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快速打赢现代战争?

rcdf12345 收藏 0 583
导读:现代战争与以往的战争完全不同,伊拉克战争就是现代化战争,美国动用了最现代化的战争机器,包括先进的导弹技术、空袭、远程打击等战略,却不能成功地打赢战争,而且深陷战争的泥潭无法自拔,因为美军的对手并不是伊拉克的正规军,而是媒体伪军,虽然美国人使用了最先进的和最复杂的武器,但它仍然无法赢得战争的胜利,所以,只要在战场上有媒体记者存在,先进的武器装备就不再是成为战场上胜负的决定性因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如何才能快速打赢现代战争?


现代战争与以往的战争完全不同,伊拉克战争就是现代化战争,美国动用了最现代化的战争机器,包括先进的导弹技术、空袭、远程打击等战略,却不能成功地打赢战争,而且深陷战争的泥潭无法自拔,因为美军的对手并不是伊拉克的正规军,而是媒体伪军,虽然美国人使用了最先进的和最复杂的武器,但它仍然无法赢得战争的胜利,所以,只要在战场上有媒体记者存在,先进的武器装备就不再是成为战场上胜负的决定性因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媒体记者需要的是战争双方势均力敌的状态,那样才能使战争处于胶合状态,长期地存在下去,才能产生更多的新闻,更多的焦点!所以绝对不能让拥有实力的一方轻松地打赢战争,甚至会让他们输掉战争,这样才能为媒体创造永恒的热点话题,使战争成为媒体的造钱机器!


战争就是媒体的自动提款机,伊拉克战争,黎以冲突就是最好的例证,在战争中,当一方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以后,取得胜利的一方,就不再仅仅是和对方的正规部队交战,而是在和媒体记者这些伪军交战,受媒体伪军的牵制,为了金钱,媒体伪军可以将国家陷入战争的泥潭,将世界陷入战争的混乱,媒体伪军的一小段视频,就可以远远胜过正规军的一个坦克旅!


巴以冲突的报道常被西方媒体比做是“国际新闻的常青树”,每次巴以局势出现混乱,都会吸引全球媒体关注的目光,从报道混乱中捞取源源不断的钱财。

正规军与伪军


从外面看,不管是正规军还是伪军,他们都是本国的军队,军队中的人员也是本国人,但是,从实质上看,正规军与伪军却有着本质的区别,正规军是保国为民,抵抗外敌入侵;而伪军却不同,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土地上,却与外敌串通一气,相互勾结,狼狈为奸,与外敌一起打压本国人民反抗外敌侵略的力量,与外敌一起同本国的正规军作战。


正规军有着严明的纪律,铁一样的军规,对自己国家的人民爱护有加;而伪军却不同,他们军纪涣散,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对自己的同胞同样可以烧杀掳掠,横行乡里,无恶不作。


新闻记者与媒体记者


同样,新闻记者与媒体记者,从表面看,他们都是记者,实质上,他们却有着本质的不同,新闻记者肩负着传播文化和精神文明的神圣职责,担负着一种社会责任,以真实、公正地报道一切;而媒体记者却不同,他们没有新闻工作者的正义与良心,不受道德的约束,以金钱利益为目的,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利用社会赋予新闻监督的权力,与不法之徒相互勾结,制造虚假,助纣为虐,狼狈为奸,制造虚假新闻,制造虚假广告,疯狂地敛取钱财,欺骗社会,坑害百姓。


如果说秉承真实,秉承正义、实事求是的新闻记者是正规军,那么那些见钱眼开、制造虚假、坑害民众的媒体记者就是毫不掺假的伪军。在当今天的世界上,我们已经很难看到新闻记者这支正规军的身影,新闻记者已经全部集体叛变成了媒体记者这种伪军;在外族入侵,国难当头,出现一些汉奸走狗卖国贼,也不奇怪,那么为什么新闻记者这支正规军会集体叛变成媒体记者这群伪军呢?


这是因为新闻记者必须秉承真理与正义,秉承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能贪污,不能腐败,更不能欺辱妇女;而媒体记者却完全不同,他们可以不受任何道德原则的约束,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制造虚假,敛取钱财、玩弄妇女,为所欲为,还美其名曰:“女人要为艺术献身”。


媒体记者还可以出卖新闻监督的权力,权钱交易,发布虚假信息,并名曰做广告,捞取社会的大量钱财,逃避国家的监管,法律的制裁,这是何等的疯狂,何等的自在,是任何新闻记者也无法拥有的特权。


任何一种恶势力的侵略都会找到一种口实,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要想灭亡一个民族只有从文化上消灭她,从肉体消灭已经不太可能成为现实,作为不同文化,要想同化一个民族十分困难,恶势力为了控制别的民族,对其历史的研究比任何人都更深入,知道那个民族文化中的弱点和死穴,恶势力会找许多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遮羞布,可是偏偏就有媒体记者为了金钱利益自欺欺人,自以为是,这就是真理,这就是民主,这就是自由。所以就制造出了媒体,有了媒体记者这种伪军。


日本军国主义在侵略中国的时候,提出来的口号是东亚共荣,于是就有了大批的汉奸走狗卖国贼做了伪军,一时间,招牌林立,山头各异,如治安军、兴亚同盟军、蒙古军、剿共军、皇协军、防共军、绥靖自治军、联防救国军、和平建国军、绥蒙联军……,伪军总数由1941年的35万人激增至1943年的80万人。而媒体今天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同日本军国主义的“东亚共荣”争当西方另一种恶势力入侵的急先锋有什么不同?他们口口声声西方的文明,西方人一开始就用鸦片侵略中国,挑起事端,逼迫中国割地赔款,他们的文明人性在哪?我们现代中国人都知道,落后就要挨打,挨谁的打,当然是西方列强的打,那么西方人的民主、人权又在哪?西方列强本身的恶性就是弱肉强食,那么他们的民主与人权又何尝不是又一种侵略和阴谋呢?


新闻记者都是知识分子,是一群十足的软骨头,在利益金钱面前不堪一击,他们贪生怕死、卖身求荣,为了钱财集体叛变,他们都有一个共性,为了得到更多的金钱利益,他们常常不停地挖苦本国的民族文化,贬低本国的风土人情,抨击本国的政策方针,只有外国的月亮是圆的,来掩饰他们贪生怕死、贪婪无度、卖身求荣的汉奸本性。


新闻本是一种社会良心的再现,在现代社会中,新闻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大众的欣赏品位、道德观念,可是现在新闻却落在了一群贪婪成性的媒体伪军的手中。我们可以看看,在当今天的世界上,还有几个新闻记者是真正的新闻工作者呢?而不是集体叛变成为媒体记者的伪军呢?他们已经全部集体蜕变成了有钱人的帮凶,金钱的走狗,他们口口声声政府官员贪污腐败,他们自己却利用新闻监督的无上权力公开地与广告商合起伙来制造虚假,欺骗民众,狼狈为奸,严重败坏了人类社会的道德!


官员利用权力捞取钱财叫贪污,媒体利用新闻监督的权力敛取金钱怎么就被他们美其名曰叫广告的呢?广告,广而告之于天下,官员绝对不能贪污,我们却可以公开地收取广告商的黑钱,替你们鼓吹,替你们宣传,替你们造假,替你们欺骗!没想到世界上竟还有这样无耻的无赖,他们控制着新闻,控制着言论,象狗一样到处追腥逐臭,人类世界怎么会不乱呢?难怪很多人把媒体记者称为狗仔队。


引《香港狗仔队揭行业秘密:白天是人晚上是狗》:“J记者入行十二年,服务过至少五家媒体,如供职于某周刊,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一半是人,一半是狗”。他说,其实做真正的狗仔队是不可以去跑记者会的,有些周刊会“全民皆狗”,只要老板下命令,马上就可以从“人”变“狗”。”


媒体记者这种知识分子都是一群软骨头,卑躬屈膝,卖身求荣,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什么是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是什么行为,他们却公开制造虚假,出卖良心,祸害百姓,不管民众怎么怒骂谴责,他们照样制造虚假,发布虚假,他们这样一种彻头彻尾的伪军行为,如何能使社会走上人性发展的正规呢?


为什么媒体会对《色戒》好评如潮呢?因为《色戒》着意美化了汉奸,把汉奸描绘成帅呆、酷毙、风光无限的正面英雄形象,汉奸是不可战胜的,数风流人物,非汉奸莫属,《色戒》就是媒体汉奸文化的代表,致使媒体一致激动的欢呼万岁!新闻记者不做伪军谁做伪军,媒体记者不做汉奸谁做汉奸?


商业广告无论从任何角度讲都是商业行为,为什么拥有新闻监督无上权力的媒体可以公开地收取金钱坐地经营呢?商业广告可以由广告公司自己来做,为什么却要由拥有无上新闻监督权力的媒体来经营呢?新闻工作者的真理与正义在金钱利益面前到底在哪里呢?


当新闻记者叛变成媒体记者,效忠于发布广告、制造虚假、捞取黑钱的恶势力,他们就不再是新闻记者,而是媒体记者,十足的伪军。我们可以看一看,新闻记者叛变当了伪军后,还有几个是有良心的人呢?


催永元人在央视,却批评央视有节目“背后两面三刀,把全国人民当傻B”,象催永元一样敢说真话、会说人话的人还有几个?他们三百六十五天不停地脑白筋、脑白筋,难道他们新闻记者集体叛变成为伪军二狗子后,就真的个个全变成了失去人性的脑白筋了吗?


新闻工作者在金钱利益面前,他们竟然集体叛变,把新闻监督的权力当成摇钱树,把新闻自由看作印钞机,与各种恶势力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不断地制造虚假广告和虚假新闻欺骗国家,欺骗社会,坑害民众,连最起码做人的良心都丧失殆尽,在那些老弱病残、缺医少药、生活艰难的痛苦时候,他们竟然大量制造、发布虚假医药广告,从那些最不幸的人手里骗取他们仅有的、可怜的保命钱,媒体记者真正到了丧心病狂、天理不容的地步!


如果是在战争年代,他们这样一群见利忘义、贪生怕死的东西,除了判敌做伪军二狗子,他们还能做什么?他们既然已经叛变成媒体记者,他们就不再是新闻记者了,他们的新闻也不再受到法律的保护,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标榜自己就是新闻记者呢?还要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呢?难道不就是要紧紧抓着新闻监督的无上权力不放吗?继续利用新闻记者做自己的护身符,新闻记者的集体叛变再一次向世人证明了新闻记者这种知识分子都是贪生怕死的软骨头,为了钱财出卖人格,出卖真理,出卖良知,出卖正义,有钱就是爹,有奶便是娘的狼性。


叛变后的新闻记者成为媒体记者后,他们为了金钱不仅出卖出卖真理,出卖正义,他们更出卖良心,与国家作对,与政府作对,与社会作对,与一切善良与正义作对。在金钱利益面前,新闻记者已经全面沦陷:广播、电视、报纸、杂志无一例外不走上背叛新闻真实与正义的宗旨,电视媒体甚至沦丧到利用新闻监督的无上权力,以秒为单位,收取巨额的黑钱,发布虚假广告,欺骗国家,欺骗社会,坑害黎民百姓。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企业常常拿出几百万、几千万、几个亿给媒体送大礼做广告呢?因为媒体拥有新闻自由、监督社会的无上权力,它可以使一个默默无闻、不思进取、甚至制造虚假的企业一夜成为家喻户晓的知名企业,名利双收、财源滚滚!


在媒体伪军横行的时代,新闻被媒体当作商品倒卖、监督的权力可以获取大量的金钱,媒体需要少数人垄断更多的财富,让穷人忍受着贫困的煎熬,让20%的人,垄断世界上80%的财富,这样他们才能给媒体送去更多的大礼,做更多的广告,赚取更多的黑钱!


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收入最高的电视名人排行榜,有“脱口秀女王”之称的奥普拉.温弗瑞以2.6亿美元(19.5亿)的年收入高居榜首,排名前20位的人中,每个人年收入都在千万美元以上,电视成了他们的摇钱树。


媒体需要大多数人贫困,让80%的民众去争夺20%仅有的剩余财富,让少数人玩弄更多的穷人,媒体就可以利用民众的不幸制造更多的焦点、更多的新闻,贫困还可以激起穷人更多的愤怒和不满,使民众对媒体制造的新闻和焦点产生更多的共鸣,吸引更多的眼球,来赚取更多的黑钱。新闻就是媒体的摇钱树,监督就是媒体的印钞机,新闻监督的权力成为媒体伪军暴利的来源!那么世界上的新闻记者还有谁不愿意背叛新闻的正义,做媒体的伪军呢?


新闻成为商品,监督成为工具,世界上一切的虚假与谎言都会成为真理。在地球大气污染日趋严重、温室效应即将失去控制的时候,汽车成为城市最大的污染源的今天,媒体却置民众的身心健康于不顾,整个地球的生态灾难于不顾,整个世界的命运于不顾,在能源紧缺、油价飙升、物价飞涨的时候,照样继续拼命地制造发布汽车广告,捞取重金,严重增加着世界环境的污染与生态的危难,影响着所有人的身心健康,导致很多人疾病丛生,然后他们再继续制作发布虚假医药广告,捞取暴利,赚取黑钱,把金钱利益置于整个世界的灾难之上,这就是他们的良心吗?这就是他们的正义吗?这就是他们的真理吗?


新闻记者的叛变,已经使媒体成为世界上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的商业组织,他们利用罪恶制造新闻,利用新闻发布广告,利用广告敛取无尽的金钱与权力,他们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新闻监督的幌子,逃避世界各国政府的监管、法律的制裁,他们的罪恶已经彻底达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


在媒体伪军横行的今天,有人说“这年头真乱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好新闻,打开电脑扑面而来的不是什么演员被导演干了就是什么"名"人辞职了,也或者是什么人尤其警察被砍了,哪家人被抢或杀了,再者就是小偷盛行霸道了,还有哪个明星离婚或者出绯闻了,等等。掀开报纸看看,铺天盖地的是什么滋阴壮阳的类似黄色小说的医药广告,或者是大小明星的花边新闻,等等”。


当新闻监督的权力变成可以捞取金钱的权力,新闻还有多少不是谎言与欺骗?当新闻监督的权力与金钱结缘,当新闻自由的权力可以公开捞钱,世界就开始变得混乱,社会开始充满谎言,民众开始被媒体变成民猪与人犬!


新闻监督的权力腐败,是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最无耻的腐败,也是世界上危害最严重的腐败,我们人类到底是让正义的新闻监督社会呢?还是让腐败的媒体监督社会呢?我们必须《彻底拆分新闻与媒体》新闻绝对不能与金钱结缘。




铲除媒体伪军是打赢现代战争的关键


伪军记者是战争幕后黑手,严厉打击伪军记者,将会使混乱地区很快恢复平静。伪记者和狗仔队一样,要的就是社会的混乱和新闻的焦点。在战争中,他们作为非争斗人员进入战场,绝对不是为了真理与正义而来,而是为了金钱与名利而来,为了钱财,他们置军人的生命于不顾,把军人和平民的死亡当卖点,捞取死亡的金钱!


所以,在战争中,对于不听警告,擅自闯入战场的媒体伪军,必须格杀勿论,因为他们是媒体记者,不是新闻记者,是罪恶使者,国际法保护的是新闻记者,而不是媒体记者,因为媒体记者效忠的是以金钱为目的的媒体,而不是以正义为主题的新闻,他们虽然没有拿枪,但是媒体伪军比拿枪的敌人更加凶狠,绝对不能再让媒体这种伪军到战场上去用军人的生命、平民的死亡去挖金矿,去淘金,去发战争之财,国难之财,死亡之财,罪恶之财。


在战场上,一旦发现媒体伪军的闯入,那就是他们为了金钱自己去找死,一定要往死里打,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他们的存在,将给战争带来无法预料的致命危害,远到越南战争,近到伊拉克战争、黎以冲突,尽管黎以之间的实力相差悬殊,但以色列却遭遇到了战争的噩梦,这些事例无一例外地不是惨败在媒体记者手里,所以在现代战争中,如果不能彻底铲除混入战场的媒体记者这种伪军记者二狗子,就不可能打赢现代战争!




其他作品有《霉体都是吸血鬼》、《彻底拆分新闻与媒体》、《除了脱光 别无选择》等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