,务必于明天日出前布置妥当。”全场鸦雀无声,只有夏龙燕的哭声和秦中鹰严厉的命令,“南宫盛……”南宫盛刚想回答就看见夏龙扬一拳打在了秦中鹰的脸上,后者飞了出去,“你没有感情吗?”夏龙扬怒视秦中鹰,秦中鹰冷笑了一下,“从我爹娘死于非命开始就没有了,现在只有你们这些个兄弟和这个国家。”夏龙扬不禁一震,秦中鹰站了起来,“南宫盛。”“末将在。”南宫盛大吼着回答,“扬武城守备人选暂缺,你立即前往暂时担任,警戒扬武城,以防万一,密切注意疾风口关动向。”“是。”“李一中。”“在。”前往海山城,随时了解那里的动向。“是。”“雷战和。”“在。”“前往晋平城,密切关注诸侯动向。”“是。”几个人用接近大吼的声音回答。“兵部尚书孟国忠,立即签发以上命令,同时命令北凉城各军进入戒备状态以防浑水摸鱼者。”孟国忠没有回答,但是他已经有些折服了,秦中鹰的调兵谴将十分合适,换做他也回这么做,用军队安定国内形势,以防万一。“铁虎。”“在,你为执剑监督。”秦中鹰一把从夏龙扬身上抽出龙泉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交给铁虎,“以上命令如果有人消极怠工,阳奉阴违,可以先斩后奏,若有人趁机发乱,就地正法。”“是。”大臣们的目光顿时集中在夏龙扬身上,只有他有权利授予龙泉这种象征王家的宝剑,也只有他有权利收回,但是他没有动,似乎是默认了。“几位大人,请立即回去安排相关事宜,否则,铁虎只有执行军法。”铁虎杀气腾腾的说,大臣们顿时吓的魂不附体,急忙看着夏龙扬,夏龙扬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首辅的命令,没听清楚吗?”“是。”几个大臣立即起身回去准备,此时他们已经认定了,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秦中鹰就是夏龙扬的首辅,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还有一个命令。”秦中鹰松了口气说,“暗骑营统领征北将军欧振鹏。”“末将在。”欧振鹏咬牙切齿的说,“立即逮捕疑犯秦中鹰,会同刑部,共同调查审理秦中鹰谋害王爷的案件。”全场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