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已对美做了强烈表示 华府希望再“等等”

兵王 收藏 0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知名政论家南方朔今天在香港《明报》发表评论文章说,最近这段期间,美国官员包括在台协会台北处长杨苏棣、国务院副助卿柯庆生、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等,皆持续高频率的对台湾政局及“入联公投 ”问题说了重话。综合这些官员的谈话,美国已认定“入联公投”是用“走后门”的方式违背了“四不”的承诺,是在制造麻烦。


而其中最值得玩味的,乃是日前赴台访问的薄瑞光所做的谈话了。由他的说话我们已可看出美国的关切重点是﹕


(一) 美方并不能阻挡“入联公投”,因此只能希望“入联公投”无法通过;而纵使通过,也不会改变美国的“一中”政策,意思是说美国不会认帐,也希望下任“总统”不必理会。由美国的这种态度可以看出,当陈水扁决定豁出去一意孤行到底,美国其实也拿他无可奈何,只有表示不认帐,以及要求两位“总统”候选人不去理会。因此美国的这种态度可谓十分低调。薄瑞光大可说出诸如“希望台湾人民做出慎重的选择”之类更明确的谈话。


(二)薄瑞光指出,美国已向北京传达信息,要求他们“等等”,不要过度反应。由他的这段谈话,显然是最近以来,北京已对美方做了相当强烈的表示。因此,薄瑞光到台湾访问,多半是个做给北京看的动作,而北京对此是否满意,则要看不久之后,国台办主任陈云林访美会做出什么反应了。


(三)薄瑞光这次访台,最重要的可能是要“确信政权可和平转移”了。自从前星期陈水扁说出“考虑戒严”的话之后,柯庆生立即提出了警告,而陈水扁也在各方反弹后将话收了回去。而既然话已收了回去,薄瑞光再说什么“确信政权可和平转移”,这又代表什么意思呢?美国对“确信政权可和平转移”为何看得那么重要?


文章指出,对台湾政局愈是理解,就当会发现到随着选举时间的接近,愈是暴露真面目、真居心的谈话和动作愈会出现。最近这段期间,由于陈水扁的挑拨煽动日益让人厌倦,台湾的经济也疲惫无力,扁政府一度企图藉着拉抬股市房市来制造短期荣景,但到了现在却都成了幻影,这也使得最近期的民进党选情趋淡。尤其是,传统上一向亲绿的医生已开始转向;也有多位重要企业家出面反对民进党,再加上台湾的美侨商会秘书长也公开批评台湾是“病态领导”。

凡此种种,都显示民进党已失败可期,在这样的气氛下,愈来愈多有可能使台湾无法和平转移政权的迹象遂告出现﹕


——例如绿色名嘴公开表示“干脆戒严,戒严就可继续做‘总统’,‘立委’及‘总统’都可不必再选。国民党最怕的就是戒严”。这乃是陈水扁跟着说“考虑戒严”的缘起。他后来虽收回了这句话,但他不是那么愿意交出政权的心态已具现无遗。只要这种心态不变,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例如,陈水扁最近表示,台湾没有“政党轮替”,只有“主权移交”。他的这句话非常值得深究,因为这已显示出在他那种“统独敌我”的意识形态下,民进党如果输了,那就不是“政党轮替”,而是政权沦于敌手的“主权移交”。由他以这样的观点看问题,他不容许“政党轮替”的心情已昭然若揭。那么,他会用什么方式来阻挡“政党轮替”呢?


——再例如,日前台湾的“中央选举委员会 ”宣称将制订“投票不可抗力情事处理办法”。台湾已办了几十年选举,为什么现在反而要来制订这个意向可疑的办法呢?陈水扁当时在谈“考虑戒严”时,也还说过 “考虑选举无效”、“考虑延选”等可能性,当时因为“考虑戒严”话题性较强,其他“考虑”反而被疏忽了。因此,“中选会”制订办法,难道是要在投票时制造事 端,而宣布“延选”或“选举无效”吗?这两种行为所造成的结果都和戒严无异,可算是“无戒严之名的政治戒严”,苟若如此,台湾的选举过程届时必将生变,当然也就不会有政党轮替和政权和平转移的问题了。


而更让人引以为忧的,乃是此刻的台湾,在政治人物煽动下,政治的敌对已不断升高,陈水扁扬言他已受到死亡威胁,官方也宣称扁的子女也同样受到死亡威胁。“国安单位”也宣称马英九有安全顾虑,已加派了贴身护卫。这都是暴力化和恐怖化气氛的渲染与形成, 在这种气氛下,难以预测的事故即比较容易发生或炮制,一旦出了这种形态的暴力事件,别说延选和选举无效了,甚至停选和戒严,进入紧急状态都有可能,当然也就不会有“政权和平转移”的问题了。


文章认为,到明年5月20日新“总统”顺利就职前的5个月里,台湾的确存在着无法“政党轮替”与“政权和平转移”的危机。如果有人在选举过程里搞手段,让选举无法在限期内完成,或选举在出现事故后被宣布为无效,这当然是妨碍了政权的和平转移;如果陈水扁暗派军队在两岸制造事端,或制造重大灾难而诿责给对手或对岸(如空难、高铁出事、电厂爆炸),则可藉着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停止选举,这也妨碍了政权和平转移与政党轮替;再例如,如果陈水扁再制造类似于2004年两颗子弹的事件,或利用黑道在诸如明年“二二八”群众集会时制造骚乱,让选举办不下去;或在投开票时制造群众混乱让票开不下去,也会妨害政党轮替与政权转移。


薄瑞光到台湾特别关心“确保政权的和平转移”,反映的是美国对陈水扁及民进党政权确实已没什么信心, 当陈水扁在心态和言谈上已表明无论如何都要保卫政权,而为了保卫政权他们也的确不择手段做出了各式各样制造对立与冲突以及居心难测的事,这时候对台湾是否能政权和平转移有所疑虑,确实已成了合理的怀疑。而一个领导人会把局面搞到大家都畏之如蛇蝎,对他会搞出什么“奥步”(指骯脏的手段)提心吊胆不已,这也真算得上是举世仅见的“天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