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坊》 第一卷 无妄之灾 第十章 晴天霹雳

hushuqin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size][/URL] 我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走廊内,脑海中已经是变得一片空白。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使我已经不知所措了,而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我的思维已经变成了一片混乱。 这是怎么了,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就在今天早上我离开家门去上班之前,我还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过的是多么的幸福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呢,难道就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84/


我站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走廊内,脑海中已经是变得一片空白。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使我已经不知所措了,而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我的思维已经变成了一片混乱。

这是怎么了,事情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就在今天早上我离开家门去上班之前,我还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过的是多么的幸福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呢,难道就在这梦幻般的一转眼之间,以前所拥有过的最为美好的一切就这么的烟消云散了呢?

难道我这只是在做梦吗,如果这是在做梦,那也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梦啊。

但是这个梦竟会是如此的真实,真实的让人难以去接受。

我无力的站在那里,只感觉到整个的世界都仿佛坍塌了下来,而我却已无力再去进行丝毫的承受了。

那个我今生最爱的,曾经也是最值得我信任的妻子;那个这二十六年以来一直都带给了我无限快乐与无限幸福感觉的女人;可是今天,却恰恰是她带给了我如此巨大而又沉重的打击和无情的伤害。

这是为什么?

我想问苍天,可是苍天无语。

我想问大地,可是大地无言。

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的脆弱与无助。

我整个的内心世界都已坍塌了下来,我只能是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慢慢的走向无尽的死亡和寂灭。

我只能是在一旁徒劳的等待着,且并不知道自己正在等待着些什么。

我已经感觉不到了空间的存在,身外只是一片黑暗,无形而且沉重,让我觉得窒息。

我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我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静静的站了有多久,我就像这样的等待着有了多久。

属于我的时空似乎正在弯曲和闭合,我就像是一颗没有了意识的物质,在自身的引力之下,在时空的压抑之下坍塌着,收缩着成为了一个受到了伤害的惊恐的孩子。

我的目光已经变得散乱了,或许它还有些无助与迷茫吧。

我的脸色或许也变得如纸一般的苍白了。

还有,我已经无法感觉到自己呼吸的存在了,只是觉得自己正被一种无形而又巨大的黑暗力量所重重的笼罩着,而我却仿如坠入了地狱一般,竟无力自救。

我转回身来,缓缓地走向走廊那排靠墙的长椅,来到长椅前,我无力的坐下了身来,我有些难过的将我的脸埋进了我的双手之间,我就这样静静的呆着,想尽力想起一点什么来,但是已经麻木了的大脑却令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良久之后,我放下了双手,抬起头,仰着脸,将后背靠在了椅背上,我终于深深的呼出了那口闷在心里已经很久了的沉重的气息。

就在这转念之间,我似乎有了一丝想要抽一口烟的念头,于是我的手便不由自主地向我的口袋处伸手摸去,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我的口袋中并没有烟的存在。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不吸烟且不主张吸烟的好青年。

没有办法,我只有垂下头来,呆呆的看着身前脚下的地面,记忆已经不复存在了,思考也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我就像是个废物般的坐在那里,已经毫无意识可言。

不知道像这样我待了有多久,渐渐的,渐渐的,我似乎恢复了点清醒的意识,接着我便再次的坐直身体,背靠着长椅,仰着头,深深地吸了口凉气,然后闭着双眼,这时,一种痛苦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而我,已经在忍受着这种痛苦给我所带来的那种种难以忍受的隐隐煎熬。

当一声房门打开时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内时,我才稍稍有了些知觉,我便睁开双眼朝发出声响的方向看去,而李医师已经摘下了他的口罩,从“急救室2”的房门走了出来,他的身旁则跟着他的一个助手。

我赶忙的站起身来,并快步地向着他们走了过去。

在走近了他们的身前时,我便对着他们大声地问上了一句,语气之间显得是那样的迫不及待。

“医生,她怎么样”?我这样的问道。

李医师和他的那名助手在我的面前停下了步来,他用他的那双疑惑的眼睛打量着我。

在他看清楚我之后,或许在他的心里已经确定了我和他所诊断的那个病人之间的关系之后,他才开始开口对我说话了。

他说:“她没有什么危险,只是精神性休克”。

“精神性休克”?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可能是由于长期的精神潜在性压抑过重而造成的吧”,他见我一脸的迷惑便向我作着简单的解释道。

我仍然疑惑不解的看着他,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听懂他所说的话的意思,而是因为我在我的脑海中尽力的在搜索着我的妻子可能会有的那种李医师所谓的精神性压抑,那到底会是些什么,可是我却毫无收获,因为此时我的记忆仍旧是一片空白。

就在我发着呆的时候,李医师和他的助手已经从我的身边走了过去,走向了走廊另一端的深处。

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竟有了某种无言的失落。

我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那扇已经关闭着的“急救室2”的房门。

我在想:“精神性休克,长期的精神潜在性压抑过重”,这就是我妻子现在之所以昏迷不醒的原因。

可是,又是什么原因竟使得她的精神压抑得如此之重呢?

而我呢,我现在正在承受着一些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竟会使我变得如此的脆弱呢。

我现在,就像是大风大雨中的一丝尚残存着的微弱的灯火,就像是大海大浪中一叶残破不堪的小舟,随时都会有濒临毁灭的危险。

我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极其渺小的可怜虫一般,没有人会在乎我的存在,更没有人会在乎我内心里那难以言传的痛苦。

就在这忽然之间,我感觉到自己已被整个世界所抛弃了。

我已变得无比的孤独,我的灵魂已经受到了伤害,他正在向外滴着淋淋的鲜血。

我想,这是种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