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中国军人热血沸腾的宣誓!

狼王之王 收藏 15 600

李宗仁(1890~1969,广西临桂人,时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

“汤兵团正在南进,很快就会进庄, 你们不能后退半步,组织敢死队,发动反攻!”

背景:台儿庄战役最惨烈时,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3个师基本打光,孙来电哽咽着请求“撤到运河南岸去吧,给我们留点种子吧!感谢长官大恩大德”,李宗仁做出如上答复。孙连仲悲壮地说:“绝对服从命令,直到整个兵团打完为止!”


李家钰(1890~1944,四川蒲江人,时任第36集团军总司令兼47军军长)

“男儿欲报国恩重,死到沙场是善终!”

背景:1941年2月,四川省各界抗战前线慰劳团来灵宝县李部驻地劳军,李家钰亲笔书写如此字幅。1944年5月21日,李率集团军总部官兵左右冲突,卒在秦家坡陷入日军伏击圈。在敌寇密集火力射击下,总部官兵200余人全部殉难,李家钰头额及左腋被子弹和枪榴弹破片击中终因流血过多而牺牲。


马本斋(1901~1944,河北献县人,时任回民支队司令)

“伟大母亲虽死犹生,儿定继承母志, 与日本人血战到底!”

背景:为了招降马本斋,消灭回民支队。日本人抓走了马本斋的母亲。日军对马母威逼利诱,让她写劝降信说服儿子“归顺皇军”,享受“荣华富贵”,但马母坚贞不屈,并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争,最后光荣牺牲。得知母亲牺牲的消息,马本斋强忍悲痛写下上面的话


宋哲元(1885~1940,山东乐陵人,时任29军军长)

“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

背景:1933年初,日寇出兵侵占山海关,宋哲元率领军队奋勇投入长城战役。29军将士在喜峰口歼敌3000有余,“喜峰口大捷”轰动了全国。芦沟桥抗战枪声打响之后,宋哲元便命令师长以上的将领亲临前线指挥、督战,战斗之激烈,士气之高涨,实属空前。


孙连仲(1893~1990,河北雄县人,时任第五战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上前填进去。 你填过了,我就来填进去。 有谁敢退过河,杀无赦!”

背景:在台儿庄进行最惨烈的拉锯战时,死守北门的第31师伤亡惨重,眼看抵挡不住,且援军迟迟不至。师长池峰城来电请示孙连仲准予撤退,孙做出了如此答复。池师长知军令不可违,乃以必死决心,逐屋抵抗,任凭敌人如何冲杀,也死守不退……后迎来台儿庄大捷。



孙立人(1900~1990,安徽庐江人,时任中国远征军新38师师长)

“这些狗杂种!你去审一下, 凡是到过中国的,一律就地枪毙。今后都这样办。”

背景:1943年10月,第二次缅甸战役开始,孙立人指挥新38师连续占领新平洋、于邦。当日军俘虏被带到孙立人面前时,他厌恶地皱皱眉头,不加思索地向参谋下达上述命令。之后他与美军联手,把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日军第18师团打得死伤过半,狼狈逃出胡康河谷。孙被誉为“东方的隆美尔”。


谢晋元(1905~1941,广东蕉岭人,时任第524团团长)

“晋元决心殉国,誓不轻易撤退, 亦不作片刻偷生之计,在晋元未死之前, 必向倭寇索取相当代价,余一枪一弹, 亦必与日寇周旋到底。”

背景: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日军企图切断闸北、江湾中国军队的后路。谢晋元受命率第524团官兵411人(谢对外诈称800人)留守闸北,掩护大部队撤退。他坚守苏州河北的四行仓库三天三夜,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四行仓库巍然屹立,为国内外瞩目,百姓赞誉他们为“八百壮士”。


杨虎城(1892~1949,陕西蒲城人,时任17路军总指挥)

“拿出铁和血的牺牲精神, 领导我们收复东北失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背景:西安事变爆发之后,杨虎城在西安广播电台发表讲话,称就是剩了一兵一卒,必用在抗日的疆场上,虎城就是这个决心,只要民族能够争得生存,为功为罪,虎城是不计较的。希望全国同胞们以后不时指导,使虎城在抗日的战线上,不致有什么错误,虎城是十二分的感谢。


张自忠(1891~1940,山东临清人,时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

“吾一日不死,必尽我一日杀敌之责; 敌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贞至死而已。”

背景:这是他写给弟弟张自明的信。在枣宜会战牺牲的前夕,他从宜城东渡襄河督战仅率手枪营和七十四师的两个团,临行前留给副总司令冯治安的绝笔信中说,“本着我们最终之目标(为国牺牲)向北迈进。以后公私,均请我弟负责。从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


张学良(1901~2001,辽宁海城人,曾任东北军总司令)

“能使我之血,得染敌襟,死得其愿矣。 如蒙钧座之允诺,良生当陨首,死当结草。”

背景: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联合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扣押了蒋介石并同共产党达成“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协议。但张不久后即被蒋介石软禁,不能亲自带兵参加抗战。张学良多次通过探望他的宋子文、张治中向蒋介石表达抗日的决心


郑洞国(1903~1990,湖南石门人,时任中国远征军新1军军长)

“集中炮火,给我狠狠地轰, 把密支那炸成碎片……要死的不要活的。”

背景:1943年春,新一军猛攻日军缅北作战的大本营密支那,日军借此坚固工事拼死抵抗。郑洞国亲临前线,采取掘壕推进、分割包围、逐个歼灭的办法,并指挥部下对敌进行地毯式轰炸。最终导致日军全线崩溃,密支那城防司令官水上源藏切腹自杀,日军缅北防御体系从此土崩瓦解。


赵登禹(1898~1937,山东菏泽人,时任29军132师师长)

“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 只是老母年高,请副军长予以照顾 。”

背景:“七七”事变后,赵登禹率部北上。7月28日晨,日军在飞机数十架的支援下向南苑发起猛攻,赵右臂中弹负伤,部属劝其退出战斗,执意不肯。后奉命率部向城南大红门集结,不幸被日军伏兵开枪击中胸部,壮烈殉国。这是临死前让部署转告给副军长佟麟阁的话。


张发奎(1896~1980,广东始兴人,时任第八集团军总司令)

“尽最后一分力,流最后一滴血!”

背景:“七.七”事变后,张发奎表示“如果这次再不能对日作战,我决定入山为僧,今后永不问世事”。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张任第八集团军兼右翼军总司令,指挥所部在浦东击败日军数十次进攻并亲自指挥炮兵轰击日军司令部。撤出上海后,张发奎向部署作此宣誓。


张灵甫(1903~1947,陕西长安人,时任74军5l师305团团长)

“兄弟们,不怕死的给我冲, 小鬼子也没有两条命!”

背景:淞沪会战恶战嘉定,日军自持装备先进蜂拥冲锋,杀红眼的张灵甫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杀得日寇丢盔卸甲,打死打伤日寇800多人。之后的武汉会战,张灵甫率敢死队血战五天五夜,夺取张古山,为万家岭大捷奠定基础。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