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原名祖国的狙击手) 第七卷 南京大屠杀 一百七十章 狙击团大决战(七)

haoren5100 收藏 1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7/[/size][/URL] [内容简介] 眼前的情景让我震惊的跪了下来:在淡淡地月光下,在两百多平米的黄黄地野草坪上,覆盖了一层灰绿色的颜色,那可都是兄弟们的遗体啊!足足有一百多兄弟躺在这里,他们的脸上依旧画着油彩,他们的身上依旧穿着野战服,他们的肩上依旧有一个褐色的特勤团团徽,只是,他们的胸前或脖子或脑袋上,都被打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27.html


眼前的情景让我震惊的跪了下来:在淡淡地月光下,在两百多平米的黄黄地野草坪上,覆盖了一层灰绿色的颜色,那可都是兄弟们的遗体啊!足足有一百多兄弟躺在这里,他们的脸上依旧画着油彩,他们的身上依旧穿着野战服,他们的肩上依旧有一个褐色的特勤团团徽,只是,他们的胸前或脖子或脑袋上,都被打出了一个小窟窿,鲜血早已染红了他们心爱的野战服,可他们再也不能站起来清洗身上的伤口了,他们永远躺在了这片国土上,他们无愧于血管里流淌的炎黄血脉,他们无愧于自己的灵魂,他们无愧于肩膀上抗的那两颗特勤团团徽,他们已经尽到自己作为一名中国军人守卫国土的职责了,只是,他们再也不能和我一起并肩杀敌了,……

我默默地给这些兄弟们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向前走去,仔细的踏着没一步,生怕一个不好就踩到兄弟们的遗体,打扰了他们的安息,我努力的记住每一张面孔,因为我不知道后世还能否记住这座山,记住这些默默无闻的民族英雄,能否记住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狙击手大战,又有多少人能记住这些抗战英雄的名字。

我知道他们都已经阵亡,可我还是很仔细的看着脚下的每一个人,我多么希望他们中突然有人站起来说:“大哥,我只是睡着了!”,那我会很高兴的原谅他,真的,我突然觉得活着比什么都好。可惜,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有人来打扰我和兄弟们之间的灵魂对话,都默默地和我一起不时的弯腰察看,谁也没有对我说时间紧迫,都只是在查找自己熟悉的兄弟,看看他在不在这英雄的行列中。

“不~!痞子,痞子,你怎么就这样走了——!”终于,大头找到了痞子的遗体,抱着痞子大声的痛呼起来。

大头很不幸运,因为他离我的位置太近,就在我身边,因为他打扰了我,所以我立即转身对他就是一脚,然后骂道:“你喊什么,谁让你喊出来的,这些兄弟都是杀鬼子而牺牲的,我们应当为他们感到骄傲,因为他们是英雄,是对得起老百姓的英雄,不然老百姓拿钱来养我们这些军人做什么?就是希望我们能守卫在国土上,不让老百姓受鬼子的欺负。作为军人,我们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早就应该想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这些兄弟不过是比我们早走一步,就你小子会喊会哭啊!放下痞子的遗体,让他们走的安心些。都给我记住,特勤团没有流泪的孬种,只有流血的英雄!”

大头被我连踢了几脚后,才止住哭声,默默地站起来跟着我走出了这片英雄地。

就在我走出这片让我悔恨的野草坪时,刘震峰带着两位狙击团的副团长上来了,在他们的身后跟着的一群狙击手,一接到两位团长的手势都快速向山上冲去,以便及时接防,看他们的装备和我们明显不同,穿的是灰蓝色野战服,脑袋上的小钢帽果然象别人说的那样,在月光下都不反光,看着他们气势如虹的上来接替兄弟们的位置,我冷笑不已。

那两位副团长一上来就被我身后的情景吸引住了,肯定了我们特勤团伤亡后,知道现在是拉拢人心的时机,两位副团长都带着悲伤的神色先是向那片英雄地鞠躬,然后都伤感的对我说些乖面子话,听的我是又佩服他们演戏的天赋又气愤他们那种有辱‘军人’二字的行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在国民党中爬到高位者,没有演戏的天赋还真是不行,我就是不太会演戏,爱冲动,爱得罪人,才会落到如此地步。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而是求他们的时刻,所以我也定了定神,向他们抱拳:“二位都看见了,兄弟们算是为党国尽力了,现在由你们二位来接防吧。”

两人对看了眼后,都急于向我表现,以便将来好把这些经过残酷战争洗礼,有经验的狙击手分到手下(要是他们现在表现不好,就算是奉命分到了他们手下,我们依然可以阳奉阴违的办事,或者直接走人到另一个团队中,那他们就麻烦了,反正两个团的后台都很硬,谁拿谁都没办法。)‘龙卫团’副团长张明军抢先说:“此仗特勤团伤亡如此之重,是我们没想到的,都怪兄弟没有及时增援,惭愧,惭愧!特勤团不愧为党国的精英,这种誓死抗战的精神也是我等军人之楷模,兄弟定会如实向上面反应的,定不会埋没了特勤团的功绩。”

精锐?狗屁!娘地,老子们杀鬼子的时候你们不来,现在鬼子的士气低落,只要一个猛攻就可拿下鬼子,你们到是来抢功劳了,靠!总有一天这笔血债老子会叫你们偿还的。

“阿超,带些人把兄弟们的枪和子弹还有背包都收上来吧,以后我们用的上。最主要的,还是要找个大袋子,从每位兄弟的遗体上剪下一小撮头发,然后和他们的特勤证放在一起,将来也好让后世记住他们。”我悄悄地对阿超说。

阿超点点头,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淡淡地说:“希望兄弟们在天之灵,能保佑他们使用过的枪,有个好的接班人吧~!”

这个时候特勤团的兄弟们都陆续的下来了,原本都想对我说什么,可见到我的右手握拳高高地举起,他们都默默地成队形站在原地,我看着他们,他们各个身上都带伤,紧握着枪,相互扶持的站着,任凭汗水-血水-泪水流淌,没人说话,也没人座下,都默默地成队形站在我身边,那一双双望着我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那种无言的悲愤,那种不甘心的悲愤神色让我既骄傲又伤心,伤心的是我也没想到战斗进行的如此残酷,让他们身上多少都带着血迹,而且还有那么多精英被人利用,逼的在这么小的空间内和敌人比枪法,而完全没有发挥出狙击手的空间能力;骄傲的是,就算如此,他们依旧保持着这样高的战斗意志,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团队,不管有多少人,只要他们的战斗意志还在,团队的精神还在,那这个团队依旧不会被人欺负和小看,他们的精神依旧会一代代地传下去。

上面的战斗很快就开始了,子弹在天空中乱舞,但我们都没有动,我们被这种沉静的悲愤气氛所压抑着。

五分钟后,我见没有人再来集合了,默默地向四周看了眼,估计还有两百来人,我放下右手转身看着眼前那一片躺着兄弟们尸首的地方猛地向他们敬军礼,两位副团长也随即向他们敬礼。

“向为国捐躯的兄弟们敬礼~——送行!上弹~!放!”阿超拿起毛八枪面对着前方大声的喊道。

“嘣!嘣!……”

密集的枪声连响了三次,我默默地放下右手,然后麻木的对那两位新狙击团的副团长说:“仗打成这样,兄弟无话可说。兄弟先告辞了,到下面等着两位胜利的好消息,祝两位武运昌隆!能全歼这股来犯之敌。”

两位副团长终于感觉到了不好意思,都支支吾吾地向我抱拳,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带头向山下走去。

也不知道是见整个队伍的战士都默默地低着脑袋走路,士气明显有些低落了,在队伍中间,一个女人的歌声慢慢地响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咱们中国军队勇敢前进!


看准那敌人,


把他消灭!

……

在这样沉默的环境中,这声音显得格外刺儿,却也格外的激动人心,大家都快速的跟着唱起来了,唱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直震九天。兄弟们原本低着的头颅渐渐地抬着,高傲的神情很快取代了失落的表情,随手拿着的毛八枪又被紧握而起,步伐明显响亮了,大家的内心里都有一种宣泄的欲望在流动.唱着唱着声音渐渐地变味了,开始沙哑起来,然后有人默默地流泪,为自己战友的捐躯而悲痛,也为自己有辱使命而悲哀,更多的是对自己不仅要面对鬼子,还要面对内部的斗争而感到孤独,最少我就是这样想的,说不责怪这两个新狙击团不仅见死不救而且还落井下石那是假的,但主要责任不在他们身上么?而是他们的上级有命令要求他们这样,两为副团长有私心,说的好听点就是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说的难听点就为了保住自己的一官半职或锦绣前程而这样,可以体谅,但国民党内部的斗争真的要这样吗?这可是在抵抗外敌啊!国民党说的好听:全国军民团结如一齐心抗战!但他们的实际行动又是怎么样的呢?政治内斗,军事内斗,防共,克扣军饷而影响士气,军阀林立,阳奉阴违的办事,欺压百姓以至官逼民反……

渐渐地,有人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用以宣泄心中那种根本不是个滋味的愤恨感,很快歌声就变成了哭声,我没法阻止他们,因为我自己也在默默流泪,还好,要到达目的地时,他们都很自觉的停止了哭声,虽说男子汉大丈夫,哭也要哭个痛快,但我们决不让外人看见我们内心的感触。


兄弟姐妹们,新书《残锋》今天正式上传,请看完本章的朋友去看看,估计铁血星期一通过审核,谢谢大家长久的支持,也请您继续支持本书和新书。这可是我心目中狙击手三部曲的第二部,谢谢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