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奇兵需要指挥官有过人的胆识,平庸的指挥官则既不敢想,也不敢为。一八九四年中日战争中,中国本来也有一次运用奇兵的机会,但不幸为慈禧和李鸿章否决,而没能实施。回顾这段历史公案可以提醒我们,战争有各种打法,指挥官切不可因循守旧而贻误战机。


一八九四年中日战争爆发后不久,中国就呈败象。平壤兵溃,黄海之战又失利。中国一些有识之士认识到不出奇兵难以反败为胜。当时中国驻欧代理公使宋育仁(四川人)产生一大胆设想。他和使馆同仁密谋将英国卖给阿根廷,智利两国的五艘军舰,十艘鱼雷快艇,以及一批辅助舰艇转买过来。再在澳大利亚招募水兵两千人,伪装成澳洲商业船队。突出奇兵,经菲律宾直扑长畸和东京。


这一想法看似异想天开,却有相当大的可行性。日本当时正全神贯注于黄海和中国本土,做梦也不会想到攻击会来自南边。加上打的是商船队旗号,所以船队伪装成功率极高。即使日本人发现,在长崎和东京一带也无足够的舰支来阻击。一旦攻击成功,我们可以想象到日本政府和国民心理上的震动。要知道日本人在当时对中国还是有些忌惮的。是后来中国在中日战争中被彻底击败后,日本才对中国从敬畏转向轻蔑。


总而言之,偷袭成功会使战局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日本恐怕不得不从中国撤兵。但这个计划花费颇大,需要上百万英镑用于购舰和募兵。宋于是通过主战派刘坤一,张之洞等人,获得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夏普什的帮助,联系到美国一家商业银行。该银行同意借给中国三百万英镑。宋于是立刻购定战舰,招募到所需水手,并聘请曾在北洋水师任过职的美国海军军官为统帅。


就在一切都准备就绪,舰队马上就要成形并投入行动之时,北京获悉了宋等人的活动。因为清庭已打定和日本媾和的主意,李鸿章立刻反对。慈禧也认为宋“妄生事端”,立即下旨定船募兵之事一慨作废。同时电召宋立即返国。就在宋被免职回国途中,李鸿章和日本人签署了马关条约。战后清庭本打算对宋作进一步的处理,但因此事涉及到外国人,又担心舆论同情宋,才决定做罢,没再深究。


此事已过去一百多年,关于甲午战争的史书又大都没有记载,所以差不多已被遗忘。但重温这段历史可能对我们有所启迪。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宋作为一文官能想出这样的好点子。假设这一奇袭计划在当时得以付诸实行,百多年来中日关系的历史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