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一章 山雨欲来

panmo2008 收藏 6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一章 山雨欲来


平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陈宇衡扫视了一下现场,回头对身后的属下说:“你们怎么看?”

“从外表看属于窒息而死,但是死者嘴里的香烟离死者头部的距离还不到0.5米,如果是外力强行驱使死者呼吸中断的话,死者应该会有反抗的行为,但是现场并不杂乱,没有殴斗的痕迹,可见死者是在没有防范的时候突然窒息而死,我推断属于熟人作案,死者生前可能服用了强酸性药品死去,然后被人用绳子勒死。”刑警王晨答道。

“死者瞳孔缩小,可见受到了异常刺激,说明临死前对突发事件还有感应,但是现场完好,没有殴斗挣扎的迹象,这也只能用熟人作案来解释了,除了嘴唇上有腐烂的痕迹外,死者身上没有其它的外伤,等法医鉴定结果出来后再看吧。”刑警康路年回答。

陈宇衡淡然一笑,默不作声,走出门岗值班室,一丝不苟的看着大铁门,上面锈迹斑斑,眼见属于经年累月缺乏修护的老式铁门,上面还有一些弯弯曲曲的锈迹。

他从身后的助手那里要来一个小塑料袋,用镊子刮下来一些铁锈,神色凝重地道:“我们可以走了。”


车前。

陈宇衡对身边的王晨:“你回去想尽办法调来老孙头的档案,他们这批离休老军人的档案很特殊,有些是属于绝密级别,有些在文革动乱中遗失,无论如何要想尽办法搞来。搞不来不要见我。现在就出发!”

“是!”王晨立正,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跑步离开了。

“康路年,你把宋斌死的那天晚上,干休所保卫科值班记录拿来看看,门岗和巡逻都有值班记录,看看他们怎么填写的,必要的时候问问他们本人,看看那天晚上宋斌到底有什么异常。”

回到公安局刑警队后,陈宇衡信步走进局长办公室。

张副局长放下手中的档案,递过来一杯茉莉花茶,温和的问道:“怎么样?有眉目吗?我正要找你呢,你可来了,你先说吧,过后我有个事情给你沟通一下。”

陈宇衡苦笑着道:“好,我到案发现场看了下,死者是被一种化学制品喷剂毒死的,没有丝毫挣扎反抗的过程,凶手很专业,案发当晚干休所的大门曾经被撞开过,还用化学溶剂伪装成铁锈掩盖铁门被撞击的裂痕,这些掩饰都很专业,很难被发现。当前的进展只有这些,具体思路还没有。”

张副局长点了点头,弹了一下烟灰,缓缓道:“老孙头参加过长征、抗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是祖国的宝贵财富,他生前生活简朴,死于心脏病,屋子里只有一床破棉被,家属很不满意,说是干休所照顾不周,他死后,很多人都来吊唁慰问,中央军委的方将军和他私交不错,这次特意来慰问老孙头的家属,没想到当天晚上出了这场人命案,省公安厅、国家公安部都很重视,可能会暗中派人来查这件事情,你要争取尽快破案。现在市领导和局领导的压力都很大啊,要靠你减轻压力了。”

陈宇衡笑道:“一定不负众望,争取尽快破案。”


清晨七点,陈宇衡匆忙赶到刑警队,正遇见憔悴的王晨。

“陈队长,我是有辱使命啊,”王晨上气不接下气的道,“老孙头的档案干休所没有,说是在省军区后勤部,我打电话联系,对方说老孙头他们那批退伍老兵的档案都在大军区政治部,我又打电话,你猜怎么说?偏偏就老孙头一个人的档案竟然在中央军委,没有军委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两个人的签名,任何人不得调阅!我没有完成任务。”说完,他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陈宇衡默不作声,点头示意王晨坐下,徐徐的道:“不用内疚,错不在你,这些原因都属于人力不可抗,但是你我都是退伍兵出身,执行任务要多想办法。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这样行不通的话,那你就辛苦一点,去走访老孙头生前的战友、部下、警卫员,看看老孙头这个人一生中都有什么贡献,起码也要整个履历表回来。这个任务繁琐,但是难度不大,能做到吗?”

王晨笑道:“这个就容易多了。”

陈宇衡目送王晨离去,心中沉重起来,甚至康路年走进办公室也没有发觉,苦笑一声,掏给康路年一支烟道:“查出来什么了吗?”

康路年急不可待的答道:“当天晚上干休所保卫科一共有四个人值班,三个巡逻,一个门卫,巡逻的人那天晚上到市区喝酒去了,没有到门岗值班室签到换班,当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一无所知,那几个人都是保安,素质很低,只有宋斌是个士官,忠于职守,我当时留了个心眼儿,觉得那几个巡逻队员不老实,就暗地里查了查,干休所保卫科的那几个巡逻队员当天晚上喝酒是一个叫王利发的卤肉店老板请他们的,喝的还是600块钱一瓶的剑南春。一共喝了5瓶。”

陈宇衡冷笑道:“暗渡陈仓的把戏,一个卖卤肉的,哪里有那么多钱请他们喝剑南春,继续去查王利发,眼前只有这个线索了,看看王利发是什么背景。”

康路年脸色沉暗下来:“报告队长,王利发昨天晚上自杀了。”

“马上抓捕四个巡逻队员!”陈宇衡“忽”的从办公椅上弹跳起来,迫不及待的抓起桌上的电话,:“喂,三中队吗?我是大队长陈宇衡!!!马上到干休所抓捕保卫科四名巡逻队员,刑警大队的康路年在那里与你们回合!协助抓捕,速度要快!我命令你们5分钟赶到干休所。”

放下电话,康路年看着陈宇衡道:“报告大队长,我现在就出发!”

“抓捕中多留心看看是否有人暗中观察你们。”陈宇衡抑郁的叮嘱道,“这个案子非同一般,局领导、市领导都很重视,干好了你升官!出发吧!”

康路年点头疾步跑出队长办公室,队长说话很有分寸,从不轻易允诺,今天许诺让他升官,一定不会有假,反正也是份内之事,现在有了眉目,自然马不停蹄的撒网捕鱼了。

三菱越野吉普不到四分钟就赶到了干休所,刑警三中队的人已经在干休所门口严阵以待。

康路年下车后对三中队队长赵铁锤道:“我们现在就行动,那几个人在家属院。”

赵铁锤神情严肃地道:“康哥,那四个人已经抓了。”

康路年赞许的道:“那就先押送到看守所。”

赵铁锤无奈的看着康路年:“是被省公安厅的人抓走了,我们到的时候省厅的警车刚走,这里保卫科的黄科长也被抓走了。”

康路年无聊的看着赵铁锤笑道:“没事了,你们走吧。”

赵铁锤益发无聊,点燃一支烟,猛抽两口道:“靠,死一个看大门的,我们这几天都不得安生了。”

“走你的吧,没你的事了!”康路年吼叫道。

赵铁锤吓了一跳,笑了笑,开车离去。

康路年抬起头,目送赵铁锤离去,却见陈宇衡健步走来。

“陈队长,人被省厅的人抓走了,您看怎么办?”

陈宇衡点头,推开康路年,走进门岗值班室,问值班的一个小伙子:“你值门岗班吗?”

小伙子点头微笑:“我叫陈永贵,今天才来上班,是临时工。”

陈宇衡哑然失笑道:“失敬失敬,原来你还是总理呢,刚才走的有几辆省厅抓人的警车,车牌号有记录吗?”

小伙子拿出一个“车辆登记簿”:“车牌记录都在上面,一共两辆车。”

陈宇衡阴沉着脸对把本子递给康路年喝道:“给我查这几辆假警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