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我披了一件宽松的纯棉男式衬衫,Jeanswest,我喜欢的牌子。

窗帘早已经被拉上了。习惯了只开窗前的那盏40W台灯,不说话,只沉默,灯光如同这不快乐的生活。昏黄的光泻落在旁边一只高脚玻璃杯中,杯中的温水便如有了灵魂一般,而白天的喧嚣便会在这水中溶解,直至消失。


一杯温水是我在夜晚不可缺少的东西,曾经有朋友笑着说我擅于保养,而我却知道那是因为我不喜欢虚伪和张扬,前者遮挡太多的纯粹,后者让人远离温暖。而温水会让我感觉安宁和温情。


落地窗的阳台外一抬眼就能看见所有到昆明来旅游的人们都要去一睹为快的西山"睡美人",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耳边轻响着最爱的墒情音乐,看着在夕阳余辉中沾了一条金边越发勾勒出美丽曲线的"睡美人"就睡在自己家的阳台上,实在生活中的一大享受.看着"她"渐渐变为黛色,最后连同自己一起沉浸入黑色的夜幕中,面对那星星点点的灯光,缓步来到阳台上,喝下一口就快变凉的温水,心便慢慢静了.


我喜欢站在远处看风景,而不愿意接近什么。因为知道彼此都是在路上的一群人,尤其是我。我知道自己无力挽留任何东西。那时一种接近潰烂的情绪,在我的心底缓缓流动。


一个喜欢写字的人,天生就是敏感而忧郁的。从小我就是喜欢在一边察言观色的孩子。安静的,自闭的,封锁了所有的倾诉和激情。写作其实是在进行一种渲泄,将所有曾经的记忆和幻想以及情感灌注其中。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她就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成为一个鲜活亮丽的自己,只留下一个空壳,等着喜欢和爱她的人们,去读这些文字,去感受她的激情和沉沦。


在BBS上帖的文字多了,便会有人问及我的名字。他们会想知道我的真实状况。

总是习惯性地笑笑,然后沉默。在网上,我很少和别人沟通,有些自闭的情绪,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心里,我感谢那些分享心情的朋友,虽然彼此陌生。我喜欢这种感觉,安全,温暖。


有时,我不喜欢按照网上的游戏规则去做事,便会招来一些ID的帖子。偶尔会去聊天室,无奈面对满室的喧闹却觉得自己面对那些陌生人词穷的紧。


很喜欢自己的名字,没有原因的钟爱。这是一种有着深深自恋的情感。曾经的那个冬天,因为一些变故而心情黯淡,于是便会在深夜里不停地写,写很多的文字。总有人会置疑,然而,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名字就像是一件厚厚的棉袄,温暖并替我御寒了整个冬天。


有时我会将电话号码给我欣赏的人。夜深的时候,我总喜欢把手机开着,于是便会有电话来。他们会说我的声音很好听,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只有我知道那是寂寞空洞的声音。还记得曾经有个女孩说就像夜空中漫无边际的风,我笑了,因为感动,因为风无法言说却深深的无奈。


从小到大,我一直喜欢很素雅的颜色,而固执地不愿意换上妈妈精心给我选的一套套款式新颖色彩绚丽的衣服,为此妈妈有些伤心,为她的爱不被孩子接受而难过。从此,突然明白,原来乖乖女的我身上也暗藏着一些叛逆的因子.

从小到大,我的体育都很糟,某死党是体院的高才生,无数次的为此而对我咆哮,总觉得有我这样一个体育成绩低得"60分万岁"的朋友是他的耻辱似的.其实,有个小秘密:我喜欢奔跑的感觉,刹那间心跳让我感觉窒息。在眩晕般的痛苦和快乐中,感觉自己和鸟一样,在风中疾飞。只是,因为自己先天就严重平足的原因,我不常在人前"卖弄"我难看的跑步姿势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喜欢旅行,因为生命中不安定的因素。旅行是童年的梦想长了透明的翅膀,一站又一站,飞行在人间天堂。记得那年初夏,我和馒头两人憩息在三亚的亚龙湾,那个与我想象中一样美丽的无法呼吸的白金海岸。每个清晨,独自一人走在海岸线上拣着被海浪冲到脚下无比可爱的小贝壳,拥抱来自海上的清风和阳光,于是知道了天涯其实就在心中。 看着白色的泡沫,想起那条小美人鱼.最想去的地方是传说中的Atlantica,那是美人鱼的王国.所以,在QQ上,我把自己的国家定位在了那个我从小就爱上的童话"海的女儿"的国家.还是喜欢安徒生的原著,卡通片里那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似乎却丢失了喜欢原本故事里那条为了爱无怨无悔的人鱼公主的理由.也许,骨子里的我注定爱上的就是有悲剧结局的故事吧!!!


用过一些牌子的手机,最终,我喜欢NOKIA.喜欢这个名字是因为希望终有那么一天,爱会让我相信一些曾经一直怀疑的东西。其实我知道自己是渴望拥有,渴望圆满,渴望被呵护的。选择是什么?是拿将要放弃的东西去换自己需要的东西。


喜欢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它强烈的辐射。我希望有一天它会让我的思维渐渐停止,不会再有这么多不安的念头。有时侯,自虐的倾向趋于明显:我会在寒冷落雨的夜晚走在少人的街头,会用很多零食把白酒那辛辣难喝的玩意儿强灌入自己的胃里(不过这样的经历有过一次就再也不敢有第二次了,谁让我的胃不好!最后受罪的还是自己!)。在激情和沉沦的快乐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孤独和落寞,然后沉沉睡去。那些无助的夜,我漫无目的地走,我不期待有人会牵着我的手,幸福是如此的遥远,我看不见任何东西。 朋友又担心我的状态了,对着手机大声的告诉他们,我现在是有些许的颓废,但请一定相信,我不堕落.太阳升起的另一天,我还是原来追着心目中那个太阳奔跑的我,而且永不轻言放弃!!!


曾经有过爱情,那是遥远春色里的记忆了。就像站在光秃的险峰顶上望见对面生机勃勃的山坡,有种想要过去的冲动,一种危险的美丽。爱情就像是装满了货物的卡车开过之后飞扬的尘土,等到尘埃落定,才可以看见原本的真相。


中文是一种神奇的语言,越来越庆幸自己生长在了这个古老神秘的国度,接触这种博大精深的语言。它有一种力量,不同的组合可以变幻出千种心情。再过一些时候,很想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到那座美丽的小城——腾冲.事实上我是在那个很有味道的地方出生的.很多时候,它只存在于我童年的记忆里:夏日的午后,有清凉的风,微洒的细雨,古老的建筑,悠久的历史文化,悠闲的老人和慵懒的狗。溪水是透明的,旅馆是别样的,车行是缓慢的,街道是安静的,心情是淡淡的,笑容是甜甜的,云朵是白白的,天空是蓝蓝的。


越来越相信宿命了。“宿命是一张摊开的安静的手心。我们站立其中。脆弱而暧昧”。从来就不要太多。朋友只要一两个,快乐只要一点点。太多会让我有种伤痛的情绪。有时侯我会问自己,有没有一种颜色可以形容生命,让空间和时间,不再苍凉而漫长。也会问自己,有没有一种颜色可以形容流浪,让过去和未来,不再是一片迷惘……

本文内容于 2008-1-10 10:26:06 被ardar00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