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汤和老鼠


------一代酷吏是怎样产生的


前不久鄙人写了篇《李斯与老鼠》的文章,用英文写的,看的人很少。当时游学说:李斯看到在厕所偷屎的老鼠,受到启发,发奋读书,从而改变了命运。二百多年后,大汉帝国已经取代了大秦帝国,老鼠生活水平提高了,那只偷吃屎的老鼠的第一万代子孙偷吃了咱们大汉帝国张汤的猪肉。这只老鼠和张汤命运结果这么样呢?请听我娓娓道来。


话说张汤的父亲当时是杜陵(今西安)人民法院的法官,有一天,他父亲要到乡镇法庭检查工作,就叫张汤看家。张汤的父亲回来后,发现家中游学律师送宣威火腿被老鼠偷吃了,父亲大怒,说这是要送给院长的礼物。这还了得,于是就命令张汤脱下裤子,露出黑湫湫的屁股,恨恨打了一台。


张汤受了这台打,心里很是委屈,俺张汤不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你不克找凶手,为何来打我?这该死的老鼠,看俺怎么收收你!张汤一怒之下,挖开老鼠洞,抓住了偷肉的老鼠,并找到了吃剩下的半条火腿。张汤拿了绳索将那厮困住,心想,鼠赃俱获,看你如何抵赖?


张汤对这只老鼠憎恨之极,于是张汤任审判长,适用简易程序立案拷掠审讯这只老鼠。最后张汤想对这只老鼠判处死刑,于是他查找了汉朝法律,从刘邦闹革命的时候定了个宪法(即约法三章,内容是: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余悉除去秦法)到相国萧何制定的《九章律》和博士孙叔通的《越宫律》都没有说偷吃一只火腿要判死刑,对盗窃罪判处死刑只局限于盗窃皇帝的舆服御物及陵园器皿等特定物品。显然盗窃一般物品(一只火腿)不可能定枭首、斩、车裂什么的。但是张汤脑壳一转,说,有了,董仲舒不是说了个“春秋决狱”嘛!也就是法官可以根据案情自由裁量。你这厮了偷吃这么大一只火腿,价值1000元——数额巨大,并且这只火腿是俺爹准备送院长的——情节严重,你祖先偷吃过大秦帝国李斯厕所里的屎——累犯,加重处罚。最后张汤宣判:“弃市,立即执行。”于是,大汉帝国的又一个酷吏产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