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敢打才会赢 ]武松打虎之后

新六军 收藏 36 653
导读:欣欣然学社/新六军 且说武松在景阳冈打死了那吊睛白额大虫,使尽了气力,手脚都已苏软。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捱下冈子来。走不到半里多路,遇上两猎户,把那打大虫的本事说了一遍。两个猎户听了,又喜又惊,叫拢那十个乡夫来,众人皆道:“我们为他,正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只捉他不得!如今壮士除了此害,可否便报我们一并之功,以慰我们皮肉之苦?”那二爷本豁达之人,便道:“由你等说便是。”众人大喜,五七个乡夫自把大虫缚了,抬下冈子来。 到得岭下,一乡夫飞也似赶到县城边一赌窑,唤出阳谷县贾都头,那贾都头正直输得垂头,越发

欣欣然学社/新六军


且说武松在景阳冈打死了那吊睛白额大虫,使尽了气力,手脚都已苏软。转过乱树林边,一步步捱下冈子来。走不到半里多路,遇上两猎户,把那打大虫的本事说了一遍。两个猎户听了,又喜又惊,叫拢那十个乡夫来,众人皆道:“我们为他,正不知吃了多少限棒,只捉他不得!如今壮士除了此害,可否便报我们一并之功,以慰我们皮肉之苦?”那二爷本豁达之人,便道:“由你等说便是。”众人大喜,五七个乡夫自把大虫缚了,抬下冈子来。


到得岭下,一乡夫飞也似赶到县城边一赌窑,唤出阳谷县贾都头,那贾都头正直输得垂头,越发的火大,只一脚踹去,怒道:“不去捉那大虫,来此做甚?”乡夫忙道:“那畜生业已了帐!”贾都头大喜,兀自骂道:“倘若欺我,有你等官司好吃!”转身进了赌窑,骂骂咧咧向庄家讨回了本钱,这才与那乡夫急奔岗下。见了死大虫,细问原由。两猎户道:“领了差事,不感怠慢,夜夜上岗设伏,遇上此畜生,一番打斗,终结果了它。”贾都头定睛看向武松,问道:“此汉子是谁?”猎户道:“此人也曾出了力的。”贾都头问道:“壮士高姓大名,亦欲何往?”武松道:“小人是此间邻郡清河县人氏。姓武,名松,排行第二,欲回家乡寻兄。”贾都头取出三十贯钱,说道:“壮士辛苦,且做盘缠。”武松傲然道:‘某岂为此钱打虎。”声了喏,取过行囊,自去清河县寻兄不提。


贾都头收回钱,厉声骂众人道:“且看身上血迹,自是那武松打死大虫,与你等何干?”众人磕头如捣蒜,道:“盼都头饶恕则个!”贾都头道:“今日之事,休得提起,否则定找你等干系!”众人应喏。贾都头便叫手下抬了大虫,投本处一个上户家去。


天明,贾都头洗漱罢,众多上户牵一羊,挑一担酒,都在厅前伺候。贾都头穿了衣裳,整顿巾帻,出到前面,与众人相见。众上户把盏,说道:“被这畜生正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连累猎户吃了几顿限棒!今日幸得都头来到,除了这个大害!第一,乡中人民有福,第二,客侣通行,实出都头之赐!”贾都头谢道:“非在下之能,托赖众长上福荫。”众人都来作贺。吃了一早晨酒食。贾都头唤过一秀才,写成一文,文曰:“阳谷县景阳冈上虎患猖獗,伤害过往百姓的性命,附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很大的威胁,社会治安环境也因此日趋严峻。在此情况下,阳谷县都头贾应雄,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遵照县里指示精神,亲自上岗捕虎,关键时刻方显英雄本色,他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一举歼灭虎患团伙。擒获虎首,体现了一位老官府工作者的政治操守和过硬的职业素质。为人民和地方立了功,除了害。人民群众交手称赞!”事毕,叫四个庄客将乘凉轿来抬了自己,把那大虫扛在前面,也挂着花红段匹,迎到阳谷县里来。


那阳谷县人民听得说贾都头打死了景阳冈上大虫,迎喝了来,皆出来看,哄动了那个县治。贾都头在轿上看时,只见亚肩叠背,闹闹攘攘,屯街塞巷,都来看迎大虫。到县前衙门口,贾都头下得轿来,入内一看,不见知县,也不作声。只身转往县城东南角,见一红楼,悬一扁,上书:“回香楼”。入得堂内,早有老鸨迎上前来,笑道:“都头好兴致,待叫姑娘们前来伺侯。”贾都头道:“谁要那些粉头,只寻堂尊。”老鸨笑道:“都头休要取笑,堂尊大人怎会来此?”贾都头:“休得瞒我,我自识得。”上得楼去,在一厢房门前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道“属下恭贺相公天赐大喜!”那阳谷县尚知县在房内正和一相好的妇人调笑,刚饮了十数杯,头正吃痛,听此一喝,一惊,酒劲到去了几分,认得声音,心下不快,暗想:这厮如何寻得此处?当下整理了衣冠,慢条斯理道:“何事喧哗?”贾都头道:“景阳冈上大虫已被属下打死,特来报喜。”尚知县心喜,不动声色开门一缝。贾都头把秀才所写文书奉上,尚知县细细一观,便道:“你便且去,明日上堂,端得给你大功便是。”贾都头喏喏而退。尚知县返身,笑道:“亏杀这厮立功心切,看清此贼好手段,竟知我踪迹。”赏钱与了妇人,自从后门回府。


且说尚知县回到府中,当下差人唤来师爷,如此如此吩咐一番,那师爷到也乖巧,道:“自当为相公办的妥当。”话休絮烦,这尚知县自去更衣读书,师爷便去府外办事不提。


次日一早,尚知县便着了官服,升堂高坐,待那贾都头与一干人等带大虫上堂,轻笑道:“都头好手段,竟将此锦毛大虫打死,凭地身手了得。”贾都头道:“托赖相公的福荫,偶然侥幸打死了这个大虫。”尚知县脸色一沉,把案上贾都头所写文书往下一扔,道:“贪天之功,着实可恶,身为官府之人,凭得有辱朝廷颜面。还不从实招来!”贾都头大呼冤枉,跪倒在地。尚知县唤出师爷,那师爷笑道:“都头休要抵赖,此有各猎户和乡夫证词,打虎另有其人.”说罢将一纸怔词奉上。尚知县道:“此贼刁蛮,不用刑如何肯招。且棍棒伺候。”早有两边衙役上前,不由分说将贾都头按倒,一顿棍棒。那贾都头如何吃得起,死哭烂叫。尚知县举手唤停,再次喝道:“还不从实招来!”贾都头只得将如何将武松打虎之功据为己有之事一一道来,师爷在一旁作了笔录,呈堂立案,让贾都头画了押。尚知县道:“还查实你这厮贪污枉法,欺行霸市等罪若干,本当写一道申解公文犯解本管东平府申请发落。念你跟我多年,饶你此次,着你去了官职,带罪至城西牢狱做卒,无我令旨,不许外出,此番一来,才保得你周全。”贾都头涕泠道::“多谢堂尊相公周全则个。”千恩万谢让人搀着去了。


尚知县趋前问师爷道:“那武松现在何处?”师爷道:“据报已往清河县寻兄。”尚知县道:“如此甚好。”又密密吩咐师爷一番。师爷道:“相公可要先通过州府衙门?”尚知县脸色一沉道:“照我吩咐便是,休要烦皂!”那师爷忙提笔速成一文,曰:“阳谷县知县尚专云在州府衙门的正确领导下,坚持以朝廷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落实科学发展观,励精图治,真抓实干,着力解决发展中的主要问题和主要矛盾,经济社会发展加快,精神文明和法制建设取得新成效,出现了稳定发展的新局面。工作中虽然也出现了问题,主要是阳谷县景阳冈上虎患猖獗,伤害过往百姓的性命,附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很大的威胁,但尚知县从人民群众利益出发,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实事求是、求真务实,讲实话、重实干、办实事、求实效。亲赴打虎第一线,不畏困难,临危不惧。最终取得完全的胜利。打死老虎一只,彻底消灭虎患。解决了群众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人民群众无不称赞尚知县是人民信得过的好领导,好干部。”尚知县细细看了,道:“点一队兵丁,拿此函自与那大虫一起速递东京朝廷。”


约莫过了数月,东京典司衙门有公文到,尚知县打开细瞧,上书:“阳谷县知县尚专云克勤职守,造福于民,补孟州知府缺,既刻赴任。”尚知县仍不动声色,找个由来辞了那师爷,又叫人拿钱去回香楼赎了那婆娘,纳做第九房小妾,收拾停当,带上大量行李细软,美滋滋的前往孟州上任去了。


正所谓有分教:“景阳虎吼辩人情,为事善看玲珑心,做得专云三分智,何说敢打才会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