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温柔 第一章 风生水起 三十章,浪里白条。

杀手温柔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size][/URL] 鹿鸣远也分到了一个蛙人的装备,戴上了头盔,绑好氧气罩,穿上又厚实又松软,外表光滑油顺的人造皮的水下作战服,一切打理停当。   “怎么样,有问题吗?”娟子细心地问。   刚才鹿鸣远剧烈呕吐的样子让她怀疑鹿是个旱鸭子。   “谢谢,没有问题!至少,状态不会比一个女人差吧?”   鹿鸣远俏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6/


鹿鸣远也分到了一个蛙人的装备,戴上了头盔,绑好氧气罩,穿上又厚实又松软,外表光滑油顺的人造皮的水下作战服,一切打理停当。

“怎么样,有问题吗?”娟子细心地问。

刚才鹿鸣远剧烈呕吐的样子让她怀疑鹿是个旱鸭子。

“谢谢,没有问题!至少,状态不会比一个女人差吧?”

鹿鸣远俏皮地回答。

梅寒从容地盯着望远镜子,观察着形势。

师兄的自信给了鹿鸣远极大的鼓舞。

十名蛙人战士也装备好,一个战士赶来给鹿鸣远讲解要领。

留下一名战士控制鱼雷艇,不过,鱼雷艇里的武器装备都还齐全。熄灭了马达以后,任它在海面上随着波涛的微微起伏而荡漾。

“为什么要弃船?”一个士兵不解地问。

“吸引他们的注意。”

说着这话的同时,梅寒已经把氧气罩套上,向着身后一仰,倒栽进海水里。忽地一下子就不见了。

九名蛙人和四名军事情报部的情报员也纷纷投入了海面。

娟子拉了拉鹿鸣远,两人也一起栽进海面下。

海水的颜色很深,呈现出奇异的蓝,深蓝,墨绿,甚至有些黑暗。让很少到海滩边玩耍,更少到海中游泳的鹿鸣远有些陌生。

娟子很细心地在前面不远游动,引领着鹿鸣远,给他示范着动作。

鹿鸣远很快就消除了紧张,适应了黑暗的光线,飞快地划动长长的脚蹼,扭曲着身体前进。

海水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使他们游泳的速度只能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

蛙人战士不愧为训练有素的精英部队,他们以优美的姿势,轻盈的速度,熟练地划动着,躲避开重重的阻挠。象一只只利箭,射向目标。

鱼很少,但是,偶尔会有一大群,那种露出浅黄色脊背的大黄鱼,会突然从远处呼啸而来,象一群强盗似的撞得你晕头转向。

不见海底,这里已经是中等深度的海区了。

手握专用的水下发射枪,腰插锋利的长匕首,十六名蛙人悄无声息地在海底潜行着。

水下潜航太耗费力量了,鹿鸣远尽管觉得自己的动作要领掌握得不错了,可是,仍然觉得很机械,很吃力,。于是,他在心里用意念说道:“喂,金莲老祖!你能帮帮我吗?”

腰上的伤痛似乎又隐隐约约地发作了。

打了声呵欠,似乎非常惬意地那个老头子的声音迟疑了一会儿才说道:“娘的,真不是东西!”

“怎么了?”

“老子的身上还有几道封印怎么也解不开!所以,功力就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喂,你帮帮我!”

“好的!这个还没有问题。”

于是,鹿鸣远就感觉到一股股剧烈的暖流从下丹田蒸腾起来,向着身体各个部位传输。不久,全身的血液都象沸腾了似的,充满了活跃的力量。

身体一阵阵轻快,还带着一丝奇怪的生理上的快感,鹿鸣远奋力地划动着海水,很快就超跃了娟子和梅寒,赶上了蛙人士兵。

后面的梅寒和娟子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那青黑色的影子。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那个寄生的幽灵居功自傲地说。

“好!”

“可惜,这些功力都是暂时的,用了以后不会无限制地生发,所以,你的训练还要坚持不懈,元气和能力关键还需要自己打造。”

“谢谢!”

“今天我会帮你到底,但是,将来我会有一个不情之请,你愿意答应吗?”

“会的!”

“好,记住你的话!你可是个君子啊。”

“行!”

“来吧!我再帮你开开天眼!”

一股股强劲的力量输送到了小鹿的肌肉和身体各个部位,把他的肌肉`群充满得一块块纹起,好象装满了小型的发动机。身体划得频率已经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

鹿鸣远很快就划到了蛙人战士的队伍前面,把带队的蛙人小组的组长都吓了一跳。他绝对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能超越中国蛙人部队的,也绝对不会相信有人能超越他这个小组的,也更不相信有人能超过这个小组的组长他!

要知道,他可是保持着十年的蛙人游泳的世界纪录啊。(尽管这是秘密的)

鹿鸣远忽然觉得脑海里一阵阵轻灵,在前额的正中央,有一个兴奋罩,在渐渐形成,有一些敏感的气流在那里聚集着,很微弱,有些痒和麻。接着,那些感觉越来越强烈,最终,麻和痒的感觉变成了疼痛。可是,前额的那个地方却越来越清明。好象有一只眼睛在张望!

前额怎么有眼睛?!!!!

是的,有了!

因为,即使闭上双眼,鸣远也可以轻易地看到前面很远的地方。

轰隆一声,好象发生了一个气爆,鹿鸣远的脑袋里安静下来。

“好了!你小子的慧根不错,否则,我也难做得很!”

那个人疲倦地说。

完全闭上眼睛,鹿鸣远居然能从前额清楚地看到海水里的一切!

这哪里是在海水里啊?分明就象是在陆地上用眼睛平淡从容地观看一切自然的景致啊。

海水已经变了颜色,由墨绿的,暗淡的,灰黑的,由令人不安的,甚至带着恐怖的,阴险的色彩变成了清明剔透的白色。清洁的海水里反射着已经从红云里冉冉升起的太阳的光芒。清晰可见的海水,空气一样可爱地在眼前轻柔地飘过。

“这就是天眼?”鹿鸣远兴奋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轻轻地摸索了一下,在光滑溜溜的前额上什么也没有摸到,但是,可以感觉视力受到自己手指和胳膊的明显扰动。

微微用了用力,鹿鸣远试图控制自己的眼睛,活动活动。

这只眼睛居然也可以眨,可以关闭。可以左右逢源地旋转。

在闭上这只眼睛以后,面前的海水立刻就恢复了原来的汹涌澎湃的黑暗模样。深不可测。

鹿鸣远先停歇下来,向着远处观察。因为,他发现在海水里正浮动着许多的黑点儿。

睁开天眼,可以把前面上千米距离的海水里浮动的物质看得清清楚楚。

不是鱼儿。

鱼儿的颜色和身体以及活动的规律都很特别。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是一些人来了。

鹿鸣远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弄清楚那些确实是些人,也是蛙人,穿着黄色的游泳衣,带着水下作战的武器,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鹿鸣云回头看看那艘在原地打装的鱼雷快艇。明白了这些人的用意。

于是,鹿鸣远回到了蛙人的部队里。

他已经领先很多了。

蛙人部队的组长以很复杂的眼光在面罩里观察着鹿鸣远,最后,向着他伸出了大拇指。

鹿鸣远比划比划了老半天手势。

蛙人的小组组长看出了端倪,但是还是不清楚,于是,他在身上的一个地方拔下一根细细的管子,插到了鹿鸣远头上戴着的面罩旁。

一个清澈的声音问:“有敌情?”

“是!”

“我怎么没有发现啊?”组长大吃一惊,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因为,他发现这个人是个怪物!

在海水里,谁能有蛙人战士面罩下的眼睛更犀利?!

一个刚刚学会在海里飘浮的陆地鸭子现在居然远远地超越了久经锻炼的蛙人?太不可思议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