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狗儿

鱼缸养龙 收藏 6 228
导读:外甥女的抱枕,是一只半人高的毛绒玩具熊,熊肚子里装着电池和小喇叭,抱紧了,就会播放儿歌,“咿呀咿呀呦......”,旋律悠扬,飘满童趣。有一回,小女孩问我:“舅舅,你小时候有毛毛熊吗?”“有的,但不是熊,是猫儿和狗儿”。我常常想起幼时和我在一起的,那些乡村里的笨猫和土狗。 我的家在村边上,是一个小院子,五间正房,两间西房,院中有一棵枣树,一棵苹果树,还有一大丛玫瑰。枣树长得不高,树下拴着一条黄狗,眼神痴痴的,和人对视久了,就会有些害羞地伏下头。这是一条乡村里常见的土狗,说不来品种,暗黄色的皮毛,额

外甥女的抱枕,是一只半人高的毛绒玩具,可爱的小熊维尼造型。熊的肚子里装着电池和小喇叭,抱紧了,就会播放儿歌,“咿呀咿呀呦......”,旋律悠扬,飘满童趣。有一回,小女孩问起我:“舅舅,你小时候有毛毛熊吗?”“有的,但不是熊,是猫儿和狗儿”。有过童年的人,都会有玩具,快乐得时光总是难忘,如今,我常常记起幼时和我在一起玩的,那些乡村里的笨猫和土狗。

我的家在村边上,是一个小院子,五间正房,两间西房,院中有一棵枣树,一棵苹果树,还有一大丛蓬勃的玫瑰。枣树长得不高,树下拴着一条黄狗,眼神痴痴的,和人对视久了,就会有些害羞地伏下头。这是一条乡村里常见的土狗,说不来品种,暗黄色的皮毛,挞拉着耳朵,在额上有两个黑点,所以,这样的狗儿,被乡人称作“四眼”。

传统的农家,是没有闲钱和闲情的,驯良的动物和主人是一种相互付出的共生关系,自然不会有谁浪费粮食来把它们当成宠物白养活。猪是母亲过年的积蓄,鸡是日常的零花钱,养狗则是为了看家。我家的狗很称职,对进院生人仿佛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总是恨不得撕碎了事。它发狠时,在锁链的牵拽下,两腿站立,吡着獠牙大声咆哮,让人想起它和狼共同的血缘。但这条狗很忠心,对家里人十分爱护。我只有几岁时,把它当成马来骑,它也不恼。表妹淘气,揪着狗的舌头玩,黄狗痛的只流泪,却不忍下口,只知道用眼神哀求,很可怜的样子。

父亲在外边上班,有时带朋友回来,狗儿高兴,又会站立起来,但嘴里发出“呜呜”声是表示欢呼。父亲的同事也是生人,但黄狗不咬,家中的姑父,只在过年时才来,狗儿也一样欢迎。这样的狗儿,村里有个词来形容:“贵气”,因为它能想到什么样的生人是客人,好狗不咬上门的客。而邻家的村妇,来一次吼她一回,有一次,村里的老汉借用我家的平车,黄狗气急,被链子拴着,追不上,掉头将铁链咬的“咯吱”作响。当那人还回平车时,狗儿趴在地上不出声,等放好平车,便又一跃而起,大声狂吼。我那时在想:家里的财物与它何干?为什么不让借给人用?直到现在,这也是个想不通的难题啊。

村里的狗们,都没有名字,要唤它时,只需叫一声:狗,它能听懂。大概是由于每个人的口音不同,即使是一群狗,也能轻易唤自家的狗回家。这条无名的黄狗,一生几乎没有踏出过家门,因为跑惯的狗就不会卖力的看门,而那时,父亲在外上班,母亲又要下地干农活,家里没有一条忠实的狗儿是不行的。黄狗只在幼崽时,有过一些自由,半岁左右开始,就被常年拴在枣树下,一辈子生活在锁链的束缚中。狗的活动范围,以枣树为圆心,以铁链的长度为半径,大概能有几十平米。于是,狗在无聊时,绕着树跑,链子一圈圈缠到树干上,狗儿越跑越路越短,然后反向再跑,链子又一点点伸长,但总跑不出去自己画的圆。我看它可怜,有一次解开了它的项圈,于是欢乐的狗儿,感到摆脱束缚的轻松,继续绕着树,以它习惯的最大半径跑啊跑......

黄狗大约活了八岁,它和我一样幼小过,却比我长的快,在我还是少年时,他开始变老了。村中的生活凄惶,人也一年吃不上几顿肉,狗儿每天能吃点剩饭已是美味,有时,就给他喂点猪食。于是,黄狗把一块猪腿骨藏在树下,每天抱着舔,舔到像蜂窝一样布满窟窿眼,依旧舍不得吃掉。每晚把骨头埋在土中,次日刨出来,那是它的积蓄。黄狗做过最大的坏事,是在一年冬夜,把一双皮鞋,从窗台叼下,咬烂藏在狗窝里。狗是肉食动物,太久没有尝到肉食,皮革的味道让它难以抗拒。但这双很旧的鞋子,却也是家里不能随便丢弃的财产,母亲很生气,拿着鞋,像教育小孩一样,站在枣树下数落黄狗,它趴在地上,呜咽着,表达深深的悔意,这之后,黄狗再也没有犯过类似的错。即使刚孵出的小鸡走进它的身旁,都不会去扑咬。狗,服从着人类定下的规则,几万年的驯化,它们再也变不回狼了,狗儿的命,无奈的与人联系在一起。

在一九九二年的秋天,我家搬到了城市,黄狗不能带走,留在了故乡,连同老屋一起交给叔父照料。突然间看不见熟识的主人,狗儿自然想不出缘由,它很想念我们,有三个多月没有出过声,趴着不愿起来,就像哑了一样。又过了一年多,狗儿在一天早上,被发现死在枣树下了。有人看中它的好皮毛,想剥下来做垫子,叔父不忍,把狗儿埋在屋后的土坡下了。这是一个可爱的生灵,祖母说过,前世欠你太多的人,会变成畜牲来还。我家的狗,它又欠了我们什么?如果有来世,我愿意在轮回里,偿还。

狗儿是从邻家抱来的,我记得生它的,也是一只黄狗,每年都生一窝,总是瘦骨嶙嶙。那只狗,和他家的老牛有一种道不明的言法,每晚就睡在牛棚里。有一次,它在外惹了祸,被一群狗儿追着跑回家,怯怯的藏在老牛身后,那只温顺的老牛挺立起犄角,和欺上门来的狗们,怒目相峙,直到把它们驱散。但狗和老牛,在年老无用时,终于还是被主人卖给村中的屠户,宰杀了,它们的皮和肉,是最后的一点价值。两只动物的友谊,胜过了人间多少的义结金兰。


本文内容于 2008-3-10 9:45:20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