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秘史(四)

lier878 收藏 0 384
导读:台湾秘史(四) 台湾秘史又来了一个姓陈在台湾,当陈仪被解职后,接替陈仪的是魏道明前面讲过,一开始蒋介石还没有杀陈仪之意。反而为了保陈仪的面子,解职是以撤消台湾高度集权的“行政长官”的形式完成的。魏道明乘“自强号”专机赴台时,他的身份是新设立的台湾省主席,无军权。不过,支于魏道明,蒋介石不不视之为贴身亲信。于是,1948年12月30日,一道命令又从大陆飞向台湾,由陈诚接替魏道明出任台湾省主席,蒋经国接替丘念台任台湾省党部主委。据说,此项人事变动魏道明事前无所知,以至魏的老婆事后大骂蒋介石: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台湾秘史(四)





台湾秘史又来了一个姓陈在台湾,当陈仪被解职后,接替陈仪的是魏道明前面讲过,一开始蒋介石还没有杀陈仪之意。反而为了保陈仪的面子,解职是以撤消台湾高度集权的“行政长官”的形式完成的。魏道明乘“自强号”专机赴台时,他的身份是新设立的台湾省主席,无军权。不过,支于魏道明,蒋介石不不视之为贴身亲信。于是,1948年12月30日,一道命令又从大陆飞向台湾,由陈诚接替魏道明出任台湾省主席,蒋经国接替丘念台任台湾省党部主委。据说,此项人事变动魏道明事前无所知,以至魏的老婆事后大骂蒋介石:我们做得这样好,换人也不告一声,真是老混蛋,老混蛋!


蒋经国乃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兼悉心培养的接班人,蒋介石最放心自不必说。但那陈诚何许人也,在此危难之际,能受蒋介石好如此重?陈诚与蒋家的关系非同寻常。


陈诚,字辞修,浙江青田人氏,1922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炮科。1924年在黄埔军校任上慰特别副官时,有一天,访友归来,夜未能寐,遂取案头《三民主义》挑灯夜读,直至指晓。巧就巧在当时的校长蒋介石巡视到这里,见世诚所率炮兵威震敌胆,弹无虚发。当时任教导一团团长的何应钦曾高度评价说:“陈连长三炮定江山”。


“西安事变”时,陈诚与蒋介石同时被扣,在整个事变过程,陈诚表现出对蒋介石的极大忠诚,深获蒋介石厚爱。蒋后来对他人说:“中正可一日无辞修”。


陈诚与蒋介石除了有同乡、黄埔关系外,还有一层翁婿关系。陈诚的夫人谭祥为谭延的三女儿。“四。一二”政政变后谭延曾出任南京政府主席,谭是有铬的“和事佬”,人称“文甘草”,实际上他是专为蒋介石保管大印的。谭延的三女儿又认宋美龄。在陈诚担任蒋介石的“五大主力”之一第18军军长,蒋介石让宋美出面,将谭祥许配了陈诚。一登龙门,陈诚身价倍增。


陈诚在统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时,屡战屡败,被戏称为“常败将军”,以政有的国大代表强列要求蒋介石杀陈诚,“以谢国人”。蓬头垢蒋介石当然不会这么做,不过,蒋介石对陈诚的军事才能又实在不欣赏,于是只有将陈诚暂时挂起来,待机再用。


陈诚接到蒋介石的任合时正在台湾“养病”,当天即与魏道时办理了交接。而蒋经国则随侍蒋介石,实际关没有省党部就职。


蒋介石几天后又加委陈诚兼任台湾省警备总司令。在台湾,陈诚只听蒋介石的,对李宗仁的命令概不买帐。李宗仁曾以代总统名义令陈诚立即释放张学良,并专程派程思远到台督办,但陈根本不把李宗仁放在眼里,从此李宗仁不知难而退,不再过问台湾事务。


于是陈诚开始经略蒋介石的“葬身之地”在内外交困之下,尽管蒋介石不断默念“庄敬自强,处变不惊,慎谋能断”的古训,但仍不免心烦意乱。冷静这余不得不考虑自己的进退问题。


1948年12月31日晚,蒋介石集团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40人聚餐。饭后,蒋介石冷冷地说:“现在局势严重,党内有人主张和谈。我对于之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在元旦发表。现在请岳军(张群)朗读一遍,征求大家意见。


文告最后暗示:“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张群念完文告后,蒋问李宗仁有何看法,李答:“我与总统并无不同的意见。”在座的谷正刚、张道藩、王世杰等人则不赞成发表这个文告。


蒋介石愤愤的说:“我并不要离开,只是你们党员要我退职,我之愿下野,不是因为‘国党‘,而是因为本党中的某一派系。”众人皆知,蒋的“这一派”是指桂系。


史海钩沉15


蒋介石曾企图自杀


20天后,即元月21日,蒋介石邀请五院院长就午餐,正式宣布“引退”。国民党中央社播发了蒋下野文告。文告称:“.......特依据中华民国宪法第49条起,由李副县长总统代行职权,并符勉全国军民暨各级政府,共矢精诚,同心一德,翊赞李副总统,一致协力,促成永久之和平。”蒋介石于当天飞离南京,在杭州笕桥机场小住,于次日晨乘机飞抵宁波栎社机场,然后乘车前往溪口。溪口,将介石的老家。


蒋介石此次来溪口,表面上是“隐居”,实际上更多的是带有与家乡决别的味道。否则,这位实际上仍然掌握着军政大权的“隐士”怎么不去选择一个更便于“遥控”各战场的地方去隐居呢?


有意思的是,蒋介石选择的住处是一个坟庄棗蒋经国亡母毛福梅墓旁一幢中西合壁的小型建筑棗“慈庵”,也许,只是在这样的地方,蒋介石在才能真正地使脑袋清醒过来,也许蒋此举是为了表示“革命”不成,将杀身成仁。


蒋介石也曾有过“杀身成仁”的念头,那是4月23日获悉南京“陷落”那一刻。蒋介石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顷刻间瓦解,南京也丢了,他感到无颜再活在世上了,于是向家人流露出自杀的念头。他要学希特勒。蒋的家人听罢着实惊恐万分,纷纷予以劝阴,蒋介石这才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了南京,兵锋离溪口也就不远了,蒋介石只有另择“隐居”之地了。4月24日中午,蒋介石命令准备船只,明天启程。其实,就在这天上午蒋经国已将妻儿送往台湾,“以免后顾之虑”,自己留下来,是为“处理有关溪口事物,作永别准备。”


第二天上午,蒋介石偕子蒋经国到蒋母王采玉墓前辞别。蒋介石是个孝子,他非常爱他的母亲,他的母亲也非常疼爱他。王采玉这位一度当带发尼姑的妇人与蒋你蒋肇聪育有二子一女,蒋介石行一。王采玉信佛,听了看相人“必出贵子”之言,便对蒋介石格外疼爱,并悉心培养,蒋介石终于没使母亲失望。立在母亲墓前的蒋介石心情沉重。母亲看到蒋介石得意的日子就去世了,如果母亲在天有灵,看到儿子这番落魄的样子会多么伤心。


两行热汪从蒋介石脸上流下,渗入家乡的土地,渴完母亲陵墓,蒋氏父子二人又上飞凤山。站在山的最高处,家乡景色一览无余,这是对家乡最后的扫视了。


从飞风山下来,蒋多父子本想再到蒋经国的出生地丰镐房看一看,“而心又有所不忍”,再者,丰稿房内,已无至亲。父子二人又想向乡间父老辞行,又更不忍。看了他们,又无法携其同走,徒增依依之恋。于是,从飞凤山下来,便直接乘车奔象山港,“泰康吼”军舰早已停泊在那里等着他们。不过,实际上蒋介石俏然离乡决不只像他所说的那样,是“落魄之人”碍于脸面,不想徒增曾别的悲,蒋介石这样做,多半是从安全角度考虑的。当时在溪口所在的四明山地区,共产党支部的浙东游击队十分活跃。负责保卫蒋介石的交警旅长杨遇春,就是在离溪口仅20多里的公路上被游击队俘获的。交警旅长都保不了自己,怎能保证老蒋的安全。关于告别溪口之事,蒋经国事后曾有一段追忆:“极目四望,溪口无语”,当时“天气阴沉益增伤痛。大好河山,几至无立锥之地!且溪口为祖宗庐墓所在,今日一旦抛别,其沉痛之心情,更非笔墨所能形容于万一。


此后,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二人就再也没有活着回过家乡。


蒋介石到达杭州时,陈诚也从台湾赶来向蒋介石“述职”。台湾要确保万无一失,不能有丝毫麻烦,要稳定,尤期是经济“总裁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陈诚胸有成竹。“那就好,不过,、还是陷蔽一点,现在李宗仁是代总统,凡事谨慎从事。:”“是,我一定办好”。


史海钩沉16


美国婉拒蒋介石


笔者曾在美国学者LASAT先生的US INTERESLS IN THE NEX TAIWAN 一书中发现,当时美国杜鲁门政府制订了一个战略,就是以美国帮助中国共商党打败国民党为条年,换取新中国不与苏联结盟。美国政策的新变化,使蒋介石对美国人有更加深刻的了解。蒋介石在以后的岁月里,又多次吃过美国人出尔反尔的苦头。美国人需要他时,可经以将他奉为上宾;而美国人不需要他时,可把他看作之丧家之犬。


在抗日战争时期,具体地说是1943年初,他的夫人宋美龄女士在美治疗皮肤病后,会风了罗斯福总统夫人,并先后在白宫和国会及全美各地四处演讲。好那高雅的气质及雄辩口才使美国举国若狂,掀起了一股宋美龄旋风。美国两家最著名的《新闻周刊》和《时代周刊》杂志都以她为封面人物。甚至纽约还组织了一个由洛克菲担任主席、大约有270名著名的有影响力的人士参加欢迎蒋介石夫人公民委员会。随着宋美龄旋风刮遍美国各地,数以千万乃至上亿美元的援助纷纷汇到中国,支援中国的抗日战争。


然而五年以后,当蒋介石在国共战场上败局已定时,他又想让宋美龄女士再次去美国施展“魅力”,这一次的结果却大相径庭。


1948年11月28日,在国民党政府再三请求下,美国国务卿马歇尔同意宋美龄以以私人贵宾身份赴美,宋美龄乘坐美国专机抵美。


美国人知道宋美龄女士是来干什么的,因此,可怜的蒋夫这一次在美国备受冷遇,华盛顿没有给宋美龄铺红地毯,没有邀请她在白宫夜,也没有邀请她向国会讲话。杜鲁门甚至用挖苦的口吻说:“她到美国是为了再一次得到施舍,我不愿意像罗斯福那样让她住在白宫。我认为她也不太喜欢住在白宫,但是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我是完全不在意的。”


12月3日,宋美龄会马歇尔。10日,杜鲁门只给了宋女士30分见面时间。宋美龄向他们提出了要求美国继续援助蒋介石的计划。对于宋美龄的要求,杜鲁门和马歇尔均反应冷淡。


杜鲁门告诉亲美龄:“美国只能付给已往承谨的援华计划的40亿美元,这种援助可以继续下去直到耗完为止。美国不能保证无限期的支持一个无法支持的中国。”宋美龄在美期间,争取美援的活动一列所获,这使她不禁想起罗斯福在世时给予她的荣耀。徘徊数日,宋美龄离开了华盛顿,来到纽约费代尔的孔家别墅居引志来,从此再也没有踏上大陆,直到1950年,她才归合。看到宋美龄访美报告,蒋介石不禁黯然泪下,他瘫坐在椅子上,沉思默想。此时他对自己过去做的一件事非常后悔,虽不能说这件事决定了宋美龄女士在美国的遭遇,但这件事多少还是影响了蒋氏与美国现政府之间的关系。那是1948年美国总统选举时,蒋介石把筹码压向了杜威,而不是杜鲁门,因为杜威况选演说中声称要增加对国民党的援助。


1948年6月,蒋介石派陈立夫到美国为杜威竞选美国总统活动1948年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纽约州州长杜威成为杜鲁门的主要竞争对后。杜威是共和党对社会主义持强硬态度者。他在竞选常常演说中宣称:将增加对国民党政府的援助。蒋介石希望村威能在大选中获胜,那样,坐在白宫里的将不再是吝的杜鲁门,而是慷慨的杜威。不附带任何条件的美元援助,就会源源不断的流入蒋氏的腰包。


蒋介石特别命令驻美大使顾维钧授以杜威星勋章,并以现金资助共和党的竞选。同时,让定居美国的孔祥熙以他的私人全权代表名义在美活动,为杜威选出钱出力。


结果众所周知,杜鲁门蝉联总统,杜威却落选了。蒋介石白花了许多钱,既失望又,不得不在11月6日致信杜鲁门总统,要求美国政府迅速提供并增加军事援助。但他的要求遭到杜鲁门的婉言拒绝。


史海钩沉17


黄金国宝大偷运


向陈诚面授机宜后,蒋介石转向身边的蒋经国说:“我有两年事交给你去办,一是监造定海机场,二是台湾现在经济困难,中央银行不是还库顾虑不省黄金和白银吗?你要妥善安置好。”“好的,我一定亲自去办妥”蒋经国连忙答应。接令后,蒋经国与陈诚二人分头行动。蒋经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催促国民党空军总部,突击把定海机场修成了,以此为基地,出运空军接应和掩护,即使好听此汤恩伯的部他果然得了定海空中楼军的接应和掩扩,即使如此,汤恩伯本人也险些被解放军活捉。


蒋经国做的第二件事是在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瞒住了代总统的江面上,一艘军舰军舰昌着浓烟,点火待发。附近的江面实行严格的航行管制任何船只不准靠近,港口戒严,从外滩,南京路直到外白渡桥,每个路口都由荷枪实弹的兵士把守着,不准任何行人和车辆军舰。天未破晓,这舢满载黄金铁军舰开出吴淞口,然后加大航速,向基隆驶去。


尽管此事做得极为秘密,但还是被李总统知道了,李宗仁立即将俞鸿钧撤免,委任财政部长刘攻靶代理中银总载。然而三个月后蒋经国又拍密电将已至香港的俞鸿钧召回,在汽恩的协助下,利用俞鸿钧的关系,瞒过李宗仁和刘攻芸,将剩余的黄金、美钞又运回台湾。李宗仁发现时已经迟了,李仁宗大动肝火,知道蒋多父子是存心拆他的台,为此,力争数次,要求将运往台湾的黄金、美钞运回。然而,对逼他下台的李宗仁耿耿于蒋介石均置这不理。蒋介石运往台湾的黄金277.5万两,同时运走的还有1520万块争元。另1537.4万美元存美国联帮银行的国民党政府帐号。


这批黄金后来在台湾发挥了重要作用。连蒋经国自己也承认:“如果说没有这批黄金来弥被子财政和经济,情况早已不堪设想了,哪里还有今天这样稳定的局面?古话说:‘无粮不聚兵,’如果当进饷粮缺乏,军队给予养成了问题,那该是何等严重。


再说那陈诚奉蒋介石密令返台后,立即将全部台湾地地入截留,分文不上交中央财政。随即又拿出一笔帐,称中央欠台湾省政府各项经费共80万黄金,要在国库转运台湾的黄金中扣除。


随后,陈诚又要求改变过去台湾久贸由中央代办、台湾外贸收入由中央截留后兑换为金圆券再交台湾的做法,实行台湾直接经营外产品创汇4000万美元,要求中央把此项收入用于台湾工矿业。在蒋介石、陈诚的压力下,李宗仁被迫“原则同意台币与美钞挂钩”。


1949年6月15日,台湾正式改革币制,新台币与金圆券断流,与美元接通,每5元新台币兑换1美元。从此,台湾货币体系与大陆国统区脱钩,成为经济上的“国中之国”。


正在蒋介石走向山穷水尽之时,美国反华政策也悄悄发生了变化 。在国共两党之争中美国开始走向“不干涉”主义,目的是防止新中国“倒向”苏联,而在国民党内部,美国工始抛弃蒋介石,特色新的代理人了。这是形势发展大势决定的,也是蒋介石一些错误政策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如湾,直到朝鲜战争爆发为止,对蒋介石而都不是好消息,甚至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史海钩沉18


美国人看上了陈诚


1949年8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以后,美国发表了《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该白皮书把国民党失败的原因归结为蒋似是而非石政权太腐化,“其领袖不能应变,其军队丧失斗志,其政权不为人民所支持。”显然,白皮书宣告了美国对国民党政府采取袖手旁观的政策。


1949年11月18日,美国国务院起草了《关于美国对台湾立场的报告》,首次将几年来割裂中国与台湾的计划公开化。在此之前的1948的8月,美国政府曾作出决定:“美国应设法加强一个非共产党地方政府并给予支持。该政府至少应提供起码的、像样的治理。……美国还应谨慎地与有希望的台湾当地领袖保持联系,以便将来有一天在符合美国利益时利用台湾自治运动。”


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此时此刻,美国目前在获得特别权力,或建立军事基地……不似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局势。“1月12日,美国国务卿艾厅逊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了被称为”美国基本立场“的讲话,承认在中国发生的事件是一场真正的革命,蒋介石并不是为军事优势所击败,百为中国人所抛弃。他还声称: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安全防线是从阿留早群岛,经日本到菲律宾,对台湾只字末提。


此时的蒋介石欲哭无泪。


1949年2月,美国驻南京大使馆参赞莫斯科成德前往台湾,企图游说国民省政府主席陈诚自立,劝陈将蒋介石只以在台湾之政治避难者看待。然而会谈之后,陈诚向美国表示,自己追赶随委员长20年,不能背蒋而自立,也不能拒绝蒋来台。陈诚,这位以蒋介石的黄埔系学生起家,而后与蒋介石士女谭祥结婚,与蒋除同乡关系,黄埔关系外,又多一层翁婿关系的蒋的亲住,其人还算颇有知恩必报情义,不肯弃蒋。美国不得不打消拥立陈诚的念头。


但美国人倒蒋的计划却没放弃。


莫德成又东西跑,只觅他人。于是,孙立人又被美国人看中了,遂建议蒋起用孙立人为台湾省主席,以便美国掌握。孙立人早年为留美学生,巩说写出都得过且过流利,与那些毕业于日本军官学校和黄埔学校军人相比,更易为美国所接受,而且手中有一支美式新军,拥有了几个军的番号和人员,由此可见,美国当局主张邀请孙立人参加新政权、主持台湾政府是有其深刻原因的。然而,最终孙立人不知如何想的,还是薛迎蒋介石到台湾做了总统末如美国的意愿。


美国人还不罢工休,他们转而扶植李宗仁。


国民党内李宗仁阴碍着蒋氏政权的名正言顺。1949年至1950年,按法统来讲,国民党中央政府并不是蒋氏台湾政府,而是李宗仁的政府,因为李才是“中华民国“代总统,蒋不过是国民党总裁。李为桂系老大,历来不服蒋的独裁专制蒋在1949年多次逼李辞去“代总统”职务,李心里发冷笑,就是不肯,李的政府也由南京直到重庆、成都、南宁到处飘泊,使蒋氏政权不名正言顺。其时,美国仍颇有帮助李宗仁建立流亡政府的意愿,杜鲁门总统不请他以中国首脑之身份参加白宫的执行宴会。但蒋不肯罢休,于1950年5月5日,操纵“监察院”、国民党中常会、国民代表大会等提出弹劾李宗仁强行剥压李宗仁职务。事后李宗仁大骂蒋这是“篡僭”。


即使如此,美国人对李宗仁仍然抱有希望。1950年2月,艾奇逊致信李宗仁一则对他的骨病手术成功表示祝贺,二则请他在身体允许情况下,尽快安排队与杜鲁门会面,双方将以“国家元首”身份会变中国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