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 第一卷 弥勒也疯狂 第二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本沟渠明月照 收藏 3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URL] 第二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人群中传来哄然大笑,女孩也破涕为笑,她欣慰的看着怀中的年轻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那年轻人是谁?当然是马小帅! 很快人群散去,警察把再次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的马小帅送到了医院。 急诊室的主治医生是马小帅同事的妻子林倩,也是马小帅远房的一个表姐,她看马小帅伤成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第二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人群中传来哄然大笑,女孩也破涕为笑,她欣慰的看着怀中的年轻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那年轻人是谁?当然是马小帅!

很快人群散去,警察把再次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的马小帅送到了医院。

急诊室的主治医生是马小帅同事的妻子林倩,也是马小帅远房的一个表姐,她看马小帅伤成这个样子,立刻手忙脚乱的打电话,把医院最好的外科医生胡大夫从酒桌上叫了回来。因为林倩知道,这个家伙离婚之后,连个老婆都还没混上,本来人长得就不俊,要是脸上再落下这一道刀疤,还有哪个姑娘会喜欢他,让全院最好的外科大夫给他做手术,争取留下的伤疤小一点儿。

林倩看到跟他同来的除了警察还有一个小姑娘,姑娘长得很漂亮,便以为是他的女朋友,埋怨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弄得这么热闹?”

女孩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一个劲儿问:“他没事吧?”

“没事儿,没有一刀是捅在心口窝儿的,你就放心吧。”林倩没好气儿的答了一句,转身进了手术室。

足足缝了二十九针,才算把他的伤口处理完。其中脸上十一针,左腿四针,右腿四针,左肩五针,右肩五针。后来被马小帅戏称为451阵型。

推出手术室进入512病房的马小帅,浑身上下已经裹成一个粽子,从家里赶来的老娘伤心的看着儿子,说:“儿啊,你什么时候能让娘放心呢。”

女孩子这时候对着老人家说:“您有个好儿子,他救了我的命呢。”

老人家埋怨道:“他救了你的命,谁救他的命啊?我的儿呀——。”农村老太太一伤心起来就会哭,哭起来就像唱歌儿。

这时候马小帅醒了,他发现周围一片白色,身边立着输液架子,又听到娘撕心裂肺的“歌声”,便慢慢睁开眼睛,他说了一句话没把周围人都气死。

他说:“俺——哎呦——俺的摩托车——哎呦——骑过来了吗?”因为脸上的刀疤一说话就疼,他不得不哎呦哎呦的喊叫着。

马大帅也就是他的哥哥,在一边气鼓鼓说:“放心吧,警察早就给你推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你那破摩托,什么时候给你扔了,我就不信,除了捡破烂儿的,会有人捡?”

马小帅呵呵一笑道:“哥也来了,饺子吃完了吗,给我留三碗。”

“吃个屁,你还没回来,电话就来了,还吃饺子?”马大帅脾气很急,说话的时候不训人不开口。

看他没有危险,净耍贫嘴了,娘也算放了心,这才有心情看看旁边的女孩子,一看之下,才知道女孩子也能长这么漂亮。细皮嫩肉,唇红面白,端庄秀丽,小巧可爱,怎么看怎么喜欢,老太太伸出满是老茧的大手握住女孩子的小手摩挲着说:“孩子啊,刚才大妈吓着你了吧?谁的儿子不连着娘的心啊?你别见怪啊。”

女孩低眉顺眼得说:“大妈,您别说啦,都是我不好,连累的他受了这么重的伤。”

“没啥没啥,一个零件也没有少,他又长得这么胖,放放血还减肥呢。”老太太笑着说。

马小帅听了又感动又生气,噢,合着我这是在减肥呢?

“你是哪里人啊?听你的口音不是咱古井人啊?”老太太这就开始查户口了。

“我,我是杭州人。”女孩不知为什么还打了个喯磕。

“噢,杭州好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嘛。”老太太还是属于农村知识型老太太的。

女孩笑着点了点头。

“你是咋认识俺们家小帅的啊?”老太太仿佛又要追问恋爱史。

女孩摇摇头说:“大妈,他叫小帅啊?我这回总算知道他的名字了。”

不会吧?老太太惊异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马小帅,心说现在的年轻人啊,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能谈恋爱?别告诉我不是谈恋爱,不谈恋爱,谁会为一个不知道名字的人抛头颅洒热血?

“那你叫甚嘛啊?多大啦?”老太太又问。

“算啦算啦,娘,人家跟俺又不认识,你干嘛要查人家户口?哎呦——”马小帅说话说的急了,脸上的伤口又疼了起来。

马妈妈这回算是彻底糊涂了,不认识你干嘛卖命?这不是要活活气死我这英明一世的老太太?

她从病床上跳下地,气愤地说:“俺不问,俺不问,俺走,省的俺说话你不爱听。”说完拉着大儿子的手说:“大帅,送俺回家,咱们吃饺子去。”

“娘——”小帅拿他这个说风就是雨的娘一点辄都没有。

“那好,大妈,您放心好了,他救了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女孩站起身子落落大方的说。

本来马大妈是不想走的,可是这一句话逼的她没了退路,只好尴尬的说:“好了,既然你愿意管他,你就管他吧,大帅一会儿还要回省城,俺们就先走了。晚上俺再来照顾他。”

马大帅过去对马小帅说:“小帅,哥给你交了住院费了,再留给你五千块钱,不够再说。”说完往小帅的枕下塞进了一沓子钱。

马小帅满眼热泪,俗话说的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爹死得早,大哥对自己虽然总是斥责多于鼓励,但是一到有事了,还是毫不犹豫的伸手援助,五千块对他来说也不是小数啊。

他点点头说:“你一会儿就走啊?”

“是呀,给人家打工,哪能耽误啊。”马大帅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话,转身走到了病房门口。

“哥,给我留几个饺子啊,唉呦——。”马小帅使劲儿喊道。

马大帅走出房门,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追上妈妈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女孩子、马小帅和林倩了。马小帅对林倩说:“嫂子,你真好,回头俺跟王祥哥一定好好的大加赞扬,等俺好了,请你们一家吃大清花饺子。”

林倩会心一笑:“你就知道吃饺子,掉进饺子窝啦?”

“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倒着,这回兄弟我占全了。”马小帅小声说着。

林倩看看手表说:“反正今天你是吃不了饺子了,我得去吃午饭了,让你闹得我还没吃呢。”说完拍拍女孩子的手问:“大妹子,还没得空问你叫什么呢?”

“我,我叫裘惠玲,林大姐您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女孩原来叫做惠玲。

“这间病房有三个床位,我一会儿尽量不让他们安排别的病人了,你也别怕,刚才我听警察说了你们的事了,这小子算是纯爷们儿,有种,打今儿起我得刮目相看了呢。”林倩说道。

看来,录口供的时候这个裘惠玲已经把马小帅的那句“谁他娘踹的俺?”给隐去了。

女孩子会心一笑,送走了林倩。

马小帅尴尬的刚要和女孩子说句话,就听门外有人喧哗,吵吵嚷嚷的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马小帅的结拜兄弟刀三猛,三猛嗓门大,吵吵着:“谁砍得你呀,俺去找他,给你报仇。”三猛本来就是商贸城一代混的,自然一上来就是报仇。

同时进来的还有同办公室的李志远科长和张芳,征管科和城区所的一帮同事,他们拎着一兜子香蕉和苹果,还有从路边店买来的三鹿纯牛奶,你一句我一句的嘘寒问暖,张芳更是夸张的坐在床边,看着过着一脑袋白纱布的马小帅,眼里含着泪说:“小帅,你这是怎么啦,不会破了相吧?你要是破了相,谁还当我的二老公啊?”

一句话弄得大家哈哈大笑,马小帅也笑了,这个张芳真是炮筒子,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也没有害过臊。不过她这样的脾气,也没人拿着她的话当真。

马小帅不敢使劲儿说话了,一使劲儿,腮帮的伤疤就疼,他低声说:“老婆,你快给他们掰点香蕉吃。”

张芳听不见,只好把脸贴近马小帅的嘴巴,马小帅只好又说,刚说完“掰”字,就见张芳的大脸一下子压了过来,赶紧扭脸用好的那边脸迎接。两张脸紧紧贴在一起,原来是三猛从后面推了张芳一下,他还说:“想亲嘴就亲呗,还这么遮遮掩掩的干嘛?”

马小帅疼得呲牙咧嘴,张芳爬起来拧住三猛的胳膊咬着牙说:“看我不拧死你,我老公的脸要是破了相,就赖你个王八犊子。”

大家又是哄堂大笑。

闹完了,李志远科长用他那特有的,跟百家讲坛纪连海差不多的沙嗓儿说:“小帅你先养着,这些天的事儿我们帮你做了,谁让咱们税政科出了个大英雄呢?张芳也别恋恋不舍了,走吧,回头丁大少爷不愿意了,找你二老公拼命,可谁也管不了。”张芳的老公叫丁顺通,人们都叫他丁大少爷。

“他敢?”张芳斜了一眼李志远说。但是大家还是开始迈步往外走了。

终于病房里静了下来,只剩下两个人了。

女孩把门关上,站到了马小帅面前,也不说话,只见她抬起手,就往马小帅脸上抹去,马小帅刚要躲,只觉得一股温热的力量从女孩的手传了过来,就像电烙铁一样舒服,心说这个裘惠玲年纪不大,气功倒是底子够深,这么远就能感受到。

女孩子没有停留,继续往下摸去,一阵阵酸痒胀麻过后,女孩的手停留在了他的大腿根部,那里是他最后的伤口,刀是对穿过来的,从大腿外侧一只贯通到大腿的内侧,而大腿的内侧又正好是马小帅的命根子所在,所以女孩犹豫了。但是不大一会儿,女孩还是伸手抹了一把小帅的腿根儿。

马小帅的眼睛跟着女孩的手呢,看她模那里连忙伸手要去护住自己的敏感地带。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肩膀一点都不疼了,伸手的时候竟活动自如。

女孩看了看他笑了,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

马小帅吃惊的望着她,难道她是神仙?

“不错,我就是神仙,我是来自天堂的神仙。”女孩好像知道马小帅想什么一样,从容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一定有很多疑问,现在你可以向我提了。”女孩子又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