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南看中国(之一)

游学 收藏 0 122
导读:统治者们一直想要人们做愚民,于是事实焚书坑儒和文字狱这样的暴行。他们制定了法律,但往往又践踏法律。他们拥有权力,所有滥用权力,最后玩火自焚。

从云南看中国(之一)

冬至刚过两三天,气温还是在15度左右,一片春天的气象,没有秋风萧杀之感,不过也有一点儿冷。如果是在北方,我可能受不了一个季节的末尾;如果时间倒推96年,这样的冬天是一个不错的杀人天,尤其在北方更是如此。自汉朝到清朝,官家喜欢在冬天杀:杀猪,过年;杀人,好过年;杀书,过好明年。反正,一个字:杀。官家杀人用现在的话说是:执行死刑。杀猪,可以理解,百刀子进红刀子出。杀书,你没听说过吧。就是把书中的字给改了,或者把书给烧了,或者把读书的酸家伙们给活埋了。什么是历史?历史就是杀与被杀。黑人的是,就连追女孩子也叫杀。好了,这个是闲话,不说杀女孩,只说杀人与杀书。

昆明有个水塘,叫做滇池,池旁有一楼,名唤大观楼,楼上有一联,联上有什么,你肯定知道的。写这个对联的同学叫孙髯翁(长有一小措胡子的老叟)。他是在满族乾隆委员长在位的时候写的。乾隆委员长有个孙子,即后来的道光委员长,道光委员长的下面有个官,就是众所周知的阮元书记。这个阮书记可了不得,连那个“黔驴技穷”的贵州他也管着呢。咱们的古人名字比较复杂,你看这歌阮书记就知道:阮元,字伯元,号芸台,又号雷塘庵主,晚号怡性老人。他来咋家的云南干啥来着?最出名事儿就是杀书。他一到昆明,最不服气的就是这个大观楼长联,因此把孙髯翁的长联改了——杀书。杀人可以随便搞,但是要杀书,一般人是没有资格的哦。以前,只有中央政府及其官员才有杀书的资格。你读读《史记》,秦朝的中央政治局就杀过书,李斯杀过书;到了清朝,清朝的中央政治局就杀过书,康熙杀过书,乾隆杀过书。秦朝杀书杀,结果被刘邦给杀了;清朝杀人杀书,结果被国民党(缺了一人名)给杀了。

那阮书记是怎么杀书呢?他把 ‘伟烈丰功’改为“爨(读cuàn)长蒙酋”(烧锅做饭的大人),把“西翥灵仪”改为“西翥碧鸡”(大约清朝喜欢鸡吧)等等。阮书记为什么要改这个对联呢?大江南北的才子都称颂,包括后来郭沫若同学,他也表示赞美:“果然一大观,山水唤凭栏。睡佛云中逸,滇池海样宽。长联犹在壁,巨信笔如椽。我亦披襟久,雄心溢两间。”这诗好不好?嘿嘿,这个年头,你看着办吧。阮书记敢改,必定有他牛逼的地方。第一,清朝杀书之风犹存。清军入关以来,压着底部的根儿说,没把咱们的祖先当作人,这和鬼子来了没有什么区别。鬼子来时,也是这么整嘛。叫咱们的祖先读那种像道士做法时用的文字(叫鬼画符)——日本文字,不准说汉语,汉语书籍呜里哇啦的大大的给烧掉。清军也是这样,从康熙时候的“明史案”到乾隆时代的“古稀罪”案,康熙、雍正、乾隆从事的一项工作就是杀书,杀人。康熙委员长在任时,一个叫庄廷鑨同志编了一本《皇明史概》,对清朝发了几句牢骚遂招来杀身之祸。按照《大清律集解附例》,这是“十恶”中的“谋叛”,一般处以斩立决。于是《明史》案一干“人犯”七十余人被处以或凌迟、或杖毙、或绞死。“主犯”庄廷鑨也被剖棺戮尸,另外有好几百人受牵连处以流刑。乾隆委员长时期“古稀罪”案更让人叫绝。乾隆曾经自称古稀老人。当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尹嘉铨(大理寺卿)退休养老在家,听说乾隆来视察工作,于是前去拜见,也称自己是“古稀老人”。 乾隆一听发了火,说:我称古稀老人,政治局早已早已布告天下,你怎么也敢自称古稀老人?斩立决(死刑立即执行)。庄廷鑨编的《皇明史概》确有对清朝不满之词,但是乾隆时期,不需要书面文字,只要口头说了也是犯罪,某些词语的话语权只能是皇帝才可以使用,如乾隆的“古稀老人”,其他的如皇、朕等。清朝的文字狱就是杀书,这事件到了道光时虽然缓和,但是遗风尚存。孙髯翁的对联影射了清朝同其他王朝一样免不了灭亡命运,因此统治者篡改是必然的。

第二,阮书记很自信。阮书记当了官,又在中国作协当业余作家。看官:文化需要官家撑腰,官家需要文化点缀。阮元在道光时官到翰林院,多少也是有点墨水的。清军入关以来,对文化人就是剔头、打屁股,于是文化人的脊梁被抽掉。阮元也因如此成了御用文人。同时,阮元对自己的文学水平还是满怀信心的。因此,对不见经传的孙髯翁当然不屑一顾。结果,阮书记大笔一挥之后,后人给他留下了经典的评语:“软烟袋(阮芸台)不通,萝卜韭菜葱,擅改古人联,笑煞孙髯翁。”

清朝杀书杀人,把嘴巴不老实的知识分子杀掉,轻者下乡种田;知识分子的书统统上交,不能私藏,如果要读要看,就看《四库全书》。这《四库全书》也是杀掉其他不该活之着的留下该活的而编纂起来的。因此编纂《四库全书》的过程,也就是寓禁于征的过程,也就是大兴文字狱的过程,即杀书的过程。不利于满清的文献:杀;前人涉及契丹、女真、蒙古、辽金元的文字:杀。据记载,查缴禁书竟达三千多种,十五万多部,总共焚毁的图书超过七十万部,禁毁书籍与四库所收书籍一样多。满族人喜欢杀书,不是他们的独家发明,而是学汉人的招术。你看,封建社会的第一个王朝,秦朝,也是用杀书的方式开始了16年的统治。

秦朝的第一个委员长是秦始皇,他在位时期的出名事件很多,其中一个也是杀书,专利名称为“焚书坑儒”。 秦始皇委员长经过“北伐”和几次中原大战,统一了天下。接下来,他就琢磨怎么统治。博士(当时的博士不同现在的,表示有学问的意思,天下就那么几个,而现在的多如牛毛,北京大学的博士编起来可以成为一个声势壮大的啦啦队)淳于越提了个议案,说应当像周朝那样,把国家分成几个诸侯国,让子弟诸侯们去管理,当国王。即效法古人,不然统治不会长久。而那个老鼠哲学家李斯也提了个议案,他说,都是你们这些书呆子妖言惑众,因此,杀;你们读的那些书也害人不浅,杀。于是历史开杀了。所有与战国诸国有关的书全杀,《诗》、《书》以及其他人的作品,也杀。一时之间,咸阳浓烟四起,不知情的还以为是边境有列强入侵了。后来有所谓的知识分子卢生之流,把秦始皇委员长骗了,委员长就顺藤摸瓜,摸出一个犯罪集团,一是挖了一个大坑,把这干犯罪嫌疑人活埋了。秦始皇委员长动用如此统治方式,有其原因。第一,随着秦王朝这一空前大帝国的形成,统一思想已经是势在必行。帝国建立后,政治局召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要团结,就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那么怎么统一呢?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手抓杀书,把书给杀掉;一手抓杀人,把书呆子们给杀掉。要读书,只有读中央的书,要学习,只有拜当官的为师。

第二,李斯不想让其他人当国务院院长。李斯当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国务院院长啦,位高权重。他从老鼠哲学中悟出一条道理,要做粮仓中最好的老鼠。于是师从荀子学帝王之术,毕业后为秦王嬴政出谋划策。韩非子的学习比他好,他就不舒服,后来把韩非子谋杀了。现在全国统一了,如果有人学的“猫哲学”,比他的“老鼠哲学”厉害,且不是要吃了他?所以呢,李斯就提了这么一个议案:杀书。他又精通刑法,随即制定: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这就是非常出名的罪名:偶语诗书罪;法定刑:弃市,就是砍了脑壳,横尸街头。以古非今者族,即以古非今罪,刑法是杀死父母妻子儿女。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就是见知不举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即在脸上刻字,去修长城。李斯使用了威恩并施的措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他的院长地位,就连在文学上,他也实施垄断,因此后人说秦朝文章只有李斯一人。

哎呀,写了一个下午,西边的社会主义阳光照耀我,回头一看,封建社会的历史有意思啊,秦朝以杀书开始统治,近二十年后被刘邦给咩西掉;而清朝同样以杀书而终极了整个封建社会,其统治时间是二百多年。这就是历史,杀与被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