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 第一卷 弥勒也疯狂 第四章 什么世道?

我本沟渠明月照 收藏 1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URL] 老家是杭州,那岂不是寓意着天堂?裘惠玲,求会灵,岂不是寓意着有求必应?他(她)真是仙人?难道这都不是梦? 下午警察问完笔录走后,马小帅就一直在想这一段奇遇,可是在他还没有从遐思中回味过来的时候,娘就赶来陪儿子了。娘捎了一大食盒饺子来,足足有三碗。母爱是无言的,这些元宝似的饺子,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老家是杭州,那岂不是寓意着天堂?裘惠玲,求会灵,岂不是寓意着有求必应?他(她)真是仙人?难道这都不是梦?

下午警察问完笔录走后,马小帅就一直在想这一段奇遇,可是在他还没有从遐思中回味过来的时候,娘就赶来陪儿子了。娘捎了一大食盒饺子来,足足有三碗。母爱是无言的,这些元宝似的饺子,让躺在病床上的马小帅心里温暖极了。

他裂开腮帮子,也忘了仙人的嘱托了,毫无顾忌,毫不掩饰,吧唧吧唧风卷残云般把饺子吃完了,哪里还像个伤员。弄得老娘在一边总是提醒:“慢点儿,慢点儿,别噎着,你的伤口不疼吗?”她有点疑问,刚才说话还哎呦哎呦叫疼呢,怎么刚过了小半天儿就不怕疼了?

“哎呦——”马小帅这才想起了仙人的嘱托,连忙喊疼,本来以为是要假装,可是谁知真的疼了起来,脸上的伤口又迸裂了,渗出许多血来。

马小帅知道,这是天劫来了,心中暗骂:“还真他妈的灵验啊。”

看马小帅吃完饺子,娘心疼的问:“那个小闺女呢,怎么不守着你了?”

“人家有事儿,已经回杭州了。”

“什么?她倒狠心,这么快就走?咱这可是为救她才受的伤啊?!”

“算啦,娘,屁大点的事儿,也值得人家给咱当护士?看您那意思,再呆两天,还不得管她叫儿媳妇儿了?”

马老太太呵呵一笑,干瘪的嘴巴里露出了门牙下岗后的白牙黑洞。

她潇洒的摆摆手道:“算啦算啦,别人不管你,老娘我管你。”

娘是个开朗的人,也不拘小节。她告诉马小帅说大帅从医院里回到家吃了两碗饺子一抹嘴就走了,这次回来就是为你买房的那件事回来的,除去他撂给小帅的五千块和交住院费的钱,他又留下了六万块,说着老太太把存折掏出来交给了小帅。

古井市地税局上个月决定团购两百栋新房,每人一栋,连退休干部也不落下,算是为干部们谋点福利。

因为没赶上福利分房,那几年家里又困难,再加上小帅结婚离婚,直折腾到现在,娘俩还住在两间平房里面,冬天点煤炉取暖,每天都得洗衣裳;夏天空调不敢开,生怕线路老化再着了火。大帅几次想把娘接走,可是娘舍不得留下孤身一人的小儿子,再说她也不愿看自己大儿子那个“孝顺”儿媳妇的脸色,就这样一直陪着马小帅过着清苦日子。

马小帅把存折交还给妈妈,说:“娘,哥也不容易,一个人在省城打拼,嫂子的脾气又不好,我会尽快想办法还给他的。到时候住进新楼,咱就卖了这两间平房。”

娘看着小儿子懂事的样子,欣慰的笑了,爽朗地说:“再苦再累的日子都过去了,还怕这点儿小难关?娘还攒下了八千块钱,也给你,不过这可是我的棺材本儿,你记得还呀。”

“娘说还,俺就还,不过等你百年之后,我想还给你,怎么还啊?不如您就长生不老,最少只要我还不上钱,您就不能走,怎么样?”马小帅攥住娘那满是老茧的手动情地说。

“傻孩子,人哪有不死的?哈哈,我知道了,你这纯粹是想赖账不还。”老太太在村里的时候就有名的聪明,不然怎么能培养出两个大学生来?成功率百分百。

和煦的夕阳从窗户里照进来,照得屋子里一片金黄,谈心的母子其乐融融。

“好啦,老娘我去给你打饭,今儿咱回不了家,也不能饿肚子啊,想吃什么吧,咱这回有钱了。”老太太一贯是乐天派。

“俺还吃饺子。”马小帅撒娇地说。

一句话把老太太气乐了,伸手拍了小帅的脑袋一下子:“就知道吃饺子,你掉饺子窝里啦?”

这就是马小帅的母亲,和天下千万个妈妈一样,为自己的儿子奉献着一样伟大的母爱,一直到老。

天渐渐黑了下来,病房里果然没有再安排病人,也没什么人来看马小帅,这一点马小帅也很有自知之明,心里只是起了一个小波澜,心说要是局长受了伤会怎么样呢?

谁知道,他的想法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当晚,十一点时分,突然病房的楼道里热闹了起来,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医生们在跑着步奔忙。

马小帅在沉睡中醒了,他听着很多人在说话,而且声音好像还很熟悉,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李志远科长的声音,他的嗓音实在特殊,要是参加纪连海的模仿秀肯定拿冠军,可惜没人组织这样的活动。

“周局长的伤势怎么样?听说小刘伤的可是不轻。”李志远问道。

“没什么,就是些皮外伤,要不是小刘处理的果断,估计就全完了。”回答的小帅也听出来了,是办公室主任张铁成的声音。

“哦,那你先在这儿,我进去看看周局。”李志远说道。

“去吧去吧。”张铁成听起来很累的样子,是呀,前前后跑了一个多钟头,腿都跑细了。

李志远的脚步声咚咚咚远去了。马小帅自己躺在被窝里,老妈在一边的病床上和衣而卧,只盖了一个被单,好在天气已经很暖,倒也不冷。

听这意思周局也受伤了?你看我这臭嘴,刚想了想,他还真就受了伤?俺也忒厉害了吧?

不过,一转念,他又有点暗自神伤,嘿嘿,自己是重伤,竟然只有几个人来象征性的看看自己,而周局长只是皮外伤,看这样子,最少也有三十个人在颠前跑后;自己是在中午受的伤还没人来看,而局长是在半夜受的伤,那些人却从被窝里爬起来,也要赶到医院露个脸。

这就是世态炎凉,这就是中国特色,谁有办法扭转呢?出在你的身上不也是一样?这会儿你恨人家,可是如果你在那个位置上呢?没来看你的人你是不是会记住呢?你是不是专门提拔不来看你的人呢?想到这里,马小帅释然了,好在自己也受伤了,不用去看他,睡觉,等老子当了官,看你们这些三孙子怎么做我的狗腿子,想到这里,瞌睡虫已经占据了他的脑袋,昏昏沉沉他又睡过去了。

一觉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在似睡非睡之间,马小帅听到病房的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了,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进了病房,借着走廊里的灯光马小帅看得出正是办公室主任张铁成拖着疲惫的腿走了进来,看到临近门边的床上没人,他倒头就躺在了那里,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噜声。

马小帅没有说话,怎么说?说什么?他只有继续装睡。他心想,看来这当跑腿的小官儿还真不容易啊!就这么想着他又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一睁眼,张主任早就走了。马小帅心说这样走了更好,更省心,免得尴尬。其实他知道,张主任又没有瞎眼,他怎么会看不出自己来呢?

妈妈这时推门从外面进来了,端着一盆洗脸水,沾湿了一块毛巾,给儿子擦脸洗手。边擦边说:“听人说你们局长昨天晚上出车祸了,就住在走廊最西头的高干病房呢。”

“是吗?”马小帅有一搭无一搭的答道,他的眼被窗外树枝上的一只大喜鹊给吸引住了,大喜鹊望向室内,嘎嘎叫着,忽然又飞来一只,长长的尾巴黑白分明,实在漂亮,要不然人们总是淘汰不了黑白照片呢,有时候黑和白凑起来,比彩色的还要美丽许多。

“好点了吗?”林倩从门外走了进来,“昨晚一夜也没睡好,你们周局出了事,也住院了,大家伙儿都忙那边儿去了。”

“周局出事了?情况怎么样啊?”马小帅装作不知道,吃惊的问。

“就是在去海阳市的107国道上撞的车。”林倩答道。

“哦,什么时候撞的啊?”

“晚上十点多。”

“那个时候去海阳干什么啊?”马小帅也没思考就问。

林倩呵呵一笑,说:“你说干什么去?他会跟你报告?算啦,那些大局长的事咱不管了,你先好好养伤。来,我看看你的伤口。”说完,林倩撩开马小帅的被窝。

因为伤口的隐密性,马小帅很不情愿得用手试图捂着他的私处。林倩又咯咯笑着说:“你还害臊啊,都这么大的人了,我是外科医生,什么样儿的没见过?多大的没见过?撒手吧。哎,你救的那个小妹妹怎么不见啦?呀呵,家伙还真不小啊……”说着这话,她用力掰开了马小帅捂着的手,也不管老太太在一边,看了看伤口,又斜了一眼小帅的那家伙。因为要治疗,而伤口离那家伙又太近,所以医生在动手术的时候早就把内裤给扒走了。林倩看到马小帅的那东西属于大型,不禁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她有急事回杭州了。”马小帅红着脸说。

老太太在一边骄傲的笑了笑,也不说话。

“嗯,伤口恢复的不错,好好养着,估计十天半月的就能出院了。姑妈,记着别给他买辛辣的东西吃啊。”林倩嘱咐道。

“好啊,你费心了。”马老太太笑着送走了林倩。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