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 第一卷 弥勒也疯狂 第一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我本沟渠明月照 收藏 2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URL] 第一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来人啊——,救命啊——”那是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听声音,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古井地税局的公务员马小帅同志骑着他那辆破旧的“宝马”——嘉陵70摩托车,下班后正往家里赶,突然听到了美女的求救信号,心说:哈哈,又有热闹看了。 只见公路便道上围着一大群人,马小帅赶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第一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来人啊——,救命啊——”那是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听声音,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古井地税局的公务员马小帅同志骑着他那辆破旧的“宝马”——嘉陵70摩托车,下班后正往家里赶,突然听到了美女的求救信号,心说:哈哈,又有热闹看了。

只见公路便道上围着一大群人,马小帅赶紧把摩托靠了边支好。跑到人群边上,踮起脚,巴了巴头儿,根本啥也不见。越是看不见越是好奇,只好丢下摩托不管,钻进人群往里挤。

人长得高大,除了特别浪费布料和吃得多以外,还是有好处的,就是挤人的时候力气不亏。马小帅绝对算得上高大,一米八五的身高,一百九十多斤的体重,十分的魁梧。看他人高马大,人们也就懒得和他抗衡,很快,马小帅挤进了人群最靠里面的一层。

只见三个小伙子手中拿着一尺多长明晃晃的大西瓜刀,正逼住一个推着自行车的漂亮小女孩要抢她手中的包儿。

女孩长得眉清目秀,清丽可人,此时被流氓逼着,但她却很是执着,抓住手中的包死也不肯撒手。口中还念念有词说:“光天化日之下,我就不信你们这些流氓能得逞。”听那口音不像本地人。

马小帅心中十分焦急,他在为那个女孩子担心,这样一个美人儿坯子要是被人先抢后奸,再奸再杀,岂不是太可惜了;他又气愤极了,就是啊,在这朗朗乾坤之中怎么就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呢?老百姓不行,不是还有人民警察吗?

只听那个浑身描龙画凤凶神恶煞的流氓晃着手中的刀子哈哈笑道:“别他妈罗嗦了,你还指望有人救你?做梦吧。”他头摇尾巴晃的用刀点指着围观的一个中年人,恶狠狠地说:“你他娘的想救她么?”中年人连忙转过身去,摆摆手,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那体绘男又用刀点指着另一个年轻壮汉,问道:“看你挺壮实的,你丫是不是愿意来个英雄救美啊?”那年轻人连忙摆手说:“俺有老婆了,这样的好事还是留给别人做吧。”

那个流氓摇着尾巴回到了女孩面前调笑着说:“小妮子,你白长这么漂亮啊,看来是没人愿意救你啊。你长得恁好看,老子还真舍不得砍掉你这细皮嫩肉的小手啦,这样吧,你赶紧着放手,把包给我们。我知道,里面不就是十万块钱吗,你刚从建行取的,这有啥?丢了再去挣啊。不行你就跟着我干,包你一个月能赚两万。”说完话几个流氓淫邪的哈哈笑了。

马小帅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转身想走。他不是不想救人,他实在是太胆小,天生胆小,三十多岁了,连一只鸡都没杀过,他见不得血,一见血就会晕,医学上管这叫做晕血症。其实呢,他不救人又不完全是因为晕血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胆子小。

刚要走,就听女孩子怒声呵斥道:“流氓,流氓,你放手,我喊人啦。”流氓哈哈大笑拔高了嗓门说:“你喊人,这里不全是人吗?他们不是人难道是狗吗,要不就是猪?这样吧,看你怪可怜,现在你喊三声救命啊,要是有人他娘的敢出来为你打抱不平,老子立马放你走人,怎么样?”

女孩子无助的望望周围一大圈毫无怜悯之心的男男女女,竟然真信了他的话,就听她放开了喉咙喊道:“救命啊——”那声音就像女高音歌唱家德德玛一样好听,不知道她是在呼吁周围的人救她,还是想她这一声喊叫,让二百米开外的派出所里也能够听见。

人群一片静默,没有人回答。

“救命啊——”第二声过去了,甜美而凄惨的声音足够听者绕梁三日。

还是没有人动。

“救命啊——”女孩绝望得喊了第三声。

人们都知道,不会有人出这个头的,你要是断了人家劫匪的财路,人家怎么会饶过你?再说了你就算救了这个小姑娘,抓了匪徒,劫匪也进了监狱,可他总是会出来的吧,都是住在当地的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到时候警察又不会派专人保护你的安全……

所以没有人会动,也没有人敢动,这正是流氓匪徒淫威得以施展的根源。

但是人们又错了,就在最后一声“啊——”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之中。这人生的膀大腰圆,魁梧壮实,他回头左顾右盼,似乎在看地形,又似乎在找人。

流氓们惊讶了,还真的有人敢出面?

体绘男蹭的一下子就把刀架在了那个年轻人脖子上,奸笑道:“好小子,你丫倒胆子不小,俺说过放走小妞儿,可是没说过要放你。”

沉默,令人窒息的对视。

很久很久,年轻人脖子一梗:“都是爷们儿,那你就放了她吧。”

“哈哈哈,放了她?你什么时候听人说过流氓说话还会算话?”体绘男狂笑着说。

“你不讲江湖道义,不讲江湖规矩。”年轻人怒斥。

“道义?规矩?你看小说看多了吧?你这猪头进水了吧?还江湖?你还知道江湖?我看你是吃多了浆糊,给我砍,把他给我剁了。”这也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不然的话为什么还要让别人砍人?

旁边两个小青年倒是够狠,上来就一人一刀刺进了年轻人的大腿里。

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声音迸发了出来,年轻人低头一看,鲜血从西瓜刀拔出的地方沽沽的冒了出来,顿时双眼一翻,昏倒在地。

就这还救人?被人救还差不多。大家伙无不摇头叹息。

两个小青年似乎还嫌不够刺激,上来又一人扎了他的肩膀一刀。口中还念叨着:“叫你逞能,叫你逞能。”

正在这时,一阵呜哇呜哇的警铃声由远及近,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110来了。”

三个劫匪听了都一震,毕竟警察是官家,要说流氓不怕警察那是假话。劫匪们知道今天得不了手,都是这个家伙惹的祸,很是懊恼,三个人又一人补了年轻人一脚,其中一个还嫌不解气,说道:“给他留点纪念。”说完就在他的脸上划了一刀。然后,三个人恨恨地从围观人群自动闪开的那条路扬长而去。

女孩子把自行车推倒在地,跑过来,伸手抱着年轻人喊道:“大哥,大哥,你醒醒。”

人们也都围拢过来,警车上下来的警察甚至挤进不去。

“大哥,你醒醒啊——”女孩又用她的女高音喊了起来。

可能是女孩的声音太好听了,年轻人慢慢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中,他咬牙切齿的喊了一句:“谁他娘踹的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