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记忆:特种之从军路上

张羽视角 收藏 4 168
导读:前言:自古以来,隐士就那么存在了,在城墙外,在大山里,在最普通的人群里,雪后飘起了几缕孤独的炊烟。 隐士对世界与人生有自己的看法,贪梦、妄求及拥有太多物质,会截断精气神的流通。因此,他们不趋俗,不从众,自食其力,他们或荷蒉,或藕耕,或隐于卑微的职业中,留给世人的姓名只是与他从事的职业有关。 如此去做,自有他们的理由。第一,不降志,不屈道,君子不器,因其有道在身;第二,不辱身,不残体,全身保生;第三,退隐自有其乐,自有其充足的价值。 傍山而居,和山水融为一体,这本来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言:自古以来,隐士就那么存在了,在城墙外,在大山里,在最普通的人群里,雪后飘起了几缕孤独的炊烟。


隐士对世界与人生有自己的看法,贪梦、妄求及拥有太多物质,会截断精气神的流通。因此,他们不趋俗,不从众,自食其力,他们或荷蒉,或藕耕,或隐于卑微的职业中,留给世人的姓名只是与他从事的职业有关。


如此去做,自有他们的理由。第一,不降志,不屈道,君子不器,因其有道在身;第二,不辱身,不残体,全身保生;第三,退隐自有其乐,自有其充足的价值。


傍山而居,和山水融为一体,这本来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象征。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其实这是一种低调、客观的人生态度,是一种高智的人生境界。


........... ................


能成为军人,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应该是很多年轻人的梦想;


如果成为军人后能再成为一名受人羡慕而又神秘的特种军人,那是对一个普通人最高的褒奖;


在中国就有一支非常神秘的特战部队,是一支连军方绝大多数的高级将领,外国高级间谍都不知道的特种作战部队;


他们是存在与现实和虚幻间的战斗群体;


他们是一支特殊的军人群体,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演绎和继承特殊军人的神话;


他们是一支保卫国家安宁不可缺少的特殊的战斗部队;


他们更是一支有棱有角、敢爱敢恨、个性张扬、青春阳刚、身怀绝技的当代特种军人;


他们都是用特殊钢铁铸造出来的特殊群体,他们的训练历程常人难想象;


他们唯一的武器是一把完美无缺, 极具灵气确又十分诡异的"狼刀";


唯一能战胜他们的对手就是他们自己;


我出生在一个相对偏僻的大山里,时间刚进入到纪元世纪的时候,刚过完17岁生日的我无意知道新的征兵在我们美丽的家乡开始了。


因为我是热血男儿,崇拜军人,喜欢军人站着死也不跪着生的慷慨气节;历史上的那些民族英雄:李广,卫青,霍去病,岳飞等等无一不经常出现在我脑海,记忆在心灵深处;


“我要成为军人,我要穿上那绿军装,我要保卫祖国,报效祖国;”我自己在内心这样呼喊起来;


星期五晚上刚一回家我就对父亲说:“爸爸,我今年想参军,我想出去走走看看;”


“书不好好读想参军,参你个头;你看看你哥哥,你姐夫都是当兵的,我们家不缺当兵的了;”父亲用十分粗暴的语气冲我吼了一声;


“下个星期回学校,你只能好好读书;把书读好了,那里都能去看去走;”


老爸说话一般情况下是说一不二的,我没有和他顶嘴,我无奈的走到园子里;


“哎。。。,老爸呀,你怎么能这样呢?军人不好吗?”我自己对自己说了一句;在父亲拒绝我要参军的要求后,我又想到自己慈祥的母亲:“父亲不让去,那就去给母亲说,再让母亲给父亲做思想工作;”


看见母亲在做饭,母亲在来回的忙碌。


我几次去帮她做饭,都被母亲赶了出来,说我做的饭不好吃,帮忙帮忙帮倒忙还可以;


母亲没有文化,也不认识几个字;她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一生的时间照顾好我们全家,真正做到了传统里的贤妻良母;母亲也喜欢帮助别人,那家有事情了,不用通知她都会用十二分的热心去帮助。。。几乎全村子的结婚生子,大小事情都会有母亲的身影;


晚饭是母亲一手做的,很香很香。我和父亲都喜欢母亲做的饭菜,对于在几十里地上高中的我,每个星期除了读书外,最大的奢望就是在星期六到来的时候回家吃上几顿母亲做的饭菜。


父亲是个有文化的山里人,父亲能写一手很漂亮的毛笔字。哥哥姐姐其实是父母最早的心愿,希望他们用心读书,能考上大学,走出大山。可结果只有一个考上,父母那种望子成龙的传统心情又落到我的身上;所以在学习上,我很刻苦,我也希望自己能用最好的成绩回报辛苦一辈子的父母;


可我现在想参军,想成为一名保卫中国人民的钢铁卫士。


等我做完全部的功课,母亲也忙碌好了,刚才吃饭还很凌乱的地方在母亲精心的收拾下已经井井有条,干净明亮。


“羽儿,你回来时候给你父亲说什么了?他还那样大声的吼你。”母亲轻声的问起我来;


原来母亲在我下午回家就告诉父亲想法的时候,她已经听见了父亲那洪亮的声音。


我看着慈祥的母亲,母亲老了,额头和眼角早布满了皱纹。“妈,我想去参军。我想自己成军人。”本来在此刻我看见已经辛勤一生的母亲不想说出自己这样的想法,但我想成为军人的愿望还是让自己说了出来;


“当兵好不好,妈不知道。你父亲想你考上大学。。。。。。。。。。。。;”


“妈,我去参军。可以考军校,考军校一样是大学,姐夫不也是高中生去当兵考的军校吗?姐夫也是山里的孩子,考军校可以节约很多钱。”我把自己的想法心平气和开始和最爱自己的母亲讲诉。


时间在亲情交谈中过得很快,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也在我的讲诉中开始理解她最小的儿子;


当我还想继续对母亲说很多很多话的时候,父亲从邻居家里聊完天回家了;


父亲一进屋就看见我和母亲说话:“你们怎么还不睡觉,一个星期能回来一次,又不是看到你妈;”说着又把话对准母亲:“还有你,都几十岁的人了。儿子要读书,要休息好。这么晚了还耽误儿子。。。好了,好了,都睡觉;还有羽儿明天早上可以睡个懒觉,我起早你就不要管了,我给你哥哥拿点核桃去。”


父亲一回来阻断了我本要说的很多话。母亲看着我走进自己的卧室后把门拉上回头只轻轻的说了句:“妈只希望你高兴,开心。晚上我会给你爸爸商量,也会让你爸爸也理解你。。。。,睡觉,明天早上妈给你煮碗土鸡蛋。”


看见母亲身影的离去,我毫无目的的看着天花板。


“如果父亲不同意我参军怎么办?如果明天母亲也和父亲一样的反对怎么办?”成为军人的渴望开始搅杀我正常的思维。


读书,考大学是山区很多父母对自己孩子的希望。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以后生活都比他们好。


可就是因为我们家里有军人的哥哥和军人的姐夫,而且我特别喜欢那绿色的军装。也许是看战争电影太多,历史上的那些英雄对我影响太大。参军的热血涌动几乎已经占据我全部的思维。


自己躺在床上在反复不停的思绪中,慢慢的睡着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6 4:44:37 被张羽视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