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30日一早,吃过早餐马上奔赴丹东火车站,我们将在这里上火车,奔赴朝鲜。到了火车站前的约定地点,旅行社的S先生就已经等候我们了,S先生反复叮嘱我们最多的话是到了朝鲜千万别说自己是记者,否则会带来很多麻烦,而且朝方不让拍的一定别拍。边叮嘱我们边给每人发了一个牛皮纸信封,要求把名字写在信封外边,并把手机放在信封里,然后统一交给旅行社保管,朝鲜目前不具备无线通讯技术,不许带手机入境实在让人不明白。S先生还说,带大相机的游客一定要注意,一旦海关问你们为什么带这么专业的相机入境,你们要坚决回答就是为了看阿里郎,别的什么也别说,海关一定不会刁难你们的!后来才知道,今年是金正日65大寿,全国上下一切为了阿里郎,因此以阿里郎的名义带大相机入境特好使,要是除了今年以外就不好说了,作为一个摄影记者的我,这叫一个后悔,在朝鲜的4天里我只能用我的小理光解决了。在火车站集合的时候还看到了一个北京报社的同行,他不光带了专业的数码相机,还带了一个120的玛米亚,看来这家伙要把朝鲜拍一个底掉。在闲聊之中不知不觉中过了边防检查,上了火车。火车看来已经很陈旧了,但很干净,经过7分钟左右的行驶,我们穿越了鸭绿江雄赳赳气昂昂到了朝鲜边境城市新义州。火车还没停稳,映入眼帘的除了标语就是伟大领袖的头像,火车站看起来也是破破烂烂的,有点像老照片记载中没改造前的西直门火车站。火车很快就停了,带着硕大大壳帽的朝鲜边防上来查护照,查护照的人很认真,他将护照首页与护照人的脸成一条直线检查,看后把照片交给一个比他岁数小的同事,不一会又上来海关,他主要是检查旅客行李,每个人的行囊他都要把手伸进去摸一把,态度很友好,笑嘻嘻的。当从我那杂志社的朋友包里翻出“小白”后,立马翻脸,叽里咕噜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我那朋友不会朝语,嘴里只反复叨唠着阿里郎、阿里郎……,海关就什么都不说了,开始检查别人的行李,遇到类似的情况,旅客都以阿里郎的名义搞定!


眼前的情况让陈礼洪惊呆了,他家的3间砖瓦平房,忽然变成了一堆堆的残砖废土…


上了朝鲜的火车,通过火车格局以及装修,杂志社的朋友很快就认出这是欧洲的淘汰的火车,火车上的一些标签很快就证实了他的断言,这火车是瑞典生产,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淘汰的。在新义州朝方导游金帅哥上了车,男的大约23-25岁左右,他反复强调的就是火车上不能向窗外拍照片,否则会把相机没收,在他“训话”的过程中快门声此起彼伏,显然他的话没有引起旅客的足够注意。但火车没走出多远,北京的同行就被抓“现行”人和相机一起被叫到了一个小房间,但很快他就背着相机出来了,他的表情告诉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后来一路上我主要的工作就是给其他人放风,听着包厢里噼里啪啦的快门声,我更后悔了……200多公里的路,火车走了差不多6小时左右,到了平壤。


下了火车马上参观第一站,金日成出生地叫万景台的一个地方,这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那里有免费的井水喝,这里的导游说,当年金日成就是喝这个水长大的,并当了国家主席。一听这话,中国游客立马告别了旅途疲劳,争先恐后喝不要钱的井水,这水有点凉确实还有点甜。只是杯子实在不卫生,几百游客轮流用几个杯子喝水,但没人提出。


参观完万景台直奔羊角岛国际饭店,这个饭店坐落在一个岛屿上被大同江水环抱。几乎所有外国游客都被集体 “困”在这里,即使晚上出来散步也不能离开饭店庭院半步。早就知道羊角岛饭店设备一般,也没什么可写,我还是主要说说羊角岛的赌场吧,但很遗憾这里不能拍照片,这里戒备很森严,根本没机会拿出相机。我们几个在火车上交的朋友约好去赌场参观一下,但所有人都顺利进入,唯独我没有进去,是因为我穿的是酒店的一次性拖鞋,属衣冠不整范畴,还好这个地方不许朝鲜人进入的,否则又给中国人丢脸了。马上回房间换好皮鞋,直奔地下室的赌场。这里我不得不说说羊角岛的电梯,电梯有8部,最外侧是观光电梯,楼道两旁各4部,我们住在17层,每次等电梯至少需要5分钟时间,而且关门的速度超快,几乎每次都能看到被夹住的客人,也每次能看到没赶上电梯的乘客。电梯运转速度很快,从一楼到17楼好像带着一股风一样,飞快到达。每次乘坐都会感觉头晕。赌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几乎都清一色来自丹东,赌场装修的富丽堂皇,大厅放的都是老虎机,玩的人很少,所有老虎机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在赌场前台我一眼就看到了北京同行的相机。往里走就听到了几个东北老哥在玩21点和压大压小的赌博游戏,服务员操着东北话,手法很麻利,瞬间就把扑克牌发给了游客,然后马上将客人的筹码收到自己帐下,我看了10分钟左右,就没看到客人收筹码的镜头。这个赌场是澳门人开的,当年主要是为了吸引国内去澳门豪赌不方便的贪官污吏,随着政府打击力度加大,贪官去的越来越少,取而代之是游客。杂志的朋友忍不住诱惑,马上拿出50元人民币参与赌博,只换了几个铜板就开始了他“发财梦”,但很遗憾,50元不到一分钟就被老虎机卷了。距离接受完万景台伟大领袖的光辉思想的洗礼就参与赌博,不过2小时左右的时间。羊角岛地下室不光有赌场还有桑拿等,这里的服务员都来自中国,他们不能单独离开酒店去酒店以外的地方游览,如果想外出必须在朝方人员陪同下进行,他们每个月的收入差不多是200美金,一年只能春节回家。


2007年10月1日,这天是我们的国庆节,这天我们参观了万寿台大纪念碑广场,金日成的巨大铜像矗立在广场正中。随时都有来自朝鲜全国各地或者平壤的群众集体来给金日成主席献花,每个人一脸严肃。我在留念的时候,身边总有一个朝鲜中年女摄影师,拿着尼康f4相机在我周围拍来拍去,我突然想起听说朝鲜间谍很发达,但没想到拍来监视我的女间谍居然这么老,让我很是失望。可我又没触犯法律瓶什么老拍我啊,我很犹豫,但考虑到她用的是胶片相机,别的游客也被她拍来拍去的,我就没多想,只想如果这样监控我们是不是成本太高了吧?


由于10月2日韩国总统卢武铉要访问朝鲜,因此10月1日参观板门店军事分界线的的计划被迫取消,


导游带我们参观是一个位于南浦的西海闸门,导游介绍说这个闸如何如何壮观,整个工程投资40亿元美元,耗时8年……,一个游客突然冒出中国三峡都看腻了,你们这个闸有啥看的?一句话让导游无语!


朝鲜也有凯旋门,比法国的还大。还有就是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礼品馆,摆放着全世界国家以及政党还有国际大企业送来的礼品,中国送来的礼品不是黄金就是玉器要不就是珠宝,小日本送来的都是台灯之类的廉价货。看了一个金日成的礼品馆我就没继续看金正日的礼品,我觉得实在没意思,无非就是想告诉参观者我们朝鲜最牛逼,瞅见没有,全世界的国家都想巴结咱们。


说说阿里郎吧,这是此次朝鲜之行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项活动,门票高达400人民币。而且位置很一般。长达90分钟的演出,让我这个来自中国的游客感到真正的震撼。阿里郎是一个大型团体操演出,今年又是金正日将军65大寿,因此又给阿里郎带来了特殊意义。我们的车刚开进五一体育场场就看到了很多小演员穿着统一的服装,高喊着口号,看到我们的车队,就向我们招手表示友好,听到齐刷刷的口号声,让我热血沸腾。


平壤的少年宫也很有意思,10月2日正好是星期二,这天朝鲜少年宫的一切活动都可以允许外国人参观,这个少年宫从外表看有点像怀抱,寓意我不必多说,无非就是表现领袖和劳动党如何如何关心儿童成长。我们到少年宫孩子们的活动也刚刚开始,我们参观了几个活动室,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间活动室里都有金氏父子的相片,小朋友的金氏父子眼皮底下参加课外活动。小朋友十分认真听老师讲课,似乎看不到游客到来的身影,该干什么干什么,自己忙自己的。少年宫的老师很会作秀,当我要拍一个弹琴的小朋友时,老师马上走来做辅导姿势,让我拍照,而且拍照时她故意会留出伟大的金氏父子在画面中的位置。走访了几个活动室我们就被领到一个大剧院模样的地方,在等待了大概10分钟左右演出开始,说实话我对这种演出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看到小朋友满脸假欢天喜地和夸张的笑容我真的想吐。我走出剧场打算走原路再看看小朋友的活动室,打算再去拍点照片,令我没想到的是,我前脚刚出来导游就根出来了,问我为什么不看演出,我的回答很简单就是没意思,她似乎也能明白我的想法。我在她的陪伴下按照参观原路返回原来的活动室,发现所有的活动室都空了,一个老师也没有,一个学生也没有,她很失望 我也失望。


在朝鲜逗留的4天里,我们这群游客没有机会接触到任何除导游以及酒店服务员以外的朝鲜人,也不知道大部分朝鲜人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遗憾。


朝鲜人是很淳朴的,就像他们的泡菜一样,辣的实实在在。他们热爱自己的国家忠诚他们的领袖,同样像泡菜一样辣的彻底,辣的没商量。他们没有互联网,没有无线通讯设施,更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动感地带,什么是阿迪达斯或者耐克。一次在行进的旅行车上,同车的一个东北大哥问导游朝鲜是怎么对待偷渡到别的国家难民的,导游金帅哥不加思索的说,我们国家没有偷渡的难民,如果有偷渡也是南朝鲜的,在场的游客一片哗然,但金帅哥导游不以为然,他反复说自己是多么想成为劳动党的党员,但他目前不具备做党员的条件,说到劳动党的丰功伟绩,他的话自然就多了,滔滔不绝,游客鼾声一片。金老头说真的一直印象就很好,但后来他所做的事情让我很生气,杀了他的心都有,在去朝鲜的列车上我们结识了金老头,他不是我们团的导游,他已经70岁了,说一口地道的上海普通话,在我们与列车警察聊天中,金老头主动当翻译,很快我们就混的很熟了。当我们在羊角岛酒店向他打听赌场位置的时候,他还开玩笑说,我一定把你们这些人的劣迹告诉你们的老婆,然后就是一顿疯狂大笑,我们都很喜欢他。但是在回国的路上,杂志社的朋友为了拍一张反应当地人民的照片时不幸被这个老家伙发现,并立即报告给了安全部门的特务。特务马上就根据老家伙的线索锁定了目标,这时朋友灵机一动将相机转交给了我,我迅速拿着相机远离开了簇拥的人群,跑到了二楼的窗户前,还没等我打开相机删除图片就看到特务从三个方向向我包抄过来,那个老家伙和金帅哥导游也在他们当中,特务中还有一个女的。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交出相机,我当作故意没听懂,便遭到这老混蛋重重的一拳直接打在我胸口上。他说,这是我们国家不好的一面你们为什么还要拍,我的解释是这是反应朝鲜人民勤劳的的照片,这老家伙却说我是胡说,他用的是普通话没带上海口音。我们被带到一个办公室,杂志朋友被迫写下“悔罪书”,金帅哥导游看过后马上翻译成朝文,然后毕恭毕敬交给“特务” 头头手中,暂时没有向我询问口供我就抽时间观察其中那个女特务的面容,她穿一件黄色西装,胸前别着金日成像章,嘴唇涂的口红艳的吓人,大概40岁左右。说句良心话我对这种货色的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但这又是我近距离接触为数不多的朝鲜女性之一,我还是耐着性子仔细观察了她一下。她的脸的确比一般朝鲜女性脸色好很多,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脸上的皱纹就像用了至少20年以上的麻布,那种奇怪的白里不见血色,是用大量劣质化妆品掩护起的“娇容”,她的胸部更是平坦如同飞机跑道,不光她胸部是这样我观察的其他朝鲜女性也是这样。医学家专家说女人胸部小除了遗传因素以外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因此我个人觉得两者都兼备。再看看那极普通的裙子,说不出是什么料子做的,反正看起来不是很上档次,裙子包裹着没有曲线感的臀部但露出了两条有黑又粗又短的腿,没想到就是这双腿却给了她追拿我的速度。我们的询问工作看起来很是麻烦,那个当官的又是打电话,又是叽里咕噜根金帅哥导游说什么,金帅哥翻译给我们的就是通过照片分析出我们是有特殊目的来朝鲜的,违反了朝鲜的法律,属罪大恶极范畴,应当严惩……还有没收相机,并需要交罚款!金帅哥导游也不在表现出那种彬彬有礼的气质,站在特务一边职责我们说一开始就觉得我们不对劲,是带着不良目的来朝鲜的,看来他为了加入伟大的劳动党立功心切啊。杂志社朋友凭借多年旅游经验判断出,这些人无非就是为了扎钱而已,没有金钱摆平不了的事情,于是的工作就是我和他开始和这帮特务进行讨价还价工作,特务方的报价是4000加相机,我们的意见是1000不给相机。对方开出1700不加相机我们同意了,但他们反复强调按照朝鲜相关法律规定罚款是可以砍价的但不能为我们出示收据!在金氏父子眼皮底下拿走了我们的罚款。据有关数据显示在朝鲜,坚挺的人民币在黑市与朝币的汇率是1:300。有些朝鲜普通人的年薪也就300人民币左右(以上数据只是听说而已,没有准确出处)。我们十分尊重他们的法律,交了罚款拿了相机,走人!并没要收据。虽然相机内的影像被删除,但他们忽略了数码相机都具备“恢复”的功能。对于我们来说,没有比照片更重要的事情了。我们坚信罚款他们一定会交到国家手中,因为他们都是劳动党的党员。


金小妹导游还有一个是金大姐都受到过高等教育,是我们团负责“监视”工作的导游,由于朝鲜旅游是不允许游客单独行动的,因此她们的工作倍加沉重,当两个游客提出身体不适打算回酒店休息时,金小妹导游显得很不自然,没办法旅行车开到了酒店(还好平壤不是很大),金小妹导游也陪同生病旅客一同进入羊角岛,没有再回到游客当中。我和杂志社的朋友在实在没有耐心看金正日礼品纪念馆了,便在门口欣赏风景,没想到金大姐也随后出来了,紧跟我们后边,观察我们行动。在吃晚饭的时候,一些客人开玩笑远离了团队,两位美女金导以为客人真逃离了团队,情急之下流下了热泪。


朝鲜吃的就没什么好写的了,出境前S导游早就说过,朝鲜虽然不是很富裕,但他们会以贵宾方式接待我们,他们会表现出很热情。保证能吃饱吃好!到了朝鲜后,吃的确实不是很丰盛,但每道菜肴都制作的很精细,尤其是泡菜,我每顿都能吃很多。还有那顿朝鲜冷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但说到冷面我还是觉得府右街延吉餐厅的冷面最好吃。


在10月3日离开酒店准备回国的时候,金帅哥导游开始拿出我们的很多照片以10元价格出售,我居然看到有我在金日成主席前的照片,不由的让我想起那个在万寿台大纪念碑广场看到的中年女摄影师的,没想到她不是间谍,没想到她这么有经济头脑。


最后写写在新义州准备回国的情景吧,由于发生了“罚款门”事件,很多中国游客对朝鲜方面很不满意,也表现出对我们的同情之心。在昏暗的站台上朝鲜海关用手电照明检查每个回国客人的护照,这时站台有一盏灯突然亮起,海关的检查速度大幅度提升,上百游客掌声一片。上了回国的列车,我的心更是激动,没走几分钟眼前新义州的黑暗突然变成了丹东的灯火通明,夜色斑斓!一些旅客发自内心喊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以上就是我此次朝鲜的经历,就是那个与我国一江之隔的国家,那个鲜花盛开的国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座桥 都能记录着中朝友谊 (图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去朝鲜的旅客很多 尤其是长假期间 (图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游客的装饰 (图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游客的装饰 (图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孩子也要检查 (图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