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总参 第一部 抗战遗墨 第二章 短兵相接

panmo2008 收藏 6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size][/URL] 第二章 短兵相接 一路上,康路年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感到无比的凄清。 队长陈宇衡是转业军人出身,做事雷厉风行,让他们这般手下不堪其苦,陈宇衡上任后连破了几宗大案,上边的嘉奖不断,还有不菲的奖金,但是嘉奖和奖金别人能看到,会羡慕,干活时候的辛苦可是没有人感兴趣关注的。 康路年苦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0/


第二章 短兵相接



一路上,康路年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感到无比的凄清。

队长陈宇衡是转业军人出身,做事雷厉风行,让他们这般手下不堪其苦,陈宇衡上任后连破了几宗大案,上边的嘉奖不断,还有不菲的奖金,但是嘉奖和奖金别人能看到,会羡慕,干活时候的辛苦可是没有人感兴趣关注的。

康路年苦笑一声,下车走进了车管所。

车管所的纪录排山倒海,查了整整一个上午,只是得出来一句话:“这几个牌照都是报废警车的牌照。”

从车管所出来,一肚子委屈的康路年驱车回警队,刚到办公室,电话响起,传来陈宇衡那苍凉有力的声音:“马上赶到大石桥,那里有枪战,带上所有配强的弟兄赶来支持!”

康路年一听这个,顿时来了精神,经学校毕业到现在十几年了,真正和歹徒枪战,也只有在一次围堵变态杀人犯的时候开过两枪,还没有命中,都打在墙上了,事后有人嘲笑他,起了个绰号;“康两枪”,看来,上天眷顾,一雪前耻的机会到了。

摸钥匙,开车,开警灯,闯红灯,一楼马不停蹄,赶到大石桥的时候,武警已经将路段封锁。

“警官同志,你好,这里战斗已经结束,正在清理战场,上级指示,没有市局陈宇衡大队长的指示,任何人不得进入。”一名武警拦住去路。

康路年苦笑着等在外面。

陈宇衡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康路年苦笑道:“都是假警车,牌照都是报废警车的牌照。”

陈宇衡笑道:“对方太狡猾了,我们有的忙了。”

“可不是吗!”康路年没好气的抱怨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啊,也不等我放两枪就结束了。”

其余干警发出一阵哄笑。有人道:“康两枪,你就是放两枪又想咋地?打又打不中,憋屈那子弹了。”

康路年恼怒的还口道:“有种给老子拿一杆大狙,让你小子开开眼!”

陈宇衡冷眼看着气急败坏的康路年,笑道:“那几辆假警车在这里和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发生枪战,伤亡惨重。那伙人使用的是德国制MP5冲锋枪,你在这里,就是背一麻袋狙击步枪,也只有牺牲的份。”

康路年哑口无言,问陈宇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宇衡笑而不答,良久叹息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看来我们这几年都不得安生了。你留在这里善后,处理这几个家警察的尸体,记住要带到平州市武警医院,妥善处理。我回大队处理一些事情。”

“照办,队长。”康路年精神抖擞的答道。

陈宇衡回到刑警大队,在门口遇到了离去一周的王晨,简单寒暄后,王晨贺了一大口纯净水,笑道:“队长,这回您可让我开眼界了,老孙头这个人,真不简单啊。老孙头是山东人,他家乡的人说,老孙头出身习武世家,最早的时候,老孙头的爷爷参加义和团,还被慈禧太后赏赐过一个黄马褂,老孙头的父亲在蔡锷的部队当过营长,到老孙头这一辈,家道中落就落草为寇,参加革命前是山贼,杀人如麻,还盗过古墓,后来被李宗仁的部队收编,台儿庄战役的时候,他带领一个敢死队,砍杀了七十多个日本警卫队,李宗仁亲自给他敬酒,可惜抗战结束前夕,老孙头跟上司喝酒时候斗气,打死了一个团长,还是李宗仁亲自签署的特赦令救了他的命,他有一身好功夫啊,当过李宗仁的侍卫……

陈宇衡摆了摆手,面色冷峻的道:“你捡主线讲述,道听途说的忽略不计。”

王晨讪笑道:“老孙头一气之下就投奔了解放军,后来参加了解放战争,建国后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文革期间……”

陈宇衡脸色更加冷峻:“整理年谱了吗?”

王晨恭敬的递过来年谱道:“整理了,基本上每个年份都有记录,你要看那一份,很多事情缺乏验证没时间斧正,不过我笔记上还有更详细的记录。”

陈宇衡语气和缓的接过递过来的年谱,有一丝异样的腔调回问道:“1927年到1933年怎么只有建国后老战友的回忆,都说他英勇战斗,这记录太苍白了…不太可靠…他和这些老战友认识的具体时间应该是在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吧?之前他在国民党部队!”

王晨尴尬的搓着后脑勺道:“没有源文件,我搜集的都只是老乡亲、老部下、老战友、老上级的口头描述,甚至说他修炼铁布衫的都有,还说他刀枪不入。”

“你都可以做一个民间故事家了……”陈宇衡苦笑道,“就这样吧,好了,你的任务等到此为止,也累得不轻了吧,回去休息两天。你先走吧。”

王晨狡黠的做了一个鬼笑,朝门口走去,刚要离去,忽然回过头问道:“我回来的时候听兄弟们说大石桥那边有枪战,说有一帮人假冒省厅去干休所抓人,在路上打起来了?怎么回事?”

陈宇衡哈哈一笑,摆手道:“你回去休息吧,这种事情你管不着。”

王晨满头雾水,心有不甘的离去了。

陈宇衡走到窗台目送王晨离去,嘘了一口气,疾步回过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一个抽屉,按动上面的一列密码,桌子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凹槽,接着凹槽里面浮动出一个红色的电话机。他按了一长串号码后拨通了电话,轻声道:“张副局长,你好,‘菊之隐’组织仍在活动,我们的人刚才和他们发生枪战,互有伤亡。孙德胜老先生离世以后,这帮家伙更加猖狂,我现在急需孙德胜老先生的档案,否则工作无法进展下去……如果档案无法调阅的话,我想搞清楚孙德胜老前辈是否属于中央特科的成员,或者您帮忙出面查询下中央特科那个年代的工作记录,都会有很宝贵的帮助。”

“你上次跟我说过这件事了,很棘手啊,报告打上去了,上头没有明确答复,你知道孙德胜他们这批人身份很特殊,关于他们的历史档案,很多涉及到国际机密,这件事情,公安部领导现在有意见分歧,你要耐心等待啊。”

“明白。”陈宇衡面无表情的放下电话,陷入了深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