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冲突1

linxiumu 收藏 16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张成鼎本来说得好好的忽然被这么一喊有些生气。他不能允许党委的权威受到质疑,也提高了声音“韩光武同志,这是党委决定。你要服从党委决定。”

这时张树正正好进来连忙忙说“来来来,大家都别着急,有话好好说嘛。韩光武同志,这还不是最后决定,有意见你可以提出来大家商量,要着急吗。”

张成鼎不满的看了张树正一眼——谁说这不是最后决定?等韩光武回来知会之后在实行就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要知道那时我党可是政委负责制。

张成鼎忽然想起一个细节:提议同志韩光武之后再实施这个决议的人不正是张树正吗?她现在又说这种话是什么目的?张树正确实有自己的目的。

实际上本来韩光武走之前已经给干部们安排了满满当当的工作以免他们先得没事搞什么腰蛾子,所以本来大家没有开会的想法。但是张树正从一到这里的时候就很不满韩光武的独断专行认为有拉山头之嫌可是作为外来户又不好过多指责,所以想借着韩光武不在的时候在党员内部统一一下思想也给张成鼎敲一下警钟希望尽早收回队伍的领导权。于是他提出召开一次党委扩大会统一思想为下一步行动制定指导方针。张成鼎一听这是好事立即就答应了。

张树正没想到会议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会议一开始还没等到张树正发言就立即有人热情洋溢的垄断了说话权大谈当前的大好形势,最后提出一系列不合实际的提议而且获得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对此张树正只能苦笑。这里的党员大部分都是和他同来的干部,但是军事干部只有他一个人,其它都是刚在抗大培训不久的青年学生和农村青年。他们那里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李力是预备党员也参加了会议,但是李力面对见多识广、词锋犀利的学生根本就无法反驳。冯怀玉也是预备党员,他觉得人们的情绪不大对头但是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最主要是张成鼎也被忽悠晕了。最后除了对于韩光武拉山头的指责被张成鼎坚决否决,其他提议基本获得通过。

作为经历过风风雨雨的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张树正知道这将使游击队遭受重大损失必须坚决反对。但是面对胆小鬼之类的大帽子他又有些犹豫,肃反仍然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怎么办呢?他想到了韩光武。他不是经常口若悬河吗,似乎理论水平很高的样子。如果和他联手胜算就很大了。

这样张树正虽然没有明确反对决议但是坚持必须等到通知韩光武之后才能实施。

这时韩光武也冷静下来。生气是没有用的,特别是一个人面对的是一个组织的时候。

一抬头,韩光武发现墙上挂上了一幅华夏地图。他站起来走到地图前开始给张成鼎和张树正上课。他从华、日生产力的对比讲到军力的对比再讲到华、日战略以及战争的形势和前景,还讲到国内各阶级对战争的态度,把俩人听得目眩神摇。最后韩光武说“现在形式虽然不错但是我们绝不可以掉以轻心。敌人不是傻瓜,他们也知道稳定后方的重要性。不久鬼子就会集中兵力对付敌后战场。那时才是我们真正开始战斗的时候。现在盲目的乐观只会葬送我们已经付出的努力。”

张成鼎有些拿不定主意:刚作出的决议就这样作废了?他看了一下张树正。

张树正立刻对张成鼎说“看来我们作出得判端与实际有些出入,还需要检讨。”

张成鼎问“那怎么办?要不光武你把这些写一下,党委再讨论一下?”

门外一声“报告。”周青推门迈步进来后边儿跟着李战杰。周青一看三人都在说了一句“在开会?”就要把伸进屋的脚抽回去。

韩光武立即叫道“周青你进来。”周青满头大汗的进来顺手抄起桌子上的水碗先干了一碗。

韩光武问“你怎么来的?你的连现在在哪儿?”

周青一抹嘴“骑马来的。他们一找到我我就来了。我们连现在还在邻莒县成边上转悠。这两天有两拨鬼子要进县城每回都被我们扒一层皮。”

韩光武说“县城交给怀玉、齐亮他们。你明天早上就走,带上我带回来的两麻袋现大洋。你带着你的连去沙河县活动。沙河靠近潍县,那里有铁路。你放出风去就说敞开收购铁轨和铜线,铁轨就20块大洋一根吧。其他从铁路上拆下来的金属按质论价。收到这写金属后你想办法运回来。钱用光了我再给你。 ”

周青说“是。”

张成鼎问“等等,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阿?怎么想起买铁轨来了?”

韩光武嘿嘿一笑懒得解释“过几天你就看热闹吧。”

张成鼎又说“20块大洋一根太多了吧?给十块吧。”

韩光武说“现在可不是心疼钱得时候。我就是要大家都来拆铁路,这事一定要快,干就要干的大。”

张树正已经多少明白了韩光武的意思示意周青去休息,然后说“刚才咱们说的事我还是要慎重,可以再开一个会。光武同志业参加把他得意见提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然后他看了看韩光武。

张树正的想法是仅仅让韩光武把他的想法写出来再由别人转述效果肯定不好,难以推翻以前的决议。让韩光武参加会议可以让韩光武打头炮自己只要敲一下边鼓。这样不显山不漏水,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交代。

他哪里知道韩光武的野心可是不小,他要趁机夺取更大的话语权。要不然以后光是这帮人背后的小动作就难以应付。

韩光武说“当然可以。但是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张成鼎问“什么根本问题?”

韩光武说“就拿这次得决议来说,在决议之前是否征求了基层军事干部的意见?多大范围征求过群众的意见?没有吧?现在咱们这的党员史多少人?”

“十一个。”

“人数少了点。有多少人有指挥作战和根据地建设的经验?”

张成鼎看了看张树正没说话。

“没有几个人。”韩光武接着说“既然大家都没有经验就应该集思广益,现在咱们这里党员比较少,这样搞出来的东西难免有错误。那是怎么说的来着,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要相信群众的智慧。由于这次会议的决定将会影响队伍下一步的发展,我建议让军事干部和地方干部都来参加。这样党委可以更好得听取意见。”

张树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怎么韩光武说话的语气就象是他是党内的领导似的。但是他知道韩光武的提议至少这一次队他是有利的就没有反对。

张成鼎看看韩光武极力坚持,张树正又不反对只好同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