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秘史(五)

lier878 收藏 0 259

台湾秘史(五)






中国人民解入寰攻占南京,美国大工使留在了南京


蒋介石闻讯后,马上向驻美大使顾维钧发出密电,要他尽量阻延二人会谈日期。顾维钧夹在蒋介石和李宗仁便派甘介候与白宫联系。在日程已排好的情况下,杜鲁门决定3月2日会见李宗仁。


就在蒋介石宣告复任之后,李宗仁访美,杜鲁门仍然以“总统”礼仪会见李宗仁照外交惯例,李杜二人见面时应由顾维钧以“大使”身份居中介绍,蒋介石乃电令顾在介绍时,只介绍李宗仁是“副总统”。顾维钧不愿当面得罪李,便提前把蒋的训令拿给李看,李让顾维钧只管陪同,介绍则由甘介候担任。


结果会面时,杜、李二人把顾维钧冷落在一旁,双方互以“总统”相称,后来,艾奇逊则于脆借故把顾维钧引走,让杜鲁门与李宗仁甘介候三人密谈了两个小时。次日,村鲁门举行记者招待会,当记者问他以何种地位接待李宗仁时,杜答:“我以代总统地位邀请之,我以代总统地位招待待之。”接着记者又问:‘蒋介石不是已复任总统了?’杜鲁门答:‘我与他并无往来。’


此后一段长时间内,美国都把李宗仁视为“合法总统”,而视蒋介石为“事实上之总统”。美蒋关系的因之跌至历史上的最低点。当时有认认为,杜鲁门这个脾气倔犟的密苏里老农,不定还在记恨两党竞选时,蒋介石以金钱支持杜威的事,现在他仍在泄私愤。当然,李宗仁毕竟斗不过蒋介石,这也迫使美国人放弃了拥李的计划,那么还有什么人可以取代蒋介石。美国找这个人,一直找是“赶鸭子上架了”。美国的意图是支持台独分子廖文毅、瘳文奎兄弟领导的所谓“台湾独立运”,妄图排蓬头垢面在台湾之政府,实行所谓台湾当地人化。后来,美国看到此计划完全缺乏实感,廖氏兄弟没有任何武装,无法击败蒋军,也只好作罢。在美国人眼里,蒋介石成了烫手的山芋,用之不能,弃之又不成。


就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占南京之际,美国大使司徒雷登留在了南京,他没有按国民党政府的命令把大使馆撤往广州。司徒雷使生生于中国的杭州。1905年作为传教土在中国传教土在中国传教,1919年起任美国在中国办的燕京大学校长。1946年7月11日,即国共内战爆发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他在此时出任这一职务表明他是坚决坚持国民党反人民的内战的。


不过,现在司徒雷登要完成的使命却是与原来大不相同。


在中国人民民解放军隆隆的炮声中,司徒雷登惶惶不安地等在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内,他肩负着一次秘密使命;与中国接触、探讨与新中国联系抗苏的可能性。


枪声被锣鼓声代替,司徒雷登知道南京这个国民党定的首都已经易了主。于是,他准备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接触了。


他没想到是,他在南京解放后见到第一位中国共产党的军人是一名排长。这位排长出于对使馆豪宅的好奇,走了进去,见到了司徒雷登这个可恶的美国佬,他就不分青红皂白地狠狠地训斥了司徒雷登一番,然后扬长而去美国大使馆遂因此提出抗议。


这位排长当然受到了狠狠的批评。店铺们原应变这位年轻的排长吧,这些人从山沟里打进城市的军人是怀着对国外一切反派的恨来到司徒雷登面前的。他怎么会知道这是大使保护 呢?


尽管有此不愉快,司徒雷登还是要完成使命。他与陈毅举行了会谈。美国人的条件中国共产党当然不能接受,毕竟美国人带给中国人的灾难太多了。于是历史就没有按美国的如意算盘运行。]


司徒雷登不得不灰溜溜离开中国。


为此,毛泽东主席于1949年8月18日专为司徒雷登先生发表达一篇文章,给他送行,这就是著名的(另了,司徒雷登)




史海钩沉20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挣扎


在美国人眼里,蒋介石成了烫手的山竽,用之不能,弃之不成。蒋介石乘坐的“泰康”号军舰离开溪口刚7个小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就解放了蒋介石的老家。对蒋介石的一切遗迹台国人民解放军都给予了悉心的保护,如果蒋介石今天能活着回来的话,他会感到这里恍然昨日一般,山水、人文景观依旧,只是树又长高了许多,建筑有了更多的岁月的蒙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结束以后,蒋介石确定新的战略计划;建设台湾、闽粤,控制两广,开辟川滇,以舟山、马祖、金门、澎湖一线为前哨,使之成为反攻复国之桥梁,确定今后以台湾防务为第一。


蒋介石乘“江静”号军舰南下舟山群岛视察各岛防务。“江静”号原是上海沦陷时期由江南造船厂建造的客货轮,排水量4600吨,后经改装,由蒋介石乘坐,其设施豪华,舒适程度远远超过蒋原先乘坐的“泰康”号。


一连几天,蒋介石在舟山所属各岛往来巡视,有时登上各岛了解战备情况。他还特意带蒋经国登陆上普陀山,专访济寺。普陀山据说是颇有灵气的仙山,那里的神秘使许多人往往把未来的命运寄托于山中的神庙、僧人。蒋氏父子面对寺内供奉的“果如”和尚塑像,焚香祷拜。果如和尚曾为溪口雪窦寺主持,蒋母王氏皈依佛教,即拜果如为师。蒋介石幼年亦常在果如和尚面前聆听教诲。蒋介石嘱咐普济寺主持将果如和尚的塑像、生前照片及遗墨好生保存,期望来年能再来祭拜。走出山门,蒋介石感慨万千,国事看来真到了无可收拾的地步了,此时尚存一息希望的唯有福州。


6月21日,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飞赴福州,在福州南郊机场办公大楼召开临时军事会议。


从上海逃出的汤恩伯、福建省主席朱绍、第6兵团司令李延年及驻福建的各军长、师长80余人参加了会议。蒋介石训示;“我是一个下野的总统,论理不应再问国事,一切由李代总统来处理,但想起总理(孙中山)生前的嘱托,勉以‘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的遗言,现在是我党危难关头,所以,我以党的总裁地位来领导大家同共产党作殊死战。”顿了一顿蒋介石又强调,“福建必须死守,台湾是头颅,福建就是手足,没有福建即没有台湾。福建若陷落,其政治影响极大,福建坚决不能丢。”


训话之后,蒋介石又走到大幅军用地图前,对浙、闽、粤边境和各海岛的防御作了防守部署。接着又召见了主要将领个别谈话。为了鼓舞士气,蒋介石说;“处绝处可以生,有我领导你们,有台湾在,即使大陆尽失,也可复兴。”


然而不到两个月,福建就被解放军攻克了。于是,蒋介石赶紧带着十万国民党军队防守,但多成惊弓之鸟。11月28日。整个重庆已被解放军第47军、第12军和第11军紧紧包围。第二天,市内已能听到隆隆炮声,蒋介石在其抗战时曾住过的山洞陵园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撤离重庆,并对重庆进行大规模破坏,同时还没有忘记了命令毛人凤将关押在“中美合作所”的杨虎城一家杀害。这位精力旺盛的蒋介石到这时候还没忘了报13年前“西安丁变“兵之宿仇。同时被害的还有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宋绮去夫妇他们的儿子小萝,实为蒋介石一失人性的暴行。


晚上10时左右,蒋介石住地后枪声大作,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了总攻击。蒋经国催蒋介石紧离开危险之地。父子二人只好下步行,午夜始达机场,当夜就睡在“美龄”号座机里。


11月30日凌晨,由衣复恩驾驶的“美龄”号专机离开重庆。“美龄”号起飞之际,解放军距重庆白市驿机场仅10公里之遥。如果是在现在,蒋介石的飞机就可能跑不了了。


史海钩沉22


国民党军队能守得住台湾吗?


“美龄”号在台北徐徐降落,陈诚、孙立人等人前往机场迎接。此时,天气阴沉,机场周围一片萧瑟景象。蒋介石想起台湾光复的第二年,他曾偕同宋美龄及随从人员,浩浩荡荡乘专机抵达台湾,以“领袖”身份进行视察。台湾各界举行盛大欢迎仪式,当蒋介石与宋美龄并肩出现在人群前面时,欢迎的人群高呼“万岁”,经久不绝,轰动整个台北市区。


可惜此时的蒋介石已没有当年从日本手中收回台湾时的心情了。他心里明白,如果台湾不保,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蒋介石的国民党军能守得台湾吗?


当时,国民党军在台湾的实力,陆军号称60万。而实际上,很多单位徒具虚名,官多兵少,或有官无兵成为普遍现象。更有甚者,官兵成为复杂,职业军人中,混杂着从大陆裹胁来的农民、渔民及流亡学生,在正规野战部队中,也有保安团等地方武装拼凑成份。这些未经整补训练的乌合之众,根本无作战能力。空军当时有兵员8500人,各种400架,但皆为旧式飞机,且缺乏零件和航油,只有极少一部分可供随时使用。海军官兵45000人,包括两个团的海军陆战队,拥有战舰70艘,包括6艘美制驱逐舰,以及一些扫雷艇、登陆艇等,但海军同样缺乏零件,实际作战能力低于编制能力。在美国拒绝军援的情况下,台湾的陆海空三军都经不起长时间的战争消耗。


蒋介石乘飞机赴台台北后,指定胡宗南在西昌疫立大本营,以在大陆作最后一搏。蒋似是而非石所以要胡宗南守西昌,主要目的在于向国内外表示,国民党在大陆上尚有军事据点,并未完全放弃大陆,借此以争取美援。蒋要求能守西昌三个月,但不一定要守够三个月,能守多久算远销久。


1949年12月18日,台湾国民党当局宣布封锁大陆沿海港口,布放水雷,照会各国,警告外轮勿驶入危险水域。蒋介石要扼住大陆的喉咙。


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发表文告,宣布复任总统。


他在文告中称:“进退出外,一惟国民之公意是从。”他蒋介石认为人民缺不了这个草寇般的人物。蒋介石要争取民心。


蒋介石复出任总统后,立即着手组织新内阁,由陈诚接替阎锡山任行政院长,张厉生任副院长,黄少谷任秘书长,叶公超任外交部长,郑道儒任经济部长,贺衷寒任交通部长,林彬任司法行政部长,程天放任教育部长。除了留用叶公超、严家淦任财政部长,叶公超任外交部长,郑道儒任经济部长,贺衷寒任交通部长,林彬任司法行政部长,程天放任教育部长。除了留用叶公超、严家淦、黄少谷外,其他阁员被全部撤换。蒋介石要巩固内部。美国人认为台湾能守得住吗?


1949年10月底,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主持了远东会议讨论会,决定暂不向国民政府提供这援,而且也不应试图把台湾和共产党控制的大陆分离开来。


12月初,国民党政府迁逃至台湾,美国政府没有命令自己的驻华外交使节去台湾,美国中央情报局认为,如果没有美国的军事占领或控制,台湾“大概将于1950年底置于中国共产党控制之下”。


美国国务院也在此际将一份机密的备忘录告知海外情报官员,表示台湾的失守是迟早的事,要求他们将这种损害减轻到最低程度。


杜鲁门政府,曾多次公开或私下表示,“不予蒋庇护”,“任其自生自灭”。12月29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召开国家安全会议,研讨台湾问题。会议分为两派:一派以参谋会方式主席布莱德雷为代表,他坚决主张派军事顾问团赴台,帮助蒋介石防守台湾,菲律宾、日本将受到威胁。


国务卿艾奇逊予以驳斥,认为共产党事实上已经控制了全中国,其原因是因为国民党自己的崩溃。美国必须承认这个现实。台湾的陷落,即使美国介入也无济于事,无非使之推迟一年而已。,而且美国的西太平洋防线,有没有台湾在无足轻重。


杜鲁门最后支持艾奇逊的意见,决定抛弃蒋介石和台湾。


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召开记者招待会,代表美国政府发表了《关于台湾的声明》。声明再次确认《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中关于台湾归还中国的条款,宣告美国政府无条件的认为台湾是中国的领土。杜鲁门特别强调指出:“美国此时不想在台湾获取特别权利建立军事基地。它也不利用其武力以干涉台湾现在的局势。美国并不采取足以涉及中国内战的途径。同样的,美国政府也不供给军援与军事顾问于台湾的中国军队。”


杜鲁门的这个宣言,无疑等于向全世界宣布:美国决定抛弃台湾。这个声明,对蒋介石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蒋介石痛骂美国佬,严令各新闻单位不得就此方面泄漏一个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