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六十三节  铁甲雄风(7)

龙居士 收藏 18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六十三节 铁甲雄风(7)

“团长,打吗?”一队日军,出现在下面的街道上。王铁拳身边的一名义勇军战士,压底了声音,小声的问道。

王铁拳心中在默默的数着,鬼子的人数。

“三十、三十一……四十……”

“再等等!”王铁拳中心猜测这一队鬼子,应当有一个小队的兵力。虽然这里埋伏了半个警卫团,足足有八百多人,照十则围之的兵力来计算,应当是可以吃下的。但是,王铁拳知道自己部下的素质。这里面真正能打的只有一百多个人,是原来的老部下,都分配到各师充当军官去了。这些没有什么训练的由民兵直接转过来的部队,是扛不起大梁的。

“五十一……”王铁拳数到这,鬼子的队伍还没有出完,这说明,这队鬼子兵力,很可能超过一个小队。

“刘海,你是联络机械化师,请求汽车突击队支援!”王铁拳压低了声音吩咐道。

“是!”刘海低声应了一句。然后,悄悄的往后爬去,从楼顶的天台洞钻了下去,这才直起身,快速下楼梯,消失在猫洞之中。

“……七十五!”鬼子的“尾巴”终于全部露出来了。王铁拳心中默念,“相当于一个半小队的鬼子兵力,拥有三挺轻机枪,三个掷弹筒。虽是块硬骨头,但也可以吃下了。”

“打!”王铁拳朝着空中,发射了一枚红色信号弹。

手榴弹、迫击炮弹,一齐扔了下去。(注,迫击炮弹,拔掉保险,用力往地上一坐,引燃底火,也可以当手榴弹使用。这个警卫团大多数是工厂的工人,让他们放迫击炮不行,但将迫击炮弹当手榴弹使,却没有问题。)

一百多支手枪、三百多支步枪、七挺轻重机枪,一齐往下扫射!

刹那间,爆炸声隆隆,枪弹如雨,下面的这条,长三百米、宽二十来米的街道,成为钢铁与弹雨肆虐的杀场。鬼子在其中,奔走、惨号、在猛烈的爆炸声中翻滚,犹如油锅里的滚肉,在弹雨中抽蓄倒地,犹如小丑在跳着死亡之舞。

鬼子想找地方躲藏,这才惊讶的发现,街道两旁被砖石封住了门窗的房子,犹如陡峭的悬崖,将他们冷冷的拒在空旷的街道上。使得他们,犹如和尚头上的虱子,成为被动挨打的活靶子。

不过,伏击鬼子的警卫团,终究是绝大多数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工人,一轮攻击之后,街道上被爆炸后的粉尘和硝烟所充斥,能见度急骤下降,枪打得更加不准。残余的鬼子,用枪托刺刀,砸开两边门窗,躲了进去。

其他的鬼子,见到终于有“门”了,也纷纷向着门洞涌去。王铁拳发觉鬼子的“动作”,指挥着轻重机枪,封锁着鬼子逃生的门洞。但机枪数量有限,既要封锁鬼子从街道两头的逃生之地,又要封锁门洞,左右支绌,终于还是逃掉二三十个鬼子。逃走的鬼子,占领了三幢楼房,形成固守待援之势。

王铁拳岂公让煮熟和鸭子飞掉?迅速组织人马强攻,但数次冲锋,都没有拿下来,伤亡很大。

当发动第四次冲锋时,汽车突击队到了……

架在汽车上的马克沁重机枪,对着砖墙蒙头猛射,子弹怒吼着,将砖墙打成蜂窝状,当警卫团的士兵,冲进楼房时,发现里面的鬼子,已经成为一团肉泥了,人数都无法统计。

这是一场,典型的歼灭战。用以对付,小队以上的兵力的鬼子。

在厂区的第39旅团的鬼子步兵们,只听见四处都是枪声、爆炸声、呐喊声。每每当他们循声而去、赶去支援的时候,却发现越跑越远,或者掉进埋伏圈,或者被突然而至的冷枪、冷炮,打得晕头转向,等冲进楼房,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一些头脑比较清醒的鬼子军官,终于意识到,他们正经历着一场,他们从没有遇到过的战争。这种战争,远超过了他们在所接受过的训练水平。中国人可以从任何地方,随时随地的偷袭、包围、伏击、突袭他们,而他们却只能被动挨打,被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掉。鬼子要想生存下去,只有集中起来,退到地形开阔的地方,以便发挥自己火力和训练上的优势。

由于,对这铁西区地形不熟,有地图也派不上用场(铁西区在一夜之间,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了。)鬼子唯有循着原来的道路,退了回去。但分散容易,想退回去,可就难了,在数万义勇军、警察部队、民兵的围追堵截和伏击之下,这个缩小编制的旅团(由于是急着来救援的,重炮和坦克都没有携带,仅步兵和轻型的野炮/步炮),共计六千余人,收回来时,连同伤兵在内,仅剩三千。数万人围住这三千鬼子,一时间也奈何不了他们。

但时间对义勇军是不利的,因为,鬼子的援军从沈阳火车站出动了,这里有刚刚抵达的鬼子第20师团一部和关东军的残余,又是四千多人。这四千多人,仍然是轻装步兵。他们依靠着先前耗费了数万发炮弹,轰击出来“安全通道”向着兵工厂急进。

……

时间回溯,十分钟前。

日军炮兵阵地。

由于剩下的这些炮兵,全都是步炮野炮,口径75毫米,射程有限。作轰击“安全通道”用时,不得不随着步兵,不断的往前推进。日军吸取了教训,足足用了一个满编步兵大队(在乡军人),来保障炮兵阵地的安全。所以,当日军第39旅团,攻入沈阳兵工厂时,这些炮兵也深入到了铁西区,沿着“安全通道”,前进。

当39旅团突然被数万,(由于日军不知道有多少义勇军,他们只能用无数来形容。)所包抄,四面围定,后路断绝,要求炮兵火力支援时,鬼子炮兵再度发言,二十四门75步兵炮(相当于二个炮兵大队)向着义勇军倾泻着钢铁。

眼看着,后路既将被打开,39旅团,可以冲出包围圈之时,鬼子的这二个炮兵大队,忽然感到地面在震动!

地震了?

日军朝后望去,但见硝烟、粉尘和落日的余辉之中,跃出一辆带着“扎扎扎”巨响的钢铁怪物——坦克。紧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在坦克之间,还夹杂着,喷吐着火舌的装甲车。

弹雨如同暴风一样,轻易的撕开了日军步兵的防卫。带着死亡的狞笑,冲进了炮兵阵地。

任何国家的炮兵阵地,总是最薄弱的环节,哪怕是遇到了小股敌兵的偷袭,损失也会很大。但这次日军遇到的竟是由三十二辆坦克,和四十辆装甲车(实除上是二十二辆坦克,三十辆装甲车,其它的由于在路上抛锚和维修保养水平落后的原因,趴窝了),所组成的强大钢铁突击力量!

日军顽强的战斗意志是让人吃惊的。不少鬼子步兵,浑身捆绑着炸药或手榴弹,以三四十人一组,从多个方向,朝着战车营发动了自杀式进攻。不过,血肉之躯,在钢铁面前,终归太脆弱,绝大多数鬼子“自爆人”,在接近坦克的路上,就被坦克和装甲车上的机枪,扫倒在地。只有极少数,才能得以接近,用侵略者肮脏的“血与肉”,可耻的“灵与魂”,与装甲车或坦克同归于尽。

李有才从一辆装甲指挥车内看到,自己的部队,十分顺利的突破,日军的外围步兵防线,还以为胜利可以轻而易举,当他看到日军,整齐的二排步兵炮时,兴奋得“肉跳”。

当坦克炮弹将日军的步兵炮,一门接着一门送上天空,当机枪毫不留情的收割着日军的生命,当履带追逐着日军,将他们碾碎时,战车营兄弟的血,都达到了沸点。

不过,当三辆坦克四辆装甲车,接连被日军炸毁时,沸腾的血液有所冷却。

十五分钟后,战车营碾过日军炮兵阵地!身后留下一片血肉与钢铁碎片所构成的壮丽战争画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